第六五一章 一个亿 - 神医圣手

第六五一章 一个亿

徐朗个子不高,瘦长脸,眼睛很深,看起来就给人种奸诈的感觉,第一印象很不好。 靳卫国的话说完,他的眼睛便瞄向了站在追风一旁的张阳身上,在看到张阳身边的黄静之后,他的眼睛又稍稍亮了下。 也只是亮了下,黄静对他的吸引力还没那么大。 不说他见过很多漂亮的女人,他身边的小明星就不比黄静差,而且床上功夫非常了得,深得他的喜爱。 “张先生有些面生,不知道张先生在哪里发财?” 徐朗是个自来熟,他已经猜到了张阳便是靳卫国口中的人,没让靳卫国为他介绍,就自个走到张阳身边来了。 他也只是走到身边,龙风已经站了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我哪里也没发财,还在上学,只是一学生!“张阳微微一笑,淡淡的回了句,王辰和蔡哲领小声说的话都被他听到了,他现在知道这个徐朗的身份。 一个不被大家喜欢的纨绔二少,张阳自然也不会感冒,回答他纯粹是因为礼貌问题。 “原来张先生还在读书,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徐朗自个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距离张阳不远,他身边有几个马场的其他顾客,一起皱了下眉头。 这几个人最后都站了起来,坐在了另外的位置上。 从这些小动作也可以看出,对徐朗不感冒的人不止一个。 张阳这次没有再回答他的话,只是轻轻抚摸了几下追风,他能感觉到追风这小子也不喜欢,不是因为人多,又有张阳在的缘故,估计追风会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看着张阳,徐朗再次说道:“张兄弟,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直爽,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我家里有一位长辈非常喜欢马,马王一直都是他梦寐以求得到的宝贝,我希望你能割爱,至于价钱,你随便开!”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靳卫国的脸上便露出了丝恼怒。 这家伙,竟然要开口收购追风,尽管他之前也有过类似的念头,但也只是想想,没敢去说罢了。 追风这样的马王,用金钱去衡量是一种亵渎,靳卫国绝对不会去这么做。 苏展涛,李亚以及蔡哲领和齐衡的脸上也都带着点怒色,这个徐朗,还敢说什么自己的特点是爽快,他的特点就是欠揍。 一些顾客,也显得有些不喜。 他们之中有几个人,对追风这匹马王也有了兴趣,但都没有开口去询问,没想到被这个自大的家伙抢了先,此时所有的人都不希望张阳答应他。 也只有龙风,龙成以及黄静,有些可怜的看着徐朗。 这家伙,竟然想着要去买追风,别说张阳不可能卖,真把追风卖出去,那倒霉的也一定是他自个,甚至他的全家。 追风可是灵兽,普通人去养灵兽,绝对会死的很惨。 “噗嗤!” 反应最大的则是追风,追风一下子站了起来,漂亮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徐朗。 若不是张阳及时拉住了它,追风准备一口咬下他的脑袋来,这家伙竟然想用钱来购买自己,已经让追风很是不爽。 “你大概忘记了,靳公子刚才说过,追风是我的朋友,朋友不是商品,不可能买卖!” 张阳一边安慰着追风,一边慢慢的说着。 徐朗微微一愣,随即大笑道:“朋友?哈哈,在我看来,任何东西都有价值,就看价值够不够,价值够了,朋友一样可以卖掉!” 他的话,让周围所有人都忍不住皱了下眉。 不可否认,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人什么都敢卖,出卖朋友的事非常的多,但像徐朗这么不要脸皮,直接说出来却是极为少见。 这个人,已经无耻到了一定的境界,也更让大家讨厌。 “这样吧,我出五千万,买你这匹马王,只要你点头,五千万就是你的了!” 没等张阳回话,徐朗又轻声说了句,直接开了价。 五千万,让休息室不少的顾客都吸了口气,这些人虽说也有些钱,但也不是特别有钱的超级富豪,有些人身价还没到五千万,就算到的,也高不出多少来。 也有几个人神情没什么变化,他们才是真正的富豪,五千万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他们很清楚,这种能让群马自动朝拜的马王,绝对值这个价。 张阳的脸色变的有些冰冷,他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这家伙竟然还在纠缠。 