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零章 灵药配方 - 神医圣手

第五八零章 灵药配方

谢老爷子的口中的张先生,自然是张道乾。 张道乾是张道峰的亲哥哥,也是张阳上辈子的太爷爷。 张道乾是为救他们这些抗战战士而牺牲,他那时候内劲应该不高,还没成家,也就在二层初期或者中期的样子,那个时候警惕点可以躲避子弹,但躲不了枪林弹雨。 这些武器对三层以上的大高手威胁小了很多,但对三层以下的人来说还是致命的。 在张道乾牺牲之前,谢老爷子一直都和他在一起,要说张道乾给他们留下了什么东西,还真有这种可能。 “谢老爷子,张,张先生留下了什么?” 张阳平稳了下心神,谢老爷子既然特意提起,还说对他可能有用,必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谢老爷子神情变的有些严重,道:“再说这些东西之前,你先告诉我,你和张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 上一次,谢老爷子就怀疑张阳和张道乾有关系,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关系。 “实不相瞒,我外公和您说的张先生,是亲兄弟!” 犹豫了下,张阳才轻声的说了句。 上辈子这是他的太爷爷,直系亲人,这一世身份则改变了一下,但也有着很深的关系,他刚说完,谢老爷子便欣慰的点了下头。 外公的亲兄弟,那也是姥爷,这层关系非常的亲近。 难怪他们会有一样的手法,这会谢老爷子再没有一点的怀疑。 “你们跟我来!” 谢老爷子站起身来,之前的他自己走路都不行,现在病好了之后,生活都能够完全自理。 谢老爷子带着张阳去了书房,他从书房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个很旧的皮箱,这皮箱一看就知道不是现代的产物。 皮箱很旧,但质量很好,现在依然可以使用。 谢老爷子打开皮箱,从里面取出一份发黄的简单书卷,这书卷还残缺了一部分。 拿着这一半书卷,谢老爷子脸上又带出丝缅怀,轻声道:“这是张先生当初送我的,他也没有说做什么,我当时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可惜我却看不懂,找了很多人也无法翻译,之后就把这东西给忘记了,前不久收拾东西,再次翻出来之后,才想起来这东西对你可能有用,便留了下来!” 谢老爷子说着,把这份残缺发黄的书卷递给了张阳,他的脸上又带出了丝愧疚。 “当初张先生给我的时候,这还是很完整,放了这么多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损坏了,这是张先生唯一留下的东西,我对不起他啊!” 谢老爷子轻声的说着,说话的时候显得很是感伤,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战火纷飞的时代。 张阳从谢老爷子手里接过这残缺的书卷,书皮表面没有任何的字,翻开来之后,则是一排竖着排列的字。 看到这排字,张阳心里猛然被揪了下,这些字迹他认得,正是张道乾亲笔所写。 上辈子的时候,家里有一些张道乾抄写的秘籍,所以张阳能认出他的字来。 看了两眼,张阳的眉头又轻轻凝动了下。 这不是繁体字,更不是现在的简体字,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字体,不过这种字张阳认得,这是他们张家特有的药方字。 药方字,也可以叫做保密字,是一些医学世家,或者内劲世家,为了防止自己的重要机密外泄,被别人学走而特意设定的一种字体,每个家族都不同。 张家祖传秘籍都是传男不传女,很多方子全是无价之宝,这么多年的保护自然一些特有的手法,张家的药方字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字和普通字不同,即使相同但意义也绝对不一样,不懂的人,绝对不可能看得懂。 怎么认这种字,都是张家口口相传,即使别人拿到了这些药方,也不可能看得懂,这样才有效的保护了这些秘方不外传。 用药方字写的东西肯定不简单,至少说明,这是张家只对内,不对外的东西。 向谢老爷子道了声谢,张阳便拿在手上仔细看了起来。 谢老爷子看着张阳的样子,微笑点了下头。 这书卷在他的手上这么多年,他从不知道写的是什么,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淡忘这么久,直到重新收拾出来后才想起来。 他不懂,但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些字的意义。 