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二、五三三章 龙浩天的惊讶 - 神医圣手

第五三二、五三三章 龙浩天的惊讶

听到张阳的问题,龙风转过了头,也向四周看了看。 看着这空旷的平原,以及远处可见的山壁,龙风的脸上露出丝骄傲的笑容。 “这个地方,是八百多年前龙家先祖所发现的一处天然屏障,当时先祖发现之后,就立刻决定将整个龙家搬入到这里来,经过八百多年的开发,这里已经成为了我们龙家的世外桃源!” 龙家在八百多年前的时候也在昆仑山,但不是这个地方。 之前的龙家总部是建造在一个山顶,山顶很大但也很冷,昆仑山海拔很高,很多山峰都常年带有积雪。 当时龙家总部的环境,可以说和现在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发现这处小平原之后,龙家立刻做出了搬迁决定,不仅仅是因为这片小平原地方大,足够他们生活,最主要的原因这里是一块天然屏障。 所谓的天然屏障,就是没有正确的路,你根本找不到的地方。 正确的路就是他们之前进出龙家的山洞,只有那一个地方可以进出,其他地方,你就是天空也看不到这个地方的存在。 为什么会这样,龙家研究了八百多年也没有研究透,至今也没人知道。 不过有一点龙家人很清楚,那就是在这里生活确实很好,这里修炼的环境也比外面要好一些,甚至比植物茂盛的森林中能量更要充足。 “这块小平原有五万多亩土地,几乎都适合耕种,只要能中的东西在这里都有培植,这么大的地方,我们龙家来用绰绰有余!” 龙风慢慢的介绍着,每介绍一点,他脸上的骄傲也就越盛。 龙家这处宝地,也可以说是第一无二的好地方,龙家先祖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他们确实给后世子孙留下了一个最好的传承之地。 龙成这会也显得很是激动,同样带着骄傲。 这就是龙家总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存在,看着周围一些木屋龙成都想搬过来,在这里安静的生活,享受着田园风光,没有大城市的喧闹,这估计是很多人向往的生活。 张阳眼中也带着惊讶,这么好的地方张阳也很是羡慕,不过也只是羡慕,这地方再好也不适合他们医圣一脉,没什么可眼红的。 先不说医圣一脉人丁单薄,就行医这一点就不行,医圣一脉讲究的是实践行医,只有行医的次数多了,他们的医术才会增强。 张阳能有这么好的医术,和他上辈子在医院工作有着很大的关系,是在那有了大量实践之后,才让他面对各种疾病都能够应付。 若只靠这辈子的记忆,哪怕有这么深的内劲,他现在的医术也不可能这么高。 木屋和砖瓦房都不多,不过这些木屋都很精致,看起来就好像来到了古代。 并不是每处房子都有人,很多房子都是空着,还有一些明显很长时间没人居住的地方。 这些房子大都是几百年来龙家的仆人们建造,龙家住在这里,粮食蔬菜都可以自己种植,但种植这些不能让他们本家的弟子亲自出面,他们还都要修炼,钻研武学,也没有这个时间。 这就需要一些仆人们来做这些事,这么多年的传承,龙家早就培养出了一批完全对他们忠诚,可以放心使用的奴仆,库巴镇的维斯亚就是这类人。 这类人数量也不多,总体也就一千多人,他们互相联姻,拥有的后代也是龙家的奴仆,一部分优秀的人会被赐予龙姓,真正和龙家捆绑在一起。 龙姓的仆人中,有一部分优秀者就被送出总部,在世俗界为龙家服务,这就是龙家外门,如今龙家外门也发展的颇为壮大,拥有了很高的名气。 龙成就是龙家外门的一员。 三人在前面走着,追风和闪电他们则好奇的在后面跟着,正在山里面行走,突然间来到这么好的一处平原,这三个小家伙也很意外。 这平原和外面还不一样,外面西疆省的气候并不好,跟这个四季如春的地方根本没有办法相比。 “前面就是我们龙家大本营!” 走了没多久,前面便出现了一处庞大的宫殿式建筑,早在刚到这里的时候,张阳就看到了这边冒出的房顶,当时还猜测这是不是那种古代宫殿式的房子。 现在猜测变为了现实,这就是座宫殿,还是龙家弟子真正居住的地方。 这座宫殿很大,外面有长长的围墙,还没到就能感受到它那巍峨的气势,在这个小平原中建造些木屋或者砖瓦房并不难,建造这样一座大宫殿可就不容易了。 “大本营是搬迁到这里之后,第二代先祖开始建造的,足足建造了一百多年,才将这里建成,他们没有机会享用这里,这些机会全给了我们这些后世子孙!” 看着前面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龙风又轻轻叹了口气。 龙家总部倾注了他们龙家世世代代很多人的心血,龙家每个人都对这里都有着极深的感情。 张阳轻轻点了下头,世家的教育向来都是以家为本,这点张阳很是理解。 医圣张家虽然人丁不旺,但传承的过程中也是如此,每个张家人都对自己的家族有着很强的荣誉和归属感。 穿越之后,在这具身体上张阳也一直都以张家人自居,就是这个原因。 没有这种荣誉和归属感,一个家族也不可能传承那么久。 说着话,三人很快到了大门前,门有三洞,这里倒没有人守着,门还敞开着,随便人进出。 “轩辕世家!” 站在大门前,张阳轻轻的抬着头,看着大门上的四字招牌。 这四个字写的很大,而且是刻上去的,这四个字之中蕴含着一股冲天的霸气,让人看到之后都忍不住有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张阳抬着头,看这四个字越看越心惊。 他已经三层后期的修为,看到这些字之后依然有着如此的感觉,若不是他极力控制恐怕已经跪在了那里。 这意味着什么张阳很清楚,这意味当年写这四个字的人,实力肯定无比的强大,至少比他强大的多,他才能在自己的字之中带出这样的精神意志,并且存留这么多年。 “噗通!” 一旁的龙成,也在看着这几个字,只看了几眼他就跪在了地上,额头还有些冒汗。 他跪在地上龙风并没有去拉他,这四个字的厉害龙风很清楚,龙成只是一层内劲修为,根本挡不住这四个字中蕴含的精神力量。 他是龙家的人,跪自己家族先祖的字不丢人,也是应该的。 “好!” 看了一会,张阳才轻轻吐了口气,不在去看大门上的招牌,这四个字很强大,还带着股霸气,不过这股霸气张阳很不喜欢。 这是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唯舞独尊的霸气,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张阳没有争霸之心,但也不想屈居别人的身后。 当然,他只是不喜欢,对写出这四个字的人还是有着很深的佩服,能写出这样的字可不容易。 “噗嗤!” 追风打了个响鼻,在门口站了有一会了,追风显得有些无聊。 它和闪电、无影都没去注意这几个字,几个小家伙根本不认字,让它们看纯粹是对牛弹琴。 “张阳,请!” 龙风伸出手来,对张阳做了个请势,在这里他就是地主,张阳是客人,客气点也是应该。 龙成恭敬的磕了几个头之后也站了起来,跟在张阳的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龙家子弟生活的地方,并没有禁止仆人或者外门弟子进出,在这里面也有龙家仆人生活着,宫殿很大,房子足够他们用。 不过有些关键的地方,这些人还是不能进入的。 进来之后,龙风显得更为激动,前面不像外面那样人很少人,正门进去后在周围就看到了好多人,这些人还正惊讶的看着他们。 “风哥,是风哥回来了!” “风少爷回来了,快去禀报!” 一些看到龙风的人,都在那叫了起来,很多人都跑动了起来,还有个人朝他们这边快速走来。 “龙家平时客人很少,都是自己人也就没那么多规矩,时间长了就是这个样子!” 龙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刚才喊话的有龙家子弟,也有那些下人仆人。 龙家是隐世家族,独自隐居,平时来的客人并不多,也没有什么招待客人的规矩,每次家族有人出去回来都是这个样子。 平时龙风也无所谓,可这次不同,这次他带着张阳,他怕张阳认为龙家家教不严,才特意的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比我们那热闹多了!” 张阳轻轻一笑,龙家这热闹的样子张阳很喜欢,医圣一脉就从没有过这样热闹的场景。 “哥,你总算回来了,你这次出去怎么这么长时间!” 正面走过来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脸色还显得有些稚嫩,他也是龙家年轻一代的弟子。 