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出来个舅舅 - 神医圣手

第四五六章 出来个舅舅

张阳的住院记录很快复印完毕,拿着复印好的东西,张阳对那院长再三感谢后,便离开了儿科医院。 这份住院记录纯粹是意外,张阳没想到母亲的记录没找到,反而找到了自己的记录。 “也是解毒?” 在车上,看着记录中所用的一些药物,张阳的眉头再次凝结在了一起。 记录中没有他住院的原因和病历,但一些用过的药还是有过记载,张阳对这些药都不陌生,这些药都有解毒的功效。 里面还有一些不长见的血清,看样子像是中了蛇毒。 “小时候被蛇咬过吗?” 张阳心里非常的纳闷,仔细的回忆着自己的身体,好像没有任何被蛇咬过的痕迹,在他的记忆中,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若不是住院记录真实的记载着,张阳都会以为这根本不是他。 “张阳,仔细想想,或许能想起什么来!” 米雪又在一旁安慰着张阳,她倒没想那么多,小时候生病住院很正常,很多小孩子都有过。 “铃铃铃!” 张阳摇摇头,刚想说什么,身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张阳稍稍愣了下,这是古方打来的电话。 古方和龙风一起去了市人民医院,那个医院最大,也是安田市最好的医院,如果得了重病,或者别的医院看不好的疾病,一般都会送到这个医院来。 这样的大医院,自然不是第四人民医院和儿科医院所能相比的。 那里的档案资料更多,古方和龙风他们下午也只去这一家医院,不会跑其他家,这个时间他们应该正在查阅档案。 稍稍平息了下心情,张阳才按通接听键。 “张阳,找到了,找到了,阿姨在市院有过住院,住了足足有半个月!” 刚接通,古方在那边就大声的叫着,张阳再次呆立在了那里。 找到了,真的找到了,其实看到是古方的电话他就有这个预感,没想到预感变成了现实。 自己的母亲真在市院住过院,如果市院有住院记录的话,那很有可能找出母亲的病因,有了病因,也就能推测她为什么会去世。 “你们等我!” 张阳对着电话简单说了句,随即便挂了电话,开着车急忙朝市院赶去。 车上有地图,安田也不大,加上张阳自己也有些记忆,没一会便开着车赶到了市院。 安田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确比之前他们去的那两家医院都大的多,张阳急匆匆往办公楼赶去,龙风和古方已经在楼下等着他。 “张阳,你看,就是这份,十年前,阿姨是被人送进的医院,我找了当年阿姨的主治医生,他还在上班,对那次的事还有点印象,他说阿姨是昏迷着进的医院,是中了毒,可中的什么毒却没查出来!” 古方一见张阳,便走上前轻声说了句,在张阳来之前,他已经帮忙做了很多的事。 “中毒?” 张阳脚步停了下,眼中带着惊讶。 果然是中毒,之前母亲拿的那些药解毒想必都是真的,只是母亲没能成功解毒,最终还昏迷了被人送进医院。 “是,刘医生也在,我带你去见他!” 古方立刻点头,刘医生就是当初张阳母亲的主治医生。 那位刘医生正在档案室旁边的办公室,他有六十来岁,现在是医院的主任医师,十年前他在这家医院就有着不小的名气。 刘医生对张阳的态度还算比较好,张阳问的问题他能记起来的,都一一做了回答。 他能有这个态度,其实和古方有关。 古方刚到医院的时候,也是直接找的院长,只不过他查档案的要求被拒绝了,拿钱出来都不行。 这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古方立刻感觉很没面子,火了的他马上打电话。 他也没找别人,直接找了他的舅舅乔冠海,他这次出来是陪着张阳办事,也是帮张阳办事,乔家可欠着张阳一个大人情。 乔冠海二话没说,就拖关系找到了安田的书记。 乔冠海的级别可比安田的书记要高,而且还是名门望族,托关系说了下之后,安田书记马上拍着胸脯保证,这只是小事一桩。 之后安田书记直接打电话到医院,连书记都出面了,院长自然不敢再有任何的拒绝。 这会院长才知道,眼前要查档案的这个年轻人能量极大。 接下来的事简单的多,医院极其配合,院长还派了几个人一起帮古方寻找档案记录,市院的资料远远超于四院和儿科医院,没有他们的配合,古方也不能这么快就找到住院记录。 