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八章 兄弟们,抄家伙 - 神医圣手

第四八八章 兄弟们,抄家伙

吴有道,王国海他们都从楼上跑了下来。 保安没给他们让路,最终只有高飞和殷勇挤了进去,站在了张阳的面前。 “风哥我的性子可是有限度的,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嚣张的年轻人根本不管对方有多少人,见米雪没有回答又说了一句,他的脸上还带着点不耐烦。 “就是,知道风哥什么身份吗,一句话就能让你们这里彻底倒闭!” 旁边有个年轻人还在那帮衬,这位风哥的头抬的更高了。 他相信眼前这个女子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在长京这个地头上,他办不到的事还真不多,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他有什么权利让我们倒闭?” 小呆愤怒的大叫了一声,她的眼睛还有些发红。 眼前这一幕和上次有些类似,又勾起了她不愉快的回忆,她最恨这种持枪凌弱,欺负女子的人。 “权利?风哥我就是权利,我告诉你,就我们这些人,每人一句话,明天税务局,警察局,工商局,卫生局都会天天来查你们,想继续把生意做下去,做梦去吧!” 男子又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他的不耐烦更盛。 似乎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税务局,警察局,工商局,卫生局,这人的口气不小,不过真能惊动这些部门,他们的饭店还真不好开下去。 天天找点茬,让他们停业整顿,生意再好的饭店也开不起来。 男子说完之后,见米雪还没有反应,脸上猛然间露出股怒色,他已经说了这么长时间,看来对方是铁了心不给他面子了。 想到这里,他竟然直接伸出手,想要用强直接把米雪拉过来。 这里有饭店的保安,还有派出所的警察,这么多人他一点都没有在意,旁若无人似的就朝米雪伸出了爪子。 在他看来,这些保安根本不足为虑,只要恐吓一番就没问题。 至于那些警察,有李泽在说不定还会成为自己人,李泽就是警察局副局长家的公子。 他的耐性已经降低了最低点,一会还有位贵客要来,他要在贵客来临之前,把事情彻底处理好。 其实说起来,他们今天之所以要求一定在这吃饭,就是那贵客的安排。 米雪的饭店档次是不低,可长京比他们这高的也有不少,他们可都是大老远跑来,没有特殊的原因根本不会来。 来到这里,见到米雪之后他才想明白,一定是那位顾客看中了这的女老板,所以才大老远的让他们过来,给这老板捧场。 想通了这一点,他便自作主张请米雪进去陪酒,没想到对方一点面子都不给,连个应付的话都没有便直接拒绝,让他很下不了台。 这些人可都是平时横惯了的人,火气马上都上了起来。 现在的他不仅仅是为了那位贵客,也为了自己的面子,无论如何都要拉米雪进去。 “啪!” 他的手刚伸出来,还没碰到米雪,整个人身子就转了一圈。 清脆的响声,让喧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很多人都看向伸出手的张阳,这会张阳的手已经放了下来。 那个叫风哥的人身子原地转了两圈,之后一下子倒在身后人的怀里,随即又喷吐出一口鲜血,血中带着两颗红白相间的大牙。 刚才出手的就是张阳,风哥被他这一巴掌,直接打掉了两颗大牙。 米雪是谁,那可是他的女朋友,未来的媳妇,这人出言调戏不说,竟然还敢伸手,张阳本来心情挺不错,被他这一折腾好心情顿时没了。 没了好心情,他自然不可能再给对方好脸色,出手也就重了一些。 “坏了!” 黄所长的头突然低下去了一些,其实刚才张阳出现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张阳是谁,那也是位公子哥,虽说他不知道张阳的真实身份,可对一个副区长一点面子都不给,又有那么多强势公子哥朋友的人,能量又能小到哪去。 张阳厉害,可对面被他打的人也不差,除了那个李泽是局领导的儿子之外,被他打的这个风哥,似乎在税务系统上很有关系。 想必家里人也是高官,不然不敢一句一个让税务来查他们的帐。 税务天天上门查账的话,这个饭店确实不好干下去。 眼下这就是两虎相争,两强相斗,黄所长又开始后悔怎么自己带队来了,一个弄不好,他就会被殃及池鱼,谁让他只是个小小的副所长,即没关系又没背景。 不过还好他很理智,他知道自己和张阳还算有点交情,这会啥都没说,帮不了忙他也不会添乱,至于张阳打人的事,他全当没看见。 “你敢打我?” 