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三章 柳暗花明 - 神医圣手

第四五三章 柳暗花明

张阳没有拒绝,跟着周大爷一起回了家。 周大爷的房子和张扬原来住的地方在同一栋楼,周大爷是一单元一楼,他这栋房子小一些,只有两室。 周大爷曾经有一个儿子,可惜大学没毕业就出了意外,老伴为此伤心去世,家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自己住这样的房子倒也够了。 周大爷的家里家具都很破,只有一台黑白电视机,还有台很老的收音机,其他没什么家电了。 进了房子,张阳四处看了一眼,很快又从记忆中找到了熟悉的东西。 那收音机就很熟悉,收音机是周大爷工作时候的一次奖励,以前的时候,收音机可是上好的奢侈品,就像现时代的手机一样。 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手上拿个收音机,和98年收上拿个手机出去都是同样的效果,都会引来别人的注视。 这个收音机,也是周大爷曾经的一大骄傲,被他视若珍宝,当年张阳他们只能听,想摸下都不行。 除了收音机,让张阳新呼吸的还有那个白色的泡沫箱子。 泡沫箱上面还有已经凌乱的棉花布包,这个箱子就是当年周大爷卖雪糕冰棍的工具,雪糕箱。 以前可不像现在,有很多的冰柜,那时候的雪糕之类的零食,都要用棉布包裹住,防止他们化掉。 这样的箱子,还可以挂在脖子上,或者骑着自行车,放在车后座四处的叫卖,周大爷从不叫卖,只在路边摆摊,一样卖的不少。 这些东西,98年的时候已经很少了,至于后世,更是很难见到一次。 “吃饭了没有?这里有饼干,还有糖果,你吃点!” 周大爷进房间里拿出个铁盒子,这盒子也有些年头,是以前仿制膨化饼干的那种铁盒。 张阳记得他以前也有一个,当做了文具盒。 “周大爷,我吃过早饭了,这些我不吃!” 张阳把东西推了过去,笑着说了一句,这周大爷明显还把他当小孩看,不知道他已经长大。 说完,张阳又说道:“周大爷,我这次回来想打听点以前的事,遇到您也正好,我就问问您好吗?” 周大爷在这住的时间很长,张阳原本就想找个人打听,现在问周大爷最合适不过。 “打听事?你想打听什么,问我就行了!” 周大爷笑呵呵的应了声,他是个热心肠的人,别说是张阳,平时有人问他个路或者什么的,他都会给别人详细的解释。 张阳点点头,直接问道:“我想知道,我妈当年到底得了什么病,怎么那么快就去世了?” “你妈,诗华?” 周大爷慢慢的说着,他眼中还带着迷茫,过来会才反应过来,又仔细的看了眼张阳。 “对,就是诗华!”张阳马上点头,同时也紧紧的盯着周大爷。 想了会,周大爷才说道:“你妈得了什么病,我不知道,不过她那病挺怪的,用了不少的药,当初我记得她从研究所拿了很多药回来,还做成了什么药丸,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治好!” 说话的时候,周大爷还不断的摇着头。 “要说诗华这丫头也很不错,工作能力强,业务水平也高,怎么突然就没了呢?红颜薄命,红颜薄命啊!” 周大爷不断的叹息着,张阳愣愣的看着他,脸上忍不住带出丝失望。 他来这里,最想打听的就是母亲到底得了什么病,这些都是邻居,他们最有可能知道这些,可惜周大爷说的是不知道。 连周大爷都不知道,张阳对这里能调查出母亲的病因也有了些担忧。 “周大爷,您能说说我妈她当时的病状吗?就是说他得病之后都是什么样子,您还记得吗?” 周大爷说不知道,张阳并没有死心,又接着问了句。 周大爷能说些病状也好,张阳可是神医,通过病状也能猜测出是哪些疾病,进而进行分析。 周大爷在那凝眉想了会,这才说道:“她没什么病症,之前还好好的,突然间就病倒了,对了,她的脸上好像还起了很多的疙瘩,我们都说,诗华这么漂亮的丫头,脸上起那么多疙瘩实在太可惜了!” 说着话,周大爷又摇起了头。 “除了脸上有疙瘩,还有没有其他的症状?” 张阳马上又问了一句,他的心情也稍稍有些激动,周大爷还记得这些症状就好,记得他就能分析出是什么病。 “没了,当时诗华把自己锁在家,根本不让人进去,我们街坊想去看看她都不行,若不是一次她出去拿药,我们也不知道她生病了!” 