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七章 父子对话 - 神医圣手

第四六七章 父子对话

开车而来的就是张阳。 他这次出去正好在外面一星期,算算时间,之前留下的药丸齐老也该吃完了,今天他是来给齐老继续做治疗。 “张,张阳!” 张阳的车子刚停稳,赵民就急忙迎了上去,帮着张阳开了车门。 张阳下车对他点点头,随即朝院子里走去。 赵民在后面紧紧的跟着,这次张阳没有停在车上不下来,可也让他更加的担心。 上次他们父子相见的时候,桌子都拍烂了的事他可是很清楚,他生怕这次又闹出什么大动静来。 张阳也看到了张克勤,这会张克勤和齐老都在看着他。 看着张克勤,张阳的身子微微停顿了下,最后又大步朝前走去。 和这具身体完全融合之后,之前的那些负面反应也就不在出现,只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面对的人,有些不太适应。 先是看了眼张克勤,张阳又转过身子看着齐老,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这次出去的时间有些长,齐老,您这几天身体感觉怎么样?” “没事,你有事先忙你的,我的身体!”说到这里,齐老又哈哈一笑,道:“我的身体这几天感觉非常的棒,给我枪我一样能扛起来去杀敌!” 齐老在部队呆过,性子中带着军人的豪爽,他这么一笑,张阳和张克勤都笑了起来。 “您放心,等治好了,您绝对能扛着枪是杀敌!” 张阳笑呵呵的说了句,说完便引领着齐老向房间内走去。 上次只扎了两天的针,不过齐老也已经服用了七天的养生丸,现在他的身体已经调理的差不多,适合服药。 服药之前,张阳会在给他行一次针,最大的来吸收药效。 见张阳带着齐老进去,张克勤犹豫了一会,最后也跟着走了过去。 他有种感觉,张阳今天对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这会他也想跟着过去看一看。 还是原来张阳给齐老治病的房间,张阳让齐老坐在床上,准备行针。 之前齐老还需要别人的搀扶,这次他已经可以自己上床,蔡哲领要帮忙他都没让。 等齐老准备好之后,张阳立刻拿出针盒,准备下针。 张克勤这会也跟了过来,站在一旁在那好奇的看着。 蔡哲领只是惊讶的看了他一眼,见张阳没反对也没多说什么,他知道两人的关系,可上次也看出来,这对父子不是那么的融洽。 一根根银针,被张阳扎入齐老的身体。 每根银针扎下后,都会在齐老的身体内产生一股热流,这股热流让齐老感觉身上很舒服,同时身体也更加的轻松,舒适。 扎完了所有的针,张阳停下来,随后在每根针上都弹了一下。 没一会,齐老便自己睡着,陷入到睡眠之中。 弹了第一次之后,仅仅二十分钟,张阳就弹了第二次。 这些针是给齐老做服药前的最后准备,就像上次为吴燕治疗一样。 不过那次张阳的内劲还不像现在这么高,还需要服用灵药来补充内劲,而且每次弹针的时间也需要间隔三十分钟以上。 如今的张阳,内劲不知道比原来高出多少倍,三层后期的他,完全不需要灵药辅助就可以做到,时间也比以前缩短了很多。 现在的他,治疗这些疾病也比以前轻松了许多,这就是强大内劲带来的好处。 看着银针在齐老的身上嗡嗡的颤动,张克勤有些惊讶,但没有特别的震惊。 说起来,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张阳为别人治病,不过在这之前他见张运安出过手,和张阳的方法很像。 第二次弹针之后,张阳突然抬头看了眼张克勤,慢慢的向他走了过去。 “蔡哥,齐老的治疗我会继续,你能不能在外面等我一会?” 张阳走到张克勤的面前,并没有对他说话,而是对一旁的蔡哲领先说了一句。 “啊,好,我在外面等你,有需要告诉我!” 蔡哲领先是一愣,随即马上点了下头,他又不笨,知道这是张阳故意支开他,想和张克勤单独说话。 人家父子要对话,他自然不能跟着参合。 张克勤低头看了张阳一眼,他的眼中也带着疑惑,不过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张阳。 “坐下说吧!” 如今的张阳,面对张克勤已经完全能稳定自己的心神,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情绪波动。 张克勤坐了下来,张阳则坐在了一旁,这房间本就有沙发。 “我这几天出去,先去了安田,又去了青峰乡!” 听到青峰乡三个字,张克勤的手指头猛然颤动了下,那里他很清楚,他前几年每年都会去一次,最近工作忙了,也不方便到处走动,也就去的少了,今年就没有过去。 “舅舅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了,你没必要隐瞒这么久!” 张阳再次说道,他说话的语气很平淡。 