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五章 沉重的打击 - 神医圣手

第四九五章 沉重的打击

“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张兄这么做不觉得过了点?” 呼延傲博轻声说了一句,他的脸色依然很平静,可平静之下却带着一股煞气。 他的话也说明了一点,他对张阳提出的这个要求也不满意,或者说是在拒绝。 王老板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呼延家族的人愿意帮他出面就行,他也听说过这个呼延傲博在家族内非常的有名,非常的厉害。 这样一个人,怎么都要比张阳厉害些吧,只要他能对付张阳,自己还是安全的,当然,他最大的希望还是和平解决。 “呼延兄也知道断人财路很过分,可他怎么做的,他可是没给我朋友一点的活路,他要把我朋友的公司全部拿下!” 张阳微笑摇了下头,呼延傲博轻轻愣了下,随即又有些恼怒的看了王老板一眼。 张阳的话让他不好反驳,也没办法反驳,说起来这一切都是王老板做出来的,现在却让他在给帮忙擦屁股。 “前辈,我知道错了,我愿意赔偿,胡鑫他们公司值多少钱我就赔多少钱,还请您高抬贵手,饶过我这一次!” 王老板被呼延傲博瞪的心里一慌,急忙再次说了句,他现在的态度倒是不错。 不过这也是因为他知道张阳的厉害,得罪不起这样的人,所以才想着破财消灾,这会他并不知道,即使只靠官面上的力量人家一样能整治到他破产。 “他的公司值多少,我们就赔多少,张兄你看如何?” 呼延傲博也跟着点了下头。 他对俗世的事情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值多少赔多少等于多赔了一倍,也就相当于让对方的公司翻了一倍的产值。 这样的赔偿,在他看来已经很有诚意了。 他这么说,主要也是因为张阳是医圣一脉的人,他不愿意为了一个帮他们挣钱的外围人员和医圣一脉的人撕破脸皮,谁也不清楚他们呼延家族以后会不会有机会找医圣一脉的人帮忙。 毕竟医圣一脉的医术是天下第一,这点所有内劲修炼者都知道。 王老板也满是希望的看着张阳,胡鑫的公司很小,充其量也就一两百万的价值,顶天了也就三百万,拿出几百万来没关系,真把自己公司转让出去一半,那可是数千万的财富啊。 那比割他的肉还要狠。 张阳看着呼延傲博,嘴角又带出点笑意,看着他的笑容,呼延傲博的心里也是微微一松。 他还以为张阳答应了他的要求,愿意用这种方式来和解,毕竟呼延家族也是传承千年的大家族,没人愿意想着和他们为敌。 可惜他这口气还没松下去,脸色马上变了。 “呼延兄,很不好意思,看在他认错态度还好的份上,我才提出这个要求,转让股份,自断一臂,这是我的底线,没得商量!” 张阳又轻悠悠的说了一句,这次胡鑫被欺负,他是铁了心要为胡鑫出头,不管对方是谁,也不管对方的背景有多强硬。 他不会因为有呼延家族的人在这就放弃这个初衷,这不是他的性格,而且一旦放弃,对他的修炼也不好。 这对他来说就是原则性问题,不可能改变的问题。 “张阳,他是我们呼延家族的人!” 呼延傲博脸色完全沉了下来,冷冷的盯着张阳,他体内的内劲也在快速的运转着,时刻都有爆发的可能。 他在家族内一直都是天之娇子,人人奉承的对象,他感觉今天的态度已经放下了很多,没想到张阳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留给他。 “是又如何?”张阳微微一笑,又问了句差点让呼延傲博发狂的话。 “那你可知道,你对付他就等于针对我们整个呼延家族!” 呼延傲博狠狠的盯着张阳,他已经把家族抬了出来,如果张阳再不知好歹,那就等于是藐视他们呼延家族,他也不会再去客气。 “人犯了错就要付出代价,不管他是谁,我只要有这个能力就会讨回这个公道,也不管他背后是谁!” 张阳微笑摇摇头,换成以前的他或许会有些顾忌,内劲已经到了三层后期的他,还真不怎么害怕。 他现在才二十岁,再给他几年时间,有圣女丸的他一定可以突破到内劲四层,那个时候的他,就算是呼延家族也不敢轻易来得罪。 别说一个外围仆人,就算是呼延家族的直系传人,犯在他的手上他也一样可以惩治。 这就是实力,内劲修炼者本来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 “小子狂妄!” 呼延傲博突然起身,一步便迈到了张阳的身前,随即扬起了他的手。 他不会真杀了张阳,但他肯定会给张阳一个教训,让他知道看不起自己,看不起自己家族的代价。 他的速度很快,在王老板看来就是一个身影闪过去,他整个人就到了张阳的面前。 