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一章 医圣一脉嫡系传人 - 神医圣手

第四六一章 医圣一脉嫡系传人

化龙功的反噬能力非常的强,现在被这男子中途截断,但反噬已经开始出现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男子强行打断了他的化龙功,才让龙风没有当场死亡,正常来说,化龙功提升的实力下降之后,生命也会随之终止。 化龙功是龙家的高级功法,但这功法也有禁忌,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允许使用,这是只能使用一次的功法。 龙风倒下的时候,张阳也到了他的身边。 张阳直接扶住他,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脉门上。 只号了一下脉,张阳的脸色就猛然一变,他顾不得眼前这男子还在,立刻从身上掏出一个药盒,取出一枚仙果丹,快速的塞进龙风的嘴里。 龙风的情况很不好,他的化龙功被人强行停止,眼下虽说没死,但内劲已经完全乱了套。 简单来说,他的情况和走火入魔差不多,随时也有可能丧命。 仙果丹是灵药,虽说不能完全治疗走火入魔,但也能改善情况,至少这颗灵药能保住他一条命。 “灵药?” 正看着张阳手指的男子,脸上再次露出了惊讶。 不过特并没有动,他知道张阳拿出这颗药来是救人,这会也只有灵药能救这龙家小子的命。 “无影!” 畏服下仙果丹之后,张阳又大叫了一声,无影从角落里快速跳了过来,最后来到龙风的耳边,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 无影体内存储的药效更强,单单服用了仙果丹还不够,还需要无影再来咬一下。 无影咬过之后,张阳再次将手搭在了龙风的脉门上,这次他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龙风体内的内劲开始趋于平静,他这次使用化龙功本来是必死无疑,不过之前化龙功被人强行打断,再有灵药和无影储存的药效帮助,这会已经让他捡回了一条小命。 但也只是捡回小命,接下来的他会如何,张阳也不清楚。 化龙功,那可是龙家号称被霸道的功法,不到万不得已都不准使用的功法。 扶着龙风,张阳抬头看了一眼那男子,又从身上拿出了个针盒。 张阳从针盒内取出银针,也不管这位内劲四层的顶尖高手就在跟前,直接在那给龙风行针,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住龙风,保住龙风的一切。 从张阳为龙风号脉的那一刻,这个男子的眼睛便一直处于惊讶之中。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无影也是灵兽,但是哪种灵兽他还没发现。 无影咬完便又跑到了一边,这小家伙很聪明,战斗它帮不了忙,每次战斗的时候都会躲在一旁,这样不能帮忙,也不至于添乱。 只有需要它的时候,它才会跑出来。 再之后,看到张阳行针的手法,这男子眼中的惊讶更盛了,还带着点不相信。 在龙风身体重穴上都扎了针后,张阳才长长吐了口气,抬头看向这男子,张阳的眼睛,自然而然的又落在了他的手上。 落在那双灰色,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手套上面。 “阁下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采药手套?” 张阳慢慢的说着,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那双手套。 采药手套,只听名字就知道这和药有关。其实这是医圣一脉祖传的神兵利器,是唐朝那会,张家的一位先祖请唐家的人出手,采用天蚕雪丝,深海晶丝,以及北极冰丝锻造而成。 采药手套虽不是神兵榜利器,但对医圣一脉却有着极大的帮助,特别是进山采药的时候,这双手套能起的作用极大。 而不采药的时候,这双手套还是非常不错的兵器,可以用于实战。 这也是张家祖传的唯一的神兵利器,张家主要走的是药学一脉,以药方和针灸名传天下,神兵利器反而很少。 可惜的是,上辈子的张阳没有接收到这件神兵利器,从他太爷爷的时候这神兵利器便已失传,到他那的时候,只剩下了详细的介绍。 他的爷爷就曾经说过,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找回这件失传的兵器。 “你叫张阳?” 男子没有回答张阳的话,反过问了一句,他刚才已经听到龙风叫张阳的名字。 只是那会因为龙风使用了化龙功,他不想让龙风就这么死掉,也就没在意那么多,这会印象却变的深刻了起来。 问话的时候,他依然瞪着张阳。 张阳点了下头,又看了一眼他手上的手套,再次问道:“还望前辈如实相告,您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这采药手套?” 张阳对这男子的态度也转变了,变的更诚恳一些,这会张阳也算看了出来,这男子并没有杀他们的意思。 