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五章 越俎代庖 - 神医圣手

第五七五章 越俎代庖

米志成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张阳会当众揭穿他的身份。 张阳的话果然引起了那名中年医生的注意,出事这么长的时间,饭店只来了一个经理,而且来了之后没多久便不见了人影,之后更是一直联系不上人。 虽说这是病人和饭店之间的事,和医院关系不大,但很多病人都是昏迷不醒,根本没交一分钱。 救死扶伤是医院应该做的事,可他们也不会白做,现在找到了正主最好,先让他压点钱,别让医院白做工就行。 “你就是饭店的老板,你知道这次的事有多严重吗!” 中年医生立刻摆起了官腔,对着米志成在那问着,没在去管张阳和那年轻医生。 米志成有些怨恨的看了眼张阳,心里不断的骂着,就算他一直反对张阳和米雪,可毕竟是米雪的亲叔叔,没想到这个张阳那么歹毒,一下子就将他给卖了。 可惜这会的张阳,压根就没在意他,他还在看着那年轻医生。 “你是谁?”年轻医生有些惊讶的问了张阳一句。 “别管我是谁,病人一共有多少,是不是都是这种情况?” 张阳随口回答着,手里多出了一颗药丸,塞进了那病人的口里,直接用内劲送进他的肚子里,这病人喉咙有伤,自己已经无法吞咽。 这是他新配制出的解毒丹,这种高效解毒丹可以有效的缓解病人的中毒情况,不过这个病人喉咙的灼伤解毒丹却没有作用,还是需要依靠手术来治疗。 “他不能吃……” 年轻医生刚叫了一声,张阳已经做完了这一切,他本想说这病人不能吃东西,现在也只能作罢,东西病人已经吞咽下去了。 “这次一共有十三名病人,其中一个送来之前就已经死亡,剩下的十二人都很严重,全都在危险期,不过像这个病人烧伤喉咙的并不多,只有他一个!” 年轻医生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按照张阳所问的说了出来。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回答,配合一个他根本不认识,比他还要年轻的人。 “十二个,都是中的同一种毒?” 张阳眉头微微一皱,有人已经死了,还有十二个中毒症状很深的病人,这次的事故绝对是次大事故。 “是,有七个正在洗胃,三个稍微轻点的正在抢救,估计也要洗胃,另外还有一个和这人一样比较严重,需要手术,不过他是肺部感染严重,我对他无能无力,但开喉手术我能做,我有把握救下这个人!” 年轻医生快速的说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像眼前这个陌生人说这些。 听到有个肺部感染比较严重的病人,张阳眉头忍不住跳了下,肺部感染非常的危险,像这种中毒很深的肺部感染,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你能做开喉手术?” 张阳回头看了眼担架车上的病人,低声对那年轻医生问了句。 “能,我在沪海实习的时候就做过,在这里也做过三次气管切开术,有丰富的经验,从没有出过问题!” 年轻医生马上点了下头,别的手术他不行,但这类开喉的手术他确实做过很多次,包括气管切开术等等。 张阳又看了眼病人,随即点了下头。 病人的毒素有他的解毒丹压制,暂时不会有危险,但他的喉咙灼伤却拖不起,现在的病人依然呼吸困难。 若只有这一个重要病人,张阳完全可以亲自开刀手术,把病人顺利救治好,可惜还有一个更严重的肺部感染病人,肺部感染若救治不及时,比这喉咙受伤的病人会更危险。 事不宜迟,时间就是生命,张阳也顾不得这里是烈山人民医院,决定越俎代庖一次。 “你过来,把这三颗药丸给那没有洗胃的病人送去,喂他们先吃了,你带我去那个肺部感染病人那里!” 张阳指了指那两名护士,两个护士都愣了下,下意识的看了看年轻的医生。 年轻医生咬了咬牙,下意识的说道:“听他的,全听他的!” 这会他自己都在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不知道为什么对张阳那么信任,不过让他说出拒绝的话他却说不出口,他心里也想早点救治病人。 “这个病人需要马上手术,他的手术就交给你,不要有任何压力,该出手时就出手,如果病人出现了不测那才是真正的遗憾,问心无愧就是!” 张阳对那年轻医生说了句,说完便跟着那护士离开,年轻医生呆呆的看着张阳离去,眼中突然带出一丝决然。 病人很危险,再不救治随时有生命危险,他是医生,要对病人负责,而不是对医院负责。 