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六章 破阵而出 - 神医圣手

第六三六章 破阵而出

受伤的楚云天,马上站立了起来。 貂毒一入体,他就感觉到了不对,闪电可是十大毒兽之一,尽管排名靠后,也容不得任何的小视。 更不用说,它连吞两只金冠蟒毒囊,毒性早就有了进化,现在的毒性远比之前要强的多。 在有了那种麻麻的感觉之后,楚云天立刻封住中毒的地方,防止毒素扩散。 可惜他这么做已经晚了,闪电的毒绝对没那么容易控制。 “吱吱吱!” 成功咬了楚云天一口,闪电站在张阳的身后兴奋大叫,像个孩子终于完成某个计划很久目标似的,活泼又可爱。 幸好楚云天现在看不到闪电,不然非得气死。 站起来的楚云天,根本没时间去观察被咬到的伤口,急忙架起火焰刀再次抵挡了起来。 他中毒受伤这样的机会,张阳若是错过了那才真是犯傻,大阵已经撑不了几分钟,他必须借助这最后几分钟的时间,尽最大可能的消灭掉楚云天。 这个魔头不杀死,未来的他也会拥有无尽的麻烦,甚至危害到米雪和张克勤他们。 “乒乒!” 张阳几乎没有掩饰自己,他的身影在大阵断断续续的出现,寒泉剑附带着庞大的内劲,给楚云天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威胁。 在大阵之中这不利于自己的环境之下,三层的灵兽,楚云天应付起来还容易一些,可这真正的四层强者,他应付起来也很吃力。 更不用说,张阳并不是普通的四层强者。 “乒!” 寒泉剑和火焰刀再次来了个亲密接触,张阳右手握剑,左手虚空一张,一把带着金光的匕首从他手心直飞而出。 噬龙匕出现了,这次战斗的对手那么强大,张阳早就把能准备的全部准备好。 楚云天看不到噬龙匕,但突然出现的劲风也让他吓了一跳,连续激战,又受了伤,加上追风和无影它们还不断的骚扰,面对张阳突然甩出的噬龙匕,他竟然没能完全躲过去。 噬龙匕擦着他的胳膊,又从后面飞了过来,飞的时候带出了一串血珠。 张阳这次的偷袭成功了,又给楚云天带来个伤口。 楚云天闷哼了一声,连发三记重重的刀芒,身子也快速的后退了一些。 他受伤的胳膊,马上感觉到麻麻的。 这会的楚云天心里快骂死了张阳,竟然在武器上淬毒,只这种感觉就让他明白,这是很厉害的毒素,不次于之前被咬的那一口。 让他无奈的是,直到现在他都看不到闪电的样子,还不能确定自己中了什么毒。 “嘶嘶~” 见张阳又给楚云天增加了伤口,追风变的更为兴奋了,几乎不掩饰身子的直接朝着楚云天冲去,它头上的角完全竖了起来,无论是被这角击中,还是被它的蹄子踢到,楚云天都不会好受。 看着有些激动,稍稍有些发疯的追风,张阳则有些无奈。 它这么做,张阳必须给它掩护,这样一来反而限制了张阳的发挥,真正对楚云天又巨大威胁的,还是他这个四层强者啊。 追风看似在帮忙,其实帮了倒忙。 在连续给无影传递几个信息之后,无影总算劝住了发疯般的追风,也重新让张阳全力对付阵中的楚云天。 大阵已经开始晃动,一些地方都出现了裂缝,不在是阵中的幻景了。 这种情况下,楚云天也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最顶点,他明白,这大阵就快被破除了。 只有破除了大阵,他才有希望逃走,找地方疗伤逼毒,这会他已经不去想如何斩杀张阳,现在的他对斩杀张阳已经没有了信心。 “轰隆隆!” 一阵巨响,张阳感觉到身子晃了晃,周围的十几杆阵旗一起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很快几根阵旗的旗杆都变为了碎玉,大阵彻底消失了。 大阵消失,停止的工地也重新展现在楚云天的面前,天空依然是黑色,看着这有些陌生又熟悉的景色,他的内心竟然有了些激动。 自由了,没有被大阵困住过的经历,是很难体验到这种自由的艰难。 他现在终于冲破大阵,重新获得了自由。 可惜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两只血傀儡全部灭亡了不说,连他自己也中毒受伤,他的心里现在对张阳只有怨恨,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对张阳展开最凌厉的报复。 大阵破开的那瞬间,张阳也感觉到了不妙。 大阵没了,在想像之前那样对付楚云天已经不可能,他们最大的优势消失,接下来肯定是场真正的苦战。 