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四章 没安什么好心 - 神医圣手

第四七四章 没安什么好心

“其他同志都没事,你就安心在这养着,不用想那么多!” 张德轻轻笑了一声,他这也不是故意安慰米志国。 其他受伤的,大部分都没事,现在住院的加上米志国也就五个人,这五个人有两个今天就能出院。 真正麻烦的,也就他们三个重伤号。 张德来之前,他们还商量着是不是一起转院到省院来,毕竟省院力量更强,牌子也更硬,都在一起相互照应也方便些。 “能安心吗,本来好好的出来学习,没想到出这样的事!” 米志国轻叹口气,这车祸一出,他也别想学习的事了。 倒是那些受伤轻,或者没受伤的一些人可以过去,不过恐怕他们也没几个把学习真正当回事。 米志国相信,这次自己不跟着,学习效果注定不会好到哪去。 “车祸无常,其实你该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这次也算都是幸运的,没出什么大问题!” 张德笑了笑,他知道米志国刚当上常委不久,现在正在努力工作,看以后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 人都是这样,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不会动,看到了希望就会努力。 之前米志国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在副县长的位置上退休,可现在他已经是常委,副县长中排名也比较高。 前面的常务副县长也快到点了,他是常委副县长,努力下未尝不能争取个常务副职。 等以后现在的县长到界,说不定还能顺位再进一步。 当然,也只是再进这一步,再往前他就没想过了,那离他太遥远。 “老张说的对,这次没出大事就算是幸运,工作上的事你就别想了!” 吴凤兰急忙说了句,这阵子米志国比以前的工作还要忙,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下。 “米志国!” 病房的门又被敲了下,刚才来查房的那护士又走了进来,这次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个三十岁样子的医生。 这医生看着比较年轻,穿着个白大褂。 张德看着他,不由自主的和之前的张阳比较了起来。 这个三十岁的医生,怎么看都比不过张阳,哪怕他比张阳还要大上那么十岁。 张阳穿着白大褂的样子,要比他有形象的多,让人看一眼就有种踏实感,不像这位,怎么看都感觉有些浮夸。 想到这,张德自己又摇了下头。 “孙医生,这就是米志国,他的恢复不像是刚刚手术后,像是手术好几天了,您看看!” 小护士讨好似的对那医生说着,医生点着头,眼睛没看米志国,却一直瞄着一旁的米雪。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股让人讨厌的淫笑。 “我知道了,这病房怎么那么多人?” 孙医生点了下头,说话的时候眼睛依然盯着米雪。 米雪昨天虽然没有回去,也没有化妆,不过她是天生丽质,又加上最近当了段时间老板,养出了一股气质,往那一站就非常的吸引人。 这个孙医生年纪不大,色心却不小,利用工作的关系不知道勾搭了多少个护士了。 甚至一些有点姿色的女患者或者家属,都被他骚扰过。 他这么做,也不是没人告过他,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人家是有背景的人,他的父亲就是医院副院长。还是很有实权的一位,这也让他在医院里横行无阻。 “我们都是家属!” 这人的样子,让张阳也有些不舒服,张阳轻轻往前一站,正好站在了他和米雪之间。 张阳以前就在医院工作,自然知道一些医生的品质,他一看这人就明白,这次遇到了一个医生中的败类了。 这要放在上辈子他在的医院,这样的人他看到的话只有一个结果,赶出去,没二话。 “家属?” 被张阳挡住,这个孙医生有些恼怒,随即翻了翻手中的本子,这里面有病人的档案,和陪护人的名字。 病人那里写着米志国,陪护人暂时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米雪,昨天是她签的字。 孙医生这会看的并不是两人的名字,而是后面的所在地,两人的所在地都写着一个地名,烈山县,关系也是父女。 孙医生眼珠子一转,这会他已经明白,那个叫米雪的女儿,必然就是他看中的那个。 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孩,不是她还能是谁。 “家属不能留下这么多人,除了登记的陪护之外,所有的人都要离开,按规定时间来探视!” 