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一章 本少替天行道 - 神医圣手

第六三一章 本少替天行道

张阳也在看着楚云天,高抬着头。 他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初出茅庐的世家子弟,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但社会经历和经验都低的惊人,还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这样的人,一般在世俗界行走,发现有什么不平事都想着问一问。 若是遇到有人行凶,还是魔道中人的话,他们会很积极的过来除魔卫道,这也是那些毫无经验的世家弟子最喜欢做的事。 张阳的综合表现,已经被楚云天认定为了这种人。 有了这样的认识,楚云天内心对张阳自然又看轻了一点,直接把张阳当成不知死活的狂妄家伙。 不过看轻归看轻,该有的警惕楚云天还是有,魔道中人都是狡猾的狼,哪怕面对一只无害的羊,他们也会考虑很多。 “楚云天,你可知你罪大恶极,竟然修炼邪法,还拿人血来修炼,既然本少今天遇到了,必然要拿下你!” 张阳抬着头说道,一副根本没把楚云天在眼里的样子。 下面的追风很配合的嘶鸣了两声,这一人一马的配合越来越默契。 “哈哈!” 楚云天突然笑了起来,对着张阳还轻轻的摇了下头。 他心里还在想着,要是这个狂妄的小子得知自己的实力,不知道会惊成什么样子,他现在反而不急了,黄家既然敢找这么一个人来对付自己,回头把他们满门灭掉便是。 这样也好,反正他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 至于眼前的年轻小子,他又看了眼下面的灵兽天马。 他很清楚,认主的灵兽天马和主人的感情很好,他抓住这个小子,天马就不会轻易离开,天马不跑,他则有机会击杀这只天马,获取些精血。 不管怎么说灵兽精血都是好东西,好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 “居然还敢笑,本少今天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魔道妖孽的小命!” 张阳一挥拳头,很随即的攻了过去,脸上还微微带着点怒意,好像被楚云天的态度激怒了一般。 张阳的速度非常快,瞬间便到了楚云天的面前,楚云天心里微微一惊,下意识的抬起了胳膊。 “砰!” 张阳这一拳砸在了楚云天的胳膊上,身子快速的后退了三步,他的脸上满是‘惊骇’。 被张阳击中的楚云天,防备不足的情况下也后退了一步,脸上同样带着惊骇。 不同的是,张阳的表情是伪装,他早就知道了楚云天的实力,这会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楚云天则是真的被惊住了,这一交手让他立刻发现了张阳的真正实力。 “四层初期!”楚云天嘴里面,轻轻吐出了几个字。 四层初期,眼前被他认作狂妄的小子,竟然是一名四层强者,这个结果不仅吓了他一跳,还很难让他接受。 这也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怎么可能会有人在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修炼到四层,至于张阳的年龄,他刚才已经注意到了,完全可以确定就是真实年龄。 二十岁出头,四层强者,他突然又想起了张阳之前的话,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这话说的还真没错,张阳这个年纪,这个实力,还真是万年不遇。 “你到底是谁?” 楚云天的态度变的严肃了起来,之前的轻视也完全的收起,四层初期的修为是比他低,但他也不是那么容易便能收拾掉四层初期的强者,最重要的是,张阳的年纪给了他最大的震撼。 “居然是四层中期,本少运气怎么那么背?” 张阳没有回答楚云天的话,反而一脸苦涩,很不甘的样子,不过并没有任何的害怕,他这个表现很恰当,本身他表演的就是一世家弟子,这也是世家弟子发现对方实力比自己强,应有的样子。 “不管你是谁,今天你死定了!” 楚云天眼中突然闪过道寒光,双手瞬间变的血红,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张阳的实力让他震惊,但还不至于害怕,他的内心现在也充满了嫉妒,对张阳的嫉妒。 在张阳这个年纪的时候,他还没突破到三层,张阳竟然已经到了四层初期,这种修炼速度要比他快的多。 