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零、五二一章 张阳的警惕 - 神医圣手

第五二零、五二一章 张阳的警惕

峨眉山属于蜀山山脉,严格说起来这已经到了李家的地盘。 不过这里并不是李家所关注的地方,这里开发的太严重,早就不是隐居的净土,就算其他内劲修炼者也很少来这个地方。 在峨眉山逛了一天,感受了一通佛教文化后,张阳三人便立刻出发。 他们来峨眉山也只是看看,峨眉山给他们的感觉还不如乐山大佛,大佛让龙风有了感悟,这里却没有。 说起来龙风这也是有些贪心了,顿悟哪有那么多,他能遇到一次就已经是莫大的机缘。 从峨眉山一路向西北,一天之后三人便到了青城山,李长风就是朝这个方向走来的,也不知道他现在到没到家,有没有为他们准备好那猴儿酒。 在青城山没停,直接向西北继续前进,进入到了青湖省内。 青湖省位于西北地区,这里已经是人烟稀少的地方了。 那辆厢式货车一直跟着他们,龙成付的车费很高,人家也乐意跟着这样的财主。 那宽大的货箱内,现在已经堆了一半的东西,都是龙成买的礼物,每一件都有着不小的价值,这些礼物就耗费了他不少的金钱。 “张阳,前辈,前面不远咱们就进入草原,下面的路上人烟会更稀少!” 中午几人在一个镇子上停下来休息,这里只有一个很普通的饭店,现在他们就在这里吃饭。 吃饭的时候,龙成指着地图对张阳和龙风说着,之前他们一直都在繁华的地方,即使有人少的地方也不会太多,吃饭的时间肯定能找到城市落脚。 不像现在,都下午两点了才找到一个小镇子。 不进西北,体验不到那种地大物博的感觉。 龙风看了看地图,随即笑着说道:“没关系,继续前进就是,咱们准备的东西多,没地方落脚就自己搭帐篷,你不是带着猎枪吗?正好打点野味,张阳的手艺可是极好!” “好,没问题,我比不过吴志国,但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张阳微微一笑,点着头说道。 要说厨艺最好的首推吴志国,特别是野味方便的制作,他比张阳的手艺还要好上许多。 他这也是被逼的,自己太喜欢吃,别人做的又满足不了他的口味,只能自己来做。 “那好,就这么定了,咱们一直向前开,今晚走到哪就停到哪!” 龙成马上点了下头,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担心张阳和龙风,这一路走来他们住的可都是星级酒店,猛然住帐篷怕他们不习惯。 “吱吱吱!” “叽叽叽!” 闪电和无影这会也都叫了起来,这两天这两个小家伙十分的活跃,走到哪里都会跳出来跑动一番。 对它们来说这样外出纯粹历练的机会也很少,可惜他们再聪明也是灵兽,在乐山大佛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感悟,那会的它们都在玩水。 午饭做的并不好,连那货车司机都没多吃,简单吃了点之后众人便重新出发。 接下来路上的车辆变的更少,不像之前走在路上到处都是车,十几分钟,半小时的不见一辆车纯属正常。 公路的四周也不在是水田或者房屋,远远望去,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这里的草还不算高,看起来一片绿油油,像个绿色的大地毯。 车少但路并不差,他们的车速开的也不慢,一路向前疾驰着,接近傍晚的时候已经走了好几百公里。 晚上果然没找到住宿的地方,张阳和龙风提着猎枪去打猎,龙成则和那货车司机一起搭建着帐篷。 一共搭了三个帐篷,货车司机车上有睡的地方,睡车上对他来说更安全一些。 “老板,其实让我说,咱不应该这么走,走更远一点的西青公路更好一些,那边的路车多,也安全,这边是才修好的路,人是少,但路上却不安全!” 货车司机叫霍立,四十六岁,平时不怎么说话,搭帐篷的时候才对龙成提醒了几句。 “老霍,你说的不安全是什么意思?” 龙成抬起头,稍稍有些惊讶,这边他也没来过,只是听说过一些,对这边的情况同样不太了解。 “这边有狼,偷猎者,还有纯粹靠截路的人,万一遇到了,你这车货就不保险了!” 老货指了指自己的货车,这些天他一直跟着帮忙装车,知道龙成买的都是贵重的礼品,别看车上的东西不多,可比平时他装好几车货的价值都高。 “截路,我明白了,你放心吧,不会有事!” 龙成的脸上又带出一丝笑容,他还以为不安全是什么,原来是这里也有路匪存在。 