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一章 天踏下来都不怕 - 神医圣手

第四七一章 天踏下来都不怕

“李主任说,病人的情况和您上次处理的情况差不多,肋骨骨折,但对心脏产生了迫害,而且极其危险!” 护士急忙的说着,这个病人已经上了手术室,本来没那么麻烦,是手术的过程中突然出现了意外,如今李主任他们都不好处理。 他们正在为难,突然想起手术前张阳和王国海来了这里,马上派人来叫住张阳。 李主任也知道张阳已经不在医院,不过这个时候不是在意这些的时候,病人已经在手术台上,他们要么放弃做手术,要么就是继续。 可不管怎么选择,病人都会出现危险,这个后果是他们所不能承担的。 “上次的情况,我明白了,马上带我去!” 张阳点了下头,立刻让这护士带路,往手术室走去。 上次的情况,应该就是米雪的那一次,张阳在三院做过好多台手术,不过外科手术很少,有压迫心脏的,更是米雪那一例。 张阳没对王国海说什么,对此王国海很理解。 救人如救火,一分钟,一秒钟的时间都不能耽搁,说不定因为这个耽误就会造成遗憾,不过他也跟了过去。 跟过去的还有张德,张德这会则有些惊讶。 他听到了护士叫张阳的名字,张医生,看样子张阳是这里的医生? 不过张阳穿着便装,怎么看都不像。 还有一点,他知道张阳有巨大的能量,不怎么相信他会窝在一个医院里做一个普通的医生,而且他好像还听说,张阳还在上学。 这些都让他有些迷糊,但他同样什么都没问,只是跟了过来。 “病人资料!” 来到手术室外面张阳便开始消毒,在消毒的时候,张阳伸出手,向护士讨要病人的情况资料。 张德还有王国海,都在外面等着了,这台手术不需要王国海出面。 一份病人资料档案马上送到了张阳的手里。 “米志国!” 看到名字,张阳猛的愣了下,这个出现意外的病人,竟然是他未来的岳父,米副县长。 他刚才还想着做完手术再去看看这位未来岳父,现在看来不需要了,一会在手术台上他就能先见到。 愣了下后,张阳急忙又收敛心神。 不管病人是谁,他都应该拿出全部的精力来面对,来之前他也没想过病人和自己有关系。 看完病历之后,张阳默默的点了下头。 米志国的中巴车是被大巴侧撞,之后翻滚在地。 里面一个有十五个人,其中十二人受伤,三个人只是遭遇了惊吓,没什么事。 他们只是被侧撞,大巴车那时候的力度也不大了,若不是中巴车也翻车了,他们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受伤。 十二个受伤的人之中,只有三个伤势重一点,其他都是皮外伤,有的甚至只是包扎就行,缝针什么都没有。 米志国比较倒霉,三个伤势重点的人就有他,他的位置正好在被大巴车撞到的地方。 米志国是肋骨骨折,小臂骨折,还有多处损伤,另外还有最麻烦的一点,颅内出血。 颅内出血严重的话可会致命,好在米志国是脑外出血,出的血也很少,暂时没什么大碍,不过这台手术不能好好做下来的话,他的问题也会不小。 消完毒,换好衣服,张阳直接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内,急诊科副主任李向阳还有另外两名医生都在,他们的手术已经暂停,下面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若不是张阳在这,还可以马上进来,他们恐怕必须要停止手术,或者将病人转院。 “张医生!” 见到张阳,李向阳主动打了声招呼,他口罩下脸色还微微有些发红,他的病人出现了意外,却只能求助于别人。 张阳若还在医院那还好说,可张阳明明已经离开了,还要再依靠人家,感觉就有些别扭。 张阳先是看了眼手术台的人,随即点了下头。 受伤的的确是米志国,他已经全身被麻醉,这会正处于昏迷之中。 张阳没说话,直接站在了手术台前主刀医生的位置上,李向阳很有眼色的让出了这个位置。 他不能做的事,只能交给本领比他更强,更适合做的人来做。 张阳低头看了米志国一会,又抓住了米志国的手腕。 他已经看了病历,不过慎重起见还是要检查一下,号脉之后他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未来的岳父运气没差到边,这次虽说伤的很重,可确实没有生命危险。 若不是手术出现意外,李向阳他们就能救回他。 “给我个15号手术刀片,不用刀柄!” 