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九章 张先生留下的东西 - 神医圣手

第五七九章 张先生留下的东西

说出这个建议之后,米雪还有些期待的看着张阳。 “去谢老爷子那也好,咱们现在就去,中午在那吃饭,晚上我们回家!” 张阳突然一笑,米雪脸上则带着点惊讶,忍不住说道:“这里到那看起来不远,但翻一座山需要不少的时间,我们翻过去恐怕都要到了晚上,怎么可能在那吃午饭?” 青崖山不大,但翻过去确实用不少的时间。 她这说的还是快点的速度,慢点的话会用更久,说不定晚饭都赶不上。 “哈哈,那是你说的正常速度,你别忘了,我们有追风!”张阳大声笑道,一座山峰而已,追风愿意的话,一会他们就能到。 米雪转过头,看了眼一旁的追风。 追风这会也高抬着头,往他们这边看着,明白两人正在议论它。 米雪再次摇头:“追风也不行啊,这里是山路,不适合马跑,再说了,望山跑死马,你看着近,其实很远!” 这段山路距离不近,站在这边看着没什么,可真正走起来很远,她小的时候经常爬山,懂得这一点。 张阳再次一笑,也没说话,直接抱起了米雪。 “你怎么知道咱们追风不能走山路,我告诉你个秘密,追风可不是普通的马,它是天马,望山跑死说的是别的马,绝对不是咱们的追风!” 张阳大笑着,又直接高叫了一声追风的名字。 追风明白了张阳的意思,仰天嘶鸣了一声,直接跳到了张阳的身边。 张阳抱着米雪,直接轻轻一跃,坐在了追风的身上,除了张阳之外,还从没有被别人骑过的追风,终于背上有了第二个人。 “吱吱!” “叽叽!” 闪电无影分别叫着,快速的跳到了张阳的肩膀上,一边一个,站在那好像意气风发的样子。 一道内劲笼罩住他和米雪,四层之后便可以内劲外放,他无法大面积放出很久,但形成一个保护膜却完全没有问题。 “宝贝,看好了,这是追风,天马追风!” 张阳在米雪耳边小声的说了句,随即再次说道:“追风,我们走,目标对面那座山,以最快的速度前进!” “昂呀~” 追风抬头,欢快的嘶鸣着,下一刻它的四蹄重重一跃,米雪只感觉身子一轻,似乎整个身体都在了半空中。 追风这一跃,就跃出了好远,随即米雪的嘴巴张开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合拢。 一棵棵树,如同幻影般从身边飞快,让她有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一会上一会下,眼前的一切让她又有种眩晕感,但身体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她甚至没有感觉到强风刺身的感觉,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显得太过于神奇。 十几分钟,仅仅十几分钟,追风便停在了之前张阳他们到过的地方。确切说,它到了张阳第一次见到闪电的地方,就是在这张阳和闪电第一次相遇,并且打了一场。 “吱吱吱!” 刚到这里,闪电立刻跳下来,在自己原来出现的位置上不断的大叫着,它在告诉追风和无影它与张阳认识的经历。 它在说,第一次和张阳见面,它把张阳当成了坏人,准备抢它宝贝的坏人。 所以他们发生了一次争斗,那次的争斗它赢了,把张阳咬伤了。 可随后它遇到了一个更可恶的竞争对手,竟然偷走了它以前发现的宝贝,它和这可恶的对手大战了一场,可惜之前战斗过一次,再次战斗有点力不从心,最终虽然成功杀死那对手,自己也中了毒躺在了那里。 在之后,它就被趁机而来的张阳给抓了,还拿走了属于它的宝贝。 闪电在那说的有鼻子有眼,无影和追风都瞪着眼睛在那听着,两个小家伙还时不时发出点声音,非常的配合。 随后,闪电又说起它以后的遭遇,它被张阳关进了笼子里,失去了自由。 说到这里的时候,闪电还夸张的抹了抹眼睛,似乎在控诉张阳当初让它失去自由的那段时间有多么的苦。 追风和无影也都叫着,一起对张阳叫着,在声讨张阳,不应该这么对待闪电。 张阳有些哭笑不得,上去敲了下闪电的小脑袋,那时候他们并不熟,可以说是敌人,闪电还是有名的毒兽,他当然不敢放开它了。 被张阳这一敲,闪电的小脸立刻堆在了一起,一副谄笑的样子。 话锋一转,它下面开始说张阳对它多好多好,给它吃了这辈子都没吃过的好东西,还帮它提升了实力,再之后,几乎全是赞美的话。 就算是张阳,都被闪电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最终制止了它继续在那叫才作罢。 米雪有些羡慕的看着他们。 