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五章 乱了手脚 - 神医圣手

第五八五章 乱了手脚

他们看到了什么? 张克勤正和米志国在亲密的握着手,之前他们或许对是否真的是张克勤有那么一点怀疑,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但现在则完全证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身为政府官员,他们不可能连自己上司的上司都认不出来。 两个人都有些发懵,以至于秘书在叫他们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他们的车子已经到了后面,他们不能继续开车再往前走了,否则就会走到张克勤的面前。 两人急忙下了车,这会的他们,都没时间去想张克勤为什么会和米志国在一起,还显得那么亲热。 “张书记,真的是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 余文生级别最高,他笑呵呵的走上前打着招呼,周国成紧随其后,神情中还不自然的带着点紧张。 “你是文生?” 张克勤眉角不自然的跳动了下,他这次来纯粹是以私人身份,而且是商量儿子订婚的事,并不想被人打扰。 知识他不知道,刚到烈山就被人认了出来。 对余文生他有点印象,曾经向他汇报过工作,张克勤的记忆很好,见过一次面的人名字基本都能记得。 “张书记,您还记得我啊!” 余文生显得很激动,张克勤叫出他的名字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只是去汇报过一次工作,而且只是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汇报。 “你怎么会在这?” 张克勤淡淡的点了下头,脸色还算平静,一旁的赵民眉头则凝结在了一起。 有些事张克勤不知道,但他很清楚,当初张阳第一次来烈山时,所遇到的事前后赵民都知道,也汇报给过领导,只是那时候张阳靠着自己解决了这件事,张克勤也就没有在过问。 张克勤不问,但事情的一切他都必须调查清楚,以备不需。 所以他知道,这个余文生就是余文武的亲哥哥。 不过对这个余文生他也只是稍微有点警惕,并没有真正的放在心里,这样的人对他们还产生不了威胁。 只是他的出现,让赵民想了很多,考虑着要把这个人的具体情况向领导汇报一下,别让领导蒙在骨子里。 此时的余文生,若是知道赵民心中所想的话恐怕会哭死,会后悔这次来烈山。 “我,我正好路过,没想到会遇见您,要不要给您增派些人手,保证您的安全?” 余文生微微一愣,急忙快速的解释着,说话的时候还不自然的看了眼米志国。 他来的原因是查米记粥铺投毒一事,说白了就是来挑米志国的刺,只不过此时米志国和张克勤在一起,这原因他自然不敢提起。 “我这次来是私事,就不用麻烦了!” 张克勤轻轻摇头,余文生点了下头,又看到了一旁的张阳和米雪,他以前见过米雪。 他没见过张阳,但见过张阳的照片,当初报纸上张阳的照片可是很多,虽然不是全脸,但这会他也认出了张阳的身份。 看到张阳,他的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 他终于想起,米志国回来之前说家里来了客人,而且来的是亲家,商量订婚的事。 张阳现在和米雪在一起,旁边还是张克勤。米志国明显在接他们,把这些联想在一起之后,一个很不好的想法猛然在他的心里升起。 难不成,张克勤就是米志国的亲家? 这个想法刚起来,就被他自己吓了一跳,急忙甩在了一旁,他不敢去相信这点。 “张,张书记,这是我们烈山县委书记周国成,这是警察局长胡海明,要不就给您安排点人,也能保证您的安全?” 周国成一直都没说话,张克勤根本不认识他,他也不敢贸然开口,米志国见他稍微有些紧张,马上上前介绍了一句。 “张书记您好,欢迎您来到烈山!” 听米志国介绍到自己,周国成心里一惊,急忙走上前紧张的伸出了手,他这会顾不得想米志国和张克勤的关系,心里对米志国充满了感激。 至少他现在不是影子一样的人。 “不用了,我这次来是商量张阳和米雪订婚的事,完全是私事,不要浪费资源,而且我可能今天就要回去!” 张克勤微笑摇了下头,刚握过手的周国成脑袋猛的‘轰’了一声,不敢相信的看着米志国。 “我这次来纯粹是私事,不麻烦地方,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克勤又说了句,说完叫上张阳他们一起向前走去,米志国急忙跟了过去,走之前,他还偷偷的看了眼正在那严重发呆的余文生和周国成。 