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五章 住院记录 - 神医圣手

第四五五章 住院记录

米雪,曲美兰也都在那称赞着。 就是一直没有说话的龙风,也忍不住点了下头,这家饭店规模不大,可这菜的味道确实很不错。 古方开了两瓶酒,他不知道张阳什么情况,也就没敢多要。 两瓶酒,他们四个男人喝,平均下来每人半斤,对他们这几个酒量都很高的人来说,半斤酒只是开胃。 刚打开酒瓶,张阳却伸出手从古方的手里把酒要了过来。 在古方惊讶的目光下,张阳满满的倒了一杯,自己端了起来。 “这两天让大家担心了,是我的不好,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解除心中的一个疑惑,十年前,我和母亲一起住在这里,不过那一年母亲突然去世,十年来,我一直都不知道她去世的真正原因,这次来就是想寻找这个原因!” 说完,张阳仰口自己把酒喝了下去。 这一会,张阳已经想明白。 这次来虽然是他一个人的事,可他不能让大伙都跟着他担心,来的目的也没什么值得隐瞒,早点说出来也好。 更何况,他下面也需要大家的帮助,更应该把原因说出来。 张阳喝完酒,古方他们又都互相看了看。 他们总算知道了这次张阳来这里的目的,这会他们也都明白,张阳昨天为什么会说他的童年终结在这里,又为什么有那么伤感的表现。 十年前,张阳年纪还不大,却失去了母亲,失去母亲对一个孩子来说,的确是个很沉痛的打击。 “张阳,你放心,你想找的东西我们都帮你,这次来肯定能让你如愿!” 古方第一个响应,他把自己的酒杯也倒满,随后一口喝了下去。 紧接着李伟也倒上了酒,龙风看了看他们,同样把酒杯倒满,只是他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喝了下去。 这里的酒杯不小,一杯有三两多,就这么一杯,两瓶酒就下了一大半,古方本想再叫一瓶,结果被张扬给拒绝了。 下午还有事,不用喝那么多酒,想喝晚上继续,反正这几天他们都会在这里。 说出了心事,张阳的情绪也好了许多。 他之前又想了一个路子,那就是在医院里寻找母亲的住院记录和病历,张阳那段记忆是空白的,不知道母亲有没有进过医院,就算进了,也不知道进了哪个医院。 这就需要一家一家的去寻找,安田不大,可医院同样不少,这么多医院一个人去找,肯定需要很多的时间,张阳不想浪费这些时间。 现在他们这么多人,完全可以分开去找。 六个人,可以分成三组,这就等于提高了三倍的寻找效率,不管能不能找到住院记录,都能帮张阳节省不少的时间。 午饭之后,六个人便立刻分开了。 张阳和米雪一起,他们去了福寿胡同附近的医院,那里距离家里最近,如果生病住院的话最近的医院可能性最大。 古方和龙风一组,他们去市里最大的医院去寻找。 大医院医资力量强,母亲真中毒的话,可能小医院都不行,这种大医院的可能性便高一些,让古方他们去大医院查,张阳就不用往那跑了。 李伟和曲美兰一组,两人去的是中医院。 张阳母亲在中医研究所工作,研究的是中药药性,不过自身也有一定的中医底子,不然她不会自己开药吃。 张阳上大学的时候选的是医学院,其实也有母亲的影响。 既然母亲懂中医,她去中医院的话也有可能,中医院稍微偏一点,李伟在安田生活过,对这里熟悉,让他去最为合适。 分好组,众人马上分开,分头行动。 切诺基给了李伟他们,张阳开的是福特车,古方则包了辆出租车,他们去的地方最近,坐出租车就行。 福寿胡同附近有两家稍微大点的医院,一个是安田第四人民医院,还有个则是安田儿科医院。 想了下,张阳决定先去第四人民医院,儿科医院治疗儿童疾病比较多,如果母亲真去医院的话,去儿科医院的可能性很小。 安田第四人民医院不算大,其规格也就是一县级医院,比长京三院小多了。 在医院,张阳直接找到了院长。 他给院长讲了个故事,又送了一大堆高档礼物,院长很快答应了他的请求,还特意让人帮他去查看十年前的所有档案。 院长之所以答应,是因为张阳的故事感人,还是这些礼物真不错,就不得而知了。 不管怎么说,能达到目的就行,有人帮忙也好的多。 医院不大,档案也就不多,只是十年前的档案都有些发霉,需要小心的翻看。 张阳要找的只有母亲的记录,只要名字不对就可以全部放在一边,这样一来速度倒是快了很多。 