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二章 订婚(4) - 神医圣手

第五九二章 订婚(4)

张道峰几乎同时和张阳一起转头,随后他又惊讶的看了张阳一眼。 外面来了两名内劲修炼者,这两名内劲修炼者都没怎么隐藏气息,普通人发现不了什么,但隐瞒不住他们这些已经内劲外放,对能量极为敏感的四层强者。 “两人,一个四层一个三层!” 张阳拧眉竖目,心里暗暗的说道,没看到人,他只通过气息便能分辨出内劲层次,这点比张道峰还要厉害。 在他想象的同时,追风,无影他们又都竖起了耳朵。 这次无影和闪电也没像刚才那么轻松,外面两个没有隐藏气息的内劲修炼者都不熟悉,可以肯定是陌生人。 今天是张阳订婚的日子,突然来了两个不熟悉的内劲修炼者,张阳心里也有着一股疑虑。 但也只是疑虑,张阳没有一点的担心,他们现在的实力强大无比,就算外面来了个四层高手也奈何不了他们。 不说张道峰和张运安这两大四层强者在,他和三大灵兽联手,就能对付这两人,这两人只有一个到四层,另外一个还只是三层后期。 “外公,您先休息会,我出去看看!” 张阳站起身来,张道峰想了下,缓缓的点了下头。 他不知道外面来人的实力,但很清楚张阳的实力,张阳已经是四层强者,一般的人对他没什么威胁。 再说他和张运安都在,除了四层大圆满之外,就算是四层后期的强者他们也能斗一斗,不过四层后期高手很少,很多都闭关想着冲破束缚,成为大圆满那样的守护者。 张阳和张道峰进的房间就在一楼,出来便是酒店服务厅。 刚一出来,张阳便皱了下眉头,门口真的站着两个人,一个二十多岁样子的年轻人,还有个白发白须的老人。 这老人看起来足有七十多岁,只这样也就罢了,这老人竟然还是个光头。 好在他没穿袈裟,不然站在那活脱脱一个老和尚。 张阳出来后,两人都看向他,特别是那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一直注视着张阳。 “三层后期?” 张阳心里稍稍一惊,这二十多岁样子的男子就是他之前感觉到的三层后期大高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年轻。 他的样子,看起来就和龙风差不多,龙风能突破到三层已经被誉为龙家数百年来第一天才,这人竟然比龙风还厉害。 看了一会,张阳突然带出了点笑容,脸上还有了点释然。 这个年轻人样子年轻,但真实年龄并非如此,这人真实年纪没有超过四十,但也相差不大。 这个年龄有这份容貌,想必是服用过驻颜丹之类的药物,张阳手上就有驻颜丹,对此并没有什么意外。 驻颜丹秘方也不只有张家才有,他只是奇怪,引龙草被疑似五层灵兽的幻鼠霸占之后,谁还敢上山去采集引龙草,又或者像南疆那些人一样,只在外围等待着,看看能不能在山下运气好遇到那么一株。 不过这个年纪到三层后期也很不容易,龙家族长,龙风的父亲龙浩天,都五十多了也不过这个层次。 “张施主!” 张阳刚走过来,那光头老人竟然双手合十,对着张阳叫了声。 施主? 张阳嘴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下,这光头老人还真是个和尚,只是穿着一身便装罢了。 ****主桌那,见米雪带着张运安进来,张克勤马上站了起来。 张阳说过订婚会通知舅舅,只是没想到他会亲自来,以前的张克勤还不知道大舅子的厉害,但十年前那次的事之后便了解了这一切。 他很清楚,这位大舅子和普通人不一样,是那种真正的高人。 “爸,妈,,这,这是张阳的舅舅!” 米雪急忙介绍了下张运安,听到是张阳的舅舅,几个人也都站了起来,随后招呼着他,张运安也没客气,在张克勤的身边就坐了下来。 “大哥,你什么时候到的? 张克勤小声的问了句,他面对张运安的时候还表现着一种尊敬。 “我和父亲刚到,阳阳订婚是大事,我们应该来!” 张运安轻轻点了下头,张克勤则又愣了下,道:“父亲也来了?” 张运安再次点头,这次没多说什么。 张道峰一开始是反对张克勤和女儿在一起,为此还有了十年的隔阂,现在女儿不在了,可不代表张道峰就认可了张克勤,所以张运安才没多说什么。 张运安没和张克勤说话,但却和米雪的父母和其他亲属聊了起来,他说的很多,没一会便把气氛重新带动了起来。 