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二章 到家里去坐 - 神医圣手

第四五二章 到家里去坐

除了龙风之外,其他人的心里都有些惊讶。 童年终结在了这里,这话听着很别扭,又带着一种伤感,只听这话就能猜出来,张阳在这肯定有过什么不好的经历。 而且是对他影响很大的经历。 “张阳!” 米雪紧紧的挽着张阳的胳膊,身子轻轻的贴靠在张阳的身上。 古方和李伟互相看了看,两人都没有说话,这会两人似乎也有些明白,张阳要来安田的目的,也知道他为什么刚才会心不在焉的那样回答他。 “我没事,累了一天,都回去休息吧!” 过了会,张阳才轻轻叹了口气,笑着说了句,说完率先往酒店里走去。 房间已经订好了,开房的手续办的很快,开好房间每个人都先回去休息了会,随后才一起出来吃晚餐。 本来晚餐李伟还想着去市区的酒店,他知道这里哪个酒店最好,想做东安排一下,只是见张阳情绪不高便作罢。 在酒店简单吃了点东西,每个人又都各自返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张阳和龙风都像往常一样早早的醒来,跑出去在附近公园里转了会,在那吐纳呼吸清晨的空气。 他们修炼喜欢找植物充沛的地方,那里的自然能量都相应的足一些。 直到早饭的时候两个人才回去,米雪早就习惯了他们两人一大早共同出去锻炼,米雪可不知道他们是在修炼内劲,在米雪的印象中,两个人就是锻炼。 一夜的休息,众人的精神都好了很多,吃早餐的时候,古方还拿了一大堆的东西。 “张阳,这十年安田可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你这次来总不会只是想着怀旧来看看吧? 古方嘴里咬着一个包子,在那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米雪也抬起头看着张阳,她对张阳来这的原因可是好奇了很久。 “我这次来,还真的就是怀旧看一看!” 张阳轻轻一笑,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他的情绪也好了许多,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张阳相信他肯定能找出什么。 “得,当我没问,一会咱们去哪?” 古方举了举手,显得很无奈,他听出张阳是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一会你们留下,我要单独出去趟,等我回来再说!” 想了下,张阳才轻声说了句。 刚才第一天,他还没什么头绪,他也没把这次来的目的告诉大家,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让让他们一起跟着。 古方微微一愣,不过还是点了下头:“好吧,我们等着你,别让我们等太久就行,如果你出去时间长的话,我就去租辆车,咱们下面也能方便些!” 古方这人很聪明,张阳不愿意说,又要单独行动,他知道张阳肯定有不想让大家知道的事。 这会他绝对不会要求去跟着张阳,留在这里,或者做别的事都行。 “租辆车也好,接下来车还是很需要的!” 张阳点点头,他们在安田可没车,特意再去买辆车不值得,租车还是很方便。 他可能需要一会的时间才能回来,古方既然揽下了租车的任务,交给他也行。 “没问题,这件事交给我!” 古方摆了摆手,米雪的脸上则有些担忧,她也明白,张阳单独要出去肯定有他自己的事。 早餐后,米雪又叮嘱了张阳几句才返回房间,留在酒店里等着张阳。 没一会曲美兰则钻进了她的房间,两人在那说着悄悄话,其实主要都是曲美兰在问,她在打听张阳的过去。 可惜的是,张阳的过去就是米雪知道的也很少。 抱着闪电和无影,张阳自己离开了酒店,酒店门口的出租车很多,他直接上了一辆,对司机说了个地址。 福寿胡同,这个当年他住的地方,至今都没有忘记的地名。 福寿胡同距离酒店不算太远,那里不算偏僻,但也不是贵族住的地方。 福寿胡同就是个普通的家属院集合区,因为附近的福寿广场而命名,张阳记得,他还在旁边的三小上过学,可惜那里的同学都记不清了。 安田不大,98年这会更小,没一会出粗车便到了地方。 付钱下了车,张阳的心里又有了些荡漾。 十年了,他已经十年没回到这里来,再次来到这里只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这是真正的物是人非,福寿胡同还依依有着以前的样子,可惜他再也不是以前的他了。 现在的他,体内装的是后世的灵魂,一个集成了这具身体,也继承了记忆的灵魂。 