一个多小时后,这里那个时间段所有的档案便都完全翻看了一遍,住院记录,检查记录中,都没有母亲的名字。 这个结果让张阳稍稍有些失望,脸上的笑容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张阳,别着急,不是还有家儿科医院,我看那家医院距离你以前住的地方更近,说不定阿姨就是去了那家医院!” 走出医院的大门,米雪拉着张阳的手,在那轻声的说着。 张阳则慢慢的点了下头,他知道米雪这只是安慰他,儿科医院是很近,但规模要比四院更小,真去医院的话,肯定都会选择更大更好的医院。 更何况两家医院相差的也不是太远,母亲那时候的病,可不是感冒发烧的小病,随便找地方应付就行。 心里这么想,张阳还是来到了儿科医院。 这里的确比第四医院小的多,看病的人也不多,大都是一些带着孩子的家长。 儿科医院的院长是位五十岁的阿姨,听了张阳的故事,连礼物都没要,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这位院长的母亲当年也是在她很小的时候病逝,她很同情张阳,不仅如此,她还帮着张阳一起寻找。 院长亲自帮忙,让张阳的心里多少有些感动,看着这家很普通的儿童医院,张阳则默默的点了下头。 不管能不能在这里找到他想要的东西,有机会的话帮帮这个医院也不错,别的不说,捐点钱给他们改善下硬件环境,张阳还是能做到。 能拒绝价值数千元礼物的院长,其品德也差不到哪去。 儿科医院真的很小,十年前所有的档案也就一个箱子,张阳选出需要的几个月份,便在那慢慢翻找了起来。 米雪也在那翻看着,院长则整理着他们没要的那些资料,顺便帮他们也看看,翻看资料的时候,院长还讲着一些她对母亲的怀念。 “没有!” 不到半个小时,米雪便翻完了手上所有的档案,有些失望的摇了下头。 张阳在她之前就已经翻看完毕,这里面同样没有母亲的名字。 这也让张阳的心情又跌落了不少,至少可以证明,母亲当年不管是中毒还是生病,都没有来过附近的医院进行治疗。 “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在旁边坐着翻看档案的那位院长,突然叫了一声。 她的头还低着,正在看一份检查记录,说完,没等张阳回答,她又继续说道:“这有个孩子,十年前来这里住过院,名字叫张阳,十岁,出生日期,家庭住址……” 院长的话,让张阳猛然抬起了头。 他快速的走到院长的身边,低头看向她所找出的那份住院记录。 这上面的张阳,就是他自己,十年前的他,无论是出生日期还是家庭住址都能对的上号,在家长名字那一栏,赫然写着‘张诗华’三个字。 “这是我,我在这里住过院?” 张阳惊诧的看着这份住院记录,住院的时间是母亲生病之前,不过张阳对这次的住院一点印象都没有。 张阳绞尽脑汁在那思索着,最终也没从记忆中找到一点的线索。 甚至他记忆中,根本就没有来过这家医院,平时若有个小病,母亲一般都能帮他治好,家里也都有现成的药物。 “张阳,你不记得自己在这里住院吗?” 米雪也有些奇怪的看着张阳,十年前张阳十岁,十岁的记忆确实不多,不过如果住了几天的医院,那应该还是会记得。 毕竟一个很少进医院的孩子,住一次院对他来说就是件大事。 张阳茫然的摇了下头,他是真的找不到一点的回忆。 “你一共在我们医院住了五天,奇怪,怎么没有病因,病历也不在,只是在这里打针?” 院长把这份档案抽了出来,仔细看了下,看完之后她也有些疑惑。 一般来说,住院记录都会写着病人的疾病情况,治疗情况等等,还有配套的病历。 这份档案只有住院和用药记录,根本没有那些,这明显违反了医院的规定。 “阿姨,您这份档案我能复印一份吗?” 张阳也注意到了这些不对,不过这会他没心情去想这些,这份他自己的住院记录也是个线索,张阳有种感觉,这个线索对他来说很重要。 “没问题,医院有复印机,你等着,我让人给你复印!” 院长微笑着答应道,她的心里也在想着这份奇怪的档案,这样的档案违反了规定,放在平时她发现的话,肯定要处罚的。 只是十年前她还不是院长,陈年老账她也不好再去追究到人,谁知道当时的负责人现在还在不在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