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三章 哪位张书记? - 神医圣手

第五八三章 哪位张书记?

米雪的二姨夫叫柳明,在电视台上班,本来只是个副科长,最近突然时来运转,转正成为了科长。 据说他这次的转正,是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德亲自下的指示,联想到张德现在和米志国关系很不错,米雪这位二姨夫把恩情都记在了米志国的身上。 他认为是米志国特意打了招呼,才让他走出这关键的一步。 这次他还真错了,张德把他提了一级,完全是因为张阳的关系,能和张阳有关系的所有人,他都会想办法去打好关系。 米雪和张阳结婚之后,他也是张阳的姨夫了,早点建立关系总比以后强,他的举手之劳,对自己以后说不定会有帮助。 在柳明往家赶的时候,米志国和张德这会都在县委会议室。 在这里的还有县委书记周国成,县政法副书记兼警察局局长胡海明,以及市委副书记余文生。 米志国和张德都低着头,周国成脸色也不好看。 余文生是市委领导,这次突然下来只为一件事,就是之前的米记粥铺中毒事件,那个案子都已经办完了,谁也没想到被捅进了市里,现在市里派了领导专门来查这事。 “老周,以前咱们也共过事,你多稳重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坐在首位的就是余文生,在那很不客气的说着,他说的老周则是县委书记周国成。 “余书记,这次我有错,我检讨!” 周国成无奈摇摇头,在县里他是一把手,可在领导面前他一样是个小兵,市委副书记级别比他大的多。 余文生说他们一起共过事也是真的,但却不是直接关系,只能算是一个系统而已,余文生这么说,周国成心里还真有些不舒服。 余文生再次说道:“出了事不能只想着检讨,一死十二伤,恶意投毒,这可不是小事,共和国郎朗天空下竟然还有这样的恶行,一定要严查到底,每一个违法的人都不能放过!” “余书记,这个案子我们已经查清了,是米记粥铺厨师邵成故意投毒,邵成已经供认,他投毒剩下的砒霜我们也已经找到,另外还有米记粥铺法人米志成也拿出了赔偿,受害者现在都没有意见!” 警察局长胡海明急忙说了句,这个案子是投毒案,自然是刑事案件,归他们管。 胡海明是烈山县警察局的老人,再上一任局长也灰溜溜的离开之后,市里干脆直接提拔了他,虽然转正是多年的梦想,可前两任的经历让他转正之后一直非常的低调,只安心的工作,不敢有任何的骄傲。 因为他的低调和务实,这几个月烈山县警察局的工作反而开展的很好,一些不正之风也有所改善,还得到过表扬。 “投毒的是厨师,你们确定了他投毒的真正目的没有?为什么做这种骇人听闻的事?还有,米记粥铺那个法人,有没有其他的责任?我可听说他只是简单的赔了点钱,这里面有没有人为他徇私枉法,大事化小?这可是影响非常恶劣的大案,绝对不能敷衍了事!” 余文生再次说道,米志国猛然抬头,周国成,张德以及胡海明都往米志国那看了看。 余文生这次,是有备而来啊。 米记粥铺的法人是谁,每个人都很清楚,米志成就是米志国的亲弟弟。 而余文生是谁,他是余文武的亲哥哥,余勇的伯父。 当年余勇父子被张阳整的很惨,余勇变成了疯子现在还在精神病院,余文武更是至今没有复出,一直赋闲在家里。 那次的事,看似是张阳和余家的矛盾,但导火索却是米家。 本来也没什么,最近米家突然对外宣扬,张阳要和米雪订婚了,大张旗鼓好像怕有人不知道似的,本来对米家就有些怨恨的余文武听到消息后,马上受不了了。 他找到了自己的大哥,他的大哥可是市委副书记,敲打一个副县长很轻松。 正好烈山县又有一个被压住的案子,牵扯到了米志国,余文生便借助这个案子,亲自下到了烈山。 说白了,他就是来找米志国的麻烦。 “余书记,我可以保证,这次的事公平公正,绝对没人徇私枉法,米志成一切的处罚都是按照规定来的,胡局长刚才也说了,受害者家人都很满意!” 米志国没有说话,张德站出来解释了一句。 长京回来之后,张德就变为了米志国坚定的拥护者,这次见余文生对米志国发难,立刻声援。 余文生是很厉害,但米志国的亲家可是张克勤,现在两家又要订婚,这层关系比余文生厉害的多了,他还真不怎么怕。 周国成和胡海明都有些吃惊的看了眼张德,张德和米志国交好这点他们知道,可没想到张德竟然好到,为米志国开罪余文生。 余文生明显来找米志国的麻烦,张德这么做,肯定让他不喜。 “警察局的事,什么时候换成你们宣传部来管了?” 余文生看了眼张德,突然冷冷的说了句,这一句话就表明了余文生的态度。 