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四章 更加复杂 - 神医圣手

第四五四章 更加复杂

研究所的大门还和以前一样,是那种老式大门。 八十年代的时候,这个中药研究所还是比较辉煌,全国都有着一定的名气,九十年代初便开始走下坡路,到今天已经是半死不活的存在。 对这些张阳都没在意,他只想找到母亲拿药的记录。 周大爷说的那个王主任也早已经退休,通过打听张阳才知道他没在本地,只能找上现有的管理员。 一开始,这管理员听张阳说要查十年前的档案还显得有些不耐烦,根本不愿意去查,不过等张阳送上几条高档香烟和其他礼品之后,这管理员马上改变了态度。 研究所所有的档案,只要不牵扯到机密,全都向张阳开放。 单位有单位的好处,十年前的档案还都保存着,经过半上午的翻找,张阳终于找出了母亲当年拿药的记录,在拿到这份记录的时候,张阳的心跳还加快了不少。 带着复印件,张阳离开研究所返回了酒店。 十几张纸,平摆在桌子上,每张纸上都写着一些药名和数量,这就是母亲当年所拿药物的记录。 张阳坐在沙发上,正凝着眉头仔细看着这一张张纸上的药材名。 “金银花,紫花地丁,黄连,生地,大青叶……” 轻轻的念着纸上的药材名字,张阳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些都是很普通的药,不过这些药很多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那就是解毒。 所有的药材综合在一起,张阳从里面察觉到了至少两个药方,两个解毒的方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母亲当年根本就不是什么生病,而是中了毒。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张阳的意料,也没有帮他解决现在的难题,反而让他更加的疑惑。 “铃!”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张阳只能先压下心中的疑惑,把桌子上纸都收起来,起身前去开门。 “张阳,车子我们已经租好了,两辆,这里没什么好车,先凑合着吧!” 进来的是古方,他听说张阳回来了马上跑了过来。 古方在那笑呵呵的说着,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有些担心的看着张阳,轻声问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劲?” 张阳的脸色这会并不好看,他来寻找的答案不仅没有找到,好像还变的更加的复杂了。 “我没事,谢谢你,这次麻烦你们了!” 张阳勉强笑了笑,他的脑子还想着母亲所拿的那些药。 如果这些药母亲是自己吃的话,那基本上可以肯定她是中了毒,而且是很厉害的毒。 只是现在中的是什么毒,张阳还猜测不出来,那两个药方解毒没错,但能解的毒范围还是很广。 如果母亲真是中毒,而不是生病而亡的话,之前的一些事倒是有了些解释,至少之能解释之前一直健健康康的母亲,为什么生病一两个月便去世。 毒性解不了,只靠压制,别说一两个月,就是几天去世也都有着很大的可能。 “没事就好,如果有事就说出来,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你先休息会,等会我来叫你吃饭!” 古方轻轻拍了拍张阳的肩膀,很是关心的说了句。 他这股关心是发自内心的,不管他来找张阳是什么目的,至少他的心里把张阳当成了朋友,他也不愿意看到张阳自己在这苦恼。 “好,我明白,如果有需要,我绝对不会客气!” 张阳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丝笑容,古方没在啰嗦,说了声告别的话便离开了。 古方的关心,让张阳的心里还是有着小小的感动。 有句话古方说的没错,他的确有事没有说出来,不是他不相信这些人,而是父亲的事对他来说就个禁地,让他根本就不愿意去开口,也就一直没能把这次来安田的原因告诉他们。 送走古方,张阳又自己站在了窗前。 看着窗外的天景,张阳又轻轻叹了口气,他的调查有了新的进展,不过进展的结果对他来说却没那么如意,母亲真是因为中毒而死的话,那里面的事肯定更加的复杂。 张阳想不明白,什么样的毒,会让张克勤不告诉他,宁可让他保持着这份误会,也不告诉张阳当年的事。 