还有一点,正道中出现了这么一个杰出的天才,对他们魔道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二十岁的四层,楚云天很难想象,等到六十岁的时候,张阳又会是什么样子,甚至有可能突破到五层。 正道有了五层高手,他们魔道将会被压制的更惨。 “想杀我,你还没这个本事!” 张阳大声的叫着,从后背拔出一把长剑,一道剑气横空劈向楚云天。 这是寒泉剑,四层高手能利用神兵利器激发出强烈的剑气或者刀芒之类的远程攻击,就像内劲外放一样,经过神兵利器的加持,这类剑气的攻击力要比内劲外放还要强大的多。 不过这类进攻也非常的消耗内劲,很少有人上来就使用。 张阳这个样子,又表现出了一个世家子弟的样子,毫无实战经验。 张阳的剑气带出一片亮光,穿过楚云天的身体,最后消失在远方。 楚云天早已戒备,这道剑气自然不可能击中他,不过剑气闪过之后,他的眼睛又是猛的一紧。 “寒泉剑!” 楚云天脱口叫着,他已经认出了张阳手中的这件神兵利器,神兵榜排名前十的神兵利器。 “没错,让你死在这把剑下,也算不亏了你四层强者的身份!” 张阳大叫一声,身剑合一,转眼间房顶上就只有他挥舞出来的剑影,楚云天脸上也已经变的血红,不断的躲避招架着。 ****“打起来了,他们打起来了!” 黄家别墅,这边的人都紧张的听着前面汇报来的消息,负责观察的人距离很远,用的是高倍望远镜,只能简单分辨出两个人影。 张阳动起来之后,速度非常的快,楚云天也是一样,最后他们连人影都分辨不出来了。 黄家所有的人,这会也都紧张了起来,黄静不自然的攥着双手,手心满是汗水都不知道。 打起来了,最终的结果很快就能知晓,若是张阳获胜,击杀了那魔头,他们黄家自然也就获救了,不用担心灭族之危。 若是张阳失败,又或者那魔头没死,他们黄家可就要彻底倒霉了。 特别是他们今天在杭城的这些人,恐怕没一个能跑出去,魔道高手的行事手段,远超他们的想象。 “啊,有人掉了下来,是,是张先生!” 负责接收信息的人突然紧张的叫了起来,他这么一叫,所有的人心都提了起来,张阳竟然从楼上掉了下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对,张先生不是掉下来的,他是自己跳下来的,那边给了新的解释!” 这人刚说完,又急忙叫了一声,他带着耳机,正接收着那边最新的情况。 张阳的确从楼上跳了下来,楚云天已经拿出了他的武器火焰刀,一寒一热两把神兵榜利器终于碰撞在了一起。 第一次的交锋,谁也没占到便宜,不过张阳内劲不足,多少吃了点亏。 张阳露出了对楚云天神兵榜利器的吃惊之后,便主动跳了下来。 他这个样子,更像是信心受挫,想着退路的表现。 见张阳想走,楚云天自然不会放过他,也跟着跳了下来,两人又在别墅花园内展开了激斗。 被两人强大的能量所击中,花园那些花草树木立刻遭了秧,一旁的追风也时不时的跳过来,支援着张阳。 一时间,张阳也和楚云天打了个旗鼓相当。 至少在段时间内,看不出胜负的表现,不过楚云天很清楚,他的实力要高于对手一些,继续下去,占据优势的肯定是他,最终获胜的也会是他。 “啊!” 激斗了十几分钟,张阳一不小心被楚云天的内劲扫到了胳膊,整只胳膊立刻软了下来。 见张阳‘受伤’楚云天的攻势猛然增加了一些,他一直都在寻找着机会,对手受伤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他的攻势一猛,张阳的招架似乎变的更无力,特别是火焰刀和寒泉剑的碰撞,因为都是神兵榜利器,暂时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楚云天的内劲要深,灌输的内劲也多,每次都让张阳胳膊发麻,长久下来,也能让张阳受伤。 现在的楚云天,就抓着这一点点的小机会。 追风‘急的’连连直叫,似乎也很不看好自己的主人,一直留意着追风的楚云天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看来他猜测的没错,只要他困住这个年轻人,灵兽天马就不会独自逃跑。 这个年轻人必杀,灵兽天马也不能放过。 灵兽都很聪明,特别是天马还是速度奇快的灵兽,如果被这灵兽跑了,指不定会回到这年轻人长辈的身边,到时候带人来追杀他。 楚云天自认有超强的隐匿功夫,但也不想被灵兽给盯住,谁都知道,灵兽追踪的能力远超人类。 “砰!” 张阳又和楚云天硬抗了一下,这次张阳连退四五步,脸色潮红,手掌还有些发红。 楚云天心里微微一喜,张阳这是中了他的血毒,化血大法是魔功,并不只是修炼速度快这一个特点,施展这类功夫的时候,还会带出点血毒。 血毒不是什么致命的毒素,一般的灵药或者解毒药都能解了,但中了毒之后肯定会影响行动,这点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