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零章 有个病人很麻烦 - 神医圣手

第四七零章 有个病人很麻烦

张阳的这个会开的很短,不到半个小时便结束。 对张阳要求这么快就进入临床研究,所有的人也都显得很惊愕,临床之后可就是要检验结果了,是成是败都容不得任何的作假。 虽说有点担心,可他们和王国海一样,对张阳的决策只有服从。 在张阳的安排下,小组的研究方向很快发生了转变,下面的工作重点全部放在临床方面。 临床的时候各种数据都要详细的记录,一点都不能遗漏。 还有张阳要的十个志愿者,也要出去寻找。志愿者的寻找一般都不会太难,这个病得病的很多,有些穷苦的人都没钱治病,只能拖着。 当志愿者,可以免费帮他们治病,还有一定的报酬,相信很多人都会愿意。 吩咐了这一切,张阳便起身告辞。 对这位甩手掌柜的做法,大家早已熟悉,现在也是见怪不怪,只能想着他能多几次顺路,多过来看几眼。 王国海送着张阳出的大楼,路上又忍不住说了两句。 他说的话,无非就是让张阳多来几趟,别什么都交给他们,王国海生怕什么时候理解错了张阳的意思,造成严重的疏忽。 这也是王国海个人比较谨慎的缘故,他总想把事情做的最好。 “让一让,让一让!” 正在医远里走着,几个人突然从他们身边快速的跑过,这些人的手上还带着很多东西。 跑过去的人也是医生,跑的还很急,看他们跑过去的方向,是医院的急诊室。 在急诊室门口,这会也停着好几辆救护车,正准备挪回其他的位置。 “怎么回事?” 张阳和王国海的眉头都跳了下,两人都在医院工作过很长时间,只看这架势其实也明白,这是有重大事故发生了。 一般只有重大事故,一次才会出动那么多救护车,真是这样,那里面现在肯定有不少的病人。 “张阳,一起过去看看吧!” 王国海犹豫了下,这才对张阳说了一句。 如果出现重大事故,急诊室人手不够是要向各科室调人,王国海以前就参与这样的急救。 不过他现在的主要工作是课题的研究,妇科那边的工作都放下了不少,即使调人也不会调动他们。 所以这会他才提出去看看,有需要的话就主动帮帮忙,用不着他们再离开。 “看看也好!” 张阳的眼力好,刚才那几个人路过的时候,他注意到了他们手中的东西,其中就有血浆箱。 急诊室都有血库,急诊的血库不够用,去其他地方调用,这证明这次的确是次事故,而且是不小的事故,不止一个人缺血用。 也有可能是因为血型不符,特意调配,不过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两人一起朝急诊室走去,急诊室现在很乱,很多医生和护士都忙碌着,还有不少轻伤的人坐在那里,身上只有简单的包扎。 “王主任!” “张医生!” 急诊室有不少人认得王国海,也有人认出了张阳,都和他们打着招呼,打过招呼后便匆匆离开。 最后两人还是找到一个轻点的患者和为他包扎的护士,才算弄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 长京三环路,刚刚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两辆小轿车,和一辆满人的大巴车相撞,大巴车侧翻,又撞倒了一辆中巴车。 这等于是四车相撞,加上又有满人的大巴车,所有受伤的人很多。 因为三院距离稍微近些,一部分伤者就被送到了三院来,也有很多被送到了其他医院,三院接收不了这么多人,只那一辆大巴车上就有好几十人。 不过大巴车上的人也是伤的最轻的,最严重的是那两辆小轿车,有一辆车子都着了火,幸好在着火之前,里面的人都救了出来。 那两辆车上的人也都没送到三院,被送到了其他更好的医院治疗。 来到三院的,大都是一些有着外伤,但没有生命危险的伤者。 了解到情况,张阳和王主任都默默的点了下头。 车祸猛于虎,平时这种重大事故有很多都是车祸引起,这次来看还算好一些,大车上的人都没事,大车若是严重的话,那更麻烦。 和急诊室的人打了招呼,王国海才出来,准备送张阳离开。 急诊室的病患是很多,不过他们人手还够用,几个麻烦点的病人正在手术,已经有其他医生来帮忙,暂时也不需要他们。 人手够,没什么需要他来做的,张阳也没打算继续留下来,跟着王国海一起向外走去,毕竟他现在也不是三院的人了。 “张,张阳?” 刚到门口,有个人突然叫了张阳一声。 张阳回过身子,有些惊愕的看着这个叫他的人,这人五十来岁的样子,他有些眼熟,但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他只能肯定,自己见过这个人。 “真的是你,我以为认错人了,我是烈山县宣传部长张德,上次我们在烈山的时候见过!” 张德走过来,热情的对张阳伸出了手,他这么一说,张阳也想了起来。 这人的确是列山县的宣传部长,他上次利用省报大闹烈山的时候,这人曾经找过他,也是那位余副书记的说客。 他这个说客自然没有成功,最终两则新闻让整个烈山都灰头土脸,余氏父子最后也都遭了殃。 “张部长,你怎么会在这?” 张阳礼貌的和他握了下手,对这个张德他没什么特别印象,不过他总算是米雪父亲的同事,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 听张阳这么一问,张德立刻露出丝苦笑来,轻声道:“我在长京开会,刚才县里来了电话,说米副县长带的学习团出了车祸,因为我最近,所以赶来了!” “米副县长?” 张阳微微一愣,还回头看了看。 之前他只知道这里收治的都是车祸患者,可没想到还有米雪的父亲,烈山县姓米的副县长可只有那么一位。 “对,他们一共十几个人,一起坐中巴来的,本来让米副县长自己坐车,他没同意,说不搞特殊,就都在一个车上,结果他们的车被别人撞到,现在都在医院!” 张德轻轻的点着头,说话的时候脸上也有些无奈。 水火无情,车祸无常,出车祸的是他的同事,有些也都是他认识的人,这会他也有些感伤。 他对张阳表现的很是尊敬,并不是因为张阳是米雪男朋友的缘故,别说米雪的男朋友,就是米县长本人,也不会被他如此重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之前打听来的消息。 张阳上次奔驰被砸,又在警察局被打的事弄的县里很被动,影响很大,甚至被省里点名批评,县里从上到下都挨了批。 他是宣传部长,出了这样的纰漏,自然少不了他的责任。 之后他便托关系,四处打听,最终终于打听到,他们的消息能在省报报道,是因为有人打了招呼。 他又想办法托省里宣传部的朋友,最终打听到了打招呼的人。 打招呼的人自然是苏展涛苏大公子,得知了苏展涛的身份之后,这位张部长只是偷偷的砸了砸舌头,下面的事再也不敢问了。 他也算是明白,为什么省报这么不遗余力的报道,他们的公关都没用。 感情有这位公子哥参与,真这样的话,余氏父子最后的遭遇根本不可避免,他们惹到了根本不该惹的人。 再之后,那位日本皇室投资商的事曝光,更是在县里引起了一番震动。 而发现这位皇室投资商身份为假的,就是张阳。 张阳身边跟着的几个人,随后也陆续被查出来,仅仅一个警察厅督察处处长就已经让他们无比的头疼,更不用说其他几位公子哥。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明白,米志国的这个女婿很不简单,就算他不知道张阳的真实身份,也绝对不会想着和这样的人为难。 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很支持米志国的工作,并且一直保持着好关系,他总感觉,不得罪张阳,或者能建立关系最好。 “米叔叔现在怎么样了?” 张阳眉头紧皱,米志国也出了车祸,还在医院,这会他自然不能离开了,他所担心的是米雪知道后的反应。 据他所知,米雪应该不知道米志国来长京的事,不然提前会告诉他,今天米雪更不会出去。 “我也不太清楚,我这刚到!” 张德急忙说了一句,他接到县里的电话立刻赶来了,县里来的人出了车祸,这里没个人也不行。 “我回去问下!” 张阳点点头,刚想对王国海说话,突然从急诊室里面又跑出来了一个人。 “张医生,王主任!” 跑来的是个护士,老远就对着张阳叫着,来到张阳他们的面前才摘下口罩,还有些喘气。 护士看着张阳,又急急的说道:“张医生,您有没有时间,有个病人很麻烦,刚才李主任听说您在,就马上让我来叫您!” 李主任是急诊科的副主任李向阳,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他不可能不在,现在急诊科很多人都上了阵,快速为这些病人做治疗。严重点的,需要做手术的都已经安排了手术,不严重的,很多都是缝几针,做了检查之后都暂时挂着点滴,等着做后续的观察。 “什么麻烦?” 张阳眉头微微一皱,他这会也顾不得询问米志国的情况,他已经不是医院的人,这会李主任还找他,遇到的麻烦肯定不小。 他也明白,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