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一章 童年在这里终结 - 神医圣手

第四五一章 童年在这里终结

早餐之后,张阳独自出了门,让古方和李伟先在家里等着他。 他要去给齐老行针,这次行针其实最好是连续三天,可惜他现在没这个时间,只能拿出养生丸进行代替。 养生丸的作用和行针一样,都是调理身子。 今天的行针速度很快,齐振国牢牢记得张阳的三个要求,行针的没有其他人在场。 等拔了针之后,张阳才告诉他们自己要出去段时间,在他出去的日子里,齐老只要每天安心准时的吃那些养生丸就行,其他的和以前一样。 得知张阳要出门,齐振国还很惊讶,说了几句挽留的话,倒是齐老看的很开,张阳有事先去做自己的事,其他的等回来再说。 从齐老那里出来,想了下,张阳开车直接朝三院驶去。 课题的研究他几乎没在过问,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国海在管理,他这个甩手掌柜这次出去不知道又要多少时间,临走之前应该去看一看。 至少他这个负责人,要了解到现在的研究进度。 课题研究小组办公室里面,面对着张阳,王国海显得很‘幽怨’。 这是张阳单独的办公室,说起来他这个位子今天还是第一次来坐,上次来了都没进这里。 也可以说,王国海从没有见过张阳这样的课题负责人,一走就是好几天,每次来只是露个面,之后便什么都不在过问。 就是普通的小课题,也没有这样的人,更不用说这种中科院批复的重要课题。 要知道,这样的课题研究成功了,被中科院吸收成为里面的院士也不是没有可能,中科院院士可是极为骄傲的身份。 “前天我们已经上交了研究报告,结果如何还没下来,不过根据你给的资料,加上我们的研究,这个报告能让上面满意,这些都是研究进展,你先看看!” 王国海看着张阳,推给了他一堆的资料,他的语气还很平淡。 “王主任,既然把这里交给了你们,证明我对你们是绝对信任,详细的我就不看了,我只要知道目前的进度就行!” 张阳嘿嘿笑了声,又把这成堆的资料推了回去。 这些研究资料,有一部分都是他留下来,给他们进行扩展研究,张阳根本没必要去看,对他来说结果他都知道,现在要了解的就是进度。 除此之外,别的都不是他关心的东西。 张阳说完,王国海又在那古怪的看着张阳,像看外星人似的。 过了一会,他才苦笑摇摇头,无奈道:“你这样的负责人,绝对是全国独一例,负责人竟然不知道研究进度,这都是什么事啊!” 负责人不知道研究进度,这就好像船长不知道船走到了哪,机长不知道飞机起飞了没有一样的荒谬。 这事就算说出去,估计也没几个人相信,若不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王国海也不愿意相信有这样的事会发生。 “这不都是因为你们能干吗,我也就不重要了!” 张阳又嘿嘿笑了声,急忙夸赞了王国海几句,王国海第一次发现,张阳拍马屁的功夫也挺厉害,就靠这嘴皮子功夫,张阳就算没真本事也能混起来。 听了会,王国海实在受不了,马上拿起其中一份薄薄的文件递给张阳,直接说道:“好了,你就别在这夸我,再夸我估计今天回不了家,这些是目前的研究进度,你先看一看,对不对,有没有需要改正或者改进的地方,有的话赶紧给我们指出来!” 这些都是最新的研究进度,也都是根据张阳留下的资料,进行研究的进展。 张阳不在说话,拿起来仔细看了看,随后指出了里面几个需要改进的地方,其他倒没什么大变。 指出来之后,张阳把下面的研究思路对所有人讲解了一遍,随后便离开了三院。 看着张阳离开,王国海的脸上又露出了无奈。 他现在也是拿张阳没有办法,张阳这甩手掌柜是越当越顺手,看他的样子,是准备一直当下去了。 张阳走了,剩下的工作只能他来抓,好在张阳提出的建议都非常的正确,按照张阳留下的东西,他们只要继续研究下去,就肯定能出结果。 离开的张阳,想起王国海的表情,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 这项课题他上辈子已经研究过了一次,一个研究过的课题,让他重新再来研究,他自然不太乐意。 反正只要这些人按照他的指示一步步往下走,最终都会成功,有没有他在都无所谓。 ***** 安田位于川渝省东北部,是一个地级市,在西北部来说安田算是一个中等的地级市。 安田没有机场,张阳他们乘坐的飞机是到陕南机场,从机场打车,直接坐出租车到了安田。 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古方没少对李伟抱怨,早知道这么颠簸就自己开车来,很久没有晕过车的他,在车上第一次吐了出来。 陕南机场到安田有两百多公里,又有一段不好的路,古方这次可被折腾的不轻。 下午上的飞机,不过等到了安田已经是晚上。 张阳静静的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夜景,回忆着这座记忆中残存的城市。 进入到城市中后,张阳不时能从记忆中发现一些熟悉的地方,不过这些熟悉的地方都有些模糊,毕竟已经离开十年,十年来从未踏足过一次。 真正让张阳最熟悉,记忆最深刻的,只有他们路过的一家动物园,在所有的记忆之中,张阳对这里最为清晰,小的时候‘张阳’最喜欢母亲带着他,来这里看里面的动物,玩里面的游戏。 路过那座动物园的时