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三章 我父亲是公务员 - 神医圣手

第四七三章 我父亲是公务员

早上,米志国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除了头微微有些不舒服,身子不能动之外,其他都再没什么不适感,米志国慢慢的睁开自己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病房的天花板。 渐渐的,他的记忆开始恢复。 他记得自己带队,带着他所管的教育部门的一些人来长京学习,车子已经到了长京,他们正往入住的宾馆行驶,路上还都说说笑笑,讲一些有趣的事。 他是领导,在那听着,其他人在说,时不时还会注意下他的脸色。 正走着的时候,好像他们旁边的车出了车祸,随后一辆大巴车撞到了他们,再接着他们的车也翻滚在了路边。 他记起来,自己被撞的头晕发麻,说不出一句话,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大叫,听到有人叫着打120,随即便没有了意识。 仔细看了看病房,在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他这会则完全明白了过来。 他在病房,他已经被人救了。 只是身上的感觉他很奇怪,他不是没受过重伤,年轻的时候就有过一次,那次是摔伤,二楼摔了下来,摔的挺厉害,同样是先昏迷,不过醒来的时候非常的难受,痛苦了好几天。 这一次,除了头有些发晕,稍稍有些麻,竟然没有一点其他的感觉。 “您醒了!” 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他,米志国随即看到,一个年轻有朝气的面孔正在看着他,这张脸他还挺熟悉。 “张阳,怎么是你?” 想了下,他才想起这是谁,脱口惊叫了一声。 “爸,您醒了,太好了!” 一旁睡的迷迷糊糊的米雪,听到父亲的声音,急忙趴了起来,这会天色刚刚亮,吴凤兰和米安还没有来到医院。 张阳微微一笑,把身子让开,米志国醒来的时间在他的预料之中,经过他的施针,米志国不会有什么手术后痛苦的感觉。 至于他头不舒服,那纯属正常,他可是有过颅内出血,张阳已经帮他减轻了大部分的痛苦,正常情况下他会恶心呕吐好几天。 张阳离开病房,把地方让给了米雪他们父女。 走到外面,张阳忍不住像往常一样修炼起来,不过这是医院,就算修炼也放不开。 过了两个多小时,张阳才返回病房,吴凤兰和米安已经来到了这里,还带来了早点。 两人脸上也都带着笑容,米志国醒了就好,他们也都询问过米志国的情况,得知一点事都没有后,心里放的更宽了。 刚刚手术过的米志国,这会还不能吃东西,不过他的状态很不错,至少精神看起来格外的好。 张阳回来的时候,米志国已经半躺在床上,他看着张阳,眼神也有些复杂。 “张阳,这次谢谢你!” 米志国轻声的说着,他不像张德知道的那么多,他之前也是迫于无奈,才答应米雪和张阳在一起。 那个时候张阳的事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他根本无法再去反对,反对的话,指不定又得闹出什么事来。 再说,米雪跟着张阳的消息也都传了出去,人尽皆知,就算他不同意,米雪短期之内也不好在家里找对象了。 “叔叔,您这样说不是折我的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再说我们都是一家人!” 张阳轻轻一笑,他的手上还多了束鲜花,把鲜花插在了床头。 这是他刚刚买的鲜花,米雪在一旁帮着他,米雪的脸上还带着幸福的笑容。 “一家人!” 米志国点了下头,眼睛又带着点复杂。 张阳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不仅知道了自己是张阳所救,还知道了张阳为米雪买了一个大酒店,现在让米雪经营着。 另外,张阳还自己买了房子,除了学校旁边的房子之外,还有个别墅。 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挣来的,没有依靠家人,米雪就是这一切的见证人。 这些无不说明,张阳是个很优秀的年轻人,想起张阳以前开的奔驰车,再加上张阳还有一手神奇的医术,米志国的心不禁真正的有了动摇。 有这样一个女婿也很不错,至少女儿不用担心吃苦,至于政治联姻,米志国并非多么的情愿,他毕竟是个父亲,也想自己的女儿好。 现在来看,至少米雪生活的很满足,很幸福。 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女儿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不同的气质,一种高贵又说不上来的气质。 