这个让他信任,却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给了他很大的勇气,他决定以救治病人为主,不管如何,都要先将病人的生命抢救回来。 站在医院的角度上,他这种做法是错误的,甚至是违规的。 没有病人签字,又没有医院同意,出了事所有的责任都是他的,他完全可以不管不问,即使病人死亡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没有任何的责任。 只是那样他过不了自己良心那一关。 医者父母心,看着病人在自己面前离去,有能力救治却不救治的,绝对不是一个好医生。 他真这样做,或许他会永远的离开医生这个行业。 他不在犹豫,直接吩咐人准备手术,而那位主任已经拉着米志成去找医院领导,让他为这些病人付押金。 似乎在他的眼里,押金才最为重要。 跟着护士的张阳,没一会来到了一个急诊室,那里只有一名护士,连医生都没有,只看这些张阳就明白,医院已经放弃了这个病人。 这个病人的情况也确实不好,气若游丝,面色蜡黄,已经在弥留之际。 “你,你干什么的?” 见张阳进来,留守的护士很不高兴的叫了一声,她被留下来看着一个快死的病人,心里自然不会开心。 “我是医生,这个病人我要马上救治!” 张阳阴沉着脸,这医院的不负责让他的心里也很不高兴,不过这会不是追究医院责任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要救人。 “你是医生,我怎么没见过……” “住嘴!” 这护士还没说完,张阳就回头瞪了她一眼,被张阳这么一瞪,护士剩下的话全都缩了回去,害怕的看着张阳。 她的身子没有一点的力气,根本无法动弹,张阳可是四层顶尖高手,这会心中有着火气免不了带出点威压,哪怕只是一点,这也不是她们这种小护士多能抵抗的。 摸了摸病人的脉门,张阳的脸色阴沉的更加厉害。 这个病人中毒最深,肺部还受到了感染,医院竟然只给他打了一些紧急救治和解毒的点滴,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谋杀。 就算抢救困难,医院也应该尽力救治,县医院没实力送市院,市院不行往省院转,这么放着,病人就只有一种结果。 张阳能猜到为什么会这样,这些人衣着普通,米记粥棚也不是什么大饭店,就是卖点炒菜的小馆子,去那样饭店吃饭的怎么可能是富贵人家。 说到底,医院还是担心没人付钱。 现在的医院都是自负盈亏,救治这些中毒很深的患者的花费很大,他们有这样的担心没错,但这么做确实不应该,医院不应该只钻进钱眼里。 拿出针盒,张阳取出几根银针,快速的扎进这病人的几个重穴。 这个病人也算命大,张阳不来,他恐怕半小时都撑不到,甚至有可能见不到他家人最后一面。 有张阳在,他的命至少保住了,张阳在这里,他不想让死的病人,想死都不容易。 二十多根扎扎下,张阳稍稍吐了口气,这个病人暂时死不了了,不过想救他也不是那么容易,他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肺部感染已经非常的严重。 说难听点,整个肺部现在都快烂坏了。 张阳没有任何的犹豫,从帆布包里又拿出一个瓶子,从中到处一粒绿莹莹的药丸。 药丸一出,一股扑鼻的芬香充斥着整个病房,这是张阳用龙家给的灵药新配制出的灵药,这种灵药叫再生丸。 再生丸,只听名字就能知道它的作用,对治病救人来说,它的功效比仙果丹还要好一些。 配制再生丸的时候,张阳还增添了千年玉茯苓,产量增加了一倍,药效也比普通的再生丸要好那么一些。 这个病人纯粹手术的话也能保住命,但却保不住多久,它的肺坏的太厉害,靠常规治疗熬个几年也会不行,最终还是遗憾。 既然是张阳遇到了他,自然会把他彻底的救好,灵药再好但终究是死物,能够救人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作用。 两个小护士都在那有些发晕,这股芬香很快消失了。 药丸已经被张阳送进了他的嘴里,这个病人的命算是彻底的保住了,他也是因祸得福,服用灵药之后身体都会比之前好上很多,未来他想得些小兵都不容易。 “带他去普通病房,让他多休息不要洗胃,也不要动他身上的针,这些针我一会会去拔!” 张阳慢慢的说了一句,两个小护士都下意识的点了下头,自始至终,两人都不知道张阳到底是谁,甚至不知道张阳都不是他们医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