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零 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 神医圣手

第六三零 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黄家杭城别墅,客厅内坐着不少的人。 这些都是黄家各地的分支,不过人并不没有全部都来,来的都是一些不是特别重要的人,那些重要成员早就躲在了国外。 “静儿,你说的那个张阳,真的会去吗,真的有那么厉害?” 一个六十来岁的男子坐在中间的沙发那,忍不住抬头对一旁的黄静问了句,他的话刚问完,其他人也都转头看向了黄静,这也是他们所关心的问题。 “大伯,您放心,我相信他肯定会去,也肯定能赢!” 黄静重重的点着头,今天是楚云天给他们期限的最后一天,天色渐暗,也是张阳答应即将出动的时间。 黄家人对内劲修炼者都很了解,正因为了解他们才害怕,害怕这个魔头真的屠戮他们全家。 那些躲在国外没回来的,心里也都带着点侥幸,不管怎么说楚云天只是国内的人,应该不会因为他们这些小角色跑那么远,费那么大的劲。 只有几个真正明白人才清楚,这些魔道中人只要说过这样的话,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追杀到底。 特别是那几位重要成员,在得知连张阳都对他们东西无比有兴趣之后,更加明白这一点,他们都低估了这份东西的价值。 所以现在他们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张阳的身上。 “什么叫你相信,这次的事还不是你惹出来的,连累了全家!”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生突然说了句,眼中带着点愤愤,和他想的一样还有好多人,很多人都认为这次的祸事就是因为黄静而起。 不是她拿家里的东西去交易,也不会有这样的事。 这些人都没去想,若不是他们太贪心想着一物两卖,也不会引来这位魔道高手,给他们家族带来这么大的危机。 “小旭,不要乱说话!” 之前问话的男子猛一瞪眼,这小男生马上闭上了嘴巴,只不过眼中还带着点怨恨。 黄静心里微微叹了口气,眼睛忍不住看了看窗外,夜色渐渐笼罩下来,天马上就要全部黑下来,这个时候的张阳,应该出发了吧。 这一次,她真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压在了张阳的身上,包括她的生命。 湖边别墅,张阳同样看了眼天空,慢慢的点了下头。 今晚是楚云天给黄家下的最后期限时间,也是他出手对付楚云天的日子,准备了这么久,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天时地利人和,如今他已经全部具备,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张阳相信这一战一定能够获胜。 “追风,我们走!” 张阳翻身上马,轻轻说了句,追风仰天高声嘶鸣了一声,四只蹄子一迈,一道白光闪过,它已经消失在了湖边别墅群。 追风的这声马鸣声音很响,传出了很远,在很远一栋漆黑的别墅内,有个站在房顶的人猛然抬起了头。 “灵兽马?” 他的嘴里轻声呢喃了两声,脸上还有些犹豫。 他便是楚云天,在这里等着黄家把东西送来,没想到一直到现在都不见一个人的踪影,这让他的心里多少有点火气。 不过他相信,黄家的人不敢就这么把自己晾在这,那样的话,他必然让整个黄家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他们知道人间地狱是个什么滋味。 “在等等吧!” 灵兽马很有诱惑力,他甚至想着之前的能量波动是不是和这突然出现的灵兽马有关,不过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五层秘闻。 还有一点,灵兽马速度都很快,能不能追上是个问题,即使能追上,所收获的不过是一些精血罢了,到了内劲四层,除非是四层灵兽的精血,其他对他们都已经不在重要。 犹豫了下,楚云天选择继续在这等下去,等黄家的人上门。 他正想着,脸色突然微微一变,他已经感觉到,有一股能量快速朝他这个方向前来,这股能量的速度非常快,刚一察觉,就已经前进了很远。 站在房顶,他的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眼睛也朝着那股能量的方向看了过去。 很快,不到两分钟一道白色的影子便停在了别墅前,等它停下楚云天才看清楚,这是一匹很漂亮的灵兽马,马头上还有两只尖尖的小角,正竖立着。 追风头上的角,只有在使用体内能量的时候才会展现,平时都是软趴在它的额头。 这两只小角,也完全证明了追风的身份。 “灵兽天马!” 楚云天嘴里轻声叫出了几个字,他的眉头又皱动了下,看了眼骑在天马身上的那名年轻人。 “追风,跳过去!” 张阳也在抬头看着房顶的这个人,这次任务务必击杀的目标,魔道高手楚云天,终于见面了。 