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三章 没有接触的东西 - 神医圣手

第五六三章 没有接触的东西

龙家宫殿,地下的一间豪华密室。 这里有一个老人盘膝而坐,仔细看的就会发现,他的脸上满是皱纹,眼皮向下耷拉着,让人感觉眼睛都睁不开似的。 就这个耷拉着的眼皮,突然慢慢的睁开了,有人看到的话肯定会起鸡皮疙瘩,显得无比的诡异。 眼皮下面,则是一双和年龄完全不符合的眼睛。 这双眼睛清澈透明,只看眼睛的话说二十岁都有人相信。 他的眼睛只睁开了一下,又轻轻的闭合在一起。 他的嘴里还轻声的呢喃着:“真的突破了,二十岁,二十岁的四层,或许,他有可能走出这一步!” 这位老人,就是之前出声的龙家那位老祖宗,他的名字现在很少有人知道,除了三位长老和族长龙浩天,负责照顾守护他的龙正之外,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他的真名叫龙傲,一个骨子里存在着傲气的人。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两百多年前,在内劲修炼者中提起龙家龙傲,很多人都会竖起大拇指,目前知道龙傲存在的人,只有寥寥几人。 在外面,坐着的神秘老人这会也站了起来,眼中带着浓浓的惊喜。 突破了,张阳真的突破了,刚才的能量风暴就是张阳突破所造成,三层向四层的突破是一个分水岭,意味着张阳对内劲的掌控又增强了一步,不仅仅能在体内控制,还能释放在体外。 龙易,龙高,龙江三人,再次张开了嘴巴。 他们也都明白,张阳真的突破成功,他真的成为了四层的顶级修炼者。 尽管是他们亲眼所见,可现在依然难以接受,张阳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就走到了这一步,真正的追上了他们。 李家长老的嘴巴张的更大,张阳的突破更让他坚定了之前的想法,他要去主动认错,主动赔罪,就算丢面子也要这么做。 面子怎么也比不过生命重要,没突破前的张阳就能斩杀四层长老,突破后更不用说了。 龙浩天,龙正等人心情最为复杂。 他们都是三层后期的人,最清楚这一步的突破有多难,他们都在这一层好多年,一直没能迈出这一步,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在他们之前突破了。 几个人的心里,甚至都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其他内劲三层的人,这会心情也各自不同,只有龙风,也只有龙风一人在由衷的为张阳开心,为他祝贺。 灰尘渐渐散落,一个矫健,挺拔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对张阳大家都不陌生,大家都注意他很久,可再次见到的时候,每个人心里仍然有一股异样的感觉。 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超越了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四层高手。 “张阳,恭喜你晋升四层,你现在也是内劲修炼者中少数的高手了!” 龙浩天的反应最快,他首先上前祝贺,不过祝贺的时候神情还是有些复杂,张阳的年纪比他儿子还小,可修为却已经超过了他,就算是他,这会的心里也有着强烈的嫉妒。 “恭喜!” “张阳,恭喜!” 龙浩天过去之后,龙正和李家,华家的人都纷纷上前祝贺,每个人祝贺的时候心情都不同,除了龙风之外,这些人多少都有些复杂。 “张阳,恭喜你!” 龙风也走了过来,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没说出来,他和其他人一样,很机械的说着恭维的话。 其实他很想说,他也要努力,要早一天达到张阳这种境界,可一想起之前龙家所做的种种,让他没能把这话说出口。 之前龙家做出来的事,就好像一堵墙,堵在了他和张阳的中间。 “你今天到三层,我今天到四层,今天是你我兄弟俩的幸运日,以后要牢记这一天,还有,你这次确实提前了我一步,我输了!” 张阳伸出拳头,轻轻砸了他一下,微笑着说道,龙风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带着点激动,重重的点着头。 他没想到张阳现在还像以前那样在对他,这次龙家做出这么对不起他的事,他对待自己依然和以前一样。 早在来的路上,两人聊天的时候就说过,看看谁能先做出突破,那个时候他们一个是三层后期,一个是二层后期。 龙风那时便说,他一定会比张阳突破的早,两人为此还打了个小赌。 