从这点就能看出张家和其他千年世家的不同,张家常年入世,早就和世俗界的人打成了一片,完全没有其他世家子弟那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作风。 “张大哥,冒昧问下,你在哪上班啊?” 熟络了之后,米雪的舅舅吴江对张克勤问了句,柳明和王志马上都转过头,一起看着张克勤。 坐的越久,他们就越觉得张克勤熟悉,心里都充满了疑惑。 “小江,别乱说话!” 米志国吓了一跳,急忙拉了拉吴江,同时小声的对他叱喝了一声,吴江正好就坐在他的身边。 “怎么了?” 吴江诧异的抬起头,只是问个工作,他想不明白自家姐夫为什么会这样说自己。 张克勤突然笑了下,直接说道:“亲家,我又不是秘密部门工作,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在省委工作!” 张克勤一说话,米志国马上不在说什么,在那一直点着头。 他的态度更让吴江等人奇怪,柳明和王志都互相看了看,省委是好部门啊,能在那里工作哪怕是普通职工出来都高人一头,这有啥不能说的? “省委,咱们的省委书记好像也姓张吧,你在那工作,平时能不能见到他?” 坐在柳明身边的另外一名男子笑着问了句,他是米雪的大舅吴海,吴海只是个普通的下岗职工,目前做着点小生意,对新闻和报纸的关注度也没那么高。 他很少见张克勤的影像,但省委书记的名字还是听过的,想到了便问了一句。 他也就是随口问问,并不认为张克勤能见到那位大人物,毕竟省委也有着很多的人,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省委书记。 不过他的话,让柳明,王志还有吴江的身子都晃动了下。 不提到省委书记,他们或许根本不会往这方面去想,但一说起来,三个人不免的同时联想到了见过的电视或者报纸的照片。 这一瞬间,他们终于明白之前的熟悉感为何而来了。 省委张书记,和眼前张阳的父亲,完全就是一个样子啊。 想到张阳父亲的名字,在想想省委张书记的名字,三个人的心跳都瞬间加快,有种想要跳出胸膛的感觉。 这一会,三个人都不在说话了,全都像呆头鹅一样。 还好他们现在都坐着,站着的话,有可能都会摔倒在地上,这个发现实在太惊人了,惊到了他们不敢相信。 “你们怎么了?” 吴海发现了他们三个的不对,很疑惑的问了下,米志国看着他们三个则轻轻摇了下头。 他很清楚,这三人肯定是认出了张克勤的真实身份。 他有点担心的同时,也有着一股巨大的骄傲,他现在和省委书记坐在了一起,还和他成为了亲家,不知道会让多少人羡慕。 “知道了别乱说!” 米志国站起来,借助倒水的机会,凑到三人那极小的声音说了句,最先听到的吴江和柳明身子再次一震,米志国这么说,等于是承认了张克勤的身份。 省委书记,张阳的父亲竟然是省委书记,这个结果让他们感觉就像遭遇了大地震一般,或者说比大地震更让他们震撼。 两人很机械的点了下头,王志也很快得到了米志国的嘱咐,同样在那机械的点着头。 其实这一切张克勤都看到了,他只是带出一点无奈,但并没说什么。 他很清楚,他的身份对这些人来来说,是多么的高大,尽管他一直只是把自己当成普通人,为老百姓做事的普通人,但其他人不会。 这种事他改变不了,也就懒得去问了。 他正想着,张运安突然转了下头,眉角也重重的凝结在了一起。 他和张阳,张道峰一样,也感觉到了外面刚过来的那两名内劲修炼者,两人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自然很容易被发现。 “志国,不好意思,我得出去一下!” 张运安站了起来,又和张克勤说了两句,这才离开房间。 他知道张阳在龙家的时候杀了呼延家一个长老,一个三层后期大高手,算是彻底结了仇,他现在担心的就是呼延家会不会发疯,在张阳订婚的时候来捣乱。 不过真来了也不怕,他们的守护者不可能出山,不管谁来,就算他们的大长老来今天也能揍的他满地找牙。 这里可不仅一个四层强者,张家三个四层强者,今天可都在这里。 “在下施方,这是我师父释圆大师!” 张运安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那年轻人的自我介绍,以及那光头老人再次合十对张阳轻轻一弯头。 施方,释圆大师? 张阳小指轻轻的捏动了下,还显得有些惊愕,张运安已经大步向前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