张阳突然说了一句,旁边的护士微微一愣,李向阳急忙点了下头。 紧接着,张阳又要了手术钳等工具。 手术重新开始,主刀的人已经换成了张阳,包括李向阳在内都是在给他打下手。 李向阳已经给张阳打过一次下手,没什么大的感觉,那两名其他的医生都已经瞪大了眼睛。 他们也是急诊科的人,但上次张阳手术的时候并不在,多次听说过张阳的大名,可真正见张阳做手术这还是第一次。 张阳纯熟的刀法,完全镇住了他们。 特别是看到张阳用简单的15号刀片,在距离心脏只有不到一毫米的地方挑着骨头做手术,他们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只这一手,就让他们自叹不如。 张阳敢这么做,其实也有一定的冒险,不过他有内劲在身,能稳定住自己的手,可以保证不出现意外。 换成别的医生,稍稍有那么一点闪失,就可能出现最严重的后果,这也是李向阳他们不敢做手术的原因。 一个小时后,张阳长长舒了口气。 米志国的肋骨骨折,压迫心脏等问题已经被他解决了,包括颅内出血的问题现在也没了事,张阳顺便全部解决。 三院很多人都知道,张阳对对付这种内出血症状十分的擅长。 做完这些后张阳便交给护士来帮忙缝合伤口,张阳已经没事了,他该做的已经做完。 一直给他服务的那名护士,还很惊骇的看着他。 这名护士一直准备着毛巾给张阳擦汗,手术是高度紧张的工作,在手术台的时候经常有医生会出汗,医生的手又都在用着,这就需要一旁的护士帮忙擦掉医生额头的汗水。 很多医生都是这样,越是时间长的手术,消耗的精力就越大,出的汗也就越多。 可张阳从头到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愣是一滴汗没有,可把这护士给吓住了。 别说医生了,就是他们这些护士,在这闷热的环境里也有些出汗,张阳竟然一滴汗都没有,实在有些怪异。 张阳感觉到了这护士有些吃惊,还以为她被自己的医术所惊住,丝毫没有在意。 至于出汗这事,以前的张阳或许会,可内劲大增,特别是到了三层之后,基本上都不会。 强大的内劲足够调节他的身体,一个小时的手术完全没问题,除非连续十几二十几个小时,那样张阳或许有点累,但也只是有点累而已,他的身体状态,连续四十多小时做手术都没有一点问题。 当然,对张阳来说也不会有那么麻烦的手术让他做这么久。 收拾了下,张阳便径自走出了手术室,之前已经有人出去报告了好消息,手术完成的很成功。 “张,张医生,米县长没事吧?” 尽管听到了消息,张德见到张阳之后还是问了句,他也是张阳进去后才知道,最严重的病人就是米县长。 那会的他,确实有些着急,还有些忐忑。 “张部长请放心,米县长已经没事了!” 张阳微微一笑,他也没想到今天会给米志国做手术,这会的他也非常庆幸自己今天来到了这里。 若不是正好没事,来医院看看,就不会知道课题的研究进展已经可以进行下一步。 不在课题小组那耽误点时间,也就不可能遇到这车祸的急诊。 没有遇到,他说不定已经离开,自然也无法当场来救米志国,就算事后通知他,估计时间也已经晚了。 米志国真有什么事的话,那米雪还不伤心死,还好这一切都没有出现。 “张阳,我爸爸,我爸爸怎么样了?” 正想着米雪,米雪就从外面跑了进来,看到张阳后她愣了下,随后直接跑在张阳的身边,抱住了张阳。 抱着张阳的时候,米雪的心里突然多了一种稳定,有一种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感觉。 米志国出车祸是很大的事,县里不能隐瞒,必须通知他的家属。 米雪的母亲是第一个被通知到的人,她知道自己丈夫出了车祸,当时整个人都懵了。 烈山距离长京有些远,她已经上了车往这赶,不过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到,她这才想起女儿就在长京。 随后她马上给米雪打了个电话,让米雪先到医院照顾自己的父亲,他们随后就到。 直到这个时候米雪才知道父亲到了长京,而且还出了车祸,当时她就慌了神。 开车往医院走的时候,她又想起张阳在三院呆过,急忙给张阳打电话,可惜她的电话一直都没有打通。 那个时间张阳正在做手术,自然接不了她的电话。 等到了医院之后,慌乱的她就往手术室跑,在看到张阳的时候,她的心瞬间有一种安定感,仿佛有张阳在,一切都不用再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