在张阳的记忆中,他的确向张克勤询问过,还不止一次,只是张克勤从没有回答他,这也让他更加的怨恨父亲。 还有他的记忆,之前的记忆有很多都恢复了过来,不过母亲生病到死亡这段,张阳还是一片空白,好像那两个月的记忆被生生撕掉了。 又好像,那两个月他根本不存在似的。 没一会,古方又来了,这次李伟还和他在一起。 有了车他们方便了很多,李伟知道家不错的饭店,中午他们决定去那边吃饭,不留在酒店。 “安田就两家租车公司,规模都不大,我这租的已经是他们最好的车了!” 在停车场,古方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租的两辆车一辆是辆老福特,还有一辆老切诺基,两辆车看起来都不怎么新。 “他们有辆宝马,不过不单独出租,必须连着司机一起租来,我不想再多个司机,就没要那辆车!” 古方又解释了句,好像怕张阳对他租的车不满意似的。 安田太小,毕竟不是沪海那样的大城市,这会又是98年,想租好点的车确实不容易。 “挺不错了,李哥,去哪吃饭,你带路!” 张阳呵呵笑了声,古方的意思他明白,这里不是家里,能有辆代步的车就已经很满意,张阳不会计较那么多。 “好,我来带路,这辆车给你们!” 李伟爽朗的笑了笑,张阳的这声李哥让他有点小小的激动。 他不像古方,对张阳什么都不了解,他可十分的清楚,张阳和龙风都不是普通人。 李伟给张阳的是切诺基的钥匙,开车的是龙风,米雪和曲美兰都上了车。 两辆车,一起朝饭店驶去,张阳的心又陷入了沉思,在那思考着什么。 路两边的商店不断的闪过,张阳是越想越头大。 母亲真是中了毒,自己解不了的话,也可以去医院,张克勤那个时候虽然不像现在权利这么大,但怎么说也是个厅级干部,找找关系还是没问题的。 母亲中毒,而且最终死亡,然后父亲还什么都不说,张阳实在想不明白。 “医院?” 张阳眼睛微微一亮,嘴里小声的叫了一声,开车的龙风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继续开车,什么也没说。 龙风听到了张阳说的话,只是张阳的声音很小,他也没听太清楚。 这会张阳又想到了一个地方。 母亲不管是生病还是中毒,她自己治不好的情况下,最终肯定要去医院,如果真去了医院,那医院里面必然有她留下的病历。 况且母亲病重的时候张克勤也来了,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夫妻,虽说有过争吵,但也没什么特别大的矛盾。 张克勤来了,怎么都会把母亲送到医院。 正想着,李伟已经到了他说的那家饭店,这是家规模不是太大的饭店,不过里面有几道拿手菜却是非常的有名。 现在正是中午吃饭的高峰期,饭店门口也停了不少的车。 好在李伟事先订了房间,他和这老板还认识,他在安田那几年的部队生活可不是白呆的。 “这家饭店的跳水鱼味道最为正宗,我在金陵,沪海很多地方都吃过跳水鱼,可惜都没他们这的味道好,我都已经怀念了好几年!” 进了房间,李伟立刻在那介绍着,说起跳水鱼的时候,他的脸上明显带着回味。 “张阳,你不知道,这地方的跳水鱼他都不止对我说过一次,以前我俩还商量着以后有什么机会来这里尝一尝,这次托你的福,让我也早点品尝到这传说中的跳水鱼!” 古方也在那笑着,他故意这么说,其实只是想吸引张阳的注意力。 古方很聪明,他早就发现了张阳的不正常,还旁敲侧击的问了几次,只是张阳不愿意说他也无可奈何。 他这会只能尽力去吸引张阳,多说些让张阳开心的事,来消除张阳心中不好的情绪,这也是他目前能做的了。 “那我们今天就尝一尝,被李哥隆重推崇,这传说中的跳水鱼到底是什么味道!” 张阳突然笑了笑,他刚说完米雪也笑了,古方稍稍一愣,笑的声音更大。 传说中的跳水鱼,这只是古方故意夸大的说法,没想到张阳还会重复一遍,这一重复就让人感觉这话很有意思,也都对这里的跳水鱼有了期待。 没一会,几人点的菜就开始上来,张阳暂时放下心事,仔细的品尝着这里的饭菜。 李伟介绍的地方确实不错,虽然这些菜不是什么菜,但是味道也不赖,张阳的嘴可不是一般的刁,能让他评为不赖已经很好了。 这会就是他,也对那传说中的跳水鱼有了点期待。 上了几个菜之后,这道被古方命为‘传说中的名菜’才姗姗来迟,早已不急待的几个人,立刻伸出筷子尝了尝。 只尝了一口,古方就伸出了大拇指,连张阳都连连点头。 这道菜没辜负他们的期望,味道确实很不错,鱼肉有点辛辣,辛辣中又带着一股不同的香甜,吃起来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