张阳只看了一眼便认了出来,他的内劲修为在一层后期,和之前的龙翔一样。 不过他的一层后期不是太稳定,不像龙翔很快就可以突破,即使如此,他也比龙成的修为要高,龙家直系弟子都是重点栽培的对象。 龙成的年纪,可比大了整整一倍还要多。 看着面前这个少年,龙风的眼中露出了点溺爱。 “我这次出去有些事,回来的晚了一些,你这段时间功课有没有落下?” “没有,我修炼一直都很努力,七叔说我的落樱剑法已经有六成火候了!” 听了龙风的话,少年马上抬起头,说话的时候还带着点骄傲,像是在邀功。 龙风闻言微笑点头:“六成,不错,继续努力,争取完全练成剑法!”说着龙风还伸出手抚摸了这少年的脑袋。 “张阳,这是我亲弟弟龙剑,他小时候抓阄抓着一把剑不放,就给他起名叫龙剑,长大后他果然选择了修炼剑术,落樱剑法是高等剑术,就算蜀山的人在他这个年纪也不一定能修炼出六成火候来!” 龙风给张阳介绍着这个少年,比之前对谁的介绍都要多。 从他的态度上张阳也能明白,他这个亲弟弟是对他很重要的人。 “龙剑,这是张阳,我的好朋友,也是家里这次邀请的客人,他的修为可比我还要强的多!” 龙剑这会也在抬着头看张阳,眼中还带着股好奇。 他的样子和龙风很像,即使龙风不点名,张阳也能猜出他们两个的关系,在之前龙风一直留着的灵药里面,肯定有一颗是为龙剑做的准备。 看了张阳一会,龙剑才对龙风说道:“哥,娘说你打赌输了,要给别人当三年保镖,这是真的吗?” 龙风的脸上突然露出丝尴尬,他和张阳打赌的事早就成为了过去,两人也从没有提过这件事。 不过一开始两人确实是因为这个才在一起,张阳那时候也有别的目的,只是没想到后来的发展会让两个人成为真正的朋友。 “是有这么回事,哥那也是技不如人!” 龙风小声的解释着,这件事他只告诉了自己的父亲,龙家的现任族长,他的父亲肯定不会对其他人说,但自己家人则不会隐瞒。 “打败你的人,是不是很厉害?他肯定是个年纪大的人,故意欺负你的吧?” 龙剑又问了一句,自从知道龙风打赌输了要给人当保镖之后,这个问题就一直憋在他的心里,早就想问了。 所以才在龙风刚回来的时候,问出这些来。 他这么一问,张阳也有些尴尬,当初打败龙风的人可就是他。 “没有,现在都没事了,以前的事不要再说,我马上要去见族长!” 龙风掩饰住自己的脸红,急忙说了一句,说完带着张阳就向前走去。 走了几步他才想起来,又对龙剑吩咐了几声,让他带龙成去找人,龙成是外门弟子,家族内有专门负责外门弟子的人,让他们先招待着龙成。 龙剑没有得到答案,稍稍有些失望,不过很快这股失望便消失,他从龙成那里问出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龙家嫡传弟子,不到内劲二层是不能离开这里,最多也只能看守门户的时候看看外面的山景,离开肯定是不敢。 龙剑虽小,但对外面也有着很多的向往,特别是听很多出去过的人讲述之后。 他现在修为没到,没机会出去,可不妨碍他打听,龙成就成为他最适合打听的对象,龙风让他带龙成找人,结果他直接把龙成带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聊就是半天,问了很多稀奇古怪的问题。 这些龙风并不知道,他已经带张阳到了后院,追风,闪电他们也都跟了过来。 站在后院的门前,龙风的脸上又露出了丝犹豫。 张阳去见族长没问题,不仅仅是因为张阳的身份,还有他的实力也有这个资格。 不过把追风还有闪电他们都带归去,那就有些不合适了,毕竟房间里说话,旁边有个马的话感觉都会很奇怪。 “闪电!” 张阳突然笑了笑,对着闪电招了招手。 闪电回过头,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小脸上还带着谄笑。 “带着无影和追风,你们一起在这等着我,不准乱走!” 张阳从身上拿出个瓶子,从里面取出三颗小药丸,随手丢给了闪电。 这是三颗普通的药丸,平时闪电他们的零食,这些零食追风前几天也开始吃,它很快也喜欢了这些美味的小东西。 闪电之前告诉它的没错,跟着张阳真的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听完张阳的吩咐,闪电笑呵呵的点了下头,马上抓着药丸跑了回去,它没有贪污,三颗零食都分了下去,很快就被它们吃进肚子里。 