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三、五七四章 重大事故 - 神医圣手

第五七三、五七四章 重大事故

张阳开着奔驰轿车,龙风则开着悍马在后面跟着。 悍马车里面,还悠闲的躺着追风,悍马车大,追风个头本来就小一些,里面改装一下正好能让它坐下,当然,车里面必然要铺着它喜欢的羊毛垫。 这次回米雪家,张阳本不想带着追风它们,无奈张阳去哪追风就要跟到哪,它还不像闪电和无影那样适应城市里的生活。 张阳若是出去一会没事,出去时间久了,追风必然发飙。 它发起飙来,就算龙风在也没用,龙风可不是追风的对手。 最后还是龙风的这个主意,将悍马后座卸掉,专门给追风制作了这特殊的座驾,有着专用悍马的白马,追风不知道是不是第一个。 两辆车,一起朝着烈山县方向驶去。 开着车,张阳还和米雪在那聊着之前去烈山的事情。 张阳一共去过两次,第一次和米雪一起,就是那次和余氏父子起了冲突,那时候他也是奔驰轿车,苏公子送的那辆,可惜被余勇给彻底的砸坏了。 再之后,倒霉的警察局长因为非法拘禁,渎职等罪,彻底的丢了官帽子。 再之后,则是他们去野人山的那次。 那次米雪没有跟着,张阳和龙成,常丰他们一起,那次还只是路过,没想到中间吃个饭的时间也能闹出点事来。 那一次则是新任局长倒霉,上任没几个月,最终被灰溜溜的赶了回去。 他得罪的可是吴志国吴大公子,还有常丰也在,加上他自身也有着不小的错误,敢随意的拿出枪来,最终从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坐着冷板凳。 他的运气稍微好一些,只是丢了官,帽子没丢,回到市局被冷藏了起来。 说起这两件事,张阳也很是感叹,烈山县公安局不知道是不是和他犯冲,两次来,两次都会出事。 这段路张阳走过两次,算是比较熟悉,早上出发,不到中午便到了这里。 开着车,张阳直接去了米雪的家里,奔驰加悍马,这样的车在小县城都不多见,他们走过的地方都会引来纷纷的注目。 很多人还都猜测着,这是谁在外面发了大财,扬眉吐气的回来了,又或者是谁家的阔亲亲来探亲。 还是原来的院子,门口有着空地可以停车,刚停好车,米雪就迫不及待的下了车。 “妈,妈!” 米雪在那大叫着,蹦蹦跳跳的到了门口,张阳无奈摇了下头,下车打开了后备箱。 后备箱里有很多在长京买的礼物,这次是特意来老丈人家探亲,自然不能空着手,除了一些贵重礼物之外,还有一箱子分开的猴儿酒。 这倒不是厚此薄彼,张克勤因为还有别的用处,他就多送了一些,米志国这一箱就够了。 “姐,你回来了?” 开门的是米安,小伙子似乎又高了一些,只是依然显得有些瘦弱,在那高兴的大叫着。 吴凤兰从后面走了过来,脸上也带着笑容,女儿回家也是她开心的事情。 “张阳也来了,快到里面来坐!” 看到张阳,吴凤兰稍稍愣了下,随即热情的说着,在热情的同时她也带着一丝的恭敬。 没办法,张阳家里的身份太骇人了,以至于米志国回来之后还兴奋了很久,大敢相信这就是事实。 每次省内新闻播到张克勤的时候,他都会多注意几眼,随后呵呵的在那傻笑。 不是他过于现实,而是因为,这是他之前根本没有想过的事情,他就算做梦,也不可能梦到自己和省委书记做了亲家。 为此,他还特意嘱咐过吴凤兰,以后对张阳要好一些,他却忘记了,最开始对张阳不好的是他,那时候他心里想和别人结亲家,对张阳也没少使过脸色。 “阿姨好,您等等,我把东西拿下来!” 张阳笑着点点头,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有任何的改变,依然还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姐,这是什么?” 这会龙风和追风也都从车上下来了,追风的背上还有闪电和无影两个小家伙,米安看着追风,在那惊讶的叫着。 “这,这是你张阳哥的朋友,它叫追风!” 米雪稍稍犹豫了下,最后轻声的解释道,她不知道追风灵兽的身份,但她明白,追风对张阳来说不是普通的宠物,张阳也从没把它当做宠物看待。 追风就好像和闪电一样,闪电的身份,米雪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追风?追风好漂亮,姐夫哪找来这么好的朋友!” 米安瞪着大眼睛,十分羡慕的在那说着,追风很满意的打了个响鼻,对着米安点了下头。 其他的人见到它的时候,都说这是张阳的马,还有人提出想骑骑试试,它是马没错,但却不是普通的马,这些人想骑他简直就是做梦。 