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九章 不放心 - 神医圣手

第零四九章 不放心

此时,吴有道他们三个人的表情,都一样,全都很吃惊和紧张。{彩虹文学网}{彩虹文学网} 神阙穴就是肚脐眼那,属于任脉的阳穴,和命门穴正对,同样是人体最重要的穴位之一,其部分作用,要比太阳穴和印堂穴还要重要。 这些都不是重点,最关键的是,这个穴位有很大的特殊性。 只要是懂点针灸,或者懂点中医的人都明白,神阙穴宜灸不宜刺,可以艾灸,或者隔姜灸,隔盐灸都行,就是不能直接行针,刺入其中。 早在西晋时期,古医书《针灸甲乙经》上就曾经提起过:脐中,神阙穴也,一名气舍,禁不可刺,刺之令人恶疡溃矢出者,死不治。 所谓的死不治,就是说如果直接在神阙穴上行针,有可能直接把人扎死。 这一点,也是个基本常识,马主任和杨医生他们不懂中医的人,也都知道。 这才是三人如此紧张的原因,张阳这一针,就是直接扎在了神阙穴上,完全违反了常理,让三人的心跳都开始加快。 “谋杀,他这是在谋杀,我要去告诉赵局长!” 等针完全下去,张阳抬起身子后,杨医生才大叫了一声,脸上还带着股愤怒,他的眼里,张阳完全是在胡闹,他很不理解,也无法理解。。 “闭嘴!” 张阳猛然回过头,厉声叱喝了一句,这个杨医生太括躁了,一开始质疑他也就算了,现在他已经开始为病人治疗,是不能受到打扰的,这个时候还唧唧歪歪,已经让张阳忍无可忍。 张阳这声叱喝,饱含中气,杨医生一下子站在了那里,马主任和吴有道也都愣住了。 “吴老,我要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再叫我!” 张阳直接做在了监护室的椅子上,并且闭上了眼睛,吴有道看着扎着满身银针,躺在病床的病人,嘴巴张了张,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那杨医生脸上则轻一阵,白一阵的,没一分钟,就自己走出了监护室。 马主任则担忧的看着吴有道,张阳所做的一切都他也看不懂,他很想问问吴有道些什么,只是这会不是问话的时候。 吴有道的脸上也有些担忧,张阳的行针也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前的合谷穴还好说,那里是可以行针的,可神阙穴不可以,神阙穴不能直接针刺,这可是所有中医针灸师知道的常识。 闭着眼睛的张阳,正在抓紧时间休息。 赵局长的父亲,这次的情况真的很不乐观,哪怕是上辈子的他,对这样的病也会非常的重视,全力以赴的来治疗。 连续并发相同危机的病症,还耽误了那么久的治疗时间,若不是他有内功辅助,又有一手祖传绝活,他还真不敢说出那样的大话来。 不过之所以那样说,也有被这些人质疑,看不起的缘故。 张阳就算是上辈子,也是个年轻的医师,虽说性子低调,但骨子里还是存在着高傲,这些人刚才看到他的时候,几乎都有着不相信的眼神,这种眼神让他很不舒服。 十分钟,很快便过去了。 吴有道轻轻叫醒张阳,张阳睁开眼睛,直接起身,伸出手指,从印堂开始,在所有的针上都弹了一下。 这一弹,也把他的内劲重新推进了病人的体内,这些病只靠行针是治不好的,必须配合他的祖传气功才行。 可惜他现在的气功实力只有原来的一半,不然的话他不用等十分钟这么久,三分钟就可以重新来一次,那样的话把握会更大,治疗的效果也更好。 “弹针?” 吴有道和马主任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眼中又带着点迷茫。 弹针他们知道,吴有道自己就懂一点,可从没见过这样用弹针手法的,通常来说,弹针主要用于止痛等发面,也没有人把全身的针都弹一下。 弹完之后,张阳的脑门又开始冒白气,他重新坐了下来,再次闭上眼睛,让吴有道等十分钟后再叫他。 张阳所用的弹针,并不是传统的弹针手法,确切来说,他是用这种方式输入自己的内劲,帮助治疗。现在病人体内充斥着他的内劲,这些内劲在银针的指导下,会慢慢疏散那些现代科技都无法疏通的血栓。 即使内劲疏通这些血栓,也需要时间,张阳现在每隔十分钟就要加一次劲,每一次几乎都要耗掉他身上大半的内劲,所以他才不说一句废话,抓紧时间在那休息。 时间慢慢走过,转眼又过了半个小时。 这半个小时,张阳重新又弹了三次所有的银针,每弹一次,他的脸色就苍白一些,十分钟的休息根本不足以恢复他消耗的力量,最后一次输送内劲的时候,张阳几乎是拼劲了全力。 这种大规模的消耗,就是张阳上辈子也没有过多少次。 “啪!” 门突然被打开了,朱志祥,杨医生还有赵局长都走了进来,赵局长的脸上满是焦急,杨医生的则带着冷笑,直直的看着张阳。 朱志祥显得有点无奈,他小心的关上门,这才说道:“赵局长不放心,他要亲自进来看看!” “没事,进来不要说话就行,今天的治疗很快就可以结束,院长刚才在外面辛苦了!” 张阳回头看了一眼,轻声说了一句,说完又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 朱志祥愣愣的看着脸色很是苍白的张阳,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 刚才在外面,他确实很辛苦,杨医生把张阳行针神阙穴的事告诉了赵局长,并且说明了其危害,赵局长当时就想冲进来,是被他给硬生生的拦住。 他还再三为张阳担保,这才劝说了赵局长那么长时间,最后是赵局长实在担心的受不了,这才一起进到监护室内来。 即使进来,他们也没上去就对张阳发难,这就是朱志祥努力的结果,至少赵局长还相信他,相信着张阳,只是因为时间太久,过于担心才进来。 这些,在监护室内的张阳并不清楚,可他却能说出院长在外辛苦了的话,就足以让朱志祥感到心暖,有一种之前的委屈努力没有白费的感觉。 这个时候的朱志祥,对张阳的信心也又增加了几分,他的心里,真的感觉到张阳能改变结果,做到别人所想象不到的事。 “张,小张医生,我爸爸他怎么样了?” 赵局长看着自己父亲满身的针,眼皮子忍不住乱跳了起来,不过他问话的声音还是很小声。 张阳慢慢睁开眼,很平淡的看着赵局长,最后又看了一眼那杨医生。 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站起身来,重新走到了病床前。 他在印堂穴的银针上,又轻轻的弹了下,弹完后又直接走回去坐在了那里,再次闭上了眼睛。 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不过几秒钟后,赵局长就睁大了眼睛,神情也变的激动起来。 ……………… 第二章,时间有些晚,请朋友们见谅。 再次感谢烟灰满朋友1888起点币的打赏,连续多次这样打赏,小羽很感谢您的支持! c</p>

上一篇   第零四八章 行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