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 呼延长老的悲哀 - 神医圣手

第五六零章 呼延长老的悲哀

还能继续作战,证明这老人没有击杀呼延家长老的意思、,至少他的性命现在保住了。 一旁的其他人,也有些惊愕。 这事若换成自己,自家晚辈被别人欺负,还是比他辈分高的人,那肯定要出手教训的,怎么可能还如此放任,更不用说这呼延家长老还处于功力加持之中。 别说他们,就是张阳自己也有些不明白。 这神秘老人明显是张家前辈,他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竟然还要自己去战,究竟是何用意?难不成他的身份是假的? “你小子瞎想什么呢,和这样高手放手一搏的机会那么少,你还不把握住?以你和三大灵兽的实力,即使他内劲有加成你们也能应付,但要配合好,这小子还剩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内给老夫解决了他,解决不了他,你就准备尝尝七十二针的滋味吧!” 张阳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神秘老人的声音,这是传音入密,只有他能听得到。 让他震惊的是,他一直注意神秘老人,神秘老人压根就没有张过嘴。 不过神秘老人最后那‘七十二针’四个字,却让他打了个冷颤。 七十二针,其实是张家惩罚中的一种,这个惩罚乃是用银针刺穴,所刺的穴位都是人体最痛的那种。 这类惩罚,从最少的三针开始,随后是九针,十八针,三十六针和七十二针。 人体最痛的穴位一共有三十六个,但这只有明面的穴位,还有未知的三十六个相对的穴位,七十二针就等于在人体所有最痛穴位上都扎一针。 最痛的穴位,扎上一针都痛苦欲死,扎七十二针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其实已经是张家非常重的惩罚了,小时候张阳因为挨过一次三针的惩罚,那一次就让他刻骨铭心,这七十二针,想想身上都起鸡皮疙瘩。 这老人是他张家前辈已经无疑,只是这前辈性格好像有些怪,竟逼着三层后期的自己硬生生去迎战已经四层中期的呼延家长老。 “张阳!” 呼延家长老又咬牙切齿的看了张阳一眼,他对张阳的恨并没有改变,不过这会那神秘老人在,他也不敢在一口一个无耻小儿的叫了。 张阳也回过了头,看到了呼延家长老眼中那深深的怨恨。 这股怨恨,似乎想要将他生吞了一般。 张阳微微一愣,眼睛却慢慢变的越来越决然,眼前这人绝对是他这辈子少有的强敌之一,呼延家长老可不是心胸开阔之人,这样的人留着,始终是个隐患。 “追风!” 轻轻拍了下追风的脑袋,追风立刻会意,轻轻嘶鸣了一声,在张阳仰天跳起的时候,身子带出一片残影朝着呼延家长老冲了过去。 追风在前,闪电和无影在两边,张阳则在中间,手握寒泉剑。 一人三兽,主动发起了进攻。 神秘老人张家前辈则又笑呵呵的坐在那里,一副安详的样子,不过有他在旁边任何人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这个时候的张阳,和呼延家长老才算是真正的公平一战。 全身血红的呼延家长老,有着比之前更强大的实力,正面对抗的张阳带着不小的压力,好在他身子灵活,手上又是神兵榜利器,哪怕是使用了血人功的呼延家长老,也不敢和这神剑硬抗。 不过总体的局势还是呼延家长老占优势,无论是张阳,还是闪电和追风,都不敢太靠近他,现在他的实力可是四层中期,包括张阳在内都只能用身法勉强躲闪,尽量的维持。 而且他们每个都要无比的小心。 几分钟后,呼延家长老的脸上突然又带一丝的惊色。 他体内之前所中的毒雾,在他全力使用内劲的时候又有爆发的危险,迫使他分出不少的内劲去压制毒素,之前他中了两次毒,因为被暴涨的内劲所压制,让他没有在意那么多。 现在毒素重新爆发,他就需要内劲来重新压制住这些毒素,而且需要的内劲还很多。 全力以赴下他都没能击败这一人三兽,若是再分出内劲去压制毒素,其结果可想而知。 那些三层内劲的人都站在了一旁,远远的围观着中间的战斗。 呼延家的人都很担心的看着自家长老,对方出来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前辈之后,他们每个人都有种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控了的感觉。 