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七章 跑到这打人 - 神医圣手

第六四七章 跑到这打人

龙风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张阳,他没想到张阳会主动出手。 张阳的性格一直都很不错,和他们这些从小在世家生长的修炼者不同,张阳在俗世之中的时候让你看不出他是一个修炼者,可以完全的把他当做是普通人。 刚才的事,若是换成龙风的话,出手则很正常,不管是谁敢这么骂他,打掉两颗牙都是最轻的处罚。 张阳这么直接出手教训人,多少让龙风有些吃惊。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在这里打人啊,李少被打了!” 张阳和黄静他们刚一走,李华身后的一个年轻人就马上大声的吼叫了起来,这年轻人便是之前打电话通知李华的人。 龙风眉头微微一皱,直接走了过去。 刚叫了两声,他的叫声便戛然而止,满是惊恐的看着龙风。 他的衣领被龙风直接抓了起来,半悬空被龙风抓着。 龙风一身黑衣,还带着个墨镜,看起来就很恐怖的样子,这男子被他抓着,喉咙里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在那挣扎着。 龙风抓着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往旁边一丢。 丢的时候他用了点暗劲,这男子屁股估计有三天不能坐东西,龙风出手要比张阳还要狠。 张阳对着龙风轻轻摇了下头,龙风这才跟着他一起向外走去,还有追风,走过的时候鼻子里还打着响鼻,它还想着这些人会不会主动来招惹它,正好让它教训一顿。 黄静突然站在了那里,眉头又凝结在了一起,脸上还有些担忧。 不远处跑来了七八名保安,还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 这黑西装黄静认识,是这个球场的副总,也是这里的总负责人,球场老总是会所的一位老板,平时并不在这里,几乎所有的事都是他在打理。 当初她的银卡会员,便是这人帮她办理的。 一共有七个身强力壮的保安,来的速度很快,没一会便簇拥着这黑西装的男子来到了这里,张阳已经站在了那,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龙风则站在了张阳的面前,他和张阳的三年之约还在,这三年之内,他可是正牌的保镖。 “梁总!” 黄静主动先打了个招呼,此人叫梁万一,名字很有趣,不过却是个狠辣之人。 球场曾经有人动过粗,最后就是被他打断了腿,丢了出去。 之后那被打断腿的人,瘸着腿又来道歉,最终还是被收回了会员卡,据说还离开了杭城,去了其他地方发展,这里他已经呆不下去了。 “梁总,您来了,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李少和王少都被打了!” 黄静刚打了招呼,跟着李华的几个年轻人就凑了过来,七嘴八舌的在那告着状,告状的时候他们还恶狠狠的看着张阳。 就是李华,这会也走过来,让梁万一看到他的惨状。 他嘴巴上满是鲜血,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漏风,但看张阳的时候他眼中有着无比的狠辣,他要报复张阳,报复这个骗子,要让张阳死的很惨。 张阳敢打他,还打的这么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见到李华的样子,梁万一眉角也跳了跳,他这球场一向只接待会员,每个会员都是有一定身份的人。 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在这惹事。 加上他们用几次狠戾的教训,彻底镇住了所有的人,差不多一年多来这里都没出过事,就算有仇的人在这遇见,也只敢吵吵,谁也不敢动手。 谁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出了个敢动手的人。 “这位先生有些陌生,你的会员卡让我看一看!” 没听完李华的描述,梁万一便向前一步,对张阳直接说了句。 一旁的保安也都围凑了过来,都狠狠的瞪着张阳,只要梁万一吩咐下来,他们便会上前拿住这个年轻人,一阵猛揍。 他们都知道,在这里只要他们不把人打死,都不会有事。 “梁总……”黄静急忙叫了声。 “黄小姐,现在没你的事情,我问的是这位先生!”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梁万一打断了,梁万一的态度很不客气。 李华身边的人搀扶着他,李华狠狠的瞪着张阳,他的心里已经开始谋算着,一会应该怎么来收拾张阳,为自己报仇,为自己出气。 还有黄静,现在也被他恨上了,等家族的事做完,他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丫头,使劲的蹂躏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我没有会员卡!” 