当初连张阳开口,让它带龙成一段都不行,更不用说别的人了。 米安还是个孩子,他倒没想那么多,对张阳有这样的朋友也不意外,所以他这话一说出口,就获得了追风的好感。 “我也不清楚,别站着了,去帮你张阳哥搬东西!” 米雪摇了下头,又催了催弟弟。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好搬了,张阳和龙风已经把车上的东西搬了下来,吴凤兰还在一旁说着客气的话。 回到家里,吴凤兰马上给米志国打了个电话。 米志国还在上班,听说张阳来了二话没说立刻回了家,他这次对张阳的态度也截然不同。 他显得比吴凤兰还要客气,中午亲自出去叫菜,还拿出两瓶平时放着的好酒,开了和张阳和龙风他们一起喝。 他这个样子,倒是让张阳显得有些不自在。 “哥!” 正吃着,门突然被推开了,外面走过来了一个人,米志国从客厅里站了起来,有些惊讶的看着外面进来的这个人。 外面那人已经朝着客厅这边走了进来,这种老院子,从外门进来就能看到客厅的一切,特别是现在冬天,米家又没装什么帘子。 进来的人是米志成,米志国的亲弟弟,上次米雪和余勇的事,就是他在全力促和。 他也没想到,余勇会冲动的去武力对付张阳,更没有料到张阳这人虽年轻,但处事却很毒辣,把一件事闹的沸沸扬扬,余勇父子都跟着倒了霉。 余勇父亲余文武被罢官调职之后,他才感觉到了害怕,急忙出去躲了一阵子。 他是害怕余家会迁怒他,报复他,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也是因为米家而起,米志国自身是副县长,奈何不了他,他只是个商人,还是投靠了余家的商人,对付他实在太简单了。 躲了一阵子,见没了事,米志成才敢回来。 没有了余家这棵大树,加上他离开的那段时间生意又被人抢了很多,回来之后他的生意越做越难,再也没有像以前那么赚钱。 这还不止,他有几笔生意甚至赔了钱。 坐吃山空,外加做生意赔钱,他的家底子耗的也很快,没办法之下只能再来找他的哥哥,希望借助哥哥的关系让他重新出山。 不管怎么说,他哥哥都是县常委,只要发句话,或者给他几个活,都能彻底救活他。 “你怎么来了?” 看着米志成,米志国的脸色不太好看,上次就是因为他,才让他差点错失了张阳这个女婿。 现在回想一下,余勇和张阳真不能比,差的实在太大。 “哥,他怎么也在?” 米志成没有回答自己哥哥的话,反而有些吃惊的看着张阳和龙成他们。 对张阳他还记得,上次的事毕竟就是这个人引起来的,只是没想到张阳也在,而且看样子似乎和米家关系很融洽。 米志成的话,让米志国脸色立刻搭了下来,冷冷的说道:“张阳是米雪的男朋友,他们回来看看,你来做什么?” 他再次问了之前的问题,已经表现出了他的不高兴。 张阳是他想都想不到的女婿,这个没眼色的弟弟竟然还问他怎么在这,米志国语气能好才怪。 “哥,怎么还让他们还在一起?难道你忘了,余家就是被他给害的,余家迟早会报复他!” 米志成瞪大了眼睛,他当初跑的太快,很多事情后来都不知道。 还有,他曾经亲自调查过张阳的背景,心里认定这就是个普通的学生,对张阳有着本能的看不起。现在看到张阳在自己哥哥家里当做上宾,他这个弟弟来了却没好脸色,让他的心里有着股酸劲,忍不住才这么去说。 “混账,说什么呢你,余家那是罪有应得!” 米志国猛然训斥了道,若不是张阳在,他都恨不得挥手给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一巴掌。 好不容易改善了关系,这家伙倒好,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纯粹让他尴尬。 余家报复,余家总要有这个实力报复才行,张阳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就已经是他们的万幸,余家敢提报复的事,他们会彻底完蛋。 “铃铃铃!” 米志国刚想把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赶出去,身上的电话突然响了,他顾不得继续训斥,只能先接了电话。 “什么,米记粥棚出现严重食物中毒事件?” 电话刚接通,米志国的脸色就猛的一变,惊声在那叫了一句。 一旁坐着的张阳,以及刚进来就被自己哥哥训斥了一顿的米志成都愣了下,全都看向了米志国。 米志国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县长,这属于卫生事故,是他分管的范围之内。 