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张,张书记 - 神医圣手

第四七八章 张,张书记

拿着鲜花,对张阳问话的是赵民。 他是打听到了米志国的病房直接过来,来之前根本没有和张阳打过招呼,所以张阳也不知道他们会来。 和赵民在一起的,自然是张克勤。 另外一人则是张克勤的警卫小王,小王正警惕的看着这一房间的人,手也放在腰间,他的工作就是保护首长的安全。 他的身体还护在张克勤的身前,他们都没有想到病房会有这么多人。 此时的病房,人确实多了点,张阳他们几个人先不说,龙成他们就来了六七个人,还有医院的领导们,加在一起差不多有二十来人。 “刚才有点事,你等我下!” 张阳小声的对赵民说了句,随后又看向了乔辰。 “这次的事希望你们能好好的处理,别等着让我们自己来查,否则到时候担责任的绝对不止一个人,我们这边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张阳对乔辰说的话,既有警告也有送客的意思。 张阳也没想到张克勤会突然过来,张克勤的出现只能让他暂时放弃追究,并且先让医院的人离开。 张阳明白,张克勤来应该是来看米志国,说起来这也是他和米雪双方家长的第一次见面。 这个时候,张阳没去想张克勤的官场身份,只想着他是一个长辈,是自己的父亲。 “是,是,您放心,您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一定!” 乔辰感觉自己的身子在打颤,说话也不是那么利索。 从张克勤出现后,打颤的就有几个,乔辰只是其中一个。 好在他意识还很清楚,说完之后就马上带着他的人往外走,至于那个孙良,现在也没有之前的那种嚣张。 这倒不是他认出了张克勤的身份,而是他老爸对他的警告,他知道这次真的惹了大麻烦。 “张,张书记,您怎么来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乔辰带着谄笑,去和张克勤打了个招呼。 孙良只是个普通的医生,他不认识张克勤很正常,可乔辰不可能不认识,不管怎么说,张克勤都多次上电视,而新闻则是他必看的东西。 更不用说,他自己本身也是副厅级的省院院长。 体制内的人,不认识当家大佬的,那可是很罕见。 除了他之外,孙副院长,还有其他的医院领导也都认出了张克勤,看到张克勤之后,他们很多人还都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有几个魂差点都没吓掉。 问完话后,乔辰又愣了下,随后恨不得甩自己两巴掌。 他问的这是什么话啊,什么叫您怎么来了,张克勤既然来了就肯定有事,哪有他这么问的。 “张,张书记,要不要我给您安排下,我不知道您今天要来!” 乔辰马上又开始弥补,自以为聪明的弥补,实际上他根本不知道,张克勤压根就不认识他。 “张书记是私人身份前来,你们没事就先走吧!” 赵民急忙走了过去,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可绝对不能让别人缠住自家领导,再说张克勤今天确实是以私人身份来的。 “是,是,我们走,我们走!” 乔辰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立刻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他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满是冷汗,就这么多短的时间内,汗水差点没把他浸透。 他的心脏也在不断快速的跳动着,他总算知道这次到底惹到了多么不能招惹的人啊。 张克勤啊,省委一把手,本省内级别最高的人了。 这样的人都亲自前来探视,剩下的他已经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 难怪这么多人打电话给他,副省长都会被惊动,感情这次的事还真不一般的小事。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一点打圆场的心思,孙良必须严办,张阳之前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们不好好处理,到时候恐怕自己都要被受到牵连。 若是之前,他还可以不怎么在意张阳的威胁,可见了张克勤之后这种想法马上消失。 省委一把手都来了,人家想弄掉他一个小小的医院院长,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次的事他也只能严办,最严肃的去处理,回头就把这事交给医院纪委来办,正好那里有着一些孙良的举报资料,一起全部办完。 “张阳,米雪!” 医院的人走了之后,病房内算是空下来一些,张克勤向前走了一步,微笑叫了一声。 “张叔叔,您怎么来了!” 米雪急忙回应一声,她的话和乔辰一样,但意义却完全不同。 