这让他们很无奈,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很多人都在想着,这次来龙家,或许本身就是个错误。 龙风也在这里,不过他所担心的是张阳,在他的心里还有着股羞愧。 是他将张阳带到了这里,是他拉拢张阳,帮助龙家对抗三大家族,并且成功结盟。 结果却是自家人因为张家人少,有了不轨之意,不仅没做到盟友应该做的事,还落下井下石,趁火打劫。 家族所做的这些,让他不知道下面还如何面对张阳。 这也让他的心里有一种死灰之意。 远处,突然又快速跑来了一个身影,没一会便到了龙高和龙江两位龙家长老的身边。 “老大,你怎么出关了?” 龙高和龙江都略带着惊讶,这次跑老的人是龙家三长老中的老大,正在闭死关的龙易。 龙易年纪看起来比他们两人还要年轻一些,不过岁数确实比他们大很多,这会正怒视着他们。 “我原来怎么吩咐过你们,你们竟然把我的话全都忘了,迫使老祖宗亲自出面,老祖宗让我出关,监督你俩的锥刑,每天一刻不得少!” 龙易冷冷的说着,眼中也带着愤怒。 龙高和龙江身子微微一震,两人的脸上也都带着股骇然。 龙家的锥刑,和张家的七十二针差不多,都是比较严厉痛苦的惩罚,锥刑是在一个布满尖针的山洞,在里面不断的走动着。 这些尖针虽是普通之物,但扎在身上也不好受,若是没人监督的话,他们可以找个地方休息会,不用走动。 可有人监督则不同,那他们必须不停的在里面走动着,而且还不能动用内劲,这次两人注定要有大苦头吃了。 两人都低下了头,脸上也都有着后悔。 龙易没在说话,转过头看了看前面的战斗。 他是龙家大长老,平时没事都在闭死关,正在冲击着四层后期,若不是这次的事闹的太大,把老祖宗都惊动了,他也不会出这死关。 只看了几眼,他的眉头便轻轻跳动了下,脸上还带着点惊讶。 呼延家长老的实力他看了出来,被逼着使用秘法提升,已经到了四层中期。 张阳和那三只灵兽,没有一个突破到四层,最多都是三层后期,可就是这样三层后期的一人三兽,竟然缠住了四层中期的长老,让他都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难怪张家老怪物会偷偷跟过来,这样的天才放在谁的家里也要好好的保护着,在没有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前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放松。 过了会,龙易的眉头凝结的更深了。 呼延家长老现在还占着优势,但这优势已经不明显,而且坚持不了多久。 他也看了出来,呼延家长老身体中了毒,因为要压制毒性,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此消彼长,现在看他的血人功样子也撑不了多久,这场比斗最终的结果已经可以预料到。 呼延家长老突然大吼一声,他对自己的情况最为了解,久攻不下,眼看着秘法加持时间即将到时间,迫使他最后的背水一战。 他的内劲不在压制毒素,全部提升了起来。 他也不在过问旁边的闪电和追风,甚至不去管一旁内劲外放的无影,他直直的朝着张阳冲去。 一人三兽之中,张阳才是关键。 冲过去的时候,他还偷偷的看了眼一旁的张家前辈。 见张家前辈没有注意到他,他的眼中还闪现出一股暴戾。 张阳的潜力太大了,现在张阳和呼延家彻底结仇,留着这样的人,只会给家族带来隐患。 呼延鹏已经死了,他的死不能白死,今天自己使用了血人功,一旦功散内劲消,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如何。 与其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不如最后放手一搏,就算是死,能拉上张阳那也值了。 至于在这里的其他的呼延家弟子,他现在管不了,也管不着,呼延家总部他并没有特别大的担心,普通弟子,包括呼延鹏这些二代弟子们都不知道,呼延家也有一位从不露面的老祖宗。 这位神秘的张家前辈,应该就是和老祖宗同级的人,如果他去呼延家总部,也不是没有人可以抵挡,那里的安全不用担心。 想都这里,他的心里还有点悲哀。 家里的那位老祖宗存在了很长时间,可惜就是从不露面,除非家族生死存亡之刻才会出现,否则他老人家到了这里,今天又怎么会惧怕小小张家,自己又怎么可能落到如此的地步,甚至带着陨落的可能。 这些念头,也就是电光火石之间。 全力以赴下,他的速度也提升到了极点,已经比张阳还要快了一些,几乎是瞬间就到了张阳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