电话里说是重大食物中毒,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不是小事,搞不好他都要担责任。 张阳也站了起来,他是出于职业习惯,一般有重大事故他都会关心,米志成则脸色苍白,米记粥棚,那是他最后的一个还能挣钱的产业,一家普通的中等饭店。 “米记粥棚,是你的吧?” 米志国突然问了句,弟弟的事他不关心,但米志成有哪些产业他还是知道一些。 “是我的,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米志成脸色苍白,显得有些六神无主,米记粥棚是他以前刚开始创业时候开的饭店,后来因为赚钱不多,一直没特别的照顾。 虽然赚钱不多,但总有得赚,现在的饭店生意一般都不难做,位置好,口味好的话生意都会不错。 米志成虽然不怎么问,但却找了个很不错的管理人员,给他打理的很好,在其他产业连续赔钱,甚至让他欠下外债的情况下,这唯一还能赚钱的产业就显得珍贵了。 听说自己的饭店出事,还是重大食物中毒事件,米志成首先的感觉就是自己的饭店完了。 开过饭店,他最清楚这类食物中毒事件对饭店的影响。 “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你现在马上跟我去现场,把这件事完全弄清楚再说!” 米志国摇了下头,严肃的说着。 “哥,我能不能不去?” 米志成哭着嗓子,在那央求着,他性子胆小,出了事第一个所想的就是跑路,有多远跑多远,别让这些人抓到他就行。 饭店没了就没了,只要人还在,他就还有机会。 这样的事,真严重的话他都要担责任,谁让他是法人代表。 “不行,你是饭店老板,必须去!” 米志国眼睛一瞪,这次比刚才的训斥声更大,他对自己的弟弟可是非常的了解,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这个弟弟竟然还想着跑。 “张阳,实在不好意思,让你阿姨先陪你吃饭,我工作上有事,要先过去!” 训斥万之后,米志国才回头对张阳说了句,对张阳的时候语气和蔼的多。 “家里有客人,也不能安生会!” 吴凤兰抱怨了句,不过她也明白,这是紧急工作,米志国不能留在家里,她只是有着遗憾。 “米叔叔,我和你一起去!” 张阳点了下头,米志国的处理还是很对的,这个时候做为领导自然要出现在第一线。 他要真在这陪自己吃饭,不去过问,那才是不称职。 “你就不用去了,在家里吃饭就好!” 米志国摇了下头,张阳则微微一笑,轻声道:“不是重大事故吗,米叔叔别忘了,我可是医生,说不定去了能帮上什么忙!” 张阳的话,让米志国迟疑了下,张阳的确是医生,而且他对张阳的医术多少有了点了解。 上次他那么严重的车祸,就是被张阳救回来的,然后没多久便生龙活虎可以继续工作,连医院的其他医生都说这是奇迹。 “就这样吧,饭什么时候吃都行,救人要紧!” 张阳再次一笑,站起身来直接走到了米志国的身边,龙风也跟了过来。 连院子里的追风,这会也走到了张阳的身边。 若是放在平时,这么稀罕,漂亮的马米志成肯定会多看几眼,甚至打打主意,可惜今天他被饭店的事给惊住了,没有这个心思。 米志国犹豫了会,最后点了下头。 张阳的确是医生,他既然主动要求去,这个面子还是不要挥了的好,就算张阳帮不上忙,跟着走个过场也行,反正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 米志国答应了下来,张阳又安慰了追风几句,这才让追风老实的留下来。 不仅追风留了下来,连闪电和无影,以及龙风都留在了这里,最后跟着张阳一起去的是米雪,龙风知道自己跟着也不一定能帮得上忙,就留下来照看着这三大灵兽。 闪电它们是都很聪明,但毕竟是灵兽,万一被人惹到了就是大事,有龙风留下,张阳也能放心一些。 开着奔驰车,米志国和米志成都上了车。 米志国是自己回来的,没有用公车,这会也只能搭着张阳的车过去,这样能节省时间,更有效率。 至于米志成,他还显得有些害怕,他不想去,但却拧不过他的哥哥,他很清楚,他敢不去的话,他哥哥会马上让警察局的人把他先抓走。 这倒不是说什么大义灭亲,他的哥哥很讨厌这种出了事不负责任的行为。 病人都在县人民医院,给米志国打电话的是卫生局局长,这么大的事医院立刻上报了卫生局,卫生局局长也不敢怠慢,直接告诉了主管领导。 米志国到之前,卫生局局长已经到了,还在门口等着。 另外,县长,县委书记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来的路上都给米志国打了电话,县长在外开会,回不来,这事就先由米志国负责。 