张阳只是点了下头,他最初见到张克勤的时候也有些意外,不过这会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张克勤这是特意来看望米志国,而且绝对是站在他的角度来的,这多少让张阳的心里有些感动,他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你这孩子,你爸爸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是不是心里没有我这个张叔叔!” 张克勤对着米雪微微一笑,看似责备,其中却带着点宠爱。 米雪的脸上猛的一红,急忙摇着头解释了下,她没告诉张克勤,是根本就没这么想过,张克勤在她的心里身份实在太高了。 “张阳,你先忙,我们先走了,张叔叔,再见!” 苏展涛走过来,小声和张阳打了个招呼,又和张克勤说了句,马上和龙成他们一起离开。 他们也都认出了张克勤的身份,这几个人虽说没什么官职,但都不是普通老百姓,一些重要的人物还是知道的,更不用说张克勤还是张阳的父亲。 张克勤会来他们也很意外,但没多去想。 这是人家的家事,他们多想也没用。 苏展涛他们离开了,房间里显得更为空荡,总算不像刚才那么吵闹,苏展涛他们几个都不笨,知道这会不能留下来。 张克勤看了他们一眼,脸上又带出了笑容。 “这个就是邵强的孩子吧!” 他说的邵强是苏邵强,和他搭班子的人,他和苏邵强经常见面,他的儿子还是第一次见。 “是,展涛就是这个性子,我们两个认识的时候,你们都没来这里!” 张阳轻轻点头,特意解释了句,他这是在告诉张克勤,他们两个认识和两个父辈没有关系,更不知道两个父辈会在一起。 张克勤点了下头,没在说话,朝着病床那走去。 张阳和苏展涛的事他早就明白,两人是自己认识,与他们确实没有关系,这只能说是两人的缘分,张克勤不会去多说什么。 再说了,张阳和苏展涛是好朋友,对他又没有任何的不利,反而还能一定程度带动他和苏邵强的关系。 “张,张书记!” 张德这会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的身上也在打颤。 他旁边的李主任比他还不如,脸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实他刚才就想走,只是他在里面,没能走出去。 张克勤对他们轻轻一笑,直接走到了床头,米雪,张阳都走了过去,连吴凤兰也跟了过去。 一直到现在,吴凤兰都没认出张克勤。 吴凤兰本身就不关心政治,新闻更是很少看,没认出张克勤的身份很正常,不过她现在也明白来的这个人肯定是个大人物,不然这些人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米叔叔,这是我,我爸爸!” 张阳给米志国介绍着自己的父亲,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语气顿了下,爸爸这两个字,十年来他是第一次叫出口。 张克勤的身子轻轻的颤动了下,只有他的贴身秘书赵民发现了他的不对,也最为理解。 十年的父子矛盾,总算是彻底解除了。 身子颤了一下的,还是米志国和张德。 听了张阳的话,张德首先有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他一直以为苏展涛是他们之中最厉害的人,上次在烈山县的事能解决,完全都是苏展涛的缘故。 他对张阳交好,就是想能不能拉住这根线。 他绝对没想到,张阳的背景竟然比苏展涛还要硬一分,张克勤就是张阳的父亲,这会张德心里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一会,他又想起了余家父子。 他现在感觉到余家父子是幸运的,至少余文武只是被摘了帽子,级别并没掉,得罪了省委一把手只是这样的结果,那绝对是万幸。 “张,张书记!” 米志国这会则结巴着嘴,满是震撼的看着张克勤。 这就是张阳的父亲,这个结果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他突然又想起来,张阳刚才还说他的父亲只是个公务员,只是公务员,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公务员。 这会他的心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别这么生分,我们都是孩子的家长,我也挺喜欢米雪的,上次我还说找个机会一起见见面,说说孩子们的事,没想到你突然出了事,第一次见面却是在这里了!” 张克勤微微一笑,他今天本来就是以私人身份前来,没把自己当成省委一把手。 再说他这等于是见亲家,老是张书记,张书记的这么叫着,确实显得很生分。 “是,是,我听您的,张书记!” 米志国不断的点着头,可说话的时候书记两个字又不自然的带了出来。 没办法,张克勤的身份对他的压力实在太大,这中间差的可不是一点,差了很多级,张克勤这样的人,他平时要是见到的话都是要仰视,他也从没想过,自己能和省委一把手平起平坐的在这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