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四章 讨个公道 - 神医圣手

第四九四章 讨个公道

王老板显得很小心,恭敬的将张阳带进别墅。 他对内劲高手有着很深的了解,越是了解他才越是害怕,如果内劲高手想要报复他,他身边请再多的保镖,放再多的打手也没用。 除非也有内劲高手跟着他,可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很清楚自己还没这么大的面子。 表面上他是帮呼延家族做事,其实说白了不过家族外围的一小厮、仆人,家族怎么可能给他足够的重视。 张阳冷冷看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这个王老板竟然和内劲修炼者有关,这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他不管和谁有关,这次的事张阳都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别说呼延家族,就算是龙家张阳也要为胡鑫讨个公道。 任何人,欺负了他的朋友都要付出代价。 这栋别墅不小,比张阳目前住着的那栋要大的多,住在这里的那名内劲修炼者就在一楼。 走到客厅之后,张阳突然停了下来。 “你去将这位内劲修炼者请出来吧,我在这里等着!” 张阳轻声的说了一句,王老板张开了嘴巴,脸上带着惊愕,可还是点了下头。 在他看来这些内劲高手都非常的古怪,他们的要求王老板根本不敢拒绝,不过房间里的那位一样有些怪,他还真有些担心,怕自己请不来。 可惜他没有选择,这会他只能硬着头皮去请,他还指望着家里的这位保护住他。 只有家里的这位震慑住眼前这个叫张阳的年轻人,他的安全才有保证,否则想着被一个内劲高手给盯住了,他会每天都睡不着觉。 一想到这里,他就在心里不断的骂着调查胡鑫背景的手下。 那手下怎么没查出来,胡鑫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他要早知道的话,根本不可能也不敢去打这个主意。 不过他也清楚,这样的消息他那些手下不可能打探出来,他们没这个本事,只能说自己运气不好。 站在那位呼延家族内劲高手的房门前,王老板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伸手敲了下门。 客厅里面,张阳站在那里,嘴角慢慢又带出了丝微笑。 他没有跟过去,可里面发生的一切瞒不过他的耳朵,他听到了王老板小心的对里面那人说有内劲高手慕名拜访之类的话。 慕名拜访? 张阳嘴角的笑意更盛了,他确实有点慕名的意思,呼延家族和他们医圣一脉都是千年传承的大家族,见见也无妨。 不过他这次来真的没什么友好的意思,他最终的目的还是要整治王老板,为胡鑫讨回个公道。 没一会里面便传来了脚步声,王老板的脚步声很重,另外一人则非常的轻。 王老板走在前面,两人一前一后出现在了张阳的视线之中。 见到和王老板在一起的人,张阳的脸上稍稍露出了点吃惊,眼前这个人竟然是个年轻人,而且很年轻,年纪不会比龙风大,有可能比龙风还要小。 年纪不会比龙风大,内劲却到了二层,而且不是前期,这样的修炼速度可以说很快很快,比他上辈子还有龙风都要快。 他上辈子三十多岁才到二层中期,比起他来确实有着很大的不如,不过这也是他上辈子的资质一般,不然也不会修炼那么慢,这具身体的资质,远远超过上辈子。 龙风资质不错,但他出来的时候也只有二层前期,即使这样他也是龙家排名前三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了。 这也说明,眼前这个年轻人,其资质不次于龙家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 当然,张阳只是吃惊他的资质,对他并没有任何的担心,现在的张阳可不是以前,机缘之下他已经成为了三层后期的大高手,比这年轻人强的太多太多。 张阳在看这年轻人的时候,年轻人也在看着他。 这年轻人心里的惊讶丝毫不差于张阳,他只听王老板说有内劲高手前来,可他没想到来的人会这么年轻,比他还要小。 年轻也就罢了,这个内劲高手站在那里,仿佛一座大山一样让他琢磨不透,这种感觉他可只在家族前辈的身上感受过,同龄人的身上还从没有过。 这岂不是说,眼前这年轻人和家族前辈一样的厉害? 这个想法刚起来,就被他丢在了一旁,他不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他已经被家族称为天才,也是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一个,怎么可能会有比他更厉害的人。 这个年轻人,一定使用了什么秘法,才会有这样的表现。 “在下呼延家族呼延傲博,敢问阁下是哪位?” 