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七章 他这女婿 - 神医圣手

第五七七章 他这女婿

郝鑫冷冷的看着唾沫飞扬,正在那发表着自己愤怒的吴主任。 “还有,你知道不知道,你伪造我的签名,这是违法的行为,一旦手术出现意外,你还要承担刑事责任,你这就是犯罪,犯罪懂不懂?” 这位吴主任在那大叫着,似乎不把声音叫这么大,体现不出他的官威。 “吴主任,你不用说了,我辞职,我不干了!” 郝鑫突然说了一句,正慷慨激昂批判着属下的吴主任声音戛然而止,有些愣愣的看着郝鑫。 郝鑫不是本地人,这点没错,但他却是医院的正式员工。 不管怎么说,正式员工也是一份铁饭碗,在这个时代每个人对工作看的都很重,而且郝鑫也一只有个愿望,他希望努力工作后调回沪海。 不过他也明白,调回沪海的可能性极低。 事实上,郝鑫并不是心甘情愿来到烈山,他在沪海同济医学院读书,毕业后也是在沪海实习,可在工作分配的时候却出了点问题。 他本来可以留在沪海,但资格却被另外一有权有势的人所顶走,最终分到了这个穷山僻壤。 烈山其实并不是特别的穷,不过和沪海比起来,很明显远远不足。 这些年来,郝鑫努力过,但每次都是失望。 渐渐的他也明白,他这种普通家庭老百姓,无权无势的老百姓,想靠自己的努力调回沪海基本没有可能。 若是一直留恋这份铁饭碗,他很有可能要留在烈山一辈子,留在这个他不喜欢的医院一辈子。 在之前他就曾经犹豫过,想过辞职的事,只是一直下不了这个勇气,在这个时代一个正式工作说辞职就辞职的,那不是傻子,就是勇士。 郝鑫既不是傻子,也不是勇士,只能在犹豫中继续留下来,不过今天的事算是让他彻底的下了决心,辞职,离开这里,返回沪海。 哪怕回沪海私营医院做个普通的医生,他也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受气了。 这个医院的作风,也彻底的让他失望。 “吴主任,你放心,我一会就会把辞职报告交给你,这个病人手术很成功,他没有事,你也不用担心我伪造你的签名带来什么刑事责任,你大可以承认这就是你的功劳!” 说这话的时候,郝鑫眼中还带着股不屑。 他几乎可以断定,这病人恢复之后,他会马上把手术的功劳都揽在他的头上,就算他不辞职都会这么做,更不用说已经辞职了。 这就是一个小人,地地道道的小人。 “郝鑫,你家在沪海哪里?” 张阳突然问了一句,郝鑫这个年轻人他很欣赏,可惜他自己没什么医院,否则一定拉到自己的麾下来。 不过这不影响他帮一下忙,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张阳还是能帮帮他。 “宝陀区三里山!” 郝鑫稍稍有些惊讶,不明白张阳为什么这么问,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了一句。 “宝陀区?那正好,你等下,我打个电话!” 听郝鑫一说,张阳微微一笑,直接拿出手机,找出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是宝陀医院院长刘振的号码,当初宝陀区看中了张阳手上的灵药,给了张阳三个医院的编制。 那几个编制,张阳其实是想给胡鑫他们准备的,他们毕业后不能留在长京的话,去沪海也不错,沪海比长京更大。 只是计划没赶上变化,现在他们自己做生意很好,自然不可能在去沪海,这些编制也就留了下来,张阳一直没有使用过。 张阳对郝鑫的印象很不错,给他一个编制,也是极其简单的事情。 刘振对张阳还有着很深的印象,张阳刚把编制的事一提,那边就满口答应着。 这倒不是他知道张阳背后的能量,上次学术交流会,张阳负责的课题震惊了所有人,刘振也很清楚张阳这样的人不简单,趁着有缘,打好关系还是很有必要。 三个编制本就是答应出去的东西,更不能去反悔,借助这个编制的机会,也算是和张阳结下个善缘,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张阳这样的人未来一定能一飞冲天。 “行了,你回头带着你的资料,直接去宝陀医院找刘院长,他会帮你把手续全办了,你到那边直接报名字就行!” 挂了电话,张阳笑着对郝鑫说了句,郝鑫则瞪大了眼睛,满是不相信的看着张阳。 宝陀医院,在沪海也有着很大的名气,绝非是烈山县人民医院,这样一个县级医院所能比,宝陀医院可是首批的三甲医院之一。 这样的大医院,就算他能留在沪海,也不一定能进的去。 张阳竟然一个电话,就把他给安排在那去了,这会郝鑫有着做梦般的感觉,或者说根本无法去相信。 “你是谁?” 