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五六章 最低消费 - 神医圣手

第零五六章 最低消费

从后面走过来的人,正是学生会大主席周逸尘。(彩&虹&文&学) 周逸尘对米雪的心一直就没死过,这几天若不是被张阳打压了一下,恐怕天天都会黏过来,现在看到米雪,他马上像老毛看到咸鱼似的凑了过来。 周逸尘今天穿戴很不错,白色的红豆牌衬衫,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裤,还带着一块浪琴手表。 最显眼的,是他别在腰上的手机和传呼机,站在米雪面前的时候,他还不自然的挺了挺腰,想让米雪注意到,他腰上那款很大的菲利普手机。 “周逸尘,你怎么在这?” 胡鑫这会刚好跑到这边,看到周逸尘后立刻不跑了,大声的问了一句。 周逸尘今天只有一个人,没有跟班跟着,见到胡鑫那凶悍的大块头,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退了之后,他似乎感觉到这样很没面子,马上又挺直了腰,大声的说道:“我来这是请人吃饭,你们几个在这干嘛,难不成也想进去?” 周逸尘说话的时候,还不断的打量着胡鑫他们几个,眼中明显带着一股看不起的神色。 “你说对了,我们还真是来吃饭的!” 顾成气不过,直接站过来大声的叫道,张阳一直微笑站在那里,学生时代的争风斗气,似乎早已远离了他,不过再次遇到的时候,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新鲜感。 “就你们几个,不会吃了这一顿,要饿一个月肚子吧!” 周逸尘轻蔑的说道,胡鑫的火气一下子升了起来,直接走过去把张阳拉过来,然后大声的说道:“姓周的,你别看不起人,别以为就你自己有几个臭钱,张阳,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让他看看!” “胡鑫,狗咬你一口,你也要去咬他一口吗?” 张阳被胡鑫硬拉来的,这会有些哭笑不得,他可没有和周逸尘去斤斤计较的心思,那太丢身份。 “你说谁是狗?” 周逸尘大怒,猛的叫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张阳他的心情都会很差,这次也不例外。 “谁接话,谁就是!” 这次说话的不在是张阳,而是小呆,小呆恰着腰站在胡鑫的面前,有了周逸尘这个共同敌人,她不在和胡鑫算刚才乱看美女的帐了。 “你们?哼,几个穷鬼,也敢来这种地方,不看看自己那一身行头!” 周逸尘气的发抖,想动手却又不敢,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马上进了酒店的大门,门口的旗袍迎宾集体向他弯身行了行礼,这让他又找回了一点自信。 “混蛋,你说谁是穷鬼,有种你在说一次!” 胡鑫愣了下,等周逸尘跑了之后才反应过来,马上就想追过去,好在张阳一把拽住了他,不然这个冲动的家伙不知道又要做出什么举动来。 “该死的,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无耻的人?” 顾成愤怒的看着周逸尘的背影,周逸尘的形象本来在他们的心里已经降到了冰点,现在,说的难听点连个畜生都不如了。 “不值得和这种人生气,走吧,我们也进去,别让他打扰了我们的雅兴!” 张阳笑了一声,率先朝着里面走去,不是胡鑫和小呆刚才闹了下,他们早就进去了。 凯旋楼装修的是不错,不过在张阳的眼里也只能算是个一般,上辈子他去过的豪华酒店不知道有多少,眼前的酒店只能说是奢华,纯粹的奢华,装修上根本没有自己的什么风格,更没什么品位。 “欢迎光临!” 门口的人倒没有阻拦他们,等走进里面的大厅,胡鑫和顾成他们立刻变的有些紧张,眼睛四处的瞟着,可头没敢动,生怕别人笑话他们。 小呆,楠楠稍好一些,但表情一样有些不自然,倒是米雪表现的很大方,一直跟着张阳,眼睛也没有四处去看。 “几位,请问有没有预定?” 大堂里走过来个穿着黑色制服的女人,这女人有二十六七岁的样子,长脸,带着一股成熟的韵味,眼睛特别的妩媚,说话的时候眼神很勾人。 胡鑫,顾成两个人又都呆了一下,他们可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预定,回到不还有没有包厢?” 张阳微微一笑,这个女人是很不错,但在他的眼里也只能算是一般,他见过的,比她更妩媚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眼前这个,对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有,不过现在只剩下一个大包了,大包的最低消费是1888元,您看要要不?” 女子微笑看着张阳,不过张阳还是发现,这女子眼中闪过道轻蔑,似乎在断定,他们几个‘穷学生’不可能这样去消费。 “张阳,算了吧,咱们只有几个人,用不着这么大的房间!” 顾成拉了拉张阳,1888元,他半学期生活费都没这么多,这对他来说就是一笔很难想象的巨款了。 “成子说的对,咱们人少,没必要!” 楠楠难得的跟了一次顾成的话,几百块钱他们还能接受,接近两千块钱,这就太奢侈了,要知道这可是最低消费,有可能比这更多。 “没事,大包就大包吧,小姐,请带我们过去!” 张阳摇了下头,那黑色制服女子微微一愣,眼中还带着点不相信,下意识的问道:“您真的要大包?” “是!” 张阳肯定的点了下头,今天已经来到了这里,他自然不可能在离开。 别说1888最低消费的包厢,就是8888的消费他上辈子不知道去过多少次了,更何况他现在有两万现金,根本不在乎这一点钱。 “那好,请跟我来!” 黑色制服女子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带着他们一起向里面走去,走的时候,还偷偷看了张阳一眼,眼中带着点惊讶。 这女子其实是酒店的大堂经理,年纪不大,但看人很有一套,他们属于豪华酒店,平时见过各种各样的人。 一般来说,就算有学生过来,也没有要大包厢的,1888元的最低消费,完全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这年头的大学生,大部分都很穷。 张阳身上穿的衣服很干净,不过她也能看出,这都是普通的货色,加在一起也就是两百来块钱,一个穿着这样衣服的人,要个最低消费1888元的大包厢,眼睛都没眨一下,还那么的自然,这让她的心里有了很大的好奇心。 她刚才可是注意到了,张阳要这个包厢的时候,神情非常的平静,没有一点摆阔的意思,就仿佛他经常出入这种场合似的。 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