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二章 张阳的外公 - 神医圣手

第四六二章 张阳的外公

张运安的这句话,真的让张阳愣在了那里。 他来找张运安,只是想了解当年母亲的死因,张运安应该是除了父亲之外,唯一知道真实情况的人。 可他没想到,母亲的事还没查清楚,一个晴天霹雳就击中了他。 他这个舅舅,竟然是医圣一脉的嫡系传人。 可按照张阳的了解,医圣一脉已经绝迹,他上辈子的太爷爷去世之后,根本就没有了别的传人,不过张运安却实实在在的用出了张家嫡传的手法,还有着张家的传家宝,采药手套,这都是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前辈……” “还叫我前辈,你是诗华的儿子,就是我的亲外甥,我可是你亲舅舅!” 张运安猛一瞪眼,张阳立刻停止了说话,张运安的确是张阳的亲舅舅,只是这一点母亲从没对他说过而已。 “快说,你到底从哪学来的这些东西?” 张运安又问了一句,外甥竟然会他们嫡传的手法,还不止一样,很让他吃惊。 另外这个外甥的内劲如此之高,也让他很是惊讶,身边有灵兽,有龙家的人,还有灵药,每一样都让他无比的好奇,这会张运安心里的疑惑,丝毫不比张阳少。 被张运安盯着,张阳只能无奈的说道:“这些,都是以前一位老前辈教给我的……” 在药童分脉的时候,张阳就拉出过这个老前辈,这会他又拉了出来,反正都过去了很久,也没证人,想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张阳说着,张运安的眉头则渐渐的凝结在了一起。 说这些的时候,张阳本能感觉有些心虚。 他的确是张家的嫡系传人,可却不是这一时空,如今遇到真正的张家嫡系,他真的担心会被看出来什么。 他那个借口,忽悠别人没问题,可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真正的张家传人面前过关。 不过这会张阳的心里也有股怪怪的感觉。 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这一辈子他看似和医圣张家没了关系,可没想到他依然带着张家的血脉,不同的是他这次是母亲一方的血脉。 “阳阳,你说的那位老人家,长的什么样子?” 听完张阳的描述,张运安皱着眉头,小声问了一句。 这句阳阳,让张阳的心里多了一些温馨,小的时候母亲就是这样称呼他,这些天不断的回忆着过去,张阳已经感觉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也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现在算是和这具身体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 “白头发,个子不高,还有白胡子!” 张阳在脑子里虚构了一个老人的形象,慢慢的说着,这是只存在他脑海中的人。 没想到,张阳刚说完,张运安却激动了起来,在那急急的说道:“你说的这个白头发,白胡子老人家,是不是很喜欢吹胡子,还喜欢拿右手虚张声势要扇人,另外还喜欢经常说‘世道乱了,人心不古’之类的话?” 张阳惊愕的看着他,只能无奈点点头,他这会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来是父亲,难怪他老人家一走这么多年都没回来,想必他也是听说了小妹的死讯,心里悲伤,才特意去寻的你,甚至为你打破了张家传子不传女的祖训,把张家的本事都教给了你!” 张运安这会显得更激动,这位内劲四层的顶尖高手,就像个普通人一样,就差没跳了起来。 张阳的嘴巴则微微张开,听张运安的意思,他好像把自己虚构的这个人当成了外公。 “张阳,老人家有没有告诉他的名字?” 激动了会,张运安马上又回过头,对目瞪口呆的张阳问了一句。 张阳猛的一愣,心里很想着说不知道名字,可看着激动的张运安,他嘴里鬼使神差的冒出了一个名字。 “张道峰!” 说完张阳就闭上了嘴巴,心里还有些后悔。 这是他当初糊弄药童一脉故意说的名字,怎么在真正嫡系传人这说了出来,张道峰已经坠崖身亡,药童一脉都知道这件事。 “真的是父亲,真的是父亲,哈哈,我明白了,他老人家出去那么多年不回家,竟然是偷偷再教导小妹的儿子,父亲啊父亲,您就算告诉我也没关系,难道我还责怪您违反祖训不成?” 张运安猛的站了起来,激动的在那叫着,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张阳,越看越喜欢。 张阳这会则完全呆在了那里,脑袋还有些懵。 