心里这么想,这年轻人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抱着拳在那对张阳打着招呼。 他穿的是白色仿古衬衫,现在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房间里好些,但气温也不是特别的高,这个天气穿着这样的衣服让人总感觉有些奇怪。 张阳也可以穿的很薄,以内劲御寒,可感觉没那必要,穿的厚点还是自己舒服。 “医圣一脉,张阳!” 张阳抱起拳,轻声回了一句,现在他可以大声的对外说他就是医圣一脉的传人。 认祖归宗之后,他就是医圣一脉当代嫡系,医圣一脉人丁虽然不旺,但任何时期都容不得别人小视,而且医圣一脉也经常出现内劲四层的顶尖高手。 “原来是医圣一脉的张兄!” 呼延傲博点了下头,脸色也缓和了很多。 医圣一脉和他们呼延家族一样,都传承上千年,医圣一脉的时间甚至比他们还要长,来的人至少身份上能让他接受。 他还知道一点,医圣一脉的医术最强,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功法,这样有什么秘密也能说的过去。 “张兄请坐!” 呼延傲博微笑说道,自己先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在这里他完全没有客气,倒是王老板一直恭敬站在那,像个下人似的。 “张兄是路过,还是一直就在这里,怎么会突然找到我这呢?” 坐下后,呼延傲博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他这么问也不是没有原因。 医圣一脉的传人经常四处行走,张阳若是在行医路过这里也有可能。 “我就住在长京,我这次来,只是要讨回一个公道!” 张阳微微一笑,正主来了,他也没必要继续废话,呼延家族如果给这个面子最好,不给他也不怕,这是个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只要按正常路子来,他们奈何不了自己。 况且自己现在可是三层后期的大高手,还这么年轻,得罪自己他们也得好好的考虑,掂量一下。 “公道,什么公道?” 呼延傲博微微一愣,显得很不解,一旁的王老板却是脸色变的煞白,心跳急速加快。 “前辈,我真不是有意的,真是误会,我愿意赔偿,愿意赔偿!” 王老板吓的都差点没跪下来了,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内劲高手见到同类就提出这个事,这也让他心里生出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怎么回事?” 呼延傲博回头瞪了眼王老板,对他的语气远远不如对张阳。 这会呼延傲博的心里确实有些生气,看样子是王老板自己惹了麻烦,惹到了内劲修炼者,才将人家带到这来。 这也就算了,可他刚才见自己的时候竟然不说,害的他现在有些被动。 “是,是误会,是误会!” 王老板擦着额头的冷汗,慢慢的把之前的事说了一遍。 他说的也是避重就轻,说生意没谈拢就闹出了纠纷,他那时候并不知道胡鑫和张阳的关系,现在知道了他愿意做出补偿。 这个王老板的态度还算不错,虽然推卸了一部分责任,但没有完全推掉,至少他承认了错误方在自己。 不过这也是张阳强硬的缘故,若张阳是普通人,他肯定不会这么做。 听完之后,呼延傲博又狠狠的瞪了眼这王老板。 他的事一会再去算,此时的他主要还是要应付面前的张阳,他现在也明白人家上门并不是交好叙旧,而是来找茬的。 可惜自己这一方承认了错误,他也只能先顺着话去说。 “张兄,不好意思,是我们管教无方,你看该怎么办?” 呼延傲博慢慢的说了一句,他让张阳看着办,等于推了一把太极,张阳提出的条件看看合适不合适,合适了答应也无妨,不值得为一点小事得罪其他的内劲修炼者。 不合适再说,反正他也没答应。 张阳低头想了下,这才轻轻抬起头,淡淡的说道:“一百万,卖掉你公司51%的股份,自断一臂,此事便一笔勾销!” 他的声音很轻,对面的呼延傲博和王老板却都愣了下,他们都没想到,张阳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这个条件,王老板根本无法接受。 他的公司就是他的一切,他是靠着公司的运营为呼延家族服务,他要是不能给人家带来好处,呼延家族可能理都不会理会他这样的人。 没有呼延家族的庇佑,他怎么可能认识那么多的人,又这么短的时间积累这么多的财富。 更何况,这公司也是他辛辛苦苦经营起来的,也是他的血汗,一百万卖一半,比白菜价还要便宜,他更不可能接受。 此时的他却忘记了,他经常用白菜价去强行收购别人的公司,刚刚还做了一次。 现在只不过是他以前对别人做的事,沦落在了他的身上,张阳这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