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九章 张家前辈 - 神医圣手

第五五九章 张家前辈

老人的声音很平淡,听起来就好像个普通人所说的话,可就这样的话,镇住了所有的人。 “噗通!” 话音落下后,李家长老才重重的摔落在地上,他抬起头来,嘴角带着一丝血迹,骇然的看着面前这极其普通的老人。 这老人看起来和外面世俗界那些老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突然出现,而且一出现就击飞一四层长老,还让这名四层长老受伤。 老人说完刚才那嚣张的话,又回头看了众人一眼。 被他看中的每个人,心里再次一震,老人的眼神没有任何的凌厉,可被他看着就好像被毒蛇盯住的青蛙一样,每个人都有种动弹不得的感觉。 “是他!” 张阳嘴里轻轻的念叨了声,眼中也带着惊骇。 来的时候他便发现有一高手一直尾随,只是找不到人,还是几次特殊的机会才感应到他的存在。 进了龙家总部之后,这种感觉就再也没了。 在这老人刚才出现的时候,张阳重新有了这种感觉,而且非常的强烈,这老人已经直接出现在他面前了。 这次不仅他有,无影,闪电也都一样,一路跟随着他们的人,终于现身了。 不过这人说的话让张阳有些奇怪,张家人好欺负?听他这么说,好像他也是医圣一脉的人,可张运安从没提起过他们家族里面还有这样一个人。 追风突然又叫了一声,回头警惕的看着那满身血红的呼延家长老。 李家长老被这老人一下子击退,只看样子就知道受了伤,可这呼延家长老还没一点事,他依然在秘法时间内,已经距离张阳很近了。 只是这位呼延家长老也被突然出现的老人所惊住,没敢继续进攻。 他听的很清楚,这陌生强大又神秘的老人,自称的是张家人,这里只有五大世家,张家也只有一个,医圣张家。 呼延长老本能的就联想到,这是医圣一脉的家族长辈。 医圣张家并不止来一个人,还来了个这么厉害的高手,现在他全身都有种冰凉的感觉,心中更加的委屈。 一招击伤四层长老,这是什么概念啊,这最少也是四层后期实力,四层后期啊,就算他用了秘法也对付不了。 这样的高手前辈却一直不出现,等他们都打成这个样子了才冒出来,这不是坑人吗。 用后世一句时髦的话来说,这就是坑爹。 他们若是早知道张家有这样的高手在,谁还会去和张阳硬拼,也根本不会对张阳产生毁灭的念头。 老人站在那四周看了眼,最后眼睛落在了龙家两个长老的身上:“看什么看,你们龙家两个小子给老夫听着,今天我张家的人帮你们,你们却恩将仇报,这比帐我们先记着,迟早从你们身上讨回来!” 老人的话还是那么平淡,被他说的两个龙家长老一起不自然的后退了下。 两人眼中还都带着股骇然,心中也有一种恐惧。 这人到底是谁,又怎么进入的龙家,他们却丝毫不知,还有这人的实力也实在太可怕了,只是几句话就能让他们站不稳身子,这样的人真动起手的话,想杀他们岂不是易如反掌。 “还有你,给老夫老老实实的蹲着,再敢妄动一步,你李家今天别想有一个人走出这里!” 老人又瞪了眼李家长老,李家长老默默的点着头,眼中也带着恐惧,什么话也没敢说。 只刚才一下就让他吓破了胆,他很清楚,人家想要杀他的话,就刚才他的小命就没了,眼前这个老人比他强大的太多。 “张老头,这里是龙家!” 一道沉厚的声音突然响起,这道声音的主人似乎就在眼前,又好像在天边。 龙高,龙江两人脸色猛的一变,不仅他们,连之后的龙浩天等龙家弟子这会也都变的极为恭敬,还都带着点激动。 “龙家又怎么了,龙老鬼,今天的事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龙家现在真有出息啊,请我们张家帮忙的时候怎么说的,我们张家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现在又怎么做的,全是恩将仇报的小人!” 老人突然站起起来,手指头直指后方,在那大声的叫骂着。 沉默了会,那道声音才再次响起:“这次的事我龙家确实有愧于你张家,龙高,龙江你们两人进刑堂自罚三十日锥型,龙浩天身为族长,对盟友该有的帮助却没有,罚面壁三月,家族一切事物暂由龙正代理!” “是!” 龙高,龙江,龙浩天以及龙正,一起跪拜在了地上,嘴里答应着。 在这说话的人,可是他们龙家的老祖宗,任何人都不敢违背的老祖宗。 “龙老鬼,这龙浩天明明快要突破四层,你的惩罚却是让他面壁,这不是故意成全他吗,你这点鬼心思还想瞒我?行了,我不和追究,这次的那十颗辟谷丹,你别想再要了!” 老人很不屑的甩着头,依然在那大叫着。 “张老头,我龙家是有对你不住的地方,可这小子不是一点事没有,还有,你几次偷来我昆仑山,拿走了多少好东西,我追究过你的责任没有?这辟谷丹,所有的原料也都我双倍提供,你还想赖账不成?”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似乎很是生气。 辟谷丹? 听他们这么一说,张阳马上想起了张家秘籍中一些神秘药物。 辟谷丹就是这些神秘药物中的一种,辟谷丹为灵药一种,需要多种珍贵原料,这里面最难得的就是天材地宝睡莲,睡莲生长极其艰难,过千年者更难。 有了千年睡莲,才能配制出这辟谷丹,辟谷丹一不增加内劲,二不解毒,它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让服用了它的人一年不用吃饭,这一年的身体机能也都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张阳以前看这类灵药的时候,还曾经笑着说,这样的灵药最没有用,他们这么年轻,保持不保持都无所谓,他还认为这辟谷丹张家先祖根本不会去配制。 他没想的事,这辟谷丹真的有人配了出来,而且还有人需要。 “龙老鬼,不管怎么说,都是你龙家不对在先,想要辟谷丹也不是不可以,我张家弟子只要答应原谅你们,我就会如期给你!” 老人摇着头在那说着,那股声音再度消失。 所有的人,包括那些已经跑过来的三层弟子们都愣在了这里,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四大长老要联手对付张阳,这已经让他们很意外,不过他们却都能理解,张阳的潜力太恐怖,恐怖到他们也有着想把这个天才扼杀的念头。 不过最让他们意外的,还是这突然出现的老人。 老人口口声声说着张家,神秘声音也叫他张老头,很多人都猜测着,这老人是张家的前辈。 谁也没想到,医圣一脉还隐藏着这么厉害的前辈,只看他刚才出手就能知道,四层前期的李家长老完全都不是对手,一招就受了重伤。 千年世家,果然都不容有任何的小视。 华家的人,在那互相看着,他们都有些庆幸。 他们幸好没和张家结怨,张家这前辈一出现,今天的局势彻底的改变,张阳不在是独自一人,他背后一样有强大的长辈,这就等于他有了后台,有这样的后台在谁还敢对他不利。 人家长辈刚才可是说过了,要血洗龙家平原,以这张家长辈表现的实力来看,人家这话可不是说着玩。 呼延家,李家的人,则都在惊惧的互相看着。 两家人现在心情最为复杂,本以为张家人少,今天来的也只有一个张阳,可没想到人家蹦出个这么厉害的长辈。 这位张家前辈一出,便把他们的长老都给镇住了,他们今天可是彻底得罪了张阳,万一这前辈不爽,把他们全留在这龙家平原可就是个大麻烦。 这种事不是没有可能,刚才这恐怖老人可是说过血洗龙家平原的话,以他的实力,杀他们这些人易如反掌。 这恐怕老人连龙家都不怕,怎么可能会在意他们。 龙家的人这会也非常的复杂。 张家本是他们的盟友,只因为嫉妒张阳的才华,不愿意别的家族有这样的妖孽出现,就心生毁灭的念头。 要是他们早知道张家还有这么厉害的前辈一直跟随,怎么也不可能敢这么去想,更不敢这么去做。 现在好了,本来的盟友,已经彻底的得罪,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各家人,都带着复杂的心情,最复杂的还是呼延家长老。 老人说完话之后就朝着他走去,他全身依然血红,他现在有四层中期的实力,可面对这老人竟然没有一丝的抵抗勇气。 若不是高手的尊严一直约束着他,他都想下跪求饶了。 “我张家弟子和他三大灵兽一起有四层的实力,你和他之间的战斗也勉强算是是公平之战,我现在再给你个机会继续战斗,但你再想着歪主意的话,老夫可以保证,让你立毙当场,死无全尸!” 老人对着那呼延家长老慢慢的说着,呼延家长老身子微微一震,又有些迷茫的看着老人。 他很清楚,这神秘老人只要出手,他绝对无法抵抗,可现在听老人的意思竟然还让他张阳作战,这也让他的心里升起了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