摇头笑了笑,张阳这才跟着龙风一起进了后院。 后院的装饰和前面没什么大的差别,只是这里的人更少一些,后院除了龙家嫡传弟子和少数允许的仆人之外,没有允许谁也不准进。 “去通报一声,就说医圣一脉的朋友到了!” 在后院没走多久,就到了一个阁院,这里站着两个守卫。 龙风走到他们的身边,便直接吩咐了一声,其中一个守卫马上点了下头。 “是,风少爷!” 守卫快速的跑了进去,龙风没在想里走,在那给张阳介绍着一些龙家的事情。 没一会,那守卫又跑了回来,恭敬的把张阳和龙风请了进去。 族长已经在会客厅等着了,让张阳和龙风都过去。 会客厅是龙家接待贵客的地方,一般来说,这里只有长老和族长来使用。 长老和族长的地位很高,能让他们接待的客人也都很重要,龙风没想到族长会在会客厅接待张阳,这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 他原本以为族长只会在偏房见他们,毕竟族长并不知道张阳真正的实力,龙风只汇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汇报过。 “族长!” 会客厅很大,守卫把他们送进来之后便退了回去,龙风看着里面已经坐着的个人,马上叫了一声。 龙家家规很严,特别是对族长,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也要对他们用这个称呼,以示他们会公平对待每个人,所以在外面的时候龙风从没叫过父亲。 “龙风回来了,这位想必就是医圣一脉的朋友,欢迎你来到龙家!” 坐在里面的人站了起来,微笑看了眼龙风,又看了看张阳。 他看张阳的时候,张阳也在打量着他,这是个看起来五十来岁的男子,他看起来比张运安要老一些,他的实际年龄则和张运安差不多。 这就是龙家的现任族长龙浩天,张阳已经看出来,他的修为和自己一样,都是三层后期。 不过他的修为比自己巩固的多,也稳定的多,看样子距离突破四层也不远了。 当然,想要突破四层可没那么容易,没有圣女丸的话,靠自己的努力还是有着很大的风险,这是一层阻隔了很多人的屏障。 “在下医圣一脉张阳,见过前辈!” 张阳轻轻抱拳,他对龙浩天的态度比对龙九好的多,这不是因为龙浩天是龙家的族长,而是因为他是龙风的父亲。 龙风是他的好朋友,他的父亲自己也是自己的长辈。 “到了龙家不用那么客气,先坐下再说,说起来我和运安也是多年的好友,你们医圣一脉能出你这样年轻的天才,值得庆贺啊!” 龙浩天笑了笑,他和张运安确实早就认识,可也算不上多好的朋友,他们有过很多次的争执。 只不过在晚辈面前他要表现的大度一些。 看着张阳,龙浩天的眼里也带着股吃惊,张阳比他想象的还要年轻。 之前龙风和他用卫星电话联系过,龙家不能和外界真的完全断绝,卫星电话就是他们对外联系的唯一方法。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张阳的修为,知道张阳突破到了内劲三层。 当初的他就已经很关注张阳,邀请张阳来龙家做客。 他很清楚,一个如此年轻的三层高手意味着什么,这也是他今天在会客厅亲自接见张阳的原因。 “前辈客气了,舅舅也让我带他向您问好!”张阳笑道,直接在旁边的客位上坐了下来。 “舅舅?” 龙浩天稍稍愣了下,他只知道张阳是医圣一脉的传人,并不知道其中复杂的关系。 龙风急忙站了起来,把张运安和张阳的关系简单的说了下。 这里面太复杂,他也不可能完全说清楚,不过张阳是医圣一脉的传人已经是事实,不管他和张运安是什么关系,他都能代表医圣一脉。 “你说,张运安已经突破到了四层!” 介绍完这些,龙风顺便提了下张运安的修为,他刚说完龙浩天就站了起来,眼睛瞪的滚圆。 说起来,龙浩天和张运安认识了也有差不多二十多年,两人这二十多年来也争斗了很多次,修为却一直都相当。 他们两个无论是谁突破,后面一个都会跟着很快突破,这也让他们一直以来谁都压制不了谁。 两人就像竞争对手一样,在竞争的同时也等于给了自己压力和动力。 “是,张前辈已经突破,这点我可以保证!” 龙风轻轻点了下头,张运安是四层无疑,他可是亲自和张运安交过手,并且差点没付出生命的代价,自然清楚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