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二章 回家吃饭 - 神医圣手

第五七二章 回家吃饭

猴儿酒的酒坛不大,一坛只有六斤,这么多人,又都那么高的酒量,肯定喝不过瘾。 喝了这酒,众人也没性子去和别的酒,很难得的一次没有醉人而散席,离开的时候,苏展涛他们又对张阳抱怨了几句,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带着他们,不要没义气的一个人离开。 送走这些人,张阳也回了家。 李长风输给了他两坛猴儿酒,外加李家在龙家的时候就给他十坛,张阳一共有十二坛,不过龙家的时候喝过一坛,这次又喝了一坛,目前也就剩下十坛。 想了下,张阳又拿出了两坛来。 第二天早上修炼完毕,张阳便独自出去买了十二个黑陶罐酒瓶,每瓶装上一斤猴儿酒,封死后放在了箱子里。 这些酒,他是打算送给张克勤的。 矛盾解开后,张阳也理解张克勤的不容易,更不用他两世为人,自然能感觉到张克勤对他的关心。 给他送上两坛,也是应该。 之所以分开装,是因为张阳明白这样的酒张克勤不会全部独自享用,整体送不如分开,张克勤喝出味道之后,肯定要拿一些送给其他长辈,所以才特意分开。 等到晚上,张阳才叫上米雪和他一起去了省委家属院,这次连龙风都没带着,追风本来还想跟着,最后也被张阳所拒绝,结果郁闷的追风带和闪电和无影跑到了后山,蹂躏那里的山石树木去了。 张阳开的还是他那辆奔驰,他现在车很多,但最喜欢的还是这辆。 奔驰车也是豪车,可毕竟不像布加迪,悍马还有跑车那么的拉风,走在路上被人的注意力也会少一些。 省委家属院门口,赵民早就在那等着了。 得知张阳今天会过来,张克勤早早的下班回了家,并且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宴,这么多年以来,张阳还是第一次回家。 两人是父子,这里自然也是张阳的家。 赵民明白领导的心情,没有敢有一点的怠慢,看到张阳的车过来后,马上迎了上去,直接带着张阳去了里面的一号楼。 一号楼,就是张克勤住的地方。 张克勤刚来长京不久,这栋两层半的小楼只住他一个人,显得有些空荡。 “张阳,米雪,你们来了,来的正好,饭菜刚刚做好,赶紧坐下!” 张阳他们刚一坐下,就看到张克勤围着围裙正往餐桌上端菜,这是家宴,张克勤没让这里的人帮他做,他是一把手,平时这里有专门负责照顾他生活的人。 看着张克勤辛苦的准备着晚餐,张阳脑子里突然有着一丝恍惚。 很多之前的记忆再次涌现而出,这些记忆他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期,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张克勤也是这样在家里做着饭,然后还很小的他,总是会淘气的弄洒一桌子的菜。 这些记忆一直存在,只是之前的张阳下意识的进行了封闭,现在回想起来,带着一种不同的温馨。 “张叔叔,我来帮你吧!” 米雪急忙走了过去,张阳站在那犹豫了下,最后也走了过去。 上辈子的张阳,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意外去世,他从小跟着爷爷长大,这也是他的一个遗憾。 也可以说,上辈子的张阳从没有过父爱。 和张克勤消除误解之后,这股很自然的父子之情也渐渐填充在他的心里,无论是哪一世,其实张阳都无比的渴望这种父爱。 “爸,您歇会吧!” 轻轻的叫了一声,张克勤的身子则轻微的晃动了下,随即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这么多年来,这是张阳首次这样叫他,之前在医院张阳虽说介绍过他一次,但并没有亲口叫过。 “傻孩子,我还没老到做个饭都不行,都已经做好,没什么事了,你们坐下来吃就是!” 张克勤呵呵的笑着,说着还解了围裙,桌子上一共有六个菜,三荤三素,青菜鸡肉都有,看起来就是很平常的家庭小菜。 另外还有一盆紫菜蛋花汤,摆在正中间,上面还盖着个盖子。 碗筷都已经摆放好,确实没什么值得帮忙的,张阳也只能作罢,和米雪一起坐了下来,赵民很识趣的到了外面,这是领导的家宴,他不适合参与。 这个时间,还是留给他们一家人的好。 晚饭的时候都没有说话,张阳不记得他有多久没和张克勤这样一起吃过饭,至少从母亲离世之后,这还是第一次。 就算在之前,因为张克勤工作的关系,他们也很少有这样的事情。 饭菜都很普通,张克勤工作忙,自己下厨的机会很少,能做出这顿饭菜来已属不易,事实上他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做过饭,即使有,也是自己简单的弄点东西,填饱下肚子。 “爸,我想和米雪过两天去她家里,商量下订婚的事!” 说开了,话也就自然多了,晚饭之后米雪去收拾碗筷,张阳则坐在沙发那和张克勤聊起了天。 在内劲修炼界,张阳是强大的四层高手,但在张克勤的面前,他只是一个儿子,一个有些事情需要向父母汇报的孩子。 “这几天,我可能没有时间啊!” 张克勤眉头轻轻皱动了下,离过年还有十几天,这些天的工作更忙,其实他们这些领导也很少有假期。 “你不用去,我自己去就行了,等到订婚那天你在出面!” 张阳微微摇了下头,这次他本来就没想让张克勤一起去,张克勤的身份毕竟不同,哪有可能像他这样那么空闲。 “你们先去也好,等我忙完这几天就抽个时间来,订婚是大事,我必须去!” 张克勤轻轻摇头,工作是重要,可儿子也重要,更不用说订婚这样的事,订婚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决定的事,让张阳先过去探探亲也好。 他把这几天的工作安排好,到时候再过去把这事订下来。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男方,虽然地位相差很多,可女方的家里还是应该去一次的。 张阳没在反对,这才将那十二坛猴儿酒搬过来,交给张克勤。 猴儿酒他没多说,只是告诉张克勤这酒有空的时间就自己喝一点,哪怕每个月喝个一二两都行,喝多了也是浪费。 酒箱子很普通,还是那种旧纸箱,里面的酒瓶子更普通,张克勤也没怎么在意,很高兴的收了下来。 不管这酒如何,毕竟是儿子的一番心意,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张阳首次送他的东西。 这件东西对他的意义,已经超过了一切。 在这里吃了饭之后,没多久张阳便离开,张克勤把他送到门口,之后张阳便开车离开了这大院。 离开之前,赵民给他的车上放了一张通行证。 这是省委家属院,住的都是省委领导,平时一般的车辆严禁通行,不过张阳可不是外人,要回自己家都被拦着,那可是大笑话了。 送走张阳,张克勤才满怀心事的回到书房。 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黑色的酒瓶,这是张阳送他的酒,无论是什么酒,他都会去喝,就因为这是张阳所送。 坐在书房内,眼前的文件他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只是盯着那个酒瓶,没一会嘴角还带起一股淡淡的笑意。 他拿出了之前的那个旧盒子,看了看那张很旧的老照片,还有他曾经自己写的保证书。 一切都过去了,虽然时间很久,但毕竟过去了,儿子重新认了他这个父亲,而且现在非常的有出息,张克勤心里很满足。 打开酒瓶,他给自己倒上一杯。 还没去喝,那股醇香醉人的酒香就让张克勤愣了下,张克勤不会品酒,可他毕竟喝过不少酒,其中不乏一些好酒,这酒香就能让他明白很不同。 轻轻的抿上一口,一股芬香从喉咙划过,这酒不像别的酒那样带着辛辣,反而有种纯酿的甘甜。 轻轻的缩了下喉咙,吞咽了口唾沫,张克勤都忍不住喝了第二口。 这口酒下肚,那股芬香变的更盛,张克勤整个人就好像泡在了极为舒适的温泉内,那股暖洋洋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他全身的毛孔舒张,似乎每个毛孔都散着气,这种舒适是他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此时的张克勤才明白,儿子送来的并不是普通的礼物,这是什么酒他不知道,但他很清楚,这样的酒绝对十分的难得,世间根本买不到。 张克勤多少算是了解一些,张阳的外公那边与众不同,对张阳弄到这样的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 喝了二两,张克勤便把这酒小心的收了起来,张阳猜的没错,这些酒他不可能全部喝完。 乔老,齐老那边他肯定要送点,这都是在他仕途上有着巨大帮助的前辈,另外还有一些人需要送上一些,加上他自己要留下的,十二瓶其实并不多。 即使不多,他也非常的满足,这是儿子带给他的好东西,不一般的礼物。 和张克勤谈了订婚的事,张阳决定这两天就陪着米雪一起回家,自从上次米志国住院,米雪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的家人了。 陪米雪回家之前,张阳又来了趟三院,课题的研究紧张非常好,这次王国海没对他抱怨什么。 他们都已经习惯了张阳的不在,反正大的方向张阳已经指了出来,关键之处也有了攻克,他们只要按照张阳留下的东西好好的研究就行,最后一定会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