他很清楚,能给女儿这些改变的只有张阳,他都做不到。 加上这一次他的确是张阳所救,不知不觉中,他也彻底改变了对张阳的态度。 “张阳,不知道你父母在哪?” 米志国突然问了一句,米雪,吴凤兰以及张阳都愣了下。 吴凤兰脸上有些欣喜,米志国这么说,等于是完全接纳了张阳,他对自己的丈夫非常的了解,米志国这么说了,就是想提出家长见面的意思了。 毕竟张阳和米雪已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现在还住在了一起。 米雪也在发愣,她当然知道父亲的心思,不过她的心底又有些忐忑。 张阳的家庭情况她现在非常的清楚,张阳的父亲职位太高了,不知道自己父亲知道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张阳仅仅是愣了下,随即轻声道:“我母亲十年前就去世了,我父亲现在就在长京工作,是,是个公务员!” 张阳说的很简单,也很轻松。 现在的他已经破解了心魔,没有了负面情绪,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亲罢了。 至少他提起来,再不像以前那样的心烦。 “公务员,也好!” 米志国点了下头,又说道:“张阳,你和雪儿在一起时间也很长了,你看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们见个面,你们的事我们不在反对,但家长总要互相了解一下吧?” 米志国终于说出了他的意思,米雪脸色猛的一红,低头站在那不在说话。 张阳则笑了笑,道:“这个没问题,不过等您身子养好在说,您刚刚做完手术,这几天可不能乱跑!” “就是,张阳说的对,你刚做完手术,别这么急,亲家既然在长京,见面总有机会!” 吴凤兰跟着说道,她的脸上还有着欣喜。 其实她对张阳一开始就挺满意,年轻有能力,只是自家男人那时候发疯,非想着给米雪找个官家子弟。 这次张阳又救了米志国,她对张阳更没有任何的意见,见自己男人改变了主意,自然更加的欢喜。 她现在正应了那句俗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也对,等我出院了到时候再一起坐坐,你父亲是公务员,单独拉扯你也不容易,长大了有出息了,要懂的孝顺!” 米志国轻声的说着,米雪眼睛突然瞪的很大,她有种想笑,却不敢笑的感觉。 张阳竟然说自己的父亲是公务员,这会她感觉张阳好坏,张克勤是公务员的话,那也是整个省内级别最高的公务员,远远高于他的父亲。 最让她郁闷的是,父亲好像还相信了,真的把张阳的父亲当成了一般的公务员。 “您放心,我会的!” 张阳微笑点点头,米雪这会很想提醒自己的父亲,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米志国!” 外面进来个护士,在门前敲了敲,随即走了进来。 她是来查房的护士,看看米志国的情况。 这护士态度不是怎么好,简单的看了几眼,除了对米志国的状态有些吃惊外,什么话都没说便离开了。 这是省院,省院很大,这里的一些人也养成了一些脾气。 其实在三院也是一样,普通老百姓的话,都不可能得到特殊的对待,不过米志国在三院的话,有张阳这层关系在,他绝对会得到最好的服务和对待。 护士刚走后没多久,张德又赶了过来。 张德的手上还带着礼品,昨天出事的不止米志国一个,还有其他的同事,他作为目前在长京的县里最高领导,必须出面协调这些事。 那些人暂时都住在了三院。 “老米,状态恢复的不错啊!” 张德把东西方下,笑呵呵的对米志国说了句。 三个重伤者,米志国的伤势最重,不过在他看来米志国的恢复最好,说话的时候,他还有些惊奇的看了眼张阳。 昨天他一直都在三院,没少打听张阳的事。 越打听他越吃惊,可之前从没想过,张阳在三院还有这么大的名气,特聘的实习生,整个医院最厉害的实习生,还是能解决无数专家都无法应对难症的实习生。 在三院,张阳还有个神医的称号。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昨天人家做不了的手术会找张阳,感情张阳真的有真材实料,真是个厉害的医生。 只是这些,那也就罢了,他还知道了张阳负责的课题一事。 他不懂医,但很清楚被中科院批复的课题是什么概念,就这样一个课题,张阳如果研究成功了会是一世受益,而且是受益匪浅。 现在的张阳,在他的眼里也是越来越神秘,也让他越来越好奇。 “我没事,其他同志都怎么样了?” 米志国对张德问了句,他现在已经知道其他人都在三院,就他自己转到了省院。 为此他还批评了吴凤兰几句,说不该搞特殊,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他心里明白这是家人担心自己,想给自己找最好的治疗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