米雪早就知道闪电很通灵,甚至能和张阳交流,不过这却是她第一次见到张阳和三个小家伙共同交流。 从追风身上下来之后,她也彻底的明白,追风和她之前预想的一样,不是什么普通的马。 普通的马,怎么可能在山里如此穿梭,有怎么可能这么快便到了这里。 此时的她也总算知道,张阳为什么会说中午在谢老爷子家里吃饭,晚上就回家的话了。 有追风这变态的速度在,他们就算中午想回家吃饭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就这速度,别说回家,回长京吃饭都行。 “走吧,我们去谢老爷子那!” 打断了闪电在那控诉又讨好的话之后,张阳才笑呵呵的走到米雪的身边,抓住了米雪的小手。 米雪轻轻点了下头,这里已经能看到谢家的别墅,从这里走过去用不了多久。 两人走在前面,闪电又在后面不断的叫了起来,在给身边的伙伴介绍着这边的一切,它对这边很熟,以前就在这里生活过,不过它生活的地方是更深的山脉,不是这里有三色果出现,它都不会到这边来。 没走一会,张阳他们便到了地方,刚到门口,大门便突然打开了。 “张,张阳!” 里面走出来一个人,还是张阳的熟人,谢晖正好从里面向外走来。 看到张阳,谢晖明显吓了一跳,又往旁边看了看,没见到任何的车子,谢晖的脸上也有了些疑惑。 “张阳,你怎么来了,你,你这是怎么来的?” 看完之后,谢晖才很是吃惊的问了句,他是准备出去散散步,山顶的空气很少,现在的风小,他在这住的时候每天白天都会出去走走。 “我陪米雪回家,正好转到了这边,便直接走来了!” 张阳微微一笑,轻声的解释着,追风和闪电他们也从后面走了过来,看到追风谢晖也猛的愣了下。 谢家家大业大,又是从台岛搬迁而来,一些有钱人喜欢玩的游戏他们也都玩过。 赛马谢晖就接触过,不过像追风这么漂亮的马,他也从没有见到过。 “走来?从山下走上来可不近啊,你们不会骑着马来的吗?” 看着追风,谢晖又轻声说了句,说完他自己眉头又跳动了下。 追风显得太小,带米雪或者一个人还好说,一次带他们两个就显得很不和谐。还有,追风的身上没有马鞍等任何工具,谢晖会骑马,知道这样骑马的话不仅骑不稳,还能把人累死。 他之前问是不是骑马而来,也不过是看到追风后下意识的提问。 “谢老爷子在不在?” 张阳轻轻一笑,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闲扯,轻声的问了句。 “在,在,昨天爷爷还说起你,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爷爷看到你肯定会很开心!” 说到谢老爷子,谢晖立刻笑了起来,带着张阳就往里走去,也不在追问张阳是怎么来的问题。 谢老爷子的治疗张阳基本已经结束,没什么大问题都不需要他来,偶尔来一次帮他梳理梳理身子就行。 谢老爷子这么多年遗留下的病根,也算是被张阳彻底治好,现在的谢老爷子每天可以自己出去散步,也可以自己种种花,溜溜狗,身体恢复的他,准备年后回台岛一次,他毕竟在那边生活了很长的时间,对那边也有了想念。 没有了性命之忧,老人想的也就多了一些。 “爷爷,爷爷,您看谁来了!” 刚进后院,谢晖就叫了起来,他这个样子和外面的老总形象完全不同。 谢老爷子穿着一身棉质的太极服,正在后院花园打着太极拳,听到谢晖的声音马上收起了拳,往外面看着。 首先出现的是谢晖,之后则是张阳和米雪,还有追风和闪电它们几个小家伙。 看到张阳,谢老爷子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灿烂、真挚的笑容。 “张阳,小雪你们来了,赶紧进来,外面冷!” 谢老爷子招着手,笑呵呵的的说道,他这会倒给忘了,他站在这都不冷,张阳怎么会感觉到冷。 他可知道,张阳是身怀内劲的高人。 “谢老爷子,今天性子不错!” 张阳笑着走了过去,米雪也甜甜的和谢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两人一起跟着谢老爷子进了后院的房间。 谢晖亲自去泡茶,谢老爷子则招呼着他们坐下。 “昨天我还和小晖念叨,说哪一天把你请来,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来了也好,我这里正好有个东西要交给你。当初张先生救我们之后,给我留下了一件东西,因为时间太久我给忘了,前不久收拾以前东西的时候才找出来,我觉得可能对你有用!” 坐下后,谢老爷子就感慨的说了句,张阳眼里则露出了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