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三章 寒泉剑,神兵榜利器 - 神医圣手

第五五三章 寒泉剑,神兵榜利器

呼延鹏拿了剑,没给张阳反应的时间便开始进攻。 校武台上闪现着一片剑影,这剑是把神兵利器,比之前的木剑和铁剑威力大的多,张阳的进攻立刻被阻止,只能连连躲闪,险象环生。 他刚刚创造出来的优势也没了,这会张阳的心里也是无比的愤怒,一边冷静的对待着,一边寻求破开呼延鹏的方法。 “卑鄙,无耻!” 见自己的叫喊声没人答应,龙风使劲咬了咬牙,也不知道他是在骂场上的呼延鹏,还是在骂着那些故意闭着眼睛的人。 他在那骂着,可惜场面上的一切他却无法改变。 他很想下去帮张阳,不过他也明白,他一旦上场呼延家族的人必然也会增援。 呼延家族真敢增援的话,龙家必然不可能让自己吃亏,也会增援,到时候这一场比试就有可能变为混战,甚至混战中还会有人联合来对付张阳。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只看他们现在的态度就能知道。 这让他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毕竟呼延家的长辈并不止来一位,万一帮了倒忙,只会害了张阳。 现在的龙风,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的冲动了。 眼珠子转了下,龙风突然离身,快速的离去。 龙成坐在那也很是着急,只是龙风都帮不上的忙他更不用说了,也只能在那坐着干着急。 “胡闹,这也太欺负人了!” 看不下去的并不止龙风一个,在台下站着的龙正突然跳上台去,手上还出现一把锁链。 两声脆响,龙正的锁链帮张阳挡了下,总算让张阳摆脱了呼延鹏那一阵剑影。 呼延鹏修炼的就是剑法,他剑上的功夫比掌上功夫更厉害,他用武器后也让张阳刚取得的优势当然无存。 若不是龙正上来帮这么一下,张阳想改变局势恐怕还要废点功夫。 “龙正,你什么意思?” 呼延鹏愣了下,暂停了进攻,在那大声的喝问道。 他不傻,就算有武器也不能去面对两个同级对手,张阳真和龙正联手的话,危险的就是他了。 他大叫的时候,呼延家另外两个跟来的三层中期长辈也都站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是随时准备上台。 那一直闭着眼睛的呼延家长老,也轻微的睁开了下眼睛,随即又合必在了一起。 “你们在比试,张阳没用武器,你凭什么用?” 龙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还带着点恼怒,龙正的性子和他名字一样,非常的耿直,见到了不平之事,忍不住就去过问。 “龙正,你要清楚我们是生死之斗,不是什么比试,只要能胜利,我用什么方法都行!” 呼延鹏瞪着龙正,一个字一个字的在那说着,龙正倒是被他说的给愣了下。 生死之斗,呼延鹏似乎也没有说错,之前他们便说过这场生死不论,真正生死之斗的时候,还讲究什么不用武器确实有些可笑。 只是张阳和龙家是同盟,张阳又是帮龙家追回颜面才站出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呼延鹏这样去欺负张阳。 “张阳,你的剑!” 龙风一阵风般的又跑了回来,他直接跑到了擂台下,直接把张阳的武器递给了他。 今天本来是要来观战,张阳就没带武器,噬龙匕和寒泉剑都放在了住的地方,有三大灵兽守着,他也不担心会被偷走。 也就龙风了,换个人都不可能安稳的把这两件武器拿回来。 来的不仅有龙风,还有张阳的三大灵兽,只是它们都很聪明,知道这边高手多,暂时躲的远一点,以追风的速度,这点距离想来也就是眨次眼皮的事情。 “谢了,龙风!” 接过自己的两件武器,张阳猛然大笑了一声,之前被呼延鹏拿着武器追赶的憋闷感也全部的消失,张阳的心里,也隐隐有了一分杀意。 呼延鹏这人,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和自己动手竟然还无耻的先用武器。 这样没脸皮的人也可以说最为可怕,双方已经结仇,如果不彻底的解决他,甚至又可能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危险和麻烦。 张阳要的是展现自己的实力,要的是让人们重新记住他们医圣一脉,这个目的实现的方法很多,包括杀人。 看着张阳冰冷的眼神,呼延鹏的心很不自然的哆嗦了一下。 他竟然在心里有了一种恐惧感,这让他无比的骇然,同时还有些后悔。 