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六章 完全有资格 - 神医圣手

第六一六章 完全有资格

很多人,都看向了汪金辉。 长京大学有个很厉害的学生,主持着一个世界顶尖课题的事早就传遍了各大院校,很多人对此都是又羡慕又嫉妒。 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但课题的归属权到底在哪,还真的有很多人不清楚,毕竟上次只是少部分院校参加的交流会。 “不是长京大学的课题?” “我就说吗,这样的课题怎么可能在大学里,还是长京大学!” “金陵和长京不对路,听说上次就闹的很不愉快,这次又有热闹看了!” 台下众多学校的代表都在那小声议论了起来,有幸灾乐祸的,也有纯粹看热闹的,更有人偷偷的喊加油,巴不得金陵和长京的人打起来。 不止台下,就是台上的领导们这会也都在议论着。 汪金辉的话同样出乎他们的意料,上次的活动他们都没有参加,只是听说了张阳的事,一个中科院特批的课题,这对他们来说也不多见。 所以他们才会给了长京一个最高科技奖,现在课题不在长京,那等于是他们闹了乌龙。 汪金辉有些得意的看着朱道奇,他等这个机会等很久了。 他很清楚,这样当场发难会让领导们不喜,可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让长京大学难看就行,领导们最多也是不喜,他们又不是自己的直属领导,他要的是实现自己的报复。 上次的交流会,金陵大学算是彻底的栽了,他可记得自己有多丢人,他现在也要朱道奇尝尝这个滋味。 “课题是不属于我们学校,但你可知道,研究小组里面有我们六名学生,差不多占了快一半的人数,而且负责人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张阳!” 朱道奇站在台上,脸色气的发青,但不得不去解释。 “不管你们有多少学生,课题不属于你们,就是整个研究小组全是你们的人也没用,说白了你们就是打工的!” 汪金辉大声的叫着,这话说的很不客气。 由此也可以看出,两所学校的矛盾真的很深,汪金辉都当场说长京大学的人是在打工,这可是很不客气的话。 “你,你说什么!” 朱道奇气的浑身发抖,汪金辉嘿嘿一笑,不在理会他,又对着台上的众人说道;“各位领导,我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个人认为长京大学这项奖拿的名不符实,但我会尊重最终的结果!” 汪金辉说完便坐了下来。 他说尊重最终的结果,意思就是不反对长京大学领走这项大奖,不过被他们这么一闹,就算朱道奇厚着脸皮带走奖杯,这也会让他成为最丢人的一个奖杯。 谁都会认为,他们得奖有着很大的水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样的奖还不如不拿。 这会朱道奇站在台上,看着那奖杯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张脸被气的通红,现在地上要有洞的话,他肯定会钻进去躲起来。 汪金辉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的目的也是如此,朱道奇越难堪,他心里便越高兴。 坐下的时候,汪金辉嘴巴都快笑歪了,就好像打了胜仗似的。 一些其他院校的老师们也开始发言,质疑这项奖项的公平性,那些不起眼奖项纯粹就是安慰奖,没人在意,这类含金量高的大奖才是他们争夺的对象。 特别是那几个有着不错成果,却被长京压下去的学校。 如果能取消长京大学这项奖励的话,那接下来他们有很大的希望接下这座奖杯,对自己有好处的事,谁不会去争取。 也有一些看不惯长京大学的人,或者关系不怎么好的,这会都在那叫着。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变的热闹无比,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声,朱道奇的脸色变的更红,若不是他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这会可能都要夺门而出了。 丢人,他从没有这样当众丢人过。 这一次,他的心里更加的怨恨汪金辉,不过两人本就是敌人,他无论有多怨恨对方都不在乎,相反,他越恨,对方可能会越高兴。 “我能不能说一句!” 一道很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听到这声音之后,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说话,会议室顿时变的鸦雀无声。 张阳站了起来,慢慢的走了出去,他的脸上依然带着那股淡淡的微笑。 “哮喘课题的确不属于我们学校,他是长京三院上报的课题,目前研究小组也设置在了长京三院!” 