不然他不会出手强行中断了龙风的化龙功,强行打断龙风的化龙功,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你叫张阳,你的母亲叫张诗华,你的父亲叫张克勤,可对?” 男子还是没有回答张阳的话,再次反问了一句,这次露出震惊的则变成了张阳。 这荒山野岭的,突然有个陌生人说出了他父亲和母亲的名字,怎么能让他不吃惊。 只看张阳的样子,那男子就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对的,仔细看了张阳一眼,他的眼底还带着一股激动。 男子突然摇了下头,直接从张阳的手里把龙风拉了过去。 张阳心里一惊,想去抢夺龙风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男子的手已经搭在了龙风的脉门上。 他搭脉门的手法,和自己一般无二。 这也让张阳的眼睛再次一紧,这种搭脉门的手法,可是他们张家祖传,别人一般都不知道的秘法。 别小看几个手指头排放,这里面也有很大的学问,不是真正张家嫡传的人,是不可能学会这种手法的精髓。 眼前这男子,一看就知道非常的熟练,丝毫不差于他。 “这孩子,还是有些麻烦!” 按了一会,男子才轻轻摇了下头,龙家的化龙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化解,否则也不能让他们抬升足足一个层次的内劲了。张阳用针法,灵药还有无影保住了龙风的命,可龙风一身的内劲这会也全部付之东流。 这等于说,龙风又变成了普通人,再也没了内劲,想要内劲需要重新修炼。 “跟我来!” 男子抱着龙风,对张阳说了一句,说完便直接站起了身。 “前辈,您究竟是谁?” 张阳大叫了一声,采药手套,外加张家的嫡传手法,让张阳的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 眼前这男子,很有可能和他大有渊源,真这样的话,那今天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龙风这苦头吃的更冤。 “你这孩子,还这么问,来这里难道不是找我?是你爸爸让你来的吧,我就是你舅舅张运安!” 男子回过头,对着张阳轻声说了句,张阳的脑袋顿时‘轰’的一声,完全懵在了那里。 张运安,这个内劲四层的神秘高手,竟然就是他要找的人,来之前他可从没想过,自己要找的这个舅舅,也是内劲高手。 他更不知道,自己这个舅舅有着张家的祖传神兵,还会张家的嫡传指法。 浑浑噩噩的,张阳跟着张运安,一起向外走去。 天色已经大亮,走了没多久,前面便出现了一栋大木屋,木屋分好几间,张运安抱着龙风,把他放到了其中一间的床上。 做完这些,他才带着张阳走进了正堂。 进了正堂,张阳猛然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正堂中央摆着张桌子,桌子上有很多的灵位,最中间的就是医圣牌位,这些灵位和上辈子的道观中,爷爷摆放的灵位一模一样。 看到这些,他仿佛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和爷爷一起的日子。 “你真的是阳阳,诗华的那个孩子?你这身内劲从哪里学来的?你的点龙针法又是谁教你的?” 在灵牌前上了香,男子才回过头,很严肃的对张阳问了一句。 张阳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走过去,拿起桌子的香点着,恭恭敬敬的上了香,随即叩了头。 张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张阳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而上辈子留下来的习惯,让他很自然的去上香祭拜。 看着张阳态度恭敬的上香,叩头,张运安虽有惊讶,但还是点了下头,眼中也有点欣慰。 “我是张阳,我的母亲就是张诗华,我来这里也确实是来找你!” 说到这里,张阳的嘴唇又颤动了下,再次说道:“前辈,再我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您能不能告诉我,您和医圣一脉究竟有什么关系?” 现在的张阳,就算再傻也明白,他这个舅舅和医圣一脉有着很深的关系,只是到底是什么关系他还不清楚。 张运安看着张阳,最后慢慢的点了下头:“可以!” “我就是医圣一脉当代传人张运安,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医圣一脉的嫡传的号码和点龙针法,你是从哪里学来的?你虽然是我的亲外甥,但你母亲从不会这些东西,你不可能从她哪里获得!” 张运安的话,让张阳身子猛的一震,嘴巴也慢慢张开,眼睛还睁的老大。 他的猜测没错,这个舅舅真的和医圣一脉有着很深的关系,而且超出了他的想象,这辈子的舅舅,竟然是医圣一脉的嫡系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