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四章 洋金花之毒 - 神医圣手

第五零四章 洋金花之毒

这股香味没有灵药那么强烈,但放在身边的时候味道还是很深。 不管怎么说,引龙草也是带着点灵气的草物,加上张阳配药使用的都是珍贵药材,这药香自然不一样。 药香出来后,吸引的不止是任立娟她们姐妹俩,一旁的新郎官和萧何也被吸引住了。 两人一起凑过来看着,周围其他一些闻到味道的人,也都往这边看着。 “这个,是做什么的?” 新娘子这会终于抬起头,小声的问了一句。 虽然和她猜测的有着很大的不同,但她也感觉到了这是个很不普通的东西,只是具体做什么用的却不知道。 任立娟也在看着张阳,她的心里同样很好奇。 张阳微微一笑,轻声的说道:“这个答案,等明天你们婚礼之后我在告诉你,现在先保个密,我相信这东西你一定会喜欢!” 两个女人都张开了嘴巴,一脸的愕然,她们没想到张阳还卖了个关子。 不过这次她们真的冤枉了张阳,张阳这不是卖关子,是因为这里人太多,他不能说出这驻颜丹的作用。 现场那么多年轻女孩,真传开了,这些女孩可就会变成饿狼,这东西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实在太大,没有哪个女孩不想着青春永驻。 就算他是三层后期的大高手,这会也应付不了这么多人,不说出来是个聪明的选择。 等明天他们婚礼之后,张阳也离开了,到时候打个电话告诉她也无妨,明天是他们的婚礼,也算给她一个惊喜。 见张阳不说,任立娟的表姐显得有些无奈,最后还是点了下头。 这毕竟是她表妹的同学,和她不熟,她也不好意思一直追问下去。 她把盒子合上,那股清雅的芬香慢慢的消失,这会她又有了种不舍,想继续再闻一会,可惜他们还要去敬酒,这会不是安心闻药香的时候。 等晚宴结束后,回房间再闻也不迟。 “多谢你的礼物,明天一定来参加婚礼,大家认识了,就是朋友!” 新郎官喝的嘴巴稍稍有些大,和桌子人告别后,又特意的和张阳打了个招呼,这才带着自己的新娘子朝其他桌走去。 这些都是他们的同学,不能厚此薄彼,每一桌都要照顾到。 张阳看他的样子,估计他走完这一圈,人也要倒了。 正想着,新郎官的身子突然晃了下,随即没站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身边的新娘子急忙去扶他,因为没走多远,任立娟还有萧何都走了过去,几个人一起把新郎官给扶了起来。 新郎官的眼睛还闭着,他起来的时候,张阳正好看到了他的脸。 只看了一眼,张阳的眉头马上就凝结在了一起。 这新郎官脸色有些潮红,嘴唇的皮肤很干燥,看样子呼吸也有些气喘。 这和他刚才喝酒时候的样子完全不同。 “不让你喝那么多,非要喝,一会聪明点,别在喝了!” 扶着自己的新郎官,新娘子还在他耳边小声的抱怨着,她说的话声音很轻,也只有张阳这个变态的听力才能听得到,就是修炼至高级心法的龙风也没有听清楚。 “怎么不说话,你这是怎么了?” 新娘子说了几句,见新郎官没反应,又急急的问了句,她还用力拍了拍新郎官的脸。 新郎官这会牙关紧咬,呼吸紧促,脸上也越来越红,皮肤变的更加的干燥。 新娘子这会也感觉到了不对,她一下子慌了神,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是萧何和任立娟两人也发现了新郎的不对。 “我来看看!” 两人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张阳突然走了过来,两人听到之后,都忍不住让开了点位置。 张阳低头看着新郎官的神色,又将手搭在了他的脉门上。 从神色上来看,新郎官的样子像是中毒,他的很多表现都有急性中毒的特征,真中毒的话,发作这么快的毒可不是什么好事。 号了会脉,张阳的眉头稍稍疏散了一点,但没有完全散开。 “张阳,我姐夫到底怎么了?” 任立娟很紧张的问了一句,她表姐和表姐夫是大学认识,自由恋爱,眼看爱情就要开花结果,谁也不想他们有什么意外。 这会新郎呼吸更急,已经可以看到他大口的喘气,似乎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他中了毒!” 张阳轻声说了句,说完又将手伸进了帆布包,拿出一颗小药丸来。 