其实路匪在全国各地都有,现在已经好多了,十年前之前更多,这些路匪并不像传说中的劫匪一样,打家劫舍,杀人放火。 他们纯粹就是抢点东西,如果你车上的人多,他们还会主动离开。 也有一些凶悍的路匪和抢匪差不多,不过这类人都会被政府镇压,近几年来几乎已经消失,也只有这偏远的地方才能存在那么一些。 “我知道你们有猎枪,可他们也有,真用了这东西就不好了,小心为妙!” 见龙成不听自己的劝,老霍多少有些失望,说完之后又嘟噜了几句,帮龙成把帐篷支撑起来他也就回到了车上。 东西不是他的,他只帮忙运送,龙成不听他也没办法。 这里的路匪也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一般来说只劫财不劫命,就算真的遇到了,人家也不会要他这破烂的小货车。 虽说如此,不过能不遇到还是不想遇到,开车的人对这些人都很忌讳。 他也是之前跑过这条路,才知道这些。 龙成不知道他的想法,知道也不会担心,车上跟着两大高手,一些路匪要是能得逞的话他们干脆找豆腐撞死算了。 别说张阳和龙成,光闪电一个就能对付一帮子路匪,他心里真没有一点的担心。 这些路匪不出现还好,出现的话倒霉的肯定是他们。 帐篷搭好,龙成马上生火做烤架,刚弄完这些张阳和龙风就回来了。 以两人的速度,不用猎枪这里的猎物也跑不掉,拿着猎枪只是当个样子,纯粹过过用枪打猎的瘾。 两人出去的时间不长,但收获很丰盛,足足有六只野兔,还有两头獐子,另外他们还打到了一头黄羊,在这里黄羊可不多见。 这么丰盛的猎物,连老霍都被惊动了,又从车上走下来,帮着他们一起收拾这些猎物。 这些东西足够他们的晚餐,他们的车上也带着火腿,罐头之类的食物,龙成拿出来一些,又搬了箱酒,配合着张阳烤的野味美美的吃了起来。 张阳烤了两只羊腿,又烤了两只兔子,东西已经很不少,这么多最后还是被他们全部吃光,连老霍都过来喝了点酒,吃了不少东西。 这也是他们进入草原的第一天,虽然有些枯燥但至少第一天的日子没让他们失望,这会每个人还都有着一股新奇感。 第二天简单的吃了早餐之后,众人便继续赶路。 越往前走,车子也就越少,不过各类动物反而越来越多,行走两天之后他们也算是到了青湖省的腹地。 这里的路不再像之前那么容易,走起来都要小心,路上他们的车子还坏了一次,好在老霍会修车,又是小毛病,很快便给解决了。 这样的路则显得更枯燥,没人的时候,张阳和龙风就在车上修炼,两人还分开服用了一颗精血丹,吸收里面的药力。 至于两个小家伙,这会只能干巴巴的看着,它们前几天才吃过一次,药效还没消化完,这会给它们就是浪费。 “老乡,老乡……” 龙成正开着车,前面的草地里突然跑出来个人,对着他就猛挥手。 在这荒郊野地里,猛然钻出来个人,把龙成也给吓了一跳,急忙踩住了刹车。 “你们干什么?” 龙成走下车,很不高兴的对拦车的人问了句,拦车的是个三十来岁样子的男子,一米八的个子,正一脸憨笑的看着龙成。 “老乡,实在不好意思,我们的车坏在里面了,你们能不能帮个忙,把车给我们拉出来?” 男子从口袋里掏出盒三五,拿出几支递给龙成,可惜龙成不抽烟,他又把烟塞了回去。 “里面,你们把车开在里面去干什么?” 龙成的眉头轻轻跳动了下,这里的草地很旺盛,而且还有着沙漠,把车直接开进草地里那纯粹是自找麻烦,就算性能好的越野车在草地里也无法行走太远。 “我们是第一次来这,不是好奇吗,就开进了里面,老乡帮帮忙,这是五百块钱,只要帮我们拉出车来,这钱就是你的的了!” 那人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十块的钞票,脸上依然带着憨笑。 龙成没接他的钱,只是冷冷的看着他,过了一会才说道:“帮不帮你我不能做主,你等会!” 龙成说完返回到车里,把刚才那男子说的事告诉了张阳和龙风,要不要帮他们龙成确实不能做主,还要看张阳和龙风的意见。 “要我说赶紧走,这么荒的地方谁会把车开里面去,肯定有问题,乱停下会出事!” 货车司机老霍也走了下来,凑到车前小声的说着,他还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子,他走过这条路,对这条路上的一些事也稍微熟悉一些。 “张阳,你看呢?” 龙风走下车来,看了看不远处的那男子,微笑问了句。 张阳也下了车,他还抱着闪电,这里很是荒凉,路也不是柏油公路,都是那种沙土路,在这里能遇到个人都不容易,更不用说把车开进草地的人。 “能帮就帮下吧,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张阳淡淡的说道,龙成马上点了下头,张阳和龙风都答应了,他更没有反对的理由。 “不听老人言,你们去我可不去!” 老霍见他们答应后,显得极为失望,嘴里还嘟噜着。 龙成这会已经回复了那个男子,那男子显得很高兴,不断的点着头,跑回来坐在了张阳他们车的副驾驶座上。 “龙老板,你们要去能不能给我留把猎枪?” 还没走,那老霍又跑了过来,小声的说了句。 听到这人要猎枪,刚上车的那男子神情稍稍有了点不自然,轻轻的看着龙成。 龙成没有多想,直接点头道:“你那车后面就有,自己拿一杆就行,会用吗?” 老霍马上说道:“会,会,那我自己拿了,你们可要快点回来!” 老霍开车二十多年,青湖这边经常走,以前就带猎枪防过身,可惜前两年严打眼中,没收了大批的私人枪支,他也不在敢带这些出门,家里也没了这个。 对他来说,有猎枪就行,有猎枪在手总会有些安全感。 龙成打着车子,直接开车进了草地,进了草地车子颠簸的明显厉害,闪电在那不高兴的叫了起来。 那男子回头看了眼闪电,眼中又露出丝惊讶,在眼底深处还有股抹不掉的贪婪。 往前开了足足十几分钟,龙成才看到前面有两辆车,一辆和他们一样的大吉普,另外一辆没看出牌子的老式越野车。 两辆车分别停着,车子两旁还站着六七个人,全是高大威武的男子。 这些人看到龙成开的车,全都站了起来。 “怎么两辆车,你不说一辆吗?” 看着前面的车,龙成有些不满的问了一句,两辆车就要帮他们拉两次,龙成倒不是心疼车,只是感觉这样浪费时间。 “老乡,我们是一起出来的,本来是一辆车坏,可没想到后来变成了两辆!” 副驾驶座的那男子立刻憨笑了起来,龙成也没怎么在意,继续往前开着车。 张阳的嘴角慢慢带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之前就一直注意着这请求他们帮忙的男子,他感觉到距离那几个人越近,这男子的呼吸就越快。 这分明是心中有鬼的表现,这个人很可能有问题。 已经到了这,张阳也没揭破,他们真是车子陷在里面,帮他们拉出去也好,可真要有了歹意,那吃亏的保证是他们。 龙成开着的车,终于到了一辆车的前面,车子也停了下来。 龙成还没下车,之前站着的几个人就围了过来,一个人还拿出杆猎枪,直接对着玻璃指着龙成。 “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成微微一愣,随即愤怒的叫道,看着身边副驾驶座上的那男子。 “老乡,不好意思,我们的车是彻底坏了,只能借你们的车一用,赶紧下车!” 这男子一收之前憨笑的样子,变的无比狰狞,狠狠的看着龙成,说完之后他又回过头来,看着后座上的张阳和龙风。 “你们两个也都下来,什么都不要拿!” 在他说话的时候,又有两个人来到后面的车门前,有人还拉开了车门,还有一杆猎枪指着他们。 龙风也愣住了,他的脸色变的铁青,看起来比龙成还要愤怒。 这会他的心里确实很生气,他可是难得好心一回,可没想到到了这里竟然这么对待他们,刚刚对普通人生活有了体验的龙风,猛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变化。 “我们下车!” 张阳伸出手,拉了拉龙风,又对他摇了下头。 这几杆猎枪他们自然不怕,张阳手中的银针可以在他们打出子弹之前射中他们的手,保证他们开不了枪,还有闪电,闪电足以快速解决所有的人。 张阳不让龙风乱送,只是想先下车再说。 龙成也下了车,龙成还狠狠的瞪着之前骗他过来的那个人,他又想起了老霍之前所说的话,没想到老霍说的竟然成了真。 还好他给老霍留了枪,他有枪,又在车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至于老霍会不会开车自己走他则没去想,老霍是他正规租来的车,家庭地址什么的都知道,除非他想变成通缉犯,否则不会带着这一车货物离开。 再说了,这只是货,又不是钱,这些货还大都是药材玩具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金银之物,价格是高,可他想变现并不容易。 “老刘,你立大功了,这车不错,一会把油加满,咱直接就能开走!” 