不过这王老板看着飞一般的速度,在张阳眼里和正常人走路差不太多,张阳身子只是倾侧了一下,便直接躲闪了过去。 “有点能耐,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狂妄的本钱!” 呼延傲博一击未中,冷哼了一声,双掌交错直接朝张阳胸前袭来,他用的是家族绝学落叶掌法,王老板只看到一片掌影,根本分辨不出呼延傲博到底出了多少拳。 看着呼延傲博的动作,王老板的眼中忍不住带着点羡慕和嫉妒。 这就是内劲高手的强大,他要是有这能耐,怎么还会辛辛苦苦支撑着这公司,他也会成为人上人,有无数人主动为他服务。 可惜他的年纪大了,这个梦太不现实,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像呼延傲博一样,有着超强的实力,只有自家人有了实力,才能真正提升他们的地位。 呼延傲博抢攻,张阳则一步步后退。 通过感应对方的拳风,张阳已经明白了这呼延傲博的实力,二层中期,而且非常的稳定,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二层后期。 这个呼延傲博确实有着自傲的本钱,他的修炼速度和资质,在当今修炼者之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张阳除外。 张阳这个速度已经是变态,他不仅有用不完的高级灵药,寻宝鼠,还有圣手系统这个作弊工具给他增强内劲,多管齐下之下才让他快速的提升内劲,并且达到了恐怖的三层后期。 三层后期,面对一个二层中期的人来说,心里自然不可能有任何的担心。 张阳躲避着,一直没有还手,没一会就从客厅退到了院子里。 呼延傲博的攻击也从客厅追到了院子里。 打了这一会,时间虽然不长可呼延傲博也感觉到了不对,一开始张阳能躲过去还好说,可之后无论他多用力,甚至拿出全部的内劲和最好的武学,都无法沾到对方的身子后,他就明白这次真的踢到了铁板。 对方的实力绝对要强于他,而且要强过他很多。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心凉,他已经自认是当今修炼界少有的天才,对方比他还要年轻,实力却比他更强,这个张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高手。 可惜的是,张阳一直没还手,他也无法察觉对方的内劲层次。 又躲了一会,张阳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他之所以一直躲避,是因为他突然对呼延傲博的这套掌法有了兴趣。 他想看一遍呼延傲博的掌法,不说完全学会,至少也能了解个大概。 如今他已经看的差不多,没必要再继续陪呼延傲博玩下去。 呼延傲博又一次抢先进攻,这会他心里有些后悔,这次出来只是拿些东西回去,并没有带他的武器,早知道有这样一个厉害的对手,他应该把自己的神兵利器带出来。 做为传承千年的大家族,神兵利器自然少不得。 他又是家族内最杰出的天才,最受照顾的人,他的神兵不仅适手而且非常的好,拿在手上可以多增添他好几分战斗能力。 “啊!” 呼延傲博一分神,立刻感觉手臂上的力道一松,下一刻便感觉到手臂不在属于自己,整个胳膊都软了下来。 他的胳膊,已经被张阳抓在了手里。 呼延傲博脸上带着点恐惧,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张阳制住,甚至没感觉到张阳的出手。 虽说恐惧,可他也没有完全放弃,脚下又向上一踢,他想借助脚力摆脱自己目前的困境。 脚刚抬起头他的身子又突然一软,一股强大的力道直接传入他的体内,让他的腿不自然的软了下来。 只这一下他就明白,对方之前并不是使用了什么秘法,人家真的是一个让他看不透,并且比他强大很多的高手。 “你,你是三层高手?” 身子无法动弹,呼延傲博的脸上还带着惊骇,不过更多的却是苦涩。 他现在已经彻底明白,他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张阳的实力绝对在三层之上,而且至少还是三层中期。 不是比他高一个层次,张阳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制服他。 看着张阳的年纪,他的脸上又有些苦涩。 张阳显得太年轻了,而且他很清楚,张阳绝对没有使用驻颜丹之类的药物,张阳是真正的年纪很轻,他们有着自己分辨的能力。 这么年轻,却拥有三层中期或以上的实力,这给了一向自认为天才的他一个沉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