周大爷使劲的摇了下头,十年前的事很多他都记不得。 当时对诗华的病,还有些人幸灾乐祸过,就是说诗华这么漂亮的女人也遭了报应,变成了丑八怪,周大爷把那些幸灾乐祸的人都骂了一顿,所以记得这么深。 “只有这些?周大爷您在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特征,比如手,脚,或者头发都行?” 张阳眉头跳了下,再次问了句。 只是脸上有疙瘩,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什么病,脸上起疙瘩的原因很多,他还需要些别的特征来共同推断。 “没有了,我知道这些,能记起来的也只有这些!” 周大爷使劲的摇着头,当年他知道的本就不多,现在能记得的更少,他是真的只记得这些。 “你现在问这做什么,诗华不是去世很多年了?”周大爷看着张阳,也问了句。 “我当年还小,忘记了妈妈的死因,所以特意想来问问,等以后有机会我想写本回忆录,在里面记录下来!” 张阳轻声的说着,脸上依然带着失望。 回忆录的事他不是故意糊弄周大爷,早在上辈子,张阳就想着等老的时候写本回忆录,是对自己一生的总结,也是留给后世子孙的财富。 张家的先祖,很多人都写过类似的东西,让后世子孙得到了不少的启发。 “写东西,好啊,当初你就很聪明,我就知道你小子有出息!” 周大爷没听太清楚张阳的话,可他听到了张阳要把母亲的事写出来,立刻笑呵呵的在那说着。 在周大爷看来,能写东西的都是了不得的人。 “周大爷,您还记得我妈妈在研究所都是拿的什么药吗?” 问不出母亲的病状,张阳退其次,问起了她当年拿的药。 他现在想的是通过药才猜测她的病因,中药的搭配可不是随便乱配,只要他能清楚的知道是什么药,病因也就能猜的差不多。 “这个我不知道!”周大爷再次摇头,张阳脸上又露出丝失望。 周大爷不知道这些事,他只能再想办法找别人打听,只是能不能打听出来,张阳也没有把握。 “我不知道,不过有人知道!”周大爷看着张阳,突然说了一句。 “谁?”张阳猛的一愣,脱口叫道。 “单位的王主任,他是管药剂科的,所有在他那领的药都要登记,诗华当年都是在单位拿的药,单位应该有记录!” “有记录,那太好了,谢谢你周大爷!” 柳暗花明又一村,听周大爷这么一说,张阳的心情瞬间变好,有种想要跳起来的冲动。 有记录就好,有记录就能找出母亲拿的什么药,进而分析出病因来,单位的记录,一般都会保持很久。 而且中药研究所现在还在,只是比不过以前风光。 不过这些对张阳来说并不重要,他只要能找到当年的记录就行,那些记录要比人的记忆还要清楚,绝对不会有错。 “周大爷,我有事先走,改天再来拜访您,好好的感谢您!” 得知母亲单位可能存在重要线索,张阳再也坐不住,马上起身告辞。 周大爷留了他几下,最终见张阳坚持才作罢。 送走张阳,周大爷回屋的时候还在那摇头,说张阳也不留下吃顿饭,就这样走了。 说着说着,他突然停在了那里,脸上还带着点疑惑。 “诗华那丫头病的时候,她儿子在哪?好像那个时间,都没有见她儿子,直到诗华去世,他爸爸才带着他出现,好像是这样,对,就是这样!” 周大爷在那自言自语,又回头看了一眼。 可惜张阳这会已经远离,他没有听到周大爷的话,周大爷也没想着去把这些再特意的告诉张阳。 中药研究所就在福寿胡同,离家属院不远,小时候张阳很喜欢到里面去偷草药。 他们把偷来的草药自己在那熬煮,熬出的药他们也不喝,只是想闻闻那特殊的药香。 这样的事,他们当年很多单位家属的小孩都干过。 另外他们还喜欢去种植基地,种植基地一般都是混搭种植,不是单纯的种植草药,比如小麦中搭种几年生的药材,这样可以合理利用土地,还可以为单位增收。 除了小麦之外,还有菜地搭配,他们那时候就是长跑菜地,偷些西红柿,黄瓜之类的东西回来吃,为此张阳也没少被母亲批评。 去中药研究所的路上,张阳都在回忆着这些,慢慢的,他的嘴角又露出了一丝笑容。 十年前的事,仿佛刚刚过去,虽说这些都不是他亲身经历的事,可回忆起来,一样有着无限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