至于县委书记,需要的时候他会过来。 卫生局还有医院的人都没有去注意米志国乘坐的豪华奔驰,这个时候他们也顾不得这些了。 接到米志国,这些人立刻去了会议室。 米志国现在还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直接去现场用处不大,便去了会议室先弄清楚情况,他走的时候,还交代张阳和米雪要看好米志成。 有张阳在,这个米志成想跑也不可能。 急诊室那边已经有了不少人,米志国离开之后,张阳索性拉着米志成先来这里,自己哥哥离开让米志成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他现在也没想着立刻逃跑,先去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急诊室这边的人真不少,很多人都在忙碌的跑动着。 “这个病人要马上手术,不然会和刚才那病人一样,直接死亡!” 刚进急诊室,张阳就听到了远处传来一个人急急的吼叫声,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太大,听他这么一说,张阳的眉头也轻轻皱动了下,这次的事故还真不小,听他们说的话,已经有人死亡了。 “不行,病人家属还没到,绝对不能手术,不然出了事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 张阳正想着,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之前说话的年轻男子再次说道:“家属已经在来的路上,可您要知道救人如救火,这个病人已经耽误不得了,再等家属,病人必然会出现意外!” “病人有没有意外我不知道,但这个手术没有签字不能做!” 中年男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张阳辨别了声音的方向,立刻朝那边走去。 米志成,米雪他们都没有听到这两个人的说话声,米志成正四处找人打听到底怎么回事,被张阳一把拉了过去。 张阳按照声音找到的位置是急诊三室,来到这里,立刻看到两个穿着医生服装的男子正在争论。 一个年轻点,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另外一个则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之前说话的就是他们两个。 “不行,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同意手术!” 那中年男子又叫了一声,年轻男子似乎急了,抓下口罩,大声叫道:“主任,手术我来做,出了问题我来负责好不好,病人耽搁不得了!” 张阳看了他们一眼,立刻朝着一旁担架车上的病人那走去。 病人已经输了液,还有两个护士在观察着,两个护士都很惊讶的看了眼张阳。 连一旁争论的两个人都愣了下,不明白怎么突然间跑来了个陌生人。 张阳只看了病人一眼,眉头便又凝结在了一起。 病人的情况很不好,嘴边还有吐出的白沫,看样子确实是中毒,而且中的毒不轻。 张阳伸出手抓了抓病人的手腕,眉角不自然的跳动了下。 病人中的是三氧化二坤,分量很大,特别是喉管有灼伤,呼吸不畅,必须先切开喉管进行手术,若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那个年轻人说的是对的,这个病人再耽误下,真的完了。 三氧化二坤是以一种剧毒之物,自古国内就有,它这个名字知道的人不多,但说起它另外一个名字,很多人一定都听说过。 三氧化二坤,还有个名字叫做砒霜。 砒霜是国家管制的剧毒药物,在饭店吃饭出现这样的中毒事件恐怕不是偶然,不过这些和张阳没有关系,他关心的是眼前这个病人。 “你们是谁?” 那中年男子急忙问了一句,急诊室突然进了陌生人,他总算反应了过来。 “他就是米记粥棚的老板!” 张阳指了指米志成,直接把米志成丢了出去,这才对那年轻人问道:“你说的没错,这病人需要马上手术,我问你,像他这种情况的病人多不多?现在都是什么情况?” 张阳没有任何废话,伸手点出两股暗劲,先封住这病人的经脉,延缓毒素的迫害,内劲四层之后,就算不用银针他也能做到一些行针的功效。 这就是内劲外放的好处,在三层的时候他还做不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