之后古方提出要见主治医生,院长更是毫无二话就答应了下来。 刘医生对张阳母亲住院的事,记忆很深,张阳母亲这样的病例极其少见,所以才记得那么清楚。 他记得张阳母亲是晚上进的急诊,那时候就昏迷了,经检查体内有大量未知毒素,生命垂危。 他还记得,当初的他建议病人转到省院,或者京城,病人家属当时也在,病人家属就在京城工作。 他说的病人家属,就是张克勤。 张克勤已经答应了往京城转院,病人第二天醒来却拒绝了,之后便一直在医院采取保守治疗,直到病人又来了位家属,这才出院。 是出院不是转院,刘医生记得很清楚,当初他还反对,可病人自己坚持他也没有办法。 后面那位病人家属,是病人的哥哥,也就是张阳的舅舅。 对这个莫名冒出来的舅舅,张阳有些惊讶,他小时候根本没有舅舅的印象,若不是这次来查住院记录,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个舅舅。 问完这些,刘医生便告辞离开,他是医院最有名气的医生,不可能长时间在这等着。 谢过刘医生,并且把他送走之后,张阳才回去,自己坐在了那里。 住院记录找到了,母亲的病因也找到了,不过也让张阳变的更疑惑。 母亲基本可以确定是中毒而亡,按照刘医生所说,母亲的毒很奇怪,他们医院查不出来,也解不了,才建议母亲去京城大医院。 不过他们在做治疗的时候发现,母亲自身对毒性有一定的抵抗力,而且母亲自己也有吃药,没有母亲那些药,恐怕她还撑不了那么长时间。 对这些,张阳倒是能有一点的理解,母亲的药材中可以组成一个很不错的解毒配方,那个配方张家的记载中都有,不过不是秘方。 那种药,不比西医解毒的方法差。 中毒,没去京城,在安田的医院住过,最终也在安田去世,这就是张阳母亲那段时间的经历。 张阳现在只能猜测到这些,为什么中毒,为什么不去京城他就不得而知,或许这些,只能去问张克勤。 一想起张克勤,张阳的心里又有些不舒服,还有着更多的疑惑。 母亲是中毒而亡,那为什么不能告诉自己,一直以来,张克勤都没有将母亲死亡的原因告诉他,这也是他怨恨的一点。 甚至在张阳内心的潜意识里,就是张克勤害死了母亲。 “不对,十五天住院,我在哪?” 张阳心里突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母亲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他是和母亲一起生活的,那时候的他在哪。 张阳急忙又跑出去找到了刘医生,特意询问这个问题。 刘医生的回答让张阳再次愣在了那里。 那十五天里面,一直都没有张阳的存在,刘医生对这点很肯定,那时候他要见过张阳的话,绝对会留下点印象。 没有他,只有母亲自己住院,这让张阳更加的迷糊。 他又拿出自己的那份住院记录,对比发现,自己住院比母亲早了大概一个月。 早一个月,用的又解毒的药,母亲是中毒身亡,把这些联系在一起,张阳在猜测着,自己所中的毒是不是和母亲一样? 可那样的话,为什么自己没事,母亲却身亡了? 想着这些问题,张阳的头都感觉有些大了,本以为来到这里找到母亲的死因就能找出一切的答案来,可来到之后才发现不是那回事。 最让张阳难受的是,这一段的记忆他都是空白,无论怎么搜索,怎么回忆,都回想不起来一点。 就好像,这段时间他不存在似的。 “张阳,当年阿姨可能有别的想法,才不愿意去京城,你要节哀!” 古方坐在张阳的身边,小声的安慰了一句。 他只知道张阳是来寻找母亲死亡的病因,现在原因找到了,他还以为张阳心里悲伤,才会这个样子。 “我没事,多谢你们!” 张阳抬起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摇了下头。 想要的东西找到了,可惜结果却不是张阳所想的那样,不过也不是毫无收获,现在又多出了一个关键的人物。 这个关键的人物就是张阳那个从不知道的舅舅,除了张克勤,他应该是知道这一切的人。 在不询问张克勤的情况下,想了解事情的一切,就只能去找他了。 张阳的这个舅舅,在医院只露了一次面,还是接张阳母亲出院的那天,根据刘医生的回忆,张克勤是反对出院,一直建议去京城治疗,最终是舅舅接母亲出的院。 也正因为如此,医院里留下了张阳舅舅的签字,有了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