看张运安的表现,他的父亲,也就是张阳现在的外公,就是那位坠崖的张道峰,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孩子,你刚才已经叩头认祖,既然你学了我们张家的祖传秘法,那你就是我张家的嫡系传人,还好,小妹找的人也姓张,不用改姓了!” 张运安把张阳拉到身边,笑呵呵的看着。 “舅舅,您能不能说清楚点,我现在还有些糊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阳急忙问了一句,他这会更加的迷糊,再不弄清楚具体情况,他恐怕会发疯。 张运安呵呵一笑,轻声说道:“这事还得从三十年前说起……” 张运安慢慢的说着,通过他的描述,张阳总算了解了一些。 张道峰,也是那位坠崖的太爷爷弟弟,真的没死,因为运气好被几棵树缓冲,最终摔入了河里。 他受伤很重,还失忆了,最后被一个农夫领养在家里,一直过了好多年才恢复记忆。 恢复了记忆的张道峰,马上认祖归宗,可惜他只找到了家族秘典,没有找到父亲和哥哥。 他从小就学过内劲,失忆耽误了很多年,可没影响他之后的修炼,张道峰重新修炼后进展很快,而且他运气非常的好,得到了一份天材地宝,配制出了灵药。 张道峰因为修炼,耽误了成家,等成家的时候抗战都快打完了,随后这才有了张运安。 张运安的资质更好,张道峰在他小的时候又用灵药领路,这才让张运安修炼速度加快,最终五十三岁突破内劲四层,成为顶尖高手。 他的样子看起来只有四十来岁,但真实年龄已经五十三,他可是张阳母亲的哥哥,张阳的母亲活着的话,今年也有五十岁了。 听张运安解说的这些,张阳嘴巴瞪的更大了。 他没想到,自己随意开玩笑的事,竟然变成了真的,张道峰真的没死,还将医圣一脉传承了下来。 不过随即一想,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 本来该死的药童一脉,因为他的穿越,重新活了下来,更是繁衍生息发展壮大,那本来改死去的张道峰,也有可能活过来。 至少上辈子的张道峰绝对没有清醒,因为上辈子他的太爷爷还在,张道峰认祖归宗后不会找不到人。 接下来的事,就有些狗血了。 张家祖训是传子不传女,张运安跟着父亲学习张家的内劲和医术,小女儿张诗华只能学些普通的医术,不过这普通的医术对一般的人来说也够用,药童分脉可就是用这些医术,开创出了华佗居。 学习中的张诗华,在下乡的过程中认识了张克勤,两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 可张道峰对张克勤不满意,他看出张克勤这人很有野心,他不想让女儿跟着这样一个人,便出言反对。 无奈张诗华也是个烈性子,父亲不同意也要嫁给张克勤,她反正是普通人,就想守着普通人过日子。 张道峰一气之下不认这个女儿,之后就有十来年没有来往。 等十年之后,女儿生下了张阳,有了外孙之后,张道峰才稍稍改变点态度,可也仅仅是看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这也是张阳为什么不知道自己外公,和舅舅一家的情况,张诗华也一直欺骗他,说是另外一家普通人家就是他的外公外婆,其实那一家人是张诗华的干爹干妈,还是她结婚之后才认下的。 这样一来,张阳也明白自己为什么不知道这个舅舅的存在了。 小的时候都没有过来往,怎么会知道他的存在。 “其实那时候主要是父亲反对,我倒没什么意见,可惜啊,造化弄人,你母亲最后还是红颜薄命!” 张运安慢慢的说着,说完又重重叹了口气。 “舅舅,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您,当年到底怎么回事,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听张运安这么一说,张阳急忙问了句,他的心跳也慢慢开始加快。 他这次出来,最大的目的就是找出母亲的死因,如今答案近在眼前,而且看张运安的态度,似乎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至少母亲应该不是张克勤害死的,不然的话舅舅提起他不会有好语气,也不会有几次帮着张克勤说话了。 “你不知道?” 张运安稍稍一愣,随即又带出点恍然,继续说道:“也对,当年诗华曾经要求你父亲,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她的死因告诉你,看来克勤是一直信守承诺,没对你说!” “是,他从没说过,可我真的想知道,舅舅您就告诉我吧!” 张阳又急急的问了一句,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张运安知道里面的一切,困扰了他很久的这个谜题也即将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