追风鼻子里打了个响鼻,高傲的头轻轻点了下,蹄子轻轻一跃,这差不多三米高的墙便直接跃了过去,最后落在了院子里。 “有人去了,有人去了!” 黄家杭城别墅,有个人突然大叫了一声,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对准了他。 这是一次事关他们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他们早在别墅远处布置了高倍望远镜,他们不敢靠近,只敢在很远的地方用望远镜进行观察,注意那边的情况。 “什么人?” 黄静急忙叫了一声,她的心里这会有些忐忑,担心张阳最后畏惧而没去,她这也是关心则乱,人在危机的时候总会想一些对自己不好方面的事情。 “距离太远看不清,只看到一个人骑着匹白马,一下子从墙外跳了进去!” “白马?肯定是张阳,那是灵兽天马,他到了,他已经到了!” 黄静激动的叫着,她去过张阳所住的地方,见过追风,也知道追风是灵兽,张阳的出现终于让她的心安下来一些。 其他一些人,也都小声的议论了起来,张阳出现了,至少他们所托付的人没有放他们鸽子,下面就要祈祷张阳的实力高过这个魔头,能真正的打败他。 ****楚云天站在房顶,静静的看着下面。 他现在已经明白,这匹灵兽马就是冲着他来的,又或者说这匹灵兽马上面的人冲着他而来。 楚云天是魔道中人,魔道修炼者都是从艰苦的环境中成长,这会他并没有因为马上的张阳年轻而轻视他。 当然,他也不是特别的重视,这是对自身实力的一种信任,他四层中期的实力,不遇到那些老不死的,他可以横着在这个世间去。 “你就是那杀人越货的魔头,马上束手就擒,还有一丝的活路!” 张阳在下面,抬头大声的喊着,气势倒是很足。 他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并没有点破,主要是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是黄家找来的帮手,并不知道他真正的实力。 这样还能做出一个无知少年的形象来,多少能麻痹一下对方。 果然,听到他的话,楚云天嘴角轻轻带出一丝的笑意,依然站在上面,注视着张阳。 “你是谁?” 楚云天开口了,很简单的问了句。 “我便是来拿你这魔头的人,这次你遇到我,也活该你倒霉,本少可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张阳气势很足,抬着头,很高傲的说着。 他最后一句倒没说错,严格说起来,他还真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千年一遇的形容都不适合他了。 “哈哈!” 楚云天突然笑了起来,他笑或许也是因为张阳这句话。 “本座楚云天,不杀无名之人,你既然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就报上名字来吧!” 楚云天大声的说着,说话的时候又看了眼张阳下面的灵兽天马。 看着天马,他的眼中不自然的带出了道嫉妒,灵兽天马,速度天下第一,这样的灵兽他也想拥有,有这样的灵兽在,天下之大他哪里都敢去得。 可惜这么强大的灵兽,竟然跟了这么一个狂妄的家伙,楚云天已经看出来,灵兽天马早已主动跟随。 “楚云天?没听到,不过没关系,你罪行累累,今天是你还债的日子!” 张阳摇着头,脚下突然一用力,身子直直的向上而去,他的速度非常的快。 楚云天微微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张阳还敢主动上来,要知道天马的速度他都不一定追得上,可这年轻人上来了,是生是死就完全控制在他的手里。 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这个信心。 他的嘴角又带出丝淡淡的笑意,站在那里也没动,直接等张阳上来。 这一跳,张阳便直接跳到了房顶。 追风站在下面,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抬着头往上看着,追风很清楚,这里并不是主战场,等到了张阳布置的那可怕的地方,才是它真正发威的时候。 可怕的地方,便是张阳布置的天门阵,追风进过里面,进过一次后立刻将那里形容为可怕的地方,再也不愿意进去。 “你今年不过二十岁出头吧!” 见张阳上来,楚云天依然没什么动作,只是微笑看着张阳,不过他看张阳的时候,和看死人差不多。 张阳之前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注意到了张阳的真正年纪。 二十出头,目前来看实力还不错,至少刚才这纵身一跃已经表现的很好,这么年轻有这样的实力,也可以说是天才了。 可惜这天才遇到了自己,又自大的跑了上来,注定这个天才将要消失。 这会,楚云天只想着张阳有着二层后期,又或者三层初期的实力,再往上则没去想,能用眼睛看出实力的人只是少数,更何况张阳还故意隐瞒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