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四五章 束手无策 - 神医圣手

第零四五章 束手无策

朱志祥的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一些跟着他一起凑过来的医院领导们,也都愣在了那里。 </p> 他们在医院工作,很清楚手术中主要负责的医师走出来是什么情况,更不用说,走出来的马主任脸色那么难看,就像自己的爹死了一样。 </p> 这也是赵局长看到他们样子,眼泪就止不住的原因,看到这样的场景任何人都会心慌。 </p> 副院长李鸠急忙走上前,急急的问道:“马主任,到底是什么情况?” </p> 李鸠问话的时候,院长他们都眼巴巴的看着马主任,所有人的心跳都忍不住加快,还有几个人,悄悄向后退了退。 </p> 医院治好,或者成功抢救了赵局长的父亲,那是好事,还是露脸的好事。 </p> 可同样,如果失败了,真让赵局长的父亲在这里出现了不好的结果,那好事就会变成坏事,这个时候被赵局长看到,万一被他惦记上了肯定要倒霉。 </p> 谁都知道赵局长非常的孝顺,他的父亲若是死在了三院,要说他对三院没有别的看法,任何人都不会相信。 </p> 马主任摇了下头,慢慢说道:“情况很不好,病人这次不是简单的脑血栓发病,还伴有急性脑栓塞,血管内目前有很多栓子,我们经过紧急治理溶栓,清理掉了一部分,可还有几个关键部位无法清除,特别是脑桥和小脑部位,目前根本没一点办法!” </p> 正低头抹泪的赵局长,听了他们的话猛的抬起头,上前一把抓住了马主任。 </p> “医生,你,你是说,我爸他还活着?” </p> “是,赵局长,我们现在已经控制住了病情,但还没脱离危险期,我和杨医生一起出来,就是想告诉您这点!” </p> 马主任急忙点头,他身边跟出来的那名省人民医院的医生也跟着说道:“赵局长,虽然控制住了病情,但也只是控制住一时,我们最多也只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在这宝贵的十二个小时里面,必须想出办法,否则病人一样危险!” </p> 这位省人民医院的杨医生,对赵局长不像马主任那么客气。 </p> 省医是长京最著名的医院,最重要的一点,人家医院是省卫生厅直辖,不在卫生局的管辖范围,过来帮忙纯粹是因为同系统的缘故。 </p> 所以他也不像三院这些医生们,对赵局长显得有些紧张,甚至谄媚了。 </p> “杨医生,我们转院,转到你们那能不能治好!” </p> 得知自己父亲还没出现最坏的结果之后,赵局长的心里就升起了新的希望,杨医生说完之后,他立刻就来到杨医生的面前,直接问了一句。// </p> 他的话,让三院的众多医生们脸色都稍稍不好看,赵局长这话,等于是直接不相信他们医院,放在平时赵局长或许不会这么说,可今天是真的急了,也顾不得说话的方式。 </p> “不行,我们医院最好的心脑血管专家都在这了,这里治不好,我们那也不行,就算是国内其他地方,我估计成功率也不会超过三成?” </p> 杨医生摇着头,赵局长的心立刻又凉下来不少,他明白这位杨医生的意思。 </p> 其实杨医生以前就告诉过他,赵老的病情并不是太好,让他去京都,或者香港一些医院好好的检查一下,赵局长心里惦记过,只是工作忙,本想忙完这阵子就呆老父亲去那边的医院都看一看,顺便也带着老人旅游一圈。 </p> 可惜的是,他还没有去,意外就发生了。 </p> “三成,这么低,国内就没合适的地方了吗?” </p> 赵局长愣愣的站在那里,心里变的更凉,这位杨医生就是省医最好的心脑血管专家,在国内也有些不小的名气,他这样说,就等于国内没有谁能在他父亲这个病上有超过三成的把握。 </p> 三成,这个希望实在太低,很多医生甚至不愿意接收这样的病人。 </p> 而且在长京还好说,他毕竟是卫生局局长,即使卫生厅直辖的医院也会给他些面子,可出了长京,到了外地谁还会理会他,他的面子,他的关系还影响不到那么远,这么重的病,一旦拖那么一点,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p> 杨医生再次摇头:“没有,赵老先生若只是急性脑血栓,我们省医至少有六到七成的把握抢救回来,可他这次伴随了心源性脑栓,等于是心、脑并发,病情一下子变的复杂了许多。这样的病,目前只有美国一家医院有过多次成功治愈的例子,他们应该有七成的把握,不过那家医院实在太远,病人现在不适合这样长途的转移!” </p> 说完之后,杨医生还轻轻叹了口气。 </p> 脑血栓,脑栓塞都属于脑部血管梗塞,平时还很容易被混淆,不过两者绝对不同,并发在一起的几率很低,不过一旦合在一起爆发,其后果是非常的严重。 </p> 这也是杨医生拒绝赵局长转院的原因,在他们那把握连三成都没有,不如就留在三院,至少这件事不在和他们省医有关,即使病人没抢救回来,这位赵局长也怪不得他们省医,他们的医生已经尽力了。 </p> 赵局长的脸上露出一丝绝望,堂堂一位局长,忍不住捂住了脸蹲在了那里。 </p> 美国是有希望,可杨医生也说了,这个时候他父亲不适合长途转移,况且就算能长途转移,他也不可能现在就调来飞机把他的父亲送过去。 </p> 他只是一个卫生局长,没那个权力,也不是大款,有钱去租用飞机,这个希望对他来说等于是没有。 </p> “赵局长,您不用担心,您父亲是位好人,吉人自有天相,我们马上组织所有最好的医生进行会诊,有一丝希望都不会放弃!” </p> 朱志祥急忙走过来,小声安慰了一句,这种疾病的困难他很清楚,可这话他不能不说。 </p> 在他的心里,也在暗骂着自己倒霉,赵局长的父亲怎么就正好在他们医院附近,若是在别的医院,这倒霉事不就落不到他们头上了。 </p> 顶头上司的父亲真死在自己医院的话,想想他的头都会大。 </p> “会诊,还有用吗?” </p> 赵局长慢慢抬起头,显得有些迟疑,去美国不可能,杨医生也说了他父亲不适合长途转移,但有一丝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朱志祥这话算是说进了他的心坎里。 </p> “总要努力试试才能知道,我马上去安排!” </p> 朱志祥轻声说了句,直接站出来,招呼人把医院内所有心脑血管方面的医生都请过来,赵局长父亲的病情拖不得,已经没时间了,尽早找出能成功治疗的方法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 </p> 手术室旁边的办公司,被朱志祥临时征用,很快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都集中在了里面,吴有道也被朱志祥请了过去。 </p> 有时候,一些西医做不到的事情中医却可以,吴有道可是位真正有本事的老中医,省内很有名气,即使国内也有不少人听过他的名字。 </p> 让吴有道进来帮忙,也算是多一份力量。 </p> 十几个医生,针对赵局长父亲的病情很快讨论了起来,每个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p> 刚开始就有人提议,先清理那些从心脏流过去的栓子,理由是这些栓子大小不等,不管停在哪里,都是个巨大的危险,先清理掉,就能专心的来对付脑部自成的那些血栓。 </p> 可惜这个提议,马上就被杨医生所否决。 </p> 若是这么简单的话,他们也不会出来告诉赵局长这些了,这些血栓目前停留的位置都很麻烦,小脑有两块从心脏流过来的小栓子,这根血管不大,可栓子正好停在小脑中间,根本无法进行手术。 </p> 紧接着,其他医生们又都说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建议,最后这些提议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结果,那就是,没有一个方案能够行的通。 </p> 想想也是,真行得通的话,杨医生也不会说出那些话来了,能想到的他早就想过了。 </p> 整整讨论了两个小时,期间赵局长的父亲还出现了次危机,是杨医生和马主任他们共同努力才熬过去,不过他们也发现,之前预算的时间又缩短了不少,赵局长的父亲,恐怕最多也只能再撑个四五个小时。 </p> 这还是没有像刚才那样突发意外的情况,再有意外的话,有可能马上就完蛋。 </p> “吴老,您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p> 朱志祥已经完全没有了办法,往吴有道那看了一眼,直接问道。 </p> 他也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吴有道的身上,只是心里抱着一丝的侥幸,希望吴有道的中医有能对付这种情况的办法。 </p> “我不行!” </p> 吴有道轻轻摇了下头,其实刚才讨论的时候,他也一直在想,看看病人这种情况能不能用中医来缓解。 </p> 为此他还特意跟着去看了下病人的情况。 </p> 最终的结果让他很沮丧,这个病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治疗这类突发疾病本就是西医的强项,俗话也说过‘急病看西医慢病服中药’西医在治疗突发急性病的方面,确实要比中医强一些。 </p> 朱志祥的眼神有些暗淡,他似乎预料到了,赵局长因为父亲死在这里,怒火牵连到他的场景。 </p> “不过有一点我想提一下,这次病人所发的病,不管是脑血栓还是脑栓塞,都是脑部血管梗赛,而脑梗赛是什么类型的病,大家应该都很清楚吧!” </p> 吴有道看着眼前的十几个人,又慢慢的说了一句,很多人都迷茫的摸着脑袋,吴有道说的这些他们当然知道,这是最基本的基础。 </p> 可吴有道说这些的意思,他们却不明白了。 </p> “我再提醒一下吧,前几天我们医院的误诊大家应该都还记得,那个病人所犯的,是急性心肌缺血!” </p> 说完这句话,吴有道轻轻闭上了眼睛,脑袋里又出现了那副年轻的面孔。 </p> ………… </p> 昨日第二章,感谢a_for_andrew朋友的打赏,也感谢烟灰满再次1888起点币的打赏,小羽谢谢你们的支持! </p> 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