看着余文生的样子,他的心里还有种报复般的快感。 余文生不是为了余家的面子,来故意找自己麻烦,想让自己女儿的订婚取消吗? 他能这么做,无非是因为官职比自己大,权利比自己大而已。 可是有人比他更厉害,捣乱张书记儿子的婚事,看看他自己怎么收场,反正米志国不会帮他去说一句话,他还没好到帮敌人说话的程度。 上次的事让他和余家已经不对付,这次余文生的态度更让他明白,他和余家早已是敌非友,敌人更不可能去帮。 米志国,张克勤他们很快进了米家的门,赵民和警卫员还从车上拿下了不少的礼物。 这是张克勤买给米家的,只看这些礼物就能明白,米志国的亲家真的是省委张书记。 也只有这种关系,才能让张克勤主动买东西送给他们。 “余,余书记!” 周国成也被这个消息彻底的给震住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胡海明稍微好一些,他级别本来就低,虽然震撼但还不至于像周国成这么失态。 他现在终于明白,米志国和张德为什么听到张克勤到了会表现的那么惊喜。 他也终于知道,米志国为什么敢于直接面对余文生,也要坚持这场婚事,人家的亲家可是省委书记,他要有这样的亲家,面对余文生的时候也一点都不怕。 “什么?” 余文生总算回过了魂,急忙看向周国成,他的脸上还有些慌乱。 这个消息对周国成和胡海明来说只是震惊,可对他来说就是恐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张阳的父亲竟然就是张克勤。 早知道这样,他怎么可能这样跑过来,还想着破坏人家的订婚。 早知道如此,余家当初就不可能想着和米家联姻,这差的也太大了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人家想碾死他们就想碾死蚂蚁那么一样的简单。 现在的余文生,心中全是后悔和懊恼,以及浓浓的不安,若是张克勤知道自己这次来是想破坏他儿子的婚事,不知道他会不会迁怒自己? 省委书记迁怒了自己,那他这辈子别想着升迁了,政治生涯也到了尽头,甚至可能有更大的麻烦。 “张书记这次为私事前来,您看我们要不要暗中安排点人,保护他的安全?” 周国成没他想的那么多,他除了对米志国把这事瞒着有些不满之外,所想的更多的还是张克勤这次到来的影响,安全首先是最重要的,张克勤不管私事还是公事,在这出一点的问题他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你看着办吧,我有事先走了!” 余文生直接摇了下头,说完便上了自己的车,他连县委都没回,直接回了市里。 张阳是张克勤儿子的事完全让他乱了手脚,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他最想做的事则是回去狠狠的踹自己那个愚蠢的弟弟一顿。 这个愚蠢的家伙,这次可把自己害苦了。 张克勤这次来,的确没有停留太久,中午在米家吃了顿饭,下午聊了会便又返回了长京。 年前他的工作很忙,根本没有这个时间一直在外。 张阳和米雪的订婚时间也彻底确定了下来,腊月二十五,这一天还有一周的时间,腊月二十五距离过年也有几天。 米家早就做了准备,确定了日子也不用慌乱,至于张家,准备起来要简单许多。 张家不在这边,订婚也不需要那么多人出面,到时候张克勤和张阳一起就行,饭店也不用特意去订,自己有饭店就是方便。 张克勤重新离开了,张阳和米雪这次没走,又在这留了几天。 确定了日子,该去的亲戚家米雪必须去,张阳这两天一直陪着他在走这些亲戚,同时也给他们带去了大量的礼物。 两人还没订婚,张阳已经成功收买了所有人的心,对两人的婚事可以说所有人全都是称赞。 除了这些之外,其他并没有发生变化。 有变化的,也只是米志国。 张克勤的到来让他无法继续隐瞒这件事,不过也只有县里少数几个重要的成员才知道这件事。 周国成最为清楚,他可是亲眼所见。 即使亲眼所见,他也用了两天时间才接受这件事,他对米志国的运气无比的嫉妒,羡慕米志国的同时也想着自己怎么没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也找个省领导的亲家。 不说省委书记,就是省委常委也行啊,那对他的帮助也很大。 嫉妒归嫉妒,周国成对米志国的态度也开始有了变化,不仅如此,市委书记华清还把米志国叫到市里谈了次话。 这次谈的和工作无关,完全就是拉家常,说些生活的事。 最后华清才问起张阳和米雪的事,也等于是在询问米志国和张克勤书记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