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四章 张克勤到烈山 - 神医圣手

第五八四章 张克勤到烈山

周国成愣了下,余文生也皱了下眉。 张克勤书记,那可是本省第一大佬,现在应该在长京才对,怎么会出现在他们小小的烈山县。 即使出现在这,那他们也应该提前得到通知,而不是这样被周国成的秘书匆忙汇报。 “你那同学是不是看错了,张克勤书记怎么可能在烈山?” 周国成马上又问了句,他和余文生都没注意米志国和张德的激动,倒是一旁的警察局长胡海明注意到了这点,显得有些疑惑。 “我问了好几遍,我同学赵磊在电视台新闻部工作,他经常要整理新闻资料,张书记上过多次电视新闻,他早就熟悉的不得了,他说他不可能认错,而且他还注意到了跟着的张书记的秘书!” 小陈马上摇头,这话他早就问过,张书记来烈山,那绝对是大事中的大事。 他说的也没错,赵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可是发了好几遍的誓言,这个赵磊也是个聪明人,省委书记突然到了他们这个小县城,对他们小县城来说绝对是了不得的事。 可惜他无法直接联系县委书记,只能通过自己的同学来传达这个消息。 赵磊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立功,被县委书记给记住,说不定以后还能借此升职,毕竟这是个很重要的消息。 “秘书,连赵秘书也来了?” 这次说话的是余文生,如果只有张克勤一人那有可能会记错,连秘书都跟着肯定错不了。 小陈又点了下头,这件事他那老同学赵磊也有过确定。 赵民很少上电视,但毕竟上过几次,赵磊是个有心人,这些面孔都记了下来。 在见看张克勤和赵磊之后,他还特意回去打开录像看了看,最终确定是他们才打的电话。 “铃铃铃!” 米志国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也让周国成和余文生往他那看了一眼。 米志国显得非常的激动,有些不能自制的激动,手指头都微微有些颤抖。 看到来电号码,他脸上的肌肉忍不住轻轻颤动了下,这是张阳的号码。 有人见到了张书记,现在张阳又打来电话,他几乎可以肯定亲家已经到了烈山,至于县里和市里为什么不知道他来,那原因很简单,因为张克勤这次是私人前来,并不是公事。 张克勤的到来,让他把余文生找茬的事直接给忽略了,这门亲事不可能放弃,订婚是谁也挡不住的事。 米志国不顾房间里还有几个人,急忙打了声招呼,走出去接了个电话。 “张叔叔,我爸来了,您在哪?” 电话那边传来了张阳的声音,张阳的话更证实了他的猜测,张克勤确实到了烈山。 “我还在县委,我知道,我马上回去!” 米志国压制住自己的激动,快速的说着,张克勤真的来了,哪怕他是以私人的身份前来,米志国也激动不已。 这足以证明,这场婚事中双方是平等的,人家没有因为级别高就特别的端架子,该有的尊重都有,这是男方家长来到女方家里的一次正常拜访。 回到会议室,米志国的心情总算放松了一些。 他走到周国成和余文生的面前,轻声的说道:“余书记,周书记,我家里来了客人,必须马上回去一趟!” 余文生在找茬,不过他该做的还是要做,毕竟余文生是领导。 “客人,什么客人,这里可正在开会?” 正被张克勤事情弄的有些迷糊的余文生,马上很不高兴的说了句,他可记得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真不好意思,余书记,家里来了很重要的客人,亲家来了,要商讨订婚的事,这个案子我已经写过材料,胡局长对一切也非常的清楚,您如果认为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以直接批评,但我今天必须回去,女儿的幸福更重要!” 米志国不卑不吭的说了几句,他这也是有底气,说完不顾余文生在那瞪大了眼睛,身子气的发抖,和周国成告了声假便马上离开了。 张德随之也跟着离开,现在已经是午休时间,不过对他们来说很多休息时间也是工作,正在工作的时候出去必须请假。 “他,他,他这是什么态度?” 等米志国和张德都离开后,余文生才掂出兰花指,颤抖着在那说道,他这是被气的发抖。 “余书记,您别生气,我看还是张书记的事重要,您说张书记为什么会偷偷的来到烈山?” 