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九章 好心有好报 - 神医圣手

第五一九章 好心有好报

张阳和龙风都转过了身子,龙成很惊讶的看着他们。 两人都给了龙成很不一般的感觉,好像他们都换了个人似的。 “前辈,您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船家开船返航,龙成则小心的问了龙风一句,他现在确实明显的感觉到了龙风的不同。 张阳也看了龙风一眼,眼睛微微一亮。 “龙风,恭喜你!” 张阳微笑着说道,龙风则咧着嘴在那大笑,这会他的心里像抹了蜜一样,或者说比抹了蜜还要香甜。 “张阳,说起来还要多谢你,没有无上真典,也没有现在的我!” 龙风笑着说道,他的眼睛很明亮,他很清楚为什么能获得这一切。在船渐渐离开大佛之后,他的心情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顿悟,他真的顿悟了,顿悟没有直接帮他增加实力,但却将他的心灵,他的状态提升到了一个顶点。 现在的他,境界修为已经突破过了三层,他所差的只是内劲的强弱。 内径增强到三层的标准,他会很自然,很顺畅的进入到三层,根本不需要圣女丸。 对别人来说内劲的增长很难,可对于有着很多灵药的他们来说,这只是个时间的问题,而且绝对不会是多长的时间,龙风的手里就有两颗张阳之前给他的精血丹。 内劲三层,等于已经向龙风敞开了大门。 顿悟带来的不止这些好处,无上真典的运转速度似乎更快了,他这次顿悟也让他对自己修炼的这门心法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次的了解,也让他深深的明白,这门心法到底有多么的高深,为什么叫做至高级心法。 在之前,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对心法了解很深,现在才知道,他之前懂的不过是皮毛,现在也不过是刚入门而已。 “张阳,你好像也有很大的收获?”龙风这才注意到张阳,狐疑的问了一句。 张阳的神情也和之前有些不同,这个不同他说不上来,但却能感受到。 他有种感觉,张阳面对大佛的时候也有不小的收获,甚至不次于他这次的顿悟。 “还行吧,这次咱们没有白来!” 张阳微微一笑,他避开了这个话题,他不是顿悟,不过龙风的感觉也没错,他这次的收获却是不低于龙风。 又或者说,他的收获比顿悟还要好,他感悟到了一层之前从没有接触,也没有想象过的东西。 之前他心底一直困扰的问题,在船老大叫醒他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得到了答案。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存在。 “对,没有白来,没有白来!”龙风又笑着点头,十分赞同张阳的话。 这次他们真的没有白来,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十分的满意,幸好这次选择了历练出行,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他们修炼到一定程度家族长辈都会把他们赶出来,到世俗界走一走。 就像上次他执行抓捕张阳的任务,其实也是一种历练。 只可惜大部分出来历练的人不理解长辈们的苦心,最终一无所获的回去,而这种精神上的感悟,精神上的修炼却是根本无法言传,长辈们也只能看着他们不理解,浪费一次又一次的时间。 回到岸边已经是下午,今天再出发已经是不可能。 以现在龙风的状态,他也不想立刻出发。 在乐州找了家酒店,住下后龙风就主动叫着外出吃饭,他们要吃这里的最好的美味。 龙风这些天几乎是一天一个样子,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张阳相信他也能和苏展涛,李亚他们打成一片,都是年轻人,都有着共同语言。 “张阳,前辈变的好像活泼了许多!” 走在路上,趁着龙成跑到路边询问一些小东西的时候,龙成稍微有些担心的对张阳说了一句。 对他来说,现在的龙风让他很不习惯,根本不像是个前辈。 “活泼点不好吗,难道要整天板着脸你才愿意啊!” 张阳呵呵一笑,龙成修为太浅,不理解龙风这种改变的意义,不过他很清楚,他知道龙风的这种改变是好事,没有任何的坏处。 “不是,我愿意,可感觉就是怪怪的!” 