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九章 杀死张阳 - 神医圣手

第六三九章 杀死张阳

二楼有个小点的客厅,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 之前的楚云天,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金丝眼镜,拿着这样的黑色手提包,完全就像一个知识渊博的学者。 可惜的是,这手提包内并非知识论文,也不是什么研究材料,而是一份份魔道修炼秘典,同时还有着一些疗伤药物,以及楚云天刚刚抢来,黄家所持有的秘闻。 拼着受伤,又喝了一瓶万年灵乳,楚云天的目的也就是这只手提包。 他的手,刚刚想抓住黑色手提包,这包便自己倒飞了出去,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 闪电已经追了过来,闪电不知道手提包里面是什么,也不知道包的作用,不过是楚云天想要的东西给予捣乱就是,反正不能让楚云天如愿。 来不及捡地上的包,楚云天又回身扫出一道刀芒。 扫出刀芒的时候,他的脸上还带着点痛楚。 万年灵乳是真正的好宝贝,平常内劲修炼者服用一滴都有着巨大的帮助,需要消化很久,他这样直接吞服一瓶,就算是他是四层中期的强者也有些消化不了。 庞大的力量不断的冲击着他的经脉,让他恢复力量的同时,也遭受着这些痛苦。 这就是直接服用天材地宝的缺点,若是配成灵药,中和了药材之中的霸性,吸收起来会更加的方便,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 “砰砰!” 感受到楚云天力量的恢复,张阳也变的小心了许多,不断的发出内劲和楚云天游斗。 闪电,无影亦是同样,他们现在有远攻的能力,只要远远的进攻就行。 追风则在后面不断的嘶鸣着,楼上的空间太小,不适合它的发挥,它现在只能站在一旁呐喊助威,谁让它没有远程攻击的能力。 ****“墙烂了,他们都在里面!” 黄家别墅,这会所有的人都聚精会神的在那听着现场广播,张阳和楚云天的剑气,让那栋可怜的别墅墙上不断的打出几个大洞来。 就是厚重的钢筋水泥的密室墙都能被楚云天打出一个大洞,更不用说这些普通的墙壁了。 负责观察的人,透过那一处处被打开的大洞,似乎能看到里面有人在动。 没一会,那栋别墅便变的岌岌可危,黄家众人担心的同时,也对两人的战斗力有些惊叹。 这样的战斗,谁也不会,也没时间去故意损坏墙面,只有战斗的余波才会造成这种损坏,只是余波就这么的强大,他们本人的实力更难以猜测。 “轰!” 一面墙壁被摧残的实在太严重,终于顶不住倒塌了下来,倒塌声也惊动了周围的邻居,有不少人打了报警电话,也有人打了火警电话。 还有一些胆大的,想凑过来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倒了一面墙之后,剩余的几面也不稳当,趁着这个机会,楚云天总算抓起了他的手提包,直接穿透墙壁跳了出去。 跳出的楚云天,马上朝着城里跑去。 “追!” 张阳嘴里叫了声,身子也快速的窜了出去,带出一道残影,紧紧的跟着楚云天。 今天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这魔头逃出去。 闪电和无影都跳到了追风的身上,要说追击,还是追风最为拿手,这陆地速度第一的灵兽可不是白叫的。 那些胆大跑过来的人,在发现这几道影子之后全都吓了一跳。 有几个马上返回家里,不敢在出门,也有两个没在意那么多的人,直接来到了黄家这处别墅前。 站在外面,看着那被破坏无比严重的别墅,这两个人的眼睛都瞪大了,他们很疑惑的看了看四周,没有推土机和挖掘机在,这么好的房子,又是怎么被拆的这么凄惨。 面前这栋悲惨的别墅,确实和强拆有些相像。 楚云天再次逃走,张阳追击过去的消息,也很快传到了黄家别墅。 和之前不同,这次他们的心都安稳了不少,这次追击的人是张阳,而不是楚云天,这说明占据上风的依然是张阳。 很多人的心里又开始了祈祷,祈祷张阳一定要抓住这个大魔头,杀死这个大魔头。 之前那些对张阳不抱有信心的人,这会心里也都把张阳当成了救世主。 楚云天在前,张阳在后,两道影子不断的穿梭着。 楚云天的脸上渐渐又有了些着急,借助那一瓶万年灵乳的灵效,他把体内的毒素又压了下去,并且恢复了不少的内劲。 不过这灵乳药性太强,他需要马上找地方好好消化,不然很有可能伤及经脉。 