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三章 母亲的死因 - 神医圣手

第四六三章 母亲的死因

“其实,你母亲也对我说过,让我不要告诉你这些事!” 张运安显得有些犹豫,过了一会,才对张阳说了一句。 张阳眼睛一愣,急急的叫道:“为什么?我这次先到安田,在那好不容易查到这里,舅舅你就不能告诉我吗?” 他现在是真的很急,先不说那负面情绪带来的隐患,为了查清楚这件事,他们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虽说之前是误会,可龙风毕竟拼了命,现在还躺在床上,一身的内劲全部流失。 好在龙风还能重新修炼,他有底子在,张阳会毫不吝啬把所有的灵药都提供给他,要他在对短的时间内恢复状态,即使如此,也需要一年的时间,年底龙风可还想着回家让家族的人看看他的进步,这次势必要失望。 而付出了这么多,不就是想了解当初母亲的死因。 若是张运安真的不愿意说,让张阳查不出来的话,他这次估计真的要吐血。 “你说你是自己查来的,不是克勤让你来的?” 张运安也险些有些吃惊,他认出张阳之后,还以为张克勤告诉的他这个地方。 “不是,不要提他,我这十年都没和他在一起!” 张阳猛的摇摇头,脸上还有股暴戾,之前他已经想到了母亲的死可能不是张克勤害死的,但多年养成的反应并没有那么快消失,况且就算不是他害死的,母亲的死可能还与他有关。 “十年没在一起!” 张运安再次愣了下,张阳这次没有去压制那股负面情绪,他显得更为暴躁。 张运安突然伸手,把张阳拉在身前,在张阳手腕上搭了一下。 张阳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 “心魔!” 过了一会,张运安才惊呼出口,张阳的这股负面情绪,很像是心魔的表现,而且他的内劲在没有压制的情况下,稍稍有些凌乱。 “我没想到,这件事给你留下了这么深的影响,也没想到你已经十年没和克勤在一起!” 放下张阳的胳膊,张运安又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复杂的看了张阳一眼。 又过了一会,在张阳想要继续发问的时候,张运安终于开口说了。 “十年前,你在安田中了一次毒,一次很厉害的毒!” “我?” 张阳猛的一愣,忍不住叫了一声。 张运安点了点头:“对,就是你,你那次中的,是紫眼金蟾之毒!” “紫眼金蟾,这怎么可能?” 张阳又惊叫了一声,张运安说他中毒的时候,他已经想到了很多,如果真是他中毒,那他去儿科医院住过院的事也能够理解,在那打了很多解毒的针。 只是张运安说他中的是紫眼金蟾之毒,他有些不相信,紫眼金蟾可是灵兽,也是毒兽,十大毒兽排名第十,虽是末尾,可也不是普通毒物所能相比。 中了它的毒,张阳哪有命活到现在。 张运安又点了下头,道:“你中的的确是紫眼金蟾之毒,但不是直接所中,你小时候顽皮,喜欢偷食菜地的蔬菜,你是误食了紫眼金蟾路过时残留的一点毒液,否则你的小命早就玩完了!” 顿了下,他又继续说道:“即使如此,也多亏你外公在你满月的时候给你服用过一枚万灵丸,那颗药改变了你的体质,增强了你的抗毒性,可就是这样,你的毒没解之前,你一样很危险!” 张阳眼睛瞪的滚圆,默默的点了下头。 万灵丸他知道,祖传的一种药方,具有改善体质的作用,婴儿服用最佳。 万灵丸不是灵药,可需要很多贵重的药材,也可以说是灵药之下少数几种贵重药物之一了。 被万灵丸改善的体质,各方面都很强,难怪他小时候感冒发烧的次数都很少,即使生了病也很快就能好。 “你中的是残毒,家族内有很多东西诗华都看过,她的眼力并不差,她当时就知道你中的毒不一般,立刻和我进行了联系!” 只是我到来需要一定的时间,你根本撑不到我来,她在医院给你救治几天之后,便在你身上用了子午转换术。 “子午转换术!” 张阳又是一呆,说到这里,他已经能猜出个大概来了,母亲一开始并没事,是因为他才中的毒。 中毒的方法,便是这子午转换术。 子午转换术,是张家不传之密之一,是张家对一些中毒病人,或者复杂毒性病人,以身试毒的办法,也是分化病人毒素和痛苦的一种方法。 