在他的心里,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对张克勤的感情都有些复杂。 这是他的父亲,血脉相连的父亲,要说过去一点的感情没有那绝对是骗人,可他从小都没和父亲在一起,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很淡,就算他知道了误会父亲这么多年,让他一下子改变态度也很难。 可至少他现在心里没有了那么多的怨恨,对自己的父亲,他也有着同情和一丝愧疚。 “你都知道了!” 这会,张克勤才轻轻吐了口气,慢慢的说了一句。 张阳点了下头,道:“当年错的不是你,但不能否认你也有责任,是你为了工作忽略了我们,母亲不想一直跟着你过着被忽视日子,所以才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当然,母亲的事主要责任是我!” 说到这里,张阳的神情稍稍有些暗淡,不管前面的理由是什么,当年母亲的去世,确实是因为他而起。 和这具身体完全融合之后,之前所发生的事,也就像发生在他身上一般。 “你的母亲是个好人,是我不好,不该忙着工作忽略了你们,没有照顾好你们,你那时候还小,有错也都是我的错,可惜大错已成,说后悔也已经没用!” 张克勤重重的叹了口气,张阳的话,再次让他想起了往事。 他没有想到张阳这几天不在,是去了魏州,并且查清楚了以前的事。 他已经感觉到,张阳现在对他的误解已经没那么深,愿意主动对他说话就是最好的证明,可他的心里却更加的担心,担心的是张阳。 他和张阳虽然很少在一起生活,可对儿子的性格还是非常的了解,他之前不告诉张阳事情的真相,并不仅仅是因为答应过张阳的母亲的缘故,也有害怕张阳自己接受不了的原因。 “大错已成,后悔已经无用!” 张阳默默的点着头,对张克勤的话他表示认同。 “你也不用为此事多想,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现在你那么有出息,相信诗华看到的话,也一定会很开心!” 张克勤轻声的说着,张阳现在的成就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也很是欣慰。 “我没有多想,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 张阳慢慢摇了下头,他和张克勤的关系还没像真正的父子那样和睦,毕竟这么多年没在一起,想一下子完全改变根本不可能。 不过有这样的结果,张克勤已经很满意,对他来说这比以前要强的太多了。 而且见张阳真的没什么大事后,他的脸上也开始露出一丝笑容来。 “你的医术,是你舅舅,还是你外公教你的?” 沉默了一会,还是张克勤首先打破了沉默,轻声对张阳问了一句。 最开始得知张阳拥有神奇医术的时候,张克勤并没有吃惊,他知道张阳的舅舅和外公都是医道高手,很有可能是他们两个谁暗中教给了张阳。 张阳的本事越强,他的心里也自然越放心。 “外公!” 过了十几秒,张阳才慢慢的说了句,对张运安这么说,对张克勤也只能这么说。 这个从没见过面的外公,已经成了他的挡箭牌。 不过这会张阳的心里也有些怪怪的,张道峰是他上辈子太爷爷的儿子,这辈子却成了他的外公,辈分好像错了,不过他拥有着真正的张家血脉就好,这辈子他依然是张家的人。 张阳对家族的认可度很高,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原来是岳丈,难怪小的时候我去看你,总是找不到你!” 张克勤点了下头,轻声叹道,张阳小时候他的确经常去看他,偷偷的去看,可惜每次张阳白天都不在家里。 现在在他看来,那个时候一定是岳丈正偷偷的教导张阳医术,岳丈的医术更好,由他亲自教导,才让张阳年纪轻轻便有了神医的称号。 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若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恐怕也会瞪大眼睛。 只是事情的真相,张阳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我要开始给齐老做治疗,没事的话你不用留在这里,你放心,齐老的病我有办法治,不说完全治愈,让他以后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没问题!” 张阳站了起来,他和张克勤单独在一起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主要就是告诉张克勤,他已经知道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