赌注很简单,两人谁都没有去当真,不过两人也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突破会在同一天,一前一后的做出突破。 “臭小子,跟我来!” 神秘老人突然说了句,所有人马上都往后退了退,张阳则愣了下,但还是跟在老人的身后,慢慢朝前走去。 身后那么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去阻拦。 就是龙家的人也放任他们一直离去,没人上前去问一句。 开玩笑,前面不知道是多厉害的来怪物,除非嫌命长才会去拦着,这样的老怪物脾气一般都很怪,真被他杀了,死都是白死。 只看长老们的表现,就能明白这一点。 只有一道影子快速的跟了过去,灵兽天马背着狐尾貂和那鼠类灵兽一起追去,它们是灵兽,又不是人类,而且是跟随张阳的,张阳到哪自然会跟到哪。 无影的身份,除了龙风和李长风之外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它作战技能完全超出了大家的认知,谁也没想到寻宝鼠还有作战的能力。 张阳跟在神秘老人的身后,一开始走着他还能跟上,可没一会他就必须小跑才能跟着。 又过了会,他必须全力跑起来,才能跟上老人的步子。 这让他心里无比的震惊,他快速跑动的速度很不抵,老人却一直悠悠闲闲的走着路,只从样子来看老人就是散步似的的走路,谁能想到,他这么走速度还这么快。 没多久,老人到了天地边的一处房子边,他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之前龙家仆从的一处房屋,目前没人居住,已经空置了多年,他在混进龙家平原之后便一直住在这里,并且关注着张阳的情况。 “坐!” 进来之后,他就像回到自己家一样,指着一旁的凳子让张阳坐。 张阳犹豫了下,最后并没有坐在那里,而是弯身对着老人深深一鞠躬,轻声的说道:“晚辈张阳,斗胆请问前辈个问题,前辈究竟是谁?” 老人的身份是目前张阳最好奇的事情,这老人之前就暗中尾随自己,但好在没有恶意,他的尾随更像是保护。 在他遇到最大危险的时候,老人直接出现,震慑住了所有的四层长老,并且暗示他使用化功大法,将呼延家长老的内劲化为己用。 老人自己,更是一直以张家人自居,只是张家人里面,张阳实在想不出这老人是谁。 按照年龄来说,他的外公张道峰应该是这个年纪,但张阳见过张道峰的照片,老人明显不是他,这就让张阳显得无比的疑惑。 其他先祖,应该都仙去了才对。 “老夫张平虏,你可听过?” 老人大大咧咧的往那一坐,也没再让张阳坐下,直接接受了张阳这一拜。 张平虏? 张阳的眼中带出一丝的迷茫,这个名字他很陌生,根本没有听说过。 “老夫的名字你不知道很正常,老夫还没死,没有将名字记入灵堂,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们张家武道守护者的事情?” 老人轻轻摇了下头,张阳的眼中又闪过道迷茫。 武道守护者,张家还有这样的人?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也正常,这本是我张家辛秘,不到内劲三层,又不到三十岁者不传,你内劲虽然那强大,但年龄太小,估计道峰和运安就是因为这点没告诉你!” 老人又自己在那说着,他所说的道峰,张阳估计就是自己的外公张道峰,看来他很有可能也知道自己之前编造的谎言。 这会张阳还真有些担心,自己这个还没见过面的外公出现了怎么办,到时候这谎又该如何圆下去。 ******遥远的西伯利亚,冰天冻地的雪地中,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样子的男子正在雪地中狂奔,他身上穿着件皮衣,手中则拿着把弓箭。 在他前面两百多米的地方,正跑着一只血红的狐狸,这狐狸的速度非常的快。 他快,男子的速度也不慢,他们都以比汽车更快的速度奔跑着。 “阿嚏!” 男子突然打了个喷嚏,这个喷嚏一打他的速度不免降下来一些,前面那血红的狐狸趁机跑到了更远的雪地草丛中,一会便没了影子。 “该死,谁在念叨我?又让这血狐跑了,我的血狐丹啊,不知道啥时候才能配制而成!” 男子沮丧的停了下来,摸着鼻子,愤愤的在那叫着,他手中的弓箭收起,随后慢悠悠的坐一旁,在那拿出个冰硬的馒头啃了起来。 如果张阳在这的话一定会更加的吃惊,这男子他见过,照片上见过,这就是他的外公张道峰。 “你年纪虽然不到,但内劲标准已经达到,你有资格知道武道守护者的事情,你坐下来,现在我就将这件事告诉你!” 老人又说了句,这次张阳没有任何的反对,乖乖的在旁边坐了下来。 他有种预感,这位老人所说的,一定是他所不知道,也从没有接触的东西,还是他们张家的秘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