张阳边走边说着,他是这次参加活动的唯一一名学生,长京大学让学生来参加这类高校评比活动,也算开创了一个先例。 以前倒不是没有学生来,这次也有跟着来的少部分学生,但他们的身份都是跟随,没有一个是代表。 张阳,是真真正正以代表身份来参加的活动。 他这么一说,议论声再次响了起来,张阳这等于承认了汪金辉所说的事,真这样的话,不管课题有多好,这都和长京大学无关了。 汪金辉之前有句话说的没错,课题不属于他们,研究小组全部成员都是他们的人也没用,充其量也就是在打工。 打工的意思就是,出了成绩,有了荣耀,那都是老板的,和他们没有关系,最多也就是有个安慰奖罢了。 张阳慢慢走着,说完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台上。 朱道奇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走过来,现在可是他们最丢人的时候,张阳这个时候上来等于和他一起在丢人。 他还在想着,若是早几天知道这个奖项是因此而来,他都有可能推辞掉这个奖。 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时间不够,只顾着兴奋也没想到这一点,现在他终于明白,汪金辉就是早看到了这个漏洞,等着今天给他致命一击。 “朱院长,您怎么还不接奖杯,这是属于我们的奖杯!” 张阳微笑看着朱道奇,还指着一旁的那座奖杯。 汪金辉之前叫出声的时间最是时候,他是在朱道奇要接奖杯的时候说话的,正好打断了接奖杯的过程,他就是要办朱道奇个难看。 “这个,这个……” 朱道奇脸色发窘,他想说获奖的原因并不是真正的他们,这样的奖杯领走的话只会更加的丢人,所以他才没接。 可惜问这话的是张阳,他没办法去说什么,只能在那支吾着。 张阳看了看他,又轻轻一笑,直接走到桌子前,对那颁奖的领导说道:“您好,我也是长京大学的代表,这奖杯我能领吗?” 那领导也是个不小的官,颁奖的时候被打断很是不高兴,他气汪金辉,但更气朱道奇把他晾在了这。 他不管朱道奇有没有资格领这个奖,他既然颁奖了,那就要领走,否则就是不给他面子。 这会他也在难堪,感觉下不了台,张阳的话则正好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既然是代表,自然没问题!” 领导点了下头,他不管长京大学谁来领奖,也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只要是代表的身份就行。 张阳可是这次活动的名人,唯一的学生代表,每个人都知道他的身份。 “谢谢您!” 张阳接过那座奖杯,直接举了一下。 台下的人看着他,又都议论了起来,很多人还都暗暗点了下头。 朱道奇不适合接这座奖杯,但张阳很合适,就算他接了也没有任何人会笑话他,长京大学之所以能获的这个奖,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主持的那个课题。 不管课题归属于谁,他是负责人却是个事实,也是这项课题真正的研究者。 和多人此时都认为,张阳这个时候站出来领奖,就是减少长京大学的难堪,甚至连朱道奇也这么去想了。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个奖杯,我长京大学完全有资格来领,这个奖,也该真正属于我们长京大学!” 张阳举着奖杯,突然又说了一句。 台下的议论声再次断掉,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张阳,他领奖大家不说什么,但说长京大学有资格,这纯粹是自欺欺人。 事情已经曝光,所有的人都知道,是因为评委们没了解具体的情况,才错误的把这个大奖给了长京大学,如果评委们了解情况,以长京大学的真实情况绝对没这个资格。 看着台下众人的样子,张阳再次一笑,道:“哮喘课题是不属于长京大学,不过长京大学自身正在研究的免疫排斥和单基因致病突变治疗两项课题,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近期便会真正提出课题申请,以目前的进度来说,我相信这两项课题一定能申报下来,我相信这两种课题无论哪一种,都足够我们长京大学来拿到这个奖杯了吧!” 张阳慢慢的说着,说完又把奖杯突出了下。 变异排斥,单基因致病突变,这都是无比复杂,而且很高级的研究课题,别说学生,就算是教授也不一定能研究出什么来。 这两项课题,真有成果上报的话,即使得不到中科院的批复,也必然能得到卫生部或者其他一些科研部门的支持,国内目前这些的研究都属于弱项,急需一些进展。 如果长京大学真有这两项课题研究,哪怕还没批复,只要有一定的成果,这个最高科技奖还真的属于他们,实实在在的属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