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零章 马王(下) - 神医圣手

第六五零章 马王(下)

所有的马,全都跪在那低下了头,眼皮子都不敢乱眨一下。 不管是马身边的主人,还是照料马匹的人,无不是目瞪口呆,这么诡异的事情,他们别说见了,听都没有听说过。 大门口,靳卫国完全呆立在了那里,傻傻的看着仰着头,无比骄傲的追风。 黄海,王辰他们更是张大了嘴巴,怎么都无法合拢。 黄海也喜欢马,经常来这边马场玩玩,这样的事他也从没有见过。 只有龙风,张阳的表情稍微平淡一些,他们有些惊讶,但不像黄海他们完全都傻在了那里。 龙成和黄静也好一些,他们毕竟是知道追风身份的人。 追风回头得意的看了一眼靳卫国,又迈着它悠闲的蹄子,慢慢向里面走去。 “马王,这是马王,追风是马王!” 呆立到现在,终于反应过来的靳卫国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吼了一声,因为太用力他的声音还有些发颤,听起来很是不舒服。 靳卫国的身子也在发抖,这是因为激动而发抖,他快步追上了追风,这次他走在了追风的身后,还显得很是尊敬。 “马王?” 黄海,齐衡他们都稍稍愣了下,特别是黄海,也是爱马之人,马上明白了靳卫国的意思。 马王,那只是于传说中的存在,相传马中有马王,马王一现,万马朝拜,只要是马,见到马王必然会臣服。 刚才那一幕,和这传说还真的很像,恐怕也只有马王才能让这么多的人,同时跪倒在地迎接。 “没想到这样的传闻还是真的,马王,还真厉害!” 齐衡摇了下头,轻轻叹了口气,又有些羡慕的看了一眼张阳。 齐衡对马的兴趣远远比不过靳卫国,不过是两人至交好友,爱屋及乌下,他对马也有一定的研究。 他和靳卫国不一样,靳卫国首先想的是对马王的一种尊敬,而他所想的却是价值,既然是马王,那价值肯定低不了哪里去,张阳好运气啊,连这样难得一见的马王都能到手。 “我们也进去吧!” 看着张阳他们都已经走了进去,黄海也叹了口气。 他今天还想着,等到了马场就骑着自己的马和张阳的追风比一比,黄海在马场有寄养的马存在,是匹不错的欧洲血统好马,那马当初花了他六万英镑,差不多就是六十万人民币了,比一辆普通的宝马轿车价格还要高。 现在回想下,他则有些庆幸,幸好没有在之前就提出这个要求,不然这次可丢人了。 他那匹名马,说不定在追风的面前站都站不稳,还怎么去比。 追风走在最前面,头抬的很高,带着一种孤傲,同时也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王者风范。 追风是灵兽,自然不是这些普通马多能相比,就算是价格再高,血统在纯正的名贵宝马,在它高贵的灵兽血脉之前,也要抵下它们的头。 追风的表现,也吸引住了马场内所有的人。 等它走进马场,再次用更大的声音嘶鸣了之后,那些跪着的马像得了特赦一下,才都慢慢起身,所有的马都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就算身边有人拉着它也不敢动。 “靳公子,这,这是你们引进的新马吗?这么厉害!” 对面已经走过来了好几个人,这是距离他们门口最近的几个人,也都是来马场玩的顾客。 这几个人和靳卫国一样,都是喜欢马的人,只不过不像靳卫国那样爱马成痴而已。 “不,不,追风是张阳的朋友,今天受到邀请只是来做客!” 靳卫国急忙摇起了手,他现在心里没在把追风当做一匹普通的马,又或者一种动物。 他的心里,已经把追风抬升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就像张阳一样,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样的人就该获得应有的尊重。 什么引进新品种,说别的马可以,说追风绝对不行。 追风轻轻打了个响鼻,似乎对靳卫国的回答很是满意,又不怀好意的看了看前面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丝毫不知道他们的危险,有个人还想着上前去摸一下追风的脑袋,好在靳卫国及时拦住,才让他没至于太过悲剧。 就这么去摸追风,那和自杀差不多,而且想死也不用这个悲惨的死法。 “靳公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马王?” 又有三个人走了过来,领头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衣着鲜艳,看起来很有气质。 这是一国企老总,也很有名,倒不是多喜欢马,只是平时喜欢来骑骑马,不过他也听过马王的传说。 “对,我相信追风一定是马王!” 靳卫国马上点了下头,这会张阳他们也都跟了过来,很快这里便聚集了一堆的人。 “我们去休息室吧,都在这里,什么都做不成了” 齐衡小声对靳卫国说了句,马场很大,还有不少人正往这边走着,都走过来,这里会聚集更多的人。 还有一点,追风在这,其他的马都不敢动,也无法让那些想来骑骑马,散散心的人如愿。 “好,去休息室!” 靳卫国马上点头,张阳则走到了追风的身边。 这么多人在,他得亲自看着追风,否则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出现意外,追风可是只听他一个人的话。 马场的休息室,比起高尔夫球场来说差的不是一个档次。 两个地方性质本就不相同,这里要那么好的休息室也没用,其他设施完全到位便可。 去休息室的时候,追风身边已经聚集了三十多人,现在能在马场来玩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他们对追风都有着很大的兴趣,全都跑过来看一看。 好在休息室够大,这么多人一起也不会显得拥挤。 在追风进了休息室,外面的那些马看不到它之后,这些马才敢慢慢走动起来,让身边的主人骑在自己的身上。 可惜无论他们的主人怎么鞭促,这些马都不会放开蹄子奔跑起来,它们现在还都处于之前追风的威压之下。 “张先生,真没想到,追风就是马王,我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就是见到一次马王,是张先生让我如了愿,卫国再此真挚的感谢您!” 请他们坐下之后,靳卫国立刻对张阳说了句,脸上还满是感慨。 “靳公子言重了!” 张阳笑了笑,微微摇了下头。 不过他很清楚,这个靳卫国说的是真心话,实在话,像他们这样爱一种东西成痴的人,是绝对不会在自己喜爱的方面说任何的谎话。 这样的人,有傻的一面,但也有着让人尊敬的地方。 “靳公子,马王在哪,在哪?” 休息室内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大叫声,外面还有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快步向里面走着,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小美女,以及四个黑衣大汉。 这些黑衣大汉的造型和龙风差不多,一看就知道是保镖。 “徐朗,我早就对你说过,不要在休息室这么大声说话!” 靳卫国眉角轻轻跳动了下,很不悦的说了句,那个年轻人已经走了过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好像丝毫没有将靳卫国的话放在心里。 “好马,靳公子厉害啊,买到了这么好的马!” 走过来的这年轻人,终于看到了一旁的追风,眼睛马上一亮,忍不住叫了一声。 靳卫国的眉角再次跳动了下,脸上布满了阴云,他对这个叫徐朗的年轻人,似乎很不感冒。 一旁的黄海他们也都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徐朗,靳卫国可是和齐衡一样的存在,在这浙北省都是说一不二的公子哥,竟然还有人敢这样不给他面子。 “追风不是我所有,它是张先生的朋友,今天只是来做客!” 压着心中的怒意,靳卫国淡淡的说了句。 不过此时的他,对张阳之前的话却很是赞同,这样的好马,这样的马王确实要当做朋友对待才行,张阳之前说追风是他的朋友,也算说进了靳卫国的心里。 他现在向别人介绍的时候,也都是这么再说。 “张先生,哪个张先生?” 听说追风不是靳卫国所有,这个叫徐朗的年轻人眼睛又亮了下,马上问了句。 “老蔡,这个徐朗到底是谁啊,敢在这里那么嚣张?” 王辰忍不住拉住蔡哲领,小声的问了句,谁都看出来了,徐朗并没有对靳卫国他们有着真正的尊重,这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蔡哲领和齐衡是亲戚,这里距离沪海有近,他对这边的事要比王辰他们了解的更多一些。 “一个纨绔二少罢了,他不是内地人,来自台岛,他的家族在台岛军政两界都很有影响力,自身也有着很多的财富,卫国早就看他不顺眼,只是他这样的人不能乱动!” 蔡哲领小声的解释着,对这个徐朗,他也很不喜欢。 王辰轻轻点了下头,一副了然的样子。 这个家伙竟然是台岛人,还在台岛有一定的影响力,这样的身份在内地自然会让人很多有所顾忌,弄个不好可能会影响两岸关系,这个责任谁就算是靳卫国他们也背不起。 “张先生是我的朋友,徐朗你有什么事?” 靳卫国显得更不高兴,直接问了句,一旁的追风懒洋洋的抬起头,也瞪了眼这个徐朗。 可惜追风的眼睛太漂亮了,就算是瞪人,也看不出它生气的样子,反而让它看起来更加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