那位吴主任总算注意到了张阳,在那冷冷的问了句。 张阳打的电话他也听到了,不过他同样没有相信,宝陀医院啊,那比他们烈山县医院高了不知道多少级,那种大医院有关系都不一定进的去,说安排就安排,简直就是笑话。 在他的眼里,这年轻人不是个骗子,就是说大话的人。 “吴主任,他,他也是医生,刚才还给我们肺部感染的病人做了治疗,救了那病人!” 张阳没理他,那小护士却小声的说了一句。 “治疗?” 吴主任立刻张大了嘴巴,郝鑫眉头猛的一跳,心里立刻感觉到了不妙。 这个吴主任是个极其小心眼的人,他刚说辞职,张阳就帮他安排工作,还是这么好的工作,不管他相不相信,这位吴主任肯定是认为张阳再拆他的台。 现在听到张阳私下去治疗医院的病人,那还了得,他肯定会借助这个机会来针对张阳。 他伪造签名做手术,属于严重违纪,但病人没事,最大的处分也不过是开除,他都想着辞职了,也不在乎这一点。 可张阳不同,张阳不是医院的人,却在医院私自治疗,这不是违纪那么简单,说重点的话这就是违法,若张阳没有这个医院的医师资格证,那就是违法行医,就算没有收任何的好处也要接受处罚。 “你到底是谁,我们医院没有你这个人,你凭什么动我们医院的人?” 郝鑫的担心马上变成了现实,吴主任在那尖着嗓子大叫着,声音就像百年前某个宫里的东西一样,尖利而刺耳。 吴主任毕竟是主任,烈山县人民医院也不大,这里有哪些医生他还是很清楚的。 他发现了问题之后,立刻变的神气了起来。 张阳只是看了他一眼,理都没理会他,对这样的小人张阳懒的废话,和他说话简直就是掉身份。 “不留在这里也好,我说的都是真的,这是我的电话,宝陀医院那边若是敢不接收你,你马上联系我!” 张阳没理会那吴主任,又从身上拿出张纸,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他也有点担心,他毕竟和宝陀医院没什么太深的感情,万一刘院长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郝鑫就麻烦了。 当然,这种可能性极少,他只是预防万一。 就算出现了这种可能他也不怕,他现在和蔡哲领,古方关系都不错,和他们的长辈也有一定的关系,宝陀医院真敢这么做,他不介意动用下这些关系。 这种关系一动,宝陀医院的院长都可能给他拿下来。 “你,你,混蛋,我会让你后悔的!” 吴主任见张阳不理自己,气的伸出手指,身子还在不断的发抖的,一旁的小护士担心的看着他,生怕他气出了什么病。 “你骂谁混蛋呢,你才是个混蛋!” 米雪马上说了句,这吴主任敢骂张阳,她首先不乐意,在她的面前辱骂她心爱的人,还是在她家这边,那还了得。 “我骂的就是这个混蛋,怎么着,还想反了你们,我告诉你,他死定了,他违法行医的责任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吴主任对米雪的惊艳也有些吃惊,但也只是吃惊,他不是个多好色的人,只是贪财。 可惜他不认识米雪,否则绝对不会这么去说。 “谁死定了,你要追究谁的责任?” 一道很有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米志国带着卫生局局长,医院院长,以及警察局的一位副局长来到了这里,那副局长一看到张阳就楞了下,神色还有些古怪。 他见过张阳,第一个局长出事的时候他也在。 之后的那次事他虽没在现场,但也知道张阳在其中起的作用,现在又看到张阳在这,心里本能的打怵。 张阳的赫赫威名在他们烈山县警察局可早就传遍了,很多人都说他是局长克星,他可是副局长,能不怕吗。 “米县长,您来的正好,我正想汇报呢,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违法行医的人,这人不是我们医院的人,竟然在我们医院行医,这可是大事,指不定他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着米志国,吴主任又是另一副面孔,一副谄笑的样子,指着张阳在那说道。 他也挺会栽赃的,先给张阳扣了个别有目的的大帽子,这种事不管有没有,总要好好的查一下。 那位警察局的副局长看了眼这个吴主任,他的目光中带着点同情和可怜。 “是吗,那你就说说看,我这女婿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米县长面色铁青,心中的怒意展露无疑,那吴主任刚想说话突的愣在了那里,他总算反应了过来,米县长说的是他这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