看着福寿胡同的路牌,张阳又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大步向前走去。 张阳记得,当初他们住的是中医研究所的家属院,那时候的‘张阳’对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不管是什么研究所,和他都没什么关系。 走了差不多五分钟,一排老式的房子出现在张阳的面前。 这些都是五层高的旧房子,看到这些房子,他的心情又有些波动,当年他和母亲就住在这里,一个三室一厅的旧房子内。 那个房子,还是单位分给母亲的。 当初的‘张阳’不懂,现在回想下,母亲在研究所的地位应该也不低,不然不会分配一个不错的三室一厅,这样的话,打听她的消息应该更容易些。 慢慢的往前走去,张阳很快来到了当年住过的那栋楼。 虽说已经过了十年,记忆都有些模糊,可重新来到这里之后,所有的记忆就好像重新整理过一样,一下子变的清清楚楚,每一点,每一丝都记得。 “皂角树还在!” 看着楼房旁边一个很大的皂角树,看到这棵老树,张阳的嘴角不禁带出一丝笑意来。 这棵皂角树是当初他们小朋友最喜欢玩的地方,皂角树粗,又不高,很容易爬上去,夏天爬上去摘叶子,纳凉,别有一番滋味。 那个时代的小孩子,这些都是最喜欢的游戏。 一棵皂角树,又让他回忆了很多,注视了皂角树一会,他才走到这栋家属楼的三单元门口。 三单元,三零一,就是他当年住的地方。 “你干嘛的,找谁呢?” 张阳正站在那里出神,一个声音突然叫住了他,张阳急忙回头,他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个驼背的老人。 这也是他太出神了,不然绝对不可能让人靠近了都不知道。 “周大爷?” 张阳看了他一会,有些不确定的叫了句,这个驼背老人他有些印象,是以前在胡同口卖冰棍雪糕的周大爷,周大爷卖的周记雪糕非常的好吃。 那个时候,周记雪糕可是张阳最喜欢的零食。 “你是?” 老人眉头皱了下,不断的看着张阳,他有些迷糊,看张阳他很陌生,可没想到张阳认识他。 这个家属院里面,他属于住在这里时间最长的那一批人,他也是中医研究所的职工,只不过早就退休,他也是退休之后才卖的雪糕。 现在的他年纪大了,卖不动了,才不做这点小生意,每天偶尔在院子里溜达溜达。 “我是张阳,诗华家的张阳,您还记得吗?” 见到这个老人,张阳的心情莫名的有着一种愉快,说话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张阳,施华?” 老人上下不断的打量着张阳,满脸的疑惑。 过了一会,他的脸上突然带出了惊讶,还带着一股惊喜。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诗华家的小子,叫什么来着,阳阳,对张阳,你,你不是和被你爸爸接走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被张阳一提醒,这老人终于认出了他。 “我刚刚回来,很多年没来了,我特意回来看看!” 张阳笑呵呵的说着,他想从身上拿出点礼物来,可才想起来他出门什么都没买,心里有着些遗憾。 “你这小顽猴也长大了,不错不错,一表人才!” 周大爷不断的看着张阳,他也显得很高兴。 十年没见的老邻居,周大爷没想到还有重新见到的那一天,特别是张阳又长了这么大,看起来年轻帅气,穿戴也都很不错,谈吐更是比以前好的多。 “对,以前我很调皮,拿过您的雪糕不给钱,被我妈还打过一次!” 张阳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站在那里对周大爷说着,这些都是以前的记忆,不过回忆起这些记忆,张阳也感觉这些仿佛就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上辈子的张阳,同样是个没有童年的人,他从小就开始修炼,学习,比这辈子还惨。 至少之前的‘张阳’,十岁之前还是有着很快乐的童年。 “难怪人家说小孩只记坏不记好,你只记得你妈打你,你怎么不记得你撞伤后你妈妈急着抱你去医院的事?” 周大爷哈哈一笑,在那直接数落起张阳来,让张阳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这些事确实都有,周大爷说的也对,现在回忆着这些记忆,张阳自己的心里也有着一种愉悦感。 “走,跟我到家里去坐,别站这了,家里有好吃的!” 周大爷招呼着张阳,让张阳去他的家里,张阳知道周大爷平时是一个人住,若不是可信的人,他根本不会往家里带。 这说明,周大爷已经完全认出了他,也认可了他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