过了足足两分钟,叫风哥的男子才颤着声音,吐字不轻的在那叫着,他的脸上还带着无限的屈辱和愤怒。 不止是他,他身后的十几个人也都愣愣的看着张阳,他们谁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动手先打人。 “风哥被打了,抄家伙!” 又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十几个人仿佛瞬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都回头四处张望着。 抄家伙,自然不会是随身带的家伙,这些人又不是黑社会,不会身上带着钢管砍刀之类的武器,他们也都是就地寻找,找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两个人飞快的跑到大厅的一旁,那里有个水池,是装饰用的,水池里面有大大小小不同的鹅卵石。 两个人一人拿起个较大点,和板砖差不多的石块,在一旁服务员的惊叫声中又跑了回来。 还有几个人,直奔吧台。 吧台有很多的酒瓶,他们上去就抢,又引发那里的一片尖叫。 他们的动作让黄泽愣了一下,他还没吩咐自己的手下去制止,张阳这边又有人动了起来。 “兄弟们,快,抄家伙!” 叫出声的是高飞,对方的人竟然要和张阳动手,他们自然不能无动于衷,他这一叫,除了王国海,朱志祥和吴有道三人没动之外,其他的人全都跑了起来。 只要看到能有顺手的东西,都想去拿。 “你们还都愣着干什么?” 小呆又训斥了一句,站着的保安如梦初醒,连个拿警棍的哇哇叫着往前跑。 场面瞬间变的无比混乱。 也不是所有人都去拿东西,风哥还有他身后的几个人就直接往张阳扑来,想用拳头来教训他。 这几个人的动作算是快,加上距离又近,在别人没有反应的时候他们已经接近了张阳。 接近,但不代表胜利,他们面对张阳的结果可想而知,在高飞喊叫着,保安挥舞警棍到来之前,张阳一手一个,已经把他们几个全都丢了出去。 没有了这几个目标,所有的人又都对准了其他的人,饭店大厅直接上演了全武行。 保安有十来个,高飞他们也有十来个人,对方的人又被张阳搞定了几个,加上张阳又走过去帮衬了几下,混战刚开始,还没打起来便结束了。 十几个人,包括那个风哥都被堆在了一起,在那哀嚎着。 “混蛋,你们几个没长眼睛啊,没看到他们打人,哎呦,疼死我了,我要让我爸把你们全部撤职,开除!“一个只有二十一二岁的年轻人在那大叫着,他的脸上还红肿了一块。 黄所长又傻了眼,张了张嘴巴,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这年轻人就是对他在叫,说的自然也是他,这年轻人的话可不是危言耸听,他的父亲真有这个能力。 就算不开除,把他们调到下面山村里也让他们都受不了。 市局局长,动他们一个小小派出所的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十几个人,全被揍了一顿之后又都堆在了一起,有几个在那骂骂咧咧的,也有几个胆小的正畏惧的看着前面的人。 还有两个,都流下了眼泪。 这些都是平时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就算有事也是他们欺负别人,哪有这样被别人暴揍的经历。 “张,张先生!” 黄泽不站出来不行了,但他没敢直接去解救这些人,而是来到了张阳的面前。 这几个公子哥让惹不起,可张阳他同样也惹不起,他可是知道一个副区长得罪了他们都没好的下场,现在还在监狱呢。 “黄所长,又麻烦你们了,这几个人寻衅滋事,你是看到的!” 张阳微微一笑,黄泽的嘴角却忍不住抽动了下。 他来了这么久,事情的原因已经很清楚了,这些人确实有些寻衅滋事的性质,可这不是事还没兹起来就被你们的人给教训了吗。 以他对张阳的了解,他很明白张阳这又要先告状,给这几个人定了个寻衅滋事的罪名。 “我,我知道,我都看到了,您看,是不是误会呢?” 黄所长强给自己打气,慢慢的说了一句,他在张阳面前丝毫没有底气。 可旁边那位公子哥的威胁他又不能不听,只能夹在中间难做人。 “黄所长,你不用担心,有什么事都有我,你只要看着就行!” 张阳微笑摇头,他突然又转过头,酒店外面又进来了几个人。 这个时候从外面来吃饭的人已经不多,这会进来人肯定会引起人的注意。 进来的一共又三个人,让张阳吃惊的是,这次来的竟然还有个熟人,这熟人看到大厅内混乱的场景也有些吃惊,快步朝前走了过来。 张阳注意到了他们,被高飞和保安们教训了的人也注意到了来的人,这些人看到进来的人后眼睛都是一亮,随即都变的更加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