张阳轻声说了句,他是跟着黄静一起来的,自然没有会员卡。 “梁总,张先生是我的客人,很重要的客人,所以我才带他来到这里,还希望您能给个面子!” 黄静也急忙解释了句,她带张阳来这里只是感觉这边的环境比较好,才特意到这来。 她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这会她的心里也有着很大的后悔,她这么说也只是尽力,她很清楚自己的面子还没到影响梁万一的地步。 “没有会员卡,你只是跟着别人来的?” 梁万一稍稍愣了下,随即大声的叫了一句,眼中也带着愤怒。 这个会所不是不能带人,但带的人来到通常都会更加规矩,有实力办卡的人都会想着办卡,没实力的都是惶恐。 “梁总,张先生今天是第一次来……” “黄小姐,我没问你话,你带来的人敢在这里随便动手,一会我在和你算这个帐!” 梁万一再次打断了黄静的话,这次说的更加的不客气。 李华已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可惜他样子狼狈,满嘴的血,笑起来只会让人感觉恐怖。 “老梁,怎么回事?” 梁万一还没吩咐保安拿人,一道叫声突然叫住了他,远处又有一些人走了过来,这次走过来的人更多,足有十几个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三十岁不到的年轻男子,正和身边的人说说笑笑,身边的人也大都是年轻人,衣着不俗。 张阳也抬起头,看到了这些人,他的眼中马上带出丝惊讶。 没一会,他的嘴角又露出一丝笑意,站在那里一动都没动。 “齐公子,您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说一声!” 看到远处叫自己的人,梁万一来不及吩咐保安拿人,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李华以及他们身边的几个人都有些激动,这次来的人是球场的大老板,也是会所的两位老板之一,在整个浙北省都有着极高能量的人。 说句不客气的话,在浙北省得罪这位齐公子,那就别想在这里混下去了。 齐公子平时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他的地盘上惹事,今天的事让齐公子知道,张阳这个骗子会更加的凄惨,说不定会被齐公子下令打成残废。 他这会已经在幻想着张阳的惨状了。 “几位老朋友来了,我带他们过来玩玩,你这边怎么回事?” 齐公子对跑来的梁万一随口说了句,又往张阳那边看了看。 张阳被保安们围住,他并没有看清楚人。 “没什么,有个第一次来的新人不懂规矩,在这里动了手,我马上就能解决,不影响您和朋友的雅兴!” 梁万一快速的摇着头,他对齐公子的脾气最为了解,说完就立刻走了回来。 齐公子他们也在往这边走着,听梁万一这么说有人惹事,马上都有了兴趣,有几个人还快走了几步,直接来到了人群旁。 这几个走快的人,刚到人群这里便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们几个,把他先抓起来关在保安室,一会我在去亲自处理!” 打人的肯定要教训,但不能当着齐公子和他客人的面,梁万一已经想好了处理方法,先把张阳他们关起来再说。 “等等,你要抓谁?” 一个年轻人猛然大叫了声,保安们还没动手,又都停在了那里。 这可是大老板齐公子带来的客人,就算是梁万一,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您好,他在我们这捣乱,我先把他抓起来,以免影响诸位的兴致!” 梁万一微微弯身,小声的解释着,对这问话的人表现的很尊敬,他说话的时候,齐公子和身边所有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他们的到来,让这里聚集的人更多,又吸引了不少在球场打球的客人,都过来凑热闹。 一时间,这里成为了一个小小的人群。 “他怎么捣乱的,你给我说说?” 那年轻人又问了句,齐公子这会也注意到了张阳,人也愣了下,他身边的人愣住的更多。 “这个!” 梁万一没有说话,抬头看了眼一旁的齐公子。 “马上回答,到底怎么回事,你要一个字不露的说出来!” 齐公子淡淡的说了句,梁万一的心里却是猛的一咯噔,他心里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可哪里不对却没想出来。 不过他也没时间去想,只能把刚才的事简单的介绍起来。 面对自家老板的质问,他可是一点谎都不敢说,李华怎么对他说的,他便怎么说出来,也就是张阳打了人,在这里闹了事。 “张阳,你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说,怎么跑这来打起人来了?” 之前问话的那年轻人,饶有兴趣的看着张阳,笑嘻嘻的问了句。 “就是,必须马上解释清楚,不说清楚这次我们都饶不了你!” 又一个年轻人跟着说了句,说话的时候还看了眼一旁的追风,眼中满是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