子午转换术,分别在子时和午时使用秘法,将病人身上的毒素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每天只能这两个时辰进行转移,其他时间都不行。 子午转换术最多可以持续七天,七天的话,病人的大部分毒素都会被转移走,一般来说都不会使用那么久,尝试一下的话也就一天,或者只有一次。 张阳可以想象到,如果是他中毒,母亲不可能只转换一次,会尽可能的保证自己的安全,这就是母性,大部分的母亲都会这样做。 “舅舅,子午转换术,可是张家不外传的秘法,我妈怎么会懂的?” 张阳马上又问了一句,张家秘术传子不传女,这制度都实行了一千多年,况且母亲之前确实不懂什么。 张运安苦笑抬头,道:“这都是我的疏忽,小的时候抄录秘籍,不小心睡着了,被你母亲偷看了一篇,我没想到她偷看的就是这个,最后还被她用上了!” 张阳眼睛微紧,再次说道:“这也不对,子午转换术没有内劲,根本用不出来?” “阳阳,祖训都那么久了,谁能完全遵守,你母亲不会张家的祖传内劲,可她还是修炼了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其实她已经拥有了内劲,只是内劲一层初期,没有进展罢了,这些,都是我教她的!” 说起这些,张运安又有些痛惜。 正是他教给了自己妹妹内劲,才最终害死了她,不过张诗华虽然死了,张阳却活了下来,还修炼出了这么高深的内劲。 一饮一啄,这会张云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阳傻傻的站在那里,过了一会他也明白了过来。 母亲其实从小就会内劲,只是内劲不高,纯粹是强身健体。 张运安教了她内劲,但没教她功夫,所以张阳小时候也不知道,不过那个时候的他也根本不懂这些。 正是因为了有了内劲,张诗华才能使用子午转换法,将他身上的毒素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保住了他这条小命。 “诗华一直很急的找我和父亲,可惜我们那时候行踪不定,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时候诗华已经把你身上大部分毒素转移到她的身上,等我到的时候,她已经病入膏盲,住在了医院里面!” 张运安又叹了口气,他接到消息就赶了过去,可惜这中间还是耽误了时间,以至于耽误了张诗华的治疗。 张阳这会明白,母亲为什么不愿意转到京城,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毒在那边也解不了,去了没用,不如留在安田等父亲或者哥哥。 哥哥最终终于来了,然后她才出院。 可惜张运安还是来晚了,她中的毒实在太深,最终还是没能救回来,张运安连子午转换术都试了,可惜张诗华是施术者,不可能在被用这种方法来施救。 这个时候,张阳已经明白了一切,严格说起来,母亲是被他害死的,和父亲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个时候,我在哪?” 张阳嘶哑着声音,又问了个疑问。 那段时间他的记忆一直都是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他只知道自己醒了之后母亲就没了,只听父亲说她是害病去世,却怎么都不肯告诉他病因,连母亲去了哪都不肯告诉他。 这一点,也让他之后越来越恨父亲。 “你从中毒之后便一直昏迷,我赶到的时候,你母亲没治了,可你还有救,我带着你一路寻找,抓了那只让你中毒的紫眼金蟾,配出解药,最终救下你的命,可惜你的母亲,没能撑过去!” 张运安叹着气,慢慢的说着。 有一句话他没说,其实当时也有办法救张阳的母亲,那就是使用灵药。 张家有灵药,可惜没在他的身上,都在他父亲那呢,他也是紧急联系父亲,一直都没联系上,等联系上的时候,妹妹已经去世。 在张运安看来,正是因为父亲云游没来得及救治妹妹,心里愧疚,才去破除祖训偷偷的教导张阳,最终为张家又培养了一个人才。 “我知道了,这么说,害死母亲的罪魁祸首是我,可张克勤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隐瞒了我这么久?” 