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九章 我只想让她陪着你 - 神医圣手

第四八九章 我只想让她陪着你

有几个人,在外面人进来的时候还站起了身。 甚至还有人恶狠狠的盯着张阳他们,眼中闪烁着各种报复的神色,似乎这个人一来对方的人就要完全倒霉似的。 “斌哥!” 最先被张阳打的那个风哥,咧着还在流血的嘴,大声的在那叫着。 他的牙还有些漏风,叫出的声音显得有些古怪。 “怎么回事?” 看到眼前的一切,被叫做斌哥的人猛的一愣,快步走了过去。 他的脸上全是惊诧,在看到这十几个人的惨状之后,他脸上的惊色更重了。 “斌哥,这个饭店的人,他们打人,他们把我们全部打了!” 之前恐吓黄所长的那个年轻人,在那大声的哭叫着,哭着哭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快速的从身上拿出手机。 之前他们根本没想到对方敢对他们动手,交上手之后他们都被打蒙了,这会向‘斌哥’告状的时候,才想起来他们背后都有强援,可以拉过来整治这些人。 “爸……” 这年轻人第一句话就让黄所长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的父亲可是警察局副局长,那位副局长看到他的儿子被打,自己又毫无动作,那怒火可想而知。 这会黄所长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感觉自己每次遇到张阳总不会是好事。 这家伙一打电话,其他人也都纷纷想了起来,都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码,各种不同型号的手机很快全部出现。 大部分人都是打给自己的亲人,也有少数是打给朋友,十几个人同时打电话,场面很是壮观,全都是喂喂的声音。 看着他们打电话,张阳动都没动,只是静静的在那站着。 “饭店打人?” 进来的那个‘斌哥’,还满脸不敢相信的样子,随即怒气冲冲的转过了身子,可他看到张阳之后又猛的愣了下。 刚听到饭店的人把自己叫来的人给打了,他的确很生气,可看到张阳之后这股气立刻消失不见。 “张阳,这么巧,你也在啊!” ‘斌哥’笑着和张阳打了个招呼,张阳刚才被殷勇他们挡着,让他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现在才注意到。 “胡斌,你认识这些人?” 张阳淡淡的点了下头,最后进来的这个人就是胡斌,蔡哲领带来的那位,在政府部门工作。 对胡斌他也只是认识,上次胡斌还想请他吃饭,正好米志国出车祸他没能去成,说起来两人也就打过一次交道。 胡斌点点头,轻声道:“我让他们过来吃饭,不过我临时有点事要处理,让他们先来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他也感觉到了不对,他知道这家店是张阳女朋友开的,想起之前几个人说过的话,他突然间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也没什么事,他们非要我女朋友过去陪酒,我女朋友不同意,他们就威胁要让这饭店开不下去,还打算用强!” 张阳淡淡一笑,熟悉他的人,看到这个笑容肯定知道张阳现在在生气,而且是生很大的气。 “找你女朋友陪酒,威胁,用强?” 胡斌嘴巴立刻张大了,心脏也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他尽管已经感觉到了不妙,可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件事,此时的他猛然想起了警察局那个牛前的案子。 警察局那个案子,就是牛前看中了苏公子的小姨子,最终引发的矛盾。 那次的事这个叫牛前的政委直接完蛋,连带着很多人都遭受了处分,就是牛前的那个副厅长伯父也早早的主动请辞。 牛副厅长本身没什么大问题,但也有教导不严之错,最终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 想到那次的事,胡斌的身上猛然冒出丝冷汗。 前车之鉴啊,他不知道苏展涛那次的具体经过,可事情的源头却是相同的,不同的是那次调戏的是小姨子,这次直接调戏的是张阳的女朋友。 他只感觉,这次的事比上次还要严重。 “刘风,是不是这样,你给我说清楚?” 想明白这些,胡斌猛然回过头,对着那个被打掉牙的倒霉蛋厉声喝道。 这个刘风是省税务局常务副局长家里的公子,自己也有工作,不过干的并不好,也就是混混日子。 胡斌为了建立自己的关系网,拉拢了一批这样的小弟,刘风就是其中一个,他今天想带这些人来这里吃饭,只是想给米雪的生意捧捧场,顺便让他们也多带人来这。 捧捧场只是小意思,他这么做不过是想交好张阳,帮张阳做点的小事。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因有事来的晚一些,事情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些人可是他叫来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他脱了关系,交好反而变成了得罪,一想到这点胡斌身上又冒出一阵冷汗。 