还有那些被压制的毒素,现在也只是暂时被压制,时间长了同样会冒出来,特别是这样连续的战斗,万一哪一会毒性爆发了,他也就彻底完蛋了。 楚云天着急,张阳这会也好不到哪去。 楚云天逃走的方向是城里,他最怕的就是发疯的楚云天乱开杀戒,这样城里的普通人就遭了秧。 内劲修炼者之间的战斗,可是严禁伤害到这些普通人的,张阳也不愿意看到,有人因为他们的战斗而遭受伤害。 “追风!” 看着身旁的白影闪过,张阳立刻大叫了一声,追风马上会意,身子稍稍停了下,张阳直接跳在了它的身上。 一道剑气从寒泉剑中急射而出,前面的楚云天又改变了下逃跑的方向。 不能让楚天天进城,只能将他逼迫出去。 连续几道剑气,总算将楚云天逼的改变了方向,暂时又回到了郊区。 破被改变方向的楚云天,竟然没在朝着城里跑,而是转了个身子,快速朝着城外逃去,他逃跑的方向还有一座山,那里是没有没有人烟的荒山。 见楚云天改变了方向,最高兴的则是追风。 城里对它的限制太大了,只有到了没人的地方,才能更适合它的发挥,它早就在这边打腻了,巴不得楚云天跑到没人的地方。 十几分钟后,城市便处于在他们的身后,楚云天在张阳和追风有意的追击下,也终于逃到了那座荒山的旁边。 刚跑到这的楚云天,突然停了下来,横刀站在了那里。 他凌乱的头发下,眼中闪烁着一股狠戾和暴虐,站在那,直直的看着张阳。 张阳骑在追风的身上,并没有下来,远远的停了下来,也注视着楚云天。 “年轻人,看来今天你是不打算放过我了,一定要杀我?” 站在那,楚云天慢慢的问了句,他的声音还有些嘶哑,漆黑的晚上听到这样的声音,让人都都感觉有些恐怖。 张阳没有说话,但静静的点了下头。 楚云天自然不可能放过,真放了他,下面自己该面临着很多的危险,无论为了自身,还是为了别人,这个魔头都不能继续留在人世间。 “好,非常好!” 楚云天竟然笑了起来,他将手提包和火焰刀都丢在了地上,眼中竟然露出一股疯狂之意。 “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将我逼到这个程度,年轻人,不管你是谁,这都将是属于你的荣耀,本座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四层初期的人逼到了生死之境!” 楚云天说着,又抬起了他的双手,他的双手已经变的一片血红,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似乎也完全变成了红色,就是眼眸,现在也是一片红。 张阳依然没有说话,不过神情变的有些凌厉。 他很清楚,很多人都有着拼命的绝招,不到最后不会使用,这个楚云天的样子,似乎要使用他的绝招了。 他不知道楚云天的绝招是什么,但不管是什么都不能有任何的大意,这楚云天毕竟是个四层中期的强者。 “叽叽叽!” 无影突然叫了一声,一道内劲喷吐而去,楚云天只是晃了下身子,便躲过去了它这道内劲的进攻。 在他躲避的时候,头上的头发也开始变成了红色,还有他身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也都变成了红色。 “你很荣幸,能见到化血大法的最高法门,化血大法,化的不止是别人的血液,也能化去自身血液的能量,本座今天以一层修为为代价,化去自身一半的血液,年轻人,这次可是你自寻死路,怪不得别人!” 楚云天慢慢的说着,眼中却带着滔天的恨意。 化血大法,能化别人自然能化自己,不过化自己是一种伤身的方法,虽然能短暂提升战斗力,但付出的代价却很大。 这次化去血液之后,楚云天的修为势必掉落到四层初期。 这还不止,这个伤害很有可能让他终生在没有进阶的可能,也就是说,以后的他实力只能在四层初期,再也恢复不到中期,更不用说冲击后期和大圆满。 他也是犹豫了很久,最终才做出这个决定。 他的对手有灵兽天马在,他不可能逃得掉,天马的速度实在太快,这一人三兽的配合也无比的默契,他靠着自己也没有击败他们的可能。 逃不掉,他又中了毒,继续逃下去只有毒发而亡一条路。 这样的话不如拼一把,就算掉落修为,也比丧了命要好,有性命在,他才可以报复,报复黄家,报复这个年轻人的家人,以及之前的龙家。 哪怕只是四层初期,他一样有着很强的实力,成为这些人的噩梦,他已经想好了,不仅要杀死张阳,还要慢慢折磨死和张阳有关的所有人,另外还有黄家的人,也要让他们受尽苦难,方能化解这次自己的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