孙医生大声的说着,一旁的那名小护士这会则有些嫉妒的看着米雪。 她很清楚,孙医生这是看上她了,才想着支开其他的人。 这个孙医生非常的花心,他没少利用手中的职权欺负人,这个小护士以前就见过,最终自己也成为了他口中的猎物。 小护士还幻想着自己有一天可以转正,这个孙医生还没结婚,不管他人怎么样,至少家庭好,嫁给他工作不仅有保证,未来还可以升职,生活也再也不用担忧。 可惜她根本不知道,她这一切都只是幻想,根本没一点的可能。 “这位医生请通融一下,我是烈山县宣传部长,我和你们医院的李主任挺熟的!” 张德站了出来,他说的李主任是省院的一个领导,能有一定职务的,基本各行各业都能有些关系,张德也不例外。 “什么李主任,王主任的,我不知道,马上都出去,这里不准留那么多人!” 孙医生在那喊叫着,一脸的嚣张样子。 医院姓李的主任好几个,可哪一个不都得看他父亲的脸色行事,这人还抬出什么李主任,这只会让他更看不起这几个人。 县里的宣传部长又能如何,这里不是烈山县,这是长京省院,这就是他的地盘。 “你!” 张德猛的一愣,脱口叫道,脸色还带着愤怒。 在烈山,他这个宣传部长多少都得给他点脸色,怎么说也是领导层次的人,哪像这样被人甩过脸色,他愤怒的走到一旁,拿起电话就打了起来。 见他打电话,孙医生也丝毫没有在意,又回头看了张阳一眼。 “让你们快点走没听到,非让我叫人轰你们走不成?” 他现在就是想赶走其他的人,只留下一个米雪,只留下米雪后,才能方便他行事。 怎么行事,其实他早就有经验。 办法很简单,病人是这个米雪的父亲,也是她最在意的人,回头检查了之后说病人病情突然恶化,需要什么什么。 怎么恶化,还不是他说了算,到时候在病人身上做点手脚,造成一副快死的样子,这女人的心还不立刻乱掉了。 只要这女人心乱了,就不愁不受他摆布,想要救自己的父亲,就只能乖乖的听话,到时候软硬兼施,猎物也就到手了,这法子他可不是第一次用,熟悉的狠。 “不出去又能如何?” 张阳突然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 这个孙医生是什么样的人,他早就明白,也知道他想把自己等人赶走没安好心。 对什么样的人,张阳就会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个医生就是个败类,对败类张阳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你,你说什么?” 孙医生猛的一愣,很不相信的看着张阳,在这那么久了,还没哪个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通常来说,病人家属都是小心翼翼的陪着他们医生,毕竟他们亲人的健康安全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 “我说让你滚,该滚哪去滚哪去,否则你必然会后悔!” 张阳又说了一句,说的还是很平静,只是这话就显得很不客气了。 这会别说那孙医生,米雪和吴凤兰他们也都回过头,惊讶的看着张阳。 一向温文典雅的张阳,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张阳!” 米雪走过来,悄悄的拉了一把张阳,脸上还有些担心。 她倒不是担心张阳会有什么事,要担心也是对这个孙医生担心,她是不愿意看到张阳生气的样子。 “我没事,放心吧!” 张阳握了握她的手,微微一笑。 他这次直接这么不客气的说话,也有这孙医生的目的有关。 张阳早就看出来,这个孙医生在打米雪的主意,米雪可是张阳的逆鳞,别说他了,任何一个男人,只要知道有人想歪点子占自己女朋友的便宜,恐怕都不会那么镇定。 他什么都不做,那就不是个男人了。 “好,好,你胆子不小,小刘,叫保安,快去叫保安,这里有人捣乱,还有这个病房收回来,里面的病人轰出去!” 孙医生气的在那大叫,他这会已经没去想米雪,只想着找回自己的颜面。 把人轰出去,把病人赶走,这是他能做到的事。 他这么一说,吴凤兰,米雪他们的脸色都变了,还有病床上的米志国。 他可是刚刚做完手术,这个时候赶走他,就算找到新的医院,也要折腾一趟,现在的他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胡闹,你凭什么赶我们,有什么资格赶我们?” 米志国这会也有些生气了,他又不笨,这个医生进来后就没看他一眼,只盯着他女儿看,又想把其他人赶走,一看就知道没安什么好心。 他现在对张阳的做法不仅没有任何的发对,反而还大力的支持,他要是能动,都恨不得下来扇这家伙两巴掌。 米志国是副县长,说话自然带着一点威严,可惜他这点威严对这个孙医生一点都没用,那个叫小刘的护士已经跑出去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