真这样的话,他得罪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张阳,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张书记和苏省长家的公子,都好的快穿一条裤子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语气才这么的不客气。 刘风也感觉到了不对,他是官家子弟,父亲也有一定的权势,可说白了也只是省内的中层领导。 这样的领导和胡斌的父亲根本没办法相比,胡斌的父亲可是宣传部长,真正的省委常委。 见胡斌生气,刘风也来不及多想,就急忙解释道:“不是,斌哥,你,你听我解释,我以为是你看中了这里的老板,我只想着让她陪你,我没想过我!” 胡斌微微一愣,随即又露出了愤怒。 这家伙竟然把自己拉了进来,真不知道他怎么让这样的人跟着自己,这么的笨。 “啪!” 胡斌扬起手,也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没张阳那么狠,但也让他更懵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胡斌。 “混蛋,我是让你们来吃饭的,不是来找事的,道歉,马上去给我道歉!” 打了之后还不算,胡斌又在那大声的叫骂着。 这个刘风平时办事还可以,真没想到一遇事就这么耸,自己这次可被他害死了。 胡斌现在心里想的是,张阳可千万别因为他的话给误会了,要是那样他的话他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他是真的没对米雪有过任何的想法,全是下面的人自以为是的行为。 “是,是!” 刘风被打了一巴掌也不敢还嘴,只能战战兢兢的起身,往前走了几步,低着头在那道歉。 他是有些嚣张,可人并不傻,这会他已经注意到胡斌似乎对之前打他的那个人很是忌惮,能让胡斌都忌惮的人,岂是他们惹得起的。 乖乖的道了歉,他老老实实的站在了胡斌的面前,听着胡斌再给张阳解释。 越听他越心惊,他很少见胡斌对哪个人有过这样的态度,这说明他们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想想之前自己说过的那些嚣张的话,这会他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那些打过电话的人,不乏也有聪明者。 这会他们也都有些傻眼,从胡斌的态度上不难猜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否则胡斌也不会废那么大的力气去解释,更不会出手去打刘风。 一些打过电话的也有些后悔,又开始悄悄的拨号码,有人还站在一旁,小声的说着不让对方来的话,这会他们可不敢再添乱。 不过也有笨人,警察局副局长的那位公子就是。 他看起来只比张阳大一点,这会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他即使有反应也已经晚了,外面已经响起了警笛声,只听声音就知道来的车不止一辆,这些声音由远而近,没一会就到了饭店的门口。 胡斌有些发愣,随后狠狠的瞪了眼这个最先打电话的家伙,和张阳告了声歉匆匆的走了出去。 事情不是因为他而起,但没有他绝对不会有今天这事,他只能去擦这个屁股。 警察局副局长亲自带队来了,见到胡斌也有些惊讶,急忙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儿子打电话说他被人打了,打的很惨,胳膊都断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还说人家是黑店,一定要让他带人来。 心疼和关心儿子的副局长,挂了电话后马上叫上人就出发,儿子的胳膊都被打断了,他能不急吗。 可惜他根本不知道,这完全都是他那宝贝儿子的谎话,其目的也就是想让他早点来到。 他儿子的目的达到了,却差点没把他害死。 好在胡斌认识他,急忙上前解释了会,最后没办法又点名了张阳的身份。 听说是这位煞星,这位副局长的脸色煞那间变白了。 牛前的事还没过,这可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得知自己儿子只是被人打了几下,并没有什么大伤,胳膊也没断之后,副局长气的在外面破口大骂。 骂了几句他便离开了,饭店进都没有进。 送走了他们,胡斌这才回去,又把副局长的这位公子给狠狠的骂了一顿。 “张阳,算了吧!” 米雪拉了下张阳的胳膊,之前她是很生气,可是把这群人教训之后她的气也就消了。 现在看看大厅这么乱,又有很多结账的客人奇怪的看着这边,她就想着早点事情解决,不然总是影响生意的存在。 “好,算了!” 张阳点了下头,他也有自己的人要招待,王国海他们都是来给自己贺喜的,他也不想让这些人影响到心情。 和胡斌简单说了几句,张阳便带着研究小组的人重新返回房间,这次米雪也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