他很不高兴,对张德的站出来很不满意,他是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级别上比张德要高两级,说话也就没那么客气了。 张德碰了个钉子,但并没在意,只是转过了头没在说话。 他的心里还在冷笑,余文生明显是借机找事,找米志国的事,若是因为别的原因来找事那也就算了,张阳刚和米雪宣布要订婚,他就过来,摆明了就是不给米家好日子过。 这里面真正的原因,还是张阳。 余文生把主意打到了张阳的身上,张德不仅没一点害怕,反而有点兴奋。 余文生压根不知道张阳背后到底是谁,知道的话,估计再给他三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个时候来这里说这件事。 他张德是比不过余文生,可余文生比起张克勤来,更是大大不如。 “我说一下吧!” 米志国开口了,他已经明白,余文生这次就是冲着他来的。 余家在表达一个意思,他们对张阳和米雪订婚的事很不高兴,或者说他们就是想捣乱掉这桩婚事,不让两人订婚。 如果米志国坚持订婚的话,那余文生很有可能会抓住这个事一直不放,不管怎么说米志成都是米志国的亲弟弟。 “这个案子中的米记粥铺,法人就是我的弟弟米志成,但这次事件的发生真的和他无关,是厨师报复经理的举动,而且,事后米志成一共拿出了二十万八千块钱的赔偿款,无论是死亡,还是那些中毒的人,都得到了赔偿,全部是按规定做的赔偿!” 米志国慢慢的说着,显得丝毫不惧。 若没有上次的长京之行,或许他现在该愁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有可能在余文生的强压之下有一定的妥协。 不过了解了一切,他还真不怕,他和张德一样,都不怕余文生借助这件事来发飙。 事情真闹大了,倒霉的一定是他,他的目的可是破坏订婚,到时候根本不用他们出面。 “啪!” 余文生突然摔了下手上的一份文件,怒视着米志国,愤怒的在那叫着:“规定?按什么规定,一死十二伤,区区二十万就完事了?一条人命,十二万就买走了?”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多么的大义凌然,为老百姓说话。 知道一切的人,才明白他这就是公报私仇,故意找茬。 余文生这会心里是真的有着很大的火气,他的确是来找茬的,他找茬又能如何,米志国级别比他低的多,就要听他的。 他本以为,自己亲自来了,说上几句之后,聪明的米志国立刻知道该怎么做,取消订婚,也让余家出口气。 当初余勇父子栽跟头,源头就在想和米雪订婚上,如果真让张阳顺顺利利和米雪订婚成功,那他们余家的脸面也等于彻底的丢光了。 “砰!” 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周国成的秘书小陈慌慌张张的走了进来。 “你干什么,不知道我们在开会?” 周国成愤怒的大叫着,这里不仅在开会,还是再和领导一起开会,秘书这么跑进来让他的脸上很没有光彩。 这一刻他的心里都有撤换掉秘书的心思了。 管教下属,也是一个领导的工作能力表现,特别是秘书这样贴身的人,若是秘书不行,那你这个领导也不行,他这个秘书今天真的犯了大忌。 今天更是当着领导的面犯下原则性错误,更不可原谅。 “周,周书记,我有急事向您禀告,一时忘了!” 秘书小陈显得有些慌乱,搓着手站在那,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什么事?” 周国成眉头再次皱了下,小陈又看了看会议室的其他人,欲言又止。 “什么事马上说出来,不然你马上去资料室报道!” 周国成声音不由加大了一些,这秘书太没眼色,领导在竟然还想说悄悄话,实在太不应该,他的心里真有了换人的打算。 秘书小陈被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我说,我说,我同学赵磊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在烈山见到张书记了,我问了几遍,他完全确定那就是张书记,我就来给您汇报了!” 小陈急忙说着,周国成脸上则有些迷糊:“张书记,哪位张书记?” “省委张克勤书记!” 小陈再次补充道,米志国和张德都猛的站了起来,两人的脸上还都有些喜色和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