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五章 知己知彼 - 神医圣手

第六一五章 知己知彼

任立娟也闻到了这股香味,很是吃惊的看着张阳手上的药丸。 她表姐服用驻颜丹的时候,她并不在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听说,当时她还觉得是有些夸大,可亲自闻到这股香味之后她才明白,当初她表姐给她描述的根本不正确,表姐就没说出这股香味的很正不同。 这股芬香,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现在任立娟也开始相信张阳的话,相信黄静所说的那些。 驻颜丹,真的有保持二十年容颜的神奇功效。 “张先生,您放心,东西一定和我说的一样,您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黄静说完便急匆匆离开房间,她要拿来做交换的东西都在加拿大,需要给那边的人打个电话,让人专门送过来。 加拿大到这可不近,搭乘最快的航班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看到黄静离开,任立娟又回头看了眼张阳手中的药丸,喉咙里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她突然站起身,一句话都没说就跟着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张阳一个人在这个雅间。 看着桌子上的茶,以及环境非常不错的房间,张阳嘴角带出丝苦意,茶是不错,可不挡饿啊,这可是午饭时间。 这两个人把自己叫出来,竟然只让他喝茶,连饭都没准备。 好在张阳也不是在意这些的人,别说一顿,就算是一天不吃饭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张阳慢悠悠的离开雅间,他这才想起来,下午的颁奖要等到两点半才开始,现在时间还早,朱道奇他们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想了下,张阳索性回房间休息了会。 他是来参加活动的正式代表,他的名字有登记在册,只要登记了的人这里都给开了房间,这次长京大学一共就来两个人,他的待遇很不错,单独一个房间。 今天朱道奇把房卡给他的时候,他还笑着说浪费了,他根本不住酒店,没想到这么快便用到了,用这房间临时休息下也好。 张阳简单的休息会,其实也是打坐修炼。 内劲四层之后,内劲的修炼也变的更难,如果用水来比作内劲的话,那一层内劲就是个水缸,只能容纳那么多的水。 二层内劲则是个小池塘,小池塘自然要比水缸的容量多的多,也能容纳更多的水。 三层内劲,则可比作湖泊,湖泊比水塘又要大的多,体内拥有的内劲自然也更多。 到了内劲四层,那可以说是江河,绵绵长长,多少湖泊的水也填不满这些大江大河,这个时候内劲的提升则变的更难,想要突破的话,需要增加太多太多的内劲。 内劲二层可借助灵药快速升级,三层灵药也有很大的作用,到了四层,灵药的作用就开始没那么重要了。 一是很多灵药对四层本身用处不大,二就是四层需要的内劲太多,灵药能给的帮助已经有限,即使有着很多的灵药,想要靠灵药进行突破升级也很难。 张阳现在已经是内劲四层,他明显感觉到,现在的修炼速度比以前慢的多,也只有天地灵门打开的时候速度才会更快,周围所有的天地能量都疯一般的涌入体内。 这些都是张阳自己的想法,如果按照他这种比喻的话,那到了内劲五层,内劲就好比大海大洋。 海洋容纳百川,就算这些江河之水全部流进来,影响也不大,那时候身体的内劲,将达到一个十分恐怖的程度。 也难怪张平虏会说,五层强者非常的可怕,远非四层能比,就算是他们四层大圆满的守护者,在真正五层强者的面前,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张阳中午修炼了一会,增加的内劲要比以前多出许多,可惜现在他需要的内劲实在太多,这点的增加根本微不足道。 看看时间,差不多下午活动快开始的时候张阳才出门。 会议室在九楼,张阳到九楼的时候,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的人,主席台上还摆了个大桌子,桌子上放着各种的奖杯。 这些奖杯数量很多,每个奖杯都有一个不同的名称。 看着这么多奖杯,张阳总算明白,他们长京大学大满满一屋子各类奖牌奖杯是怎么来的了,这只是一次活动,长京大学建校这么多年,参加的各类活动,得的奖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有些奖你只要去就一定会有。 “朱教授!” 