龙成摸着脑袋,有些疑惑的说着,他比张阳大十多岁,可在张阳的面前他反而像个晚辈。 抬着头,龙成又看着张阳,眼中又带着点疑惑。 “说起来,张阳你也有改变,我感觉你越来越平凡,虽然明明知道你是个高手,可心里却总把你当成个普通人,这种感觉很奇怪!” 龙成这会说的也是心里话,以前的张阳虽说也和他们一样,对他们没有任何别的轻视,可不经意间还是能带出一点高手的风范。 比如有时候眼睛带出的威严,就是龙成也不敢和他对视。 现在则不同,特别是从大佛那回来之后,龙成老是感觉他就是个普通人,和李亚,苏展涛一样,根本没什么不同。 “是吗,那把我当个普通人就好!” 张阳轻轻一笑,他笑的很灿烂,龙成看着他的笑容更加的迷糊,最后自己摇了下头。 想不明白的事就不去想,无论是张阳还是龙风,都比他厉害的多,都是高人,高人行事本来就有所不同。 乐山美食有很多,最终龙风选择了一家本地特色菜馆。 这是很多外来游人都喜欢去的地方,据当地人说,这个饭店的饭菜味道确实不错,就是有些贵。 贵一点没关系,这会的龙风根本不在乎钱,有一点他没改变,那就是对金钱还没有形成独特的概念,反正他需要用钱的时候,龙成会给他,张阳也会给他。 一个多小时后,酒足饭饱的三人才从饭店走出来。 饭店的经理还亲自送他们出门,帮他们叫车。 这经理的脸上还带着惊骇,三个人,足足了喝了他们七斤特产高粱酒,这酒可是快六十度,纯粮食酿造,后劲极大。 平常的人能喝一斤都了不得,他们三个,竟然平均都有两斤多。 喝了这么多酒,也难怪经理会出来,这是在担心他们。 七斤高度白酒,三个人喝,还是放开量的喝,这会三人确实都有些晕,但都没醉,特别是龙风和张阳,他们有着高深的内劲,想让他们醉还真不容易。 龙成则惨一些,他虽然喝的少点,但酒的后劲实在太大,刚回酒店就躺床上睡着了,之后的一切都不记得。 “这个混蛋小子,吃的这么开心,我却在这要挨冻!” 酒店外面,一个老人恨恨的看了他们身影一眼,随即转身。 “大爷,天凉了,您怎么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找不到家里的路了,要不要我帮您叫警察?” 他刚转身,就有个年轻的男子走了上来,关切的问着。 这男子说话的时候还拿出个手机,路边停着辆大众汽车,门还开着,看样子他是注意到老人一个人,特意从车上走下来询问。 “小伙子,谢谢,我家就在前面,我记得回家的路!” 老人眼睛一眯,笑呵呵的说着,这会就像个慈祥的老人。 “这样啊,那要不要我送您回家?”年轻人点了下头,似乎放心了很多,又轻声说了句。 “不用,谢谢你小伙子,你是好心人,好心肯定会有好报!” 老人笑着摇头,说着就往前走,刚走没一步突然停了下来,在那年轻人的脖子上拍了拍。 “小伙子这是你的车吧,这里不能停车,有警察来了会开罚单,快走吧!” 老人说话的时候还指着那辆大众车,年轻人立刻点了点头:“大爷,我这就走,这不是我的车,是单位领导的车,我哪像有车的人,只是个司机!” 年轻人显得有些腼腆,说完就上车离开了,老人看着汽车远离,脸上突然露出丝得意。 他刚才拍年轻人的右手指尖,闪出三根亮晶晶的银针,老人手指一缩,三根银针便消失不见。 他缩着胳膊,慢悠悠的往前走去,嘴里又哼哼起不知道牛年马月的调子。 这件小事,那好心的年轻人很快便忘记了,不过随后几天他却有了种很奇怪的感觉。 他有个职业病,还是长时间开车留下来的,那就是颈椎病,这两天他的颈椎似乎好了很多,忘记吃药也不在疼痛头晕,让他很是惊讶。 他还特意去医院做了个检查,之后才发现他的颈椎病减轻了许多。 为什么会减轻,怎么减轻的他一点都不知道,为此他还笑着对家人说,老天都知道他很辛苦,帮他解除了痛苦。 这事随后他便忘记了,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好心的善意举动后,竟被人用针扎过一次,扎的时候他还一点的感觉都没有。 这些都是后话,乐州停了一天,张阳他们便出发,这次去的地方是峨眉山。 峨眉山距离乐州很近,这也是国内少有的名山大川,这里有着很多的传说。 事实上,峨眉山在很久以前真的存在着一个内劲大派,千年之前峨眉一直都很出名,在内劲修炼者之中有着响当当的名号。 可惜名气越响,辉煌的时间也就越短,很多人都知道这个地方,他们发展壮大的同时,也埋下了祸根。 最终名门大派峨眉,消散在了历史潮流之中。 类似于峨眉的,还有其他几个门派,几乎很早以前就已经消灭,除了及时隐出世人眼球,淡化了自己的存在的少数门派之外,大部分都已经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