他后悔不是去招惹张阳,后悔的是刚才没及早下重手,拼着受伤也把张阳斩于剑下,现在张阳有了武器,之前那样的机会可就再难寻找了。 “你们继续!” 见张阳也拿到了武器,龙正嘿嘿一笑走下台。 他的阻拦给张阳提供了宝贵的时间,还让张阳很轻松的拿回了自己的武器,若是刚才呼延鹏出手阻拦的话,他或许不会拿的那么轻松。 稍稍感激的看了眼龙正,张阳立刻又转回了头。 他的眼睛,变的更为冰冷。 噬龙匕被张阳直接塞在了身上,匕首是神兵利器,但毕竟太短,而且还是仿制品,威力上远远不如手中的寒泉剑。 张阳之前苦练的剑法这会算有了用场,这把绝世神兵也终于有了展现它风采的机会。 “乒!” 龙正刚走下去,呼延鹏便抢先进攻,张阳的寒泉剑直接出鞘,和呼延鹏的长剑碰撞了一下。 两把剑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两人的内劲也都运作在了剑上,这一撞击两人都退了一步。 “你这是什么剑?” 呼延鹏站在那里,没在进攻,满是惊诧的问了句,刚才两把剑简单的交手,他明显感觉到对方剑上的内劲更为深厚。 而且对方的长剑还带着一股寒气,对他都有影响的寒气,这让他明白张阳手中的神兵利器绝对不是凡品,甚至比他的还要好一些。 “寒泉剑!” 轻轻的吐着三个字,张阳的身子突然一晃,校武台上直接出现了两个张阳,一个是他本人,一个则是残影。 有了武器,进攻的一方又换成了张阳,不过听到他说的这三个字,李凉还有几家的几位长辈们都站了起来。 寒泉剑,这可是神兵榜上的神剑,神兵榜排名第九,也是全天下最好的三把剑之一。 十大神兵之中,剑类一共有三件,分别是第一的伏神剑,第四的斩魔剑和第九的寒泉剑,伏神剑和斩魔剑早就失传,寒泉剑也没了踪影,很多人都认为,这三把绝世神剑都会成为传说,再也不会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李家为此还遗憾了很久,他们是剑修世家,这些神剑对他们的帮助最大,可惜他们收藏的名剑之中竟然没有一件神兵榜利器,三大神剑也和他们彻底无缘。 “乒乒乒!” 清脆的声音不断响起,张阳的速度比刚才又快了几分,他这么快的速度完全弥补了他剑法刚刚修炼的不足,就算呼延鹏的剑法修炼了几十年,比他强,这会也被张阳所压制住,根本发挥不出来自己的强势。 现在的他,甚至没去想寒泉剑这个名字,他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应付张阳的身上。 “寒泉剑,有意思!” 李家的长老突然睁开了眼睛,嘴角带出丝怪怪的笑意。 他旁边的呼延家以及龙家的三个长老,一起看了他一眼。 呼延家的长老又回头看着台上,他的眉头轻轻的跳动着,他已经看出了呼延鹏的不利,这场比试,呼延鹏根本没了赢的希望,更不用说杀死张阳。 这让他的心里也微微有些失望。 李家长老也没在意,只是在那饶有兴趣的看着张阳,谁也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校武台上,局势再次改变,没一会呼延鹏只剩下了招架之力。 呼延家的人此时都着急了起来,除非他们再派人上去一起作战,否则看呼延鹏的样子是赢不了了。 三层后期的大高手,竟然打不过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放在之前这是他么想都不敢想的事。 “乒乒!” 连续招架了两下,呼延鹏的脸色突然再次一变。 因为内劲消耗太大,每次武器的碰撞都会震散他加持在武器上的很多内劲,他便放松了对武器的内劲加持,神兵利器本身就不需要加持太多的内劲,不然怎么还能叫做神兵。 他刚松开一点,张阳手上的长剑就在他的宝剑上面砍出了一个小豁口,他这件神兵利器等于是伤了。 “寒泉剑,神兵榜利器?” 这会的他,总算想出了张阳之前报出武器名字的意思,在那边退边惊骇的叫着。 张阳这么年轻有这么强的实力也就算了,没想到他的手上竟然还有神兵榜利器,神兵榜的十大利器大部分都已经失传,能有一件,哪怕就算排名第十也是非常了不得的事。 在他惊叫的同时,张阳的眼里猛然闪过道寒光。 好机会,呼延鹏心神开始乱了,这个时候他的实力已经不足刚才的八成,而张阳依然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不在犹豫,张阳的心念马上动了下,眼睛也朝远处看了眼。 远处,一道白光由远而至,几乎是瞬间便到了这校武台之上,一屁洁白的白马,身上还背着一大一小两个小家伙,直接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