秘书的一再保证,让周国成有些相信了他的话,既然赵秘书都跟着了,那张书记的身份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县电视台新闻科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还没胆子在这种事上来欺骗他,他刚才已经问了秘书小陈,知道了他那同学的身份。 “周书记说的对,张书记这次不会是,私访吧?” 胡海明也跟着说了句,相对比米志国的离开,张克勤的到来无疑最为重要。 周国成和胡海明,这会还真有着担忧,都没心思去管余家和米家那点事,余文生不管道理讲的有多大,他这次下来目的不纯早就被别人看出来了。 “私访?没听说张书记有这习惯!” 余文生慢慢冷静了下来,眉头也轻轻跳动了下,收拾米志国他有的是办法,不过眼前最重要的事的确是张克勤的到来。 他在烈山,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省委书记到了这里,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余书记,您看要不要向华清书记汇报下?” 周国成小心的说了句,华清书记是市委书记,周国成现在心里很忐忑,不管张克勤为什么出现在烈山,这样不打招呼便来对他来说就不是好事。 “我亲自汇报,你抓紧时间弄清楚张书记的行踪!” 余文生想了下,慢慢的说了句。 张克勤的事确实比米志国那边重要的多,他已经知道了张克勤就在烈山,知道了啥都不做,传到领导耳朵里影响更大。 “是,我马上去查!” 周国成立刻点头,他是县委书记,这里的一把手,在他的地盘查点什么还很容易。 张克勤被发现身份,是因为赵民下车问路的时候,他也跟着下来透透气,正好被路过的赵磊给看到了,当时赵磊还呆了很久。 等他们离开后,赵磊才反应过来,有了之后的事。 赵磊是个聪明人,他记下了张克勤乘坐的车牌号,有了车牌号,周国成很快调查出了张克勤的所在地。 张克勤的车,在一个路口那正停着呢。 这个结果让周国成有些摸不着头脑,如果张克勤是私访,很有可能来县里几个比较严重的地方去做考察,他现在所在的那个路口是个繁华地段,在那里其实没什么可看的。 这会周国成的心里也满是疑惑,不明白张克勤到底来做什么。 但不管来做什么,他都不敢有任何的轻视,这对他来说绝对是最重要的大事。 张阳的奔驰车,很快了到了那个路口。 周国成很困扰的事其实很简单,张克勤正在那等人,等自己的儿子。 张阳最终没能在米雪二姨家里吃饭,张克勤来之前都没说,到了烈山才给他打电话,他只能匆匆的走出来。 张阳的奔驰轿车很显眼,相对之下,张克勤所乘坐的那辆老式红旗就显得很普通。 “米叔叔!” 见到下车的张克勤,米雪首先迎了上去,张克勤这次是私人前来,除了秘书赵民之外,也只有警卫员跟着。 三个人,都是轻装而来。 “爸!” 张阳也轻轻叫了一声,声音不大,但张克勤的笑容明显又增加了不少。 张克勤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到烈山并不容易,特别是他这次又是以私人身份,足以看出他对这桩婚事的重视。 张克勤简单的说了两句,赵民马上又带着他上了车。 开车的是警卫员,他们都不知道路,跟在张阳的车后一起朝米雪家里驶去。 他们开动的同时,县委也有两辆车子驶出,张克勤既然来了,周国成和余文生又听到了消息,无论如何都要来见一面。 况且周国成的心里也有些担心张克勤来的目的,至少见了张克勤之后,他能明白张克勤是为什么而来,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要好。 “张书记,您那么忙,怎么还亲自来呢!” 家属院门口,米志国早就在那等着了,张德也不请自来的跟着,以显示他和米家的关系不一般。 在省委书记面前露脸的机会可不多,无论是什么机会,都不能错过。 “亲家,这里没有什么书记和县长,我是张阳的父亲,而你是米雪的父亲,我们都是孩子的家长,今天也都为了孩子的事才聚集在一起!” 张克勤微微一笑,上前和米志国握了握手,米志国则激动的点着头,答应的同时又不免几声张书记叫了出来。 张克勤可以做到心态平等,他却不行。 正带着张克勤往家里走,周国成和余文生的车也都来了,周国成见张克勤的车去的是县政府家属院还显得极为惊讶。 等他看到米志国和张克勤已经站在一起之后,整个人都懵了,和他一样懵住的,还有在前面车上的余文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