他以前拿这本书找过一些其他人,还有一些其他的医生,人家告诉他了,这种字是用于保密的药方字,除非懂这些字的人来翻译,否则别人根本看不出是什么。 张阳拿在手上就看,只看他认真的样子就能明白,张阳认得这些字。 张阳认识,那和张道乾就肯定有着很深的关系,这书他交给张阳也就没有错,算是给对了人。 看着书上写的东西,张阳眼中的惊色越重。 没一会他便翻完了整本书,这书本来就不厚,又是手抄本,还有残缺,张阳这会已经全部看完了。 这本书上,其实写的是一种灵药药方,一种很罕见的灵药药方。 这种灵药叫做血狐丹,可惜书本残缺,前面只有血狐丹的配制方法,却缺少了血狐丹的作用,等于只留下了一半内容。 不知道作用的灵药,就算能配制,张阳也不敢乱服用。 “谢老爷子,这缺损的部分还有吗?” 看完之后,张阳抬头对谢老爷子问了句,眼中还带着点期望。 人都有好奇心,血狐丹他之前听都没听说过,可以肯定他看的那些古方秘方之中没有这种灵药,现在突然见到这样一种灵药,有配药的方法,却不知道其功效,张阳的心里别提有多痒痒了。 灵药最重要的还是功效,每种灵药都有自己独特的一点,需要针对性使用。 在内劲修炼界,因为灵药稀少,而且很多灵药都有增强内劲的作用,所以才会有些人单纯的认为,灵药就是增强内劲的好东西。 事实上并非如此,比如辟谷丹就不能增强内劲,只是保持身体机能,还有圣女丸,它只是突破所用,也不能增强内劲,更不能保持身体机能。 另外还有一些灵药有着其他作用,甚至有毒,这样的灵药连四层高手都能直接毒死。 所以这会张阳特别的希望,希望能有残缺的部分,让他看到这神秘血狐丹的功效。 谢老爷子脸上有些尴尬:“没有了,都怪我保管不善,后面的丢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恩人留下来的唯一东西,却被他给损坏了,这会他的心里确实有些不好受。 “我知道了,谢谢您,这东西确实对我很有用!” 张阳轻轻点了下头,尽管带着期望,可他也明白残缺部分没有的可能性很大,若是有的话,谢老爷子也不会只给他这一半。 “张阳,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谢老爷子轻声问了一句,就算是他也有着很重的好奇心,保管了一辈子的东西却不知道写的什么,见张阳能看懂,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是一个配方,一种不常见药物的配方!” 张阳淡淡一笑,药方的事他没有隐瞒,不过也没说这是什么方子,即使说出来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血狐丹主药是血狐之血,血狐乃天地灵兽,这种灵兽张阳都没听说过,更不知道哪里才有,连他都不一定能将血狐丹配制出来。 这样的配方,让普通人知道后肯定一点作用都没有,还不如不说。 “我明白了,谢谢你张阳!” 谢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在追问,张阳既然没说是什么配方,肯定是不可泄露的东西。 他早就知道这是药方字,现在知道是一种药物的配方也不觉得奇怪,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秘密,张阳能看懂这些字,足以证明他和恩人有着很深的密切关系。 这对他来说就够了,恩人当初留给他这东西,又没告诉他写的是什么,或许就是想让他转交给家里的其他人。 现在他把东西交给张阳,也算是完成了恩人的委托。 “应该是我谢您才对,这东西对我很用,非常感谢您,我就拿走了?” 张阳呵呵一笑,主动向谢老爷子索要这份手抄书卷。 这是张道乾的遗物,张阳有这个资格索要,况且上面是张家的药方字,也不适合一直在外流传。 “拿走吧,这东西交给你也算是物归原主,我也放心了!” 谢老爷子马上点头,他拿出来的目的,其实就是要交给张阳,顺便可以验证下张阳是不是和恩人有关。 现在已经完全验证,他留着这个看不懂的东西更没用。 “爷爷,张阳,你们在哪?” 外面突然传来喊叫声,谢晖从外面回来了,谢晖想告诉他们,已经让人准备了丰盛的午餐,中午在一起吃饭。 来到这里,张阳本就没打算走,中午自然留了下来。 下午拒绝了谢老爷子也谢晖的挽留,张阳和米雪又一起离开了谢家,在没人的地方才上了追风的背,快速的返回了烈山县。 晚饭之后,张阳一个人回了房间,拿出张道乾的这份血狐丹的配方,眉头不禁又皱动了下。 灵药的配方张家并不稀罕,各类灵药配方足有上百之多,还有些非常罕见,很难配制的灵药配方。 这个配方,却让张阳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怪怪的感觉,他在这个配方上,也有着很多不理解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