张阳走到上午的位置那,对着一旁的朱道奇叫了一声,朱道奇已经来到了会议室,比他要早。 “张阳,回来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刚刚打听到,咱们这次一共拿了两个奖,还都是有分量的大奖!” 朱道奇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灿烂的笑容,中午他利用关系,总算打听到了点内幕。 这次长京大学一共评得了两个奖项,分别是最佳进步奖和最高科技奖,这两个不是最重要,含金量最高的那几个,但也非同小可,比什么最佳建设,最佳绿化等专业无关的奖项好的多。 特别是最高科技奖,这个奖项的含金量非常的高,仅次于最佳教育,最佳学校等综合类大奖。 那些综合类大奖,每年都被那几所最著名的学校所垄断,朱道奇也从没去想过,能一次拿到这两个奖项他已经十分的满意和开心。 随着部委的领导们出现在主席台上,活动的重头戏,宣布去年各校评比的结果也正式开始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才是开会人最专注,最关心的时刻。 最先颁发的,自然是那些含金量不足的奖项,重头戏都要放在最后。 一个个学校的代表,都喜滋滋的上台领奖,不管含金量如何,这总是个奖杯,拿回去摆上去也好看。 这类活动向来都是争相参与,原因便是如此,没什么压力,多多少少都会带着点收获回去。 差不多三十个学校都上台领过了奖,大桌子上奖杯的数量也在不断的减少着,无论是领过奖还是没有领奖的人,这会的神情都专注了起来。 接下来所颁发的,都是含金量很高的大奖,得到这些奖项的学校才是真正的长脸,有面子。 “现在我宣布,最佳科技奖的得主是……” 主持人在台上大声的念着,朱道奇的身子猛的一僵,直直的看着台上。 他已经提前打听出来了,这个奖项就属于他们学校所有。 主持人顿了下,看了眼台下众人期待的目光,很满意的点了下头,这位主持人最享受这种众目所归的感觉。 “长京大学医学院!“顿了下后,他总算念出了朱道奇最期待的名字,在掌声中朱道奇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衣衫,大步朝着台上走去。 这类的评比已经很多年了,长京大学很少拿到这类含金量很高的大奖,朱道奇自然开心的很。 “等等,我有意见!” 朱道奇刚走到台前,还没伸手去接奖状和奖杯,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张阳回过头,那边金陵大学的代表汪金辉,已经站了起来。 发出质疑声的就是他,会场内其他各校的代表也都看向了他。 一些人还都皱了下眉头,他们知道金陵大学和长京大学的恩怨,可没想到金陵大学会在重要的颁奖仪式上直接发难。 还有一些十分了解两地情况的人,忍不住摇了下头。 全国那么多城市,像长京和金陵这样的冤家城市还真少见,换做战国年代的话,这两地百分之百是生死之仇,绝对不可能共处。 “你说!” 台上的主持人看了眼身后的领导,领导则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 “我个人猜测,长京大学之所以能获得最高科技奖,和这次的综合性哮喘的课题有关,长京大学有学生正在负责这一国际性复杂课题,据我所知这项课题的研究还有了突破性进展,所以这次才将最高科技奖颁发给他们,我这猜测是不是真的?” 汪金辉大声的说着,台上的朱道奇则轻轻皱动了下眉头。 为什么拿这个奖,朱道奇还真不太清楚,他只是打听出了结果。 不过最高科技奖就是学校内有重大的科技进步,现在想想,除了张阳的哮喘课题之外,他们还真没其他什么拿得出手的结果。 这汪金辉说的还真有可能,他们拿到这个奖的最大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因为张阳。 “你说的没错,长京大学的这个课题在国际上都有着极其领先的地位,他们获得最高科技奖,实至名归!” 那位领导慢慢的点了下头,这是事实,也是长京大学获奖的原因。 只是这个原因根本不是汪金辉什么个人猜测,他之前便早早的打听到了,他的人脉比朱道奇要强。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认为长京大学没有这个资格,他们的学生是在负责这样的课题,但这项课题的所属权并非属于长京大学,而是长京市第三人民医院,真颁奖的话,也应该颁给长京三院,而不是长京大学!” 汪金辉立刻大声的说了一句,他对长京大学的情况可是非常的了解,不管怎么说也是竞争对手,老对头了。 换句话来说长京大学就是他们的敌人,对敌人当然要知己知彼才行。

上一篇   第六一四章 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