一个脸上有刺青,扛着猎枪的人上前拍了拍车后,兴奋的在那叫着。 被他叫做老刘的,就是之前看起来很憨厚,欺骗了龙成他们的那个人。 这人正在张阳他们车后面翻着,没一会就被他翻下来了两杆猎枪,这是前几天张阳和龙风打猎时候使用的那两杆。 “不止车不错,你看看那人的怀里?” 把枪背上,他又咧嘴笑了起来,不过这会他的笑容怎么看都显得狰狞,不像之前那样憨厚老实。 “怀里?” 刺青男子疑惑的往龙成他们几个人看了看,最后眼睛落在了张阳怀里的闪电身上。 “宠物貂,这毛发正点啊!” 只看了一眼,刺青男子就愣了下,随即眼睛放开,大声的叫着。 他这一叫,其他人也都往这里看了过来。 “哈哈,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富婆高价收白色毛皮,我看这个就好,虽然小但能做个脖领,肯定能让她满意!” 老刘在那大笑着,龙成的脸色则越来越冰冷。 这几个人,竟然在打闪电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张阳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闪电被他抱着,不然闪电早就跑过去给那家伙一爪子,竟然要将它的皮毛卖给什么富婆。 龙风也在笑,他是第一次被人抢劫,愤怒之后只有着一股新鲜感。 “都站过来,我们几个只截财……哎呀” 刺青男拿着猎枪,仰着头,对龙成他们叫着,在他看来龙成就是领头人,龙成的年纪最大,张阳就像个学生,龙风也显得很年轻。 可惜的他的话没说完便惨叫了一声,张阳终于松开了手,闪电第一时间就飞了过去。 刺青男脸上不仅多了刺青,还多了一排爪印,他只叫了一声,便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着,闪电的爪子没毒,但它出发之前加了点毒气,带了点毒性。 这种毒不致命,但足以毒倒一个成年男子,让他段时间内失去行动能力。 在闪电飞出去的时候,张阳和龙风也动了。 两个身影就像两个闪电,直直的飞了出去,周围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龙成这会也动了,可他惊愕的发现,那个之前拿着枪指着他的人,枪没了,整个人也软倒在了地上。 整个事情几乎就是一瞬间,六七个站着的人全部倒了下去,除了他们之外,唯一站着的就是之前他们开车带着的那个老刘。 老刘正背着张阳他们的两杆猎枪,张着嘴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会的他,有种做梦般的感觉。 他的同伴,很厉害的同伴,拿着枪的同伴,竟然瞬间全部倒了下去,连怎么倒的他都没看清楚。 “啊!” 他使劲的掐了下自己,感觉到疼痛后才叫了一声,这不是做梦,这是事实,几个人像鬼一样,一下子就把他们所有的人全部打倒了。 “别过来,你别过来!” 老刘惊慌的看着张阳,张阳正慢慢的朝他走去。 闪电已经回到了张阳的怀里,正眯着眼睛躺在那里,看起来毫无危害的样子。 “啊!” 老刘自己退着,没退几步就跌坐在了地上,惊慌的叫着。 张阳微笑摇摇头,把猎枪从他的身上拿下来,随手抛给了龙成,之后又走了回来。 这猎枪伤害不到他和龙风,但对龙成还是有着很大的威胁,最好还是不要放在这个人的身上,更何况这些也是他们的东西。 走会来的张阳,并没有走到龙风他们的身边,而是直接来到那坏了的车前面,站在车头前,张阳的眉头又轻轻皱动了起来。 他站在了那辆坏的吉普车前,这吉普车确实坏了,而且坏的很严重,车前面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向里面凹陷了一大块。 车前的引擎盖这会也断裂开,下面的东西更是一片凌乱,这个样子自然不可能开走。 这车看起来,就好像有人拿重锤砸过似的,不过在厉害的重锤,纯粹靠人力也砸不出这样的效果,这周围也没有任何的机器。 摇了下头,张阳又朝着另外一辆车走去,这辆车和前面那辆吉普一样,前面烂的一塌糊涂,挡风玻璃也全部碎裂,这需要很大的力量,才能造成这样的效果。 “叽叽叽!” 无影突然冒出头,急急的叫了几声,张阳脸色猛的一变,瞬间回头望了过去,脸上还带着股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