之前张阳猜测的没错,这新郎官的确是中了毒,他中的是洋金花之毒,这种毒发作很快,通常半小时至一个小时就会发作,服用过量的话需要马上洗胃,否则有生命危险。 新郎官中毒的量不少,但也没到致命的程度,有张阳在,自然可保他无事。 张阳把一颗解毒的药丸塞进他的嘴里,又让任立娟喂他口水帮他服下去,随后又从帆布包里拿出了针盒。 张阳不在的话,新郎官肯定要洗胃,他在自然可以免除这个痛苦,张阳有自己的解毒方法,而且效果还要好一些。 这一次和上次孩子中的毒还不一样,那孩子吃的药丸太多,很多药都残留在胃里,必须洗出来。 “中毒,中的什么毒?我们今天都在酒店吃的东西,没吃别的啊!” 新娘子眼睛瞪大了,他们今天在五星级酒店宴请同学,吃喝的都是酒店的东西,在这中毒的话,那也不应该新郎官一个人中毒。 张阳的眉头跳了跳,这点他刚才还真没注意,新娘子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 他往四处看了一眼,并没有人有中毒的征兆,心里稍稍安下来一些。 有可能其他人没有吃到毒物,只有新郎官一个人倒霉吃到了,也有可能其他人服用的毒物少,没有达到中毒发作的程度。 不管什么样子,张阳现在最关键的是帮助新郎官解毒。 “张阳,我姐夫他中的什么毒?” 任立娟也问了一句,新娘子马上又看向了张阳,这也是她之前想问的问题。 中毒,总有个名字。 “他中的是洋金花之毒!” 张阳淡淡说了一句,抬起头看了大家一眼,又继续说道:“洋金花也叫曼陀罗花,这种花的果子,茎和花朵都有毒,服用过量的话就会引起中毒反应!” “曼陀罗花?” 任立娟惊讶的叫了一声,这会他们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来参加同学婚礼庆贺的,现在新郎官倒地,自然引来大伙的注意。 听张阳这么一说,周围所有人也都现出了惊讶,曼陀罗花这个名字大家还真的不怎么陌生,最近《天龙八部》正在热播,很多人都看过。 说话的时候,张阳已经扎下去了一针。 在针上轻轻弹了下,这针立刻引导着张阳的内劲在新郎的体内流动,张阳要做的主要是引导出血液中的毒素,他的解毒丸已经护住了新郎官所有重要的器官。 看着嗡嗡作响,不断颤动的银针,很多人的嘴巴都张大了。 张阳拿着针,又在新郎的身上扎了下去。 连续扎了十几针张阳才停了下来,十几个针尾都在不停的颤动着,让周围的人又是一阵议论。 能自动在身体上颤动这么长时间的针,他们还真都没有见到过。 “我想起来了,张阳学的是医,不过我记得是临床医学,怎么变成中医针灸了?” 萧何突然说了一句,说完他还有些迷糊。 萧何记忆很好,班里很多同学的大学和专业他都记得,张阳当初是班长,他记得更清楚。 他那时候还为张阳惋惜过,张阳的分数没他高,但在京城上个好大学也没问题,怎么也比去长京大学学医好,长京大学只在本省内出名,全国来说就很一般了。 只不过这是张阳的选择,那时候他也不好说什么。 “呃!” 张阳刚扎完针,旁边一个男生突然恶心的在那呕吐起来,随即整个身子也倒在了那里。 他的脸色和新郎一样发红,呼吸也开始紧促,看到这人的样子,张阳的眉头再次跳了跳。 被这新娘说准了,这次的中毒不是一个人,除了新郎官之外还有别的人,这极有可能是一次群体中毒事件。 现场可有二百多人,不说多,十分之一出现中毒反应那也有二十多人,洋金花之毒发作极为迅速,如果严重的话救治不好很有可能出现致命的后果。 “打电话,叫救护车!” 张阳直接吩咐了一声,说完就朝着那栽倒的男生走去,手指头直接按在了他的脉门上。 这男生果然也是曼陀罗中毒,他的情况不比新郎要好。 张阳又摸出颗解毒丹,先给他服用,拿出一根银针在他身上扎了下。 这次张阳没有使用弹针手法,他不知道后面还有没有人会出现中毒反应,他只有一盒针,这会必须先留住。 任立娟已经带着她慌神的姐姐去打电话,听说有两个人都中了毒,很多人都感觉到了不对。 很快,仅仅一分钟后,又有一男一女出现了中毒反应,张阳这次已经可以断定,这就是一起群体中毒事件,现在中毒的根源还不知道在哪,但肯定和酒店有关。 “萧何,把酒店的负责人叫来,中毒者发作太快,不能干等救护车,必须马上安排车送所有的人进医院,我怀疑你们每个人都有可能中了毒!” 张阳对着萧何叫了一声,萧何猛的一愣,随即点点头,快速向外跑去。 每个人都中了毒,那就等于也包括他,这会他跑的自然更积极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