追风,闪电它们也都靠拢在张阳的周围,它们都很聪明,明白接下来要完全依靠实力,再也没有刚才那种隐着身子打人的爽快机会了。 好在他们之前的时间也没有浪费,让楚云天受了不轻的内外伤,削弱了他的实力。 “好,很好,本座在西疆,在南疆纵横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你是第一个!” 挣脱大阵的楚云天,身子后退了一步,张阳并没有急着继续进攻。 站在那的楚云天仰天大笑,声音中却带着无限的怨念,他这次真被张阳打出了火气。 可恨的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张阳的名字。 “狐尾貂?” 楚云天脸色又猛的一变,他终于注意到了闪电。 听到楚云天叫出自己的身份,闪电立刻在那‘吱吱’的叫了起来,似乎在挑衅楚云天。 可惜它的样子娇小玲珑,怎么看都显得无比的可爱,像是在撒娇似的。 当然,楚云天绝对不会感觉到这是可爱,他心里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闪电,取出闪电的口水来为自己解毒,狐尾貂的毒性有多强他可是非常的清楚。 “你这魔头,竟然隐藏在西疆?” 龙风这会也走了过来,在那大声的问了句,楚云天刚才自己说了,他在西疆和南疆纵横,等于说他一直都是生活在那边。 南疆不说,那和中原没什么关系,昆仑山脉有很大一段就在西疆范围内,那也可以说是他们龙家的地盘了。 自家地盘竟然有这么一个厉害的魔道高手,也难怪龙风会这么去问。 “你小子是刚才那长鞭偷袭我的人!” 楚云天眼中寒光一闪,刚才他看不到人,但不代表他什么都感应不出来。 几只灵兽的存在他都知道了,还感觉到一个实力不强,拿着把软鞭不断偷袭他的人,这软鞭他看不到,也不敢硬接,不过这人他记了下来。 使用武器的,只能是人类。 “你在西疆,那这些年西疆失踪的那些内劲修炼者,是不是都是你所为?” 龙风没理会楚云天,又反问了一句。 西疆很大,并不止龙家一个地方有修炼者,其他一些地方也有些零散的小世家,又或者小门派和独自的内劲修炼者。 整个西疆,这类人大概有数百人之多。 这些人个体实力都不是很强,很多都像龙成和曲美兰那样,只是一层修炼者,还终身没有希望晋升二层,这样的人占了修炼者的七成之多。 不过也有一些二层,又或者三层的高手。 这些年来,偶尔传出哪位修炼高手失踪,又或者哪些修炼者集体不见了。 一开始大家并没有重视,修炼者本来就不是多么的固定,经常四处行走,一走几年的情况时有发生,直到他们龙家也有二层弟子消失之后,龙家才彻底重视这件事。 并且龙家还派人去做了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惊人的。 差不多十年来,有三十多名修炼者失踪,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三十多名修炼者之中,大部分都是内劲一层,有七八个内劲二层的人,也有一位内劲三层的高手。 这些人,全都没了消息,是生是死都没人知道。 这件事龙家一直都在查,可惜一直都没有消息,现在龙风终于明白,这些人全都遭遇了不测,有楚云天这样的魔道高手在,他们的下场能好那才叫奇怪。 “你说的没错,这些人的血液是锻造血傀儡的最佳原料,可惜他们太分散,不然我把他们全都抓过来,就能锻造出更多的血傀儡出来!“楚云天慢慢的点了下头,直接承认了下来,龙风的脸上瞬间带出了一片怒色。 楚云天又说道:“看你年纪轻轻,有内劲三层的修为,也是不差,你又是谁?” 若是之前,他对龙风会多夸奖几句,龙风这个年纪这种实力,比当初的他还要强那么一点,可惜有张阳这个变态在,在张阳这样的修炼速度面前,龙风就算不得什么了。 “龙家弟子龙风,这次一定要为我龙家以及西疆同胞报仇,老魔,今天必然是你伏诛之日!” 龙风慢慢的说着,手上的雪鞭握的更紧。 龙家失踪的那名弟子,是和龙风关系很不错的一个堂哥,不然他也不会对这件事特别的关注。 那位堂哥对他很是照顾,五年前失踪,至今都没有回来,他之前他抱有一定的幻想,现在这幻想则完全破灭,想起那两只强大的血傀儡,龙风的心就如同刀扎一般的难受,疼痛。 这堆脓血里面,很有可能就有他的那位堂哥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