还有追风,这会也快要爆发了。 “五千万不够,那就一个亿,一亿,你把马王让给我,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们也可以做好朋友” 见张阳没有说话,徐朗继续说了句,五千万也不过是他的试探,张阳真愿意卖的话,他确实愿意出一个亿。 徐朗在家族内并不是直接的继承人,上面还有几个哥哥,他只不过有些股份罢了。 不过他刚才有件事并没有说谎,他的爷爷,家族内最有影响力的人确实很喜欢马,正因为如此他才去研究马,四处收购名马,好马。 对他来说,真把这马王带走,一定能得到他爷爷的欢心,到时候便能多在家族内多获取些地位。 张阳按住快要爆发的追风,突然回头说道:“靳公子,你这里有苍蝇啊,吵死人!” 靳卫国猛的愣了下,马上明白了张阳的意思,随即笑了起来:“张先生,不好意思,卫生条件不好,我一定吩咐人好好的打扫,把这些吵人的苍蝇彻底的赶走!” 张阳的话很明白,这苍蝇不是别人,就是一旁的那位徐朗。 徐朗的脸色猛然一变,变的有些狠辣,又有些愤怒。 他本以为,出到一亿这样的天价,又放出一个人情来,这个张阳应该会答应了,徐家可是台岛最著名的大家族之一。 没想到,张阳不仅不答应,还在这讽刺他是苍蝇。 “姓张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界上只要我徐朗想要的东西,还从没有说得不到的!” 徐朗恶狠狠的瞪着张阳,直接说起了狠话。 “啪!” 再也忍受不了靳卫国,猛的一拍身边的桌子,站起来,大声的说道:“徐朗,你把这里当什么地方了?” 他又伸出手指,指着徐朗在那叫道:“马上给我滚,我告诉你,否则别以为你是徐家的人我就不敢动你,我会让你后悔来到内地,后悔来到浙北!” 这里是靳卫国的地盘,徐朗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终于让这位公子哥爆发了。 他竟然在这直接出言威胁张阳,这不仅仅是对张阳的威胁,也是对他赤裸裸的打脸,他在不表态,人家只会以为他害怕徐朗,他的脸面也将会是丢尽。 自家老板发飙,周围的保安立刻全都围了过来。 马场因为环境的不同,这里的保安比高尔夫球场还要多,只休息室这边就有十多个,十多个人一起围了上来,给了徐朗不小的压力。 靳卫国不愿意动徐朗,是因为动了他很麻烦,他不愿意惹这样的麻烦。 可徐朗如果一味的不识相,还在这里找事的话,他就算有麻烦,也要给这个自大的家伙一个狠狠的教训。 徐朗的四个黑衣保镖,立刻把他围在了中间,警惕的看着四周。 靳卫国突然翻脸,也让徐朗的脸色变的无比的难看,在那阴阴的看着靳卫国。 “来人,收了他的会员卡,以后不准他进到这里来!” 靳卫国又吩咐了声,既然翻了脸,就没必要在给对方留面子了,他这是要彻底的驱逐走徐朗。 “不用收,这里我不来便是,你们都给我等着!” 徐朗自己丢出一张金灿灿的卡片,说了句狠话,带瞪过靳卫国和张阳之后便带着保镖离开。 他的身份毕竟有些敏感,不到万不得已,靳卫国不会真正去教训他。 当然,想教训也不是不行,但要做的隐蔽些,不能让人查出是自己所作所为,不然就算靳卫国以后的麻烦也很大。 这会他的心里就在盘算着,应该怎么做,既能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还不会让人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或者说没有证据证明是自己所为。 靳卫国一走,休息室的气氛立刻恢复了过来,大家又都说说笑笑,谈论起马的事情来。 说的最多的,自然还是追风这个马王,所有的人都对追风有着羡慕。 也有几个有想法又有财力的人,见到徐朗的遭遇之后都熄灭了这些想法,不在想着去收购这匹马王,一亿人家都不卖,连带着靳卫国都发了火,足以看出人家的态度了。 这些人可不是徐朗,没那个胆量去招惹靳卫国的虎须。 靳卫国让人去准备了最好的茶,等茶泡好,马上端了一杯,亲自给张阳送过去,脸上还带着点羞愧。 “张先生,不好意思……” “别这么客气,叫我张阳就行了,咱们只是倒霉,碰到了这么讨厌的人!” 张阳微微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靳卫国这人还不错,虽然接触不多,但张阳至少认可了他。 别的不说,他对马的感情绝对是真诚的,今天他对追风也是相当的维护,张阳对这样的人向来都有着很不错的好感。 靳卫国略有些惊讶,眼睛闪了几下,随即大笑道:“你说的对,咱们倒霉,碰到了讨厌的人,这讨厌的苍蝇已经赶走了,等会咱们一定要好好的喝上几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