弄明白了一切,张阳这会心里不知道有种什么感觉,猛然间他对张克勤的恨没那么多了,可怨还在,毕竟他瞒了自己那么长的时间。 “这点你也不能怪他,你母亲去世之前,一定要他答应三个条件,其中一个,就是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要将真相告诉你,那时候你一直昏迷,不知道一切,只要他不说,我不说,就没人知道你母亲真正的死因!” 张运安再次叹了口气,张阳心口突然有种无比憋闷的感觉,一种喘不过气,无法呼吸的感觉。 “都是哪三个条件?” 张阳的声音变的更加的嘶哑,原来不告诉自己,也不是张克勤所愿,是母亲临终前的要求。 只是恐怕母亲也没想到,他这个要求造成了父子之间十年的误会,还让张阳对他无比的怨恨,有种到骨子里的怨恨。 张运安走过来,轻轻拍了下张阳的肩膀,这才说道:“第一,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不准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害怕你会自责,第二,则是要求你父亲再娶,你父亲那时候还年轻,他如果不再娶,没有家庭对未来的仕途并不好,你母亲对张克勤比较了解,所以要你父亲写下了保证书,她死后一年之内,无论如何都要再婚!” 他说到这里,张阳变的更呆了,他没想到父亲的再婚,也是母亲的要求。 难怪父亲在母亲死后没多久就结了婚,也难怪他出去任职从不带这个妻子,也再也没有要孩子,这只是他迫于要求的婚姻,并不是他的需要。 “第三点,你母亲要求遗体埋葬在老家,也就是这里,她不入张克勤那边的祖坟!” 说完第三点,张运安的眼圈也有些发红。 张阳今天的提问,让他又回忆起了十年前的那一幕幕,当初其实有很多方法都可以避免最坏的结果出现,可惜当时没注意,最终留下了遗憾。 比如张道峰没有云游,能早点回来,张阳母亲也不会死。 又比如他身上带着一枚灵药,也能救回张阳的母亲,又或者他的内劲当年就能达到四层,借助雄厚的内劲,他也可以强行帮助妹妹压制住毒性。 可惜这一切都是如果,不可能回去阻止这一切。 “母亲的遗体,原来在这!” 张阳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张克勤从不告诉他自己母亲埋在了哪,这也是让他怨恨的一点。 只是今天他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张克勤故意为之,他也有苦衷。 “我认出你之后,还以为你这次来,是克勤让你来祭拜母亲的,她的忌日就在这几天,没想到不是,中间还有这么多的误会!” 张运安再次叹了口气,世事难料,只看张阳的样子他就知道,张克勤肯定没把这些说出来。 说出来的话,他就没有办法面对张阳以后的询问。 这也造成了他们的父子隔阂,给张阳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现在他想象,张克勤也挺不容易,一边对妻子完成承诺,一边还要面对儿子的误解。 他本来就不太反对张克勤和妹妹的来往,这会也更加同情他了。 “舅舅,我母亲的墓地在哪,我也想去看看!” 张阳慢慢的抬起头,他眼角的泪水还在流,张运安看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下头。 张阳母亲的陵地就在山上,没一会便到了。 跪在墓碑面前,张阳心中那股憋闷感便的更强,他刚想叩头,嘴里突然喷出一口鲜血,随即昏倒在地。 …………第五更,四千字大章,百章加更第五十八章。 小羽曾经想过,让张阳的母亲留在世间,但最后放弃了。 留下他的母亲是可以多出很多字数来,但也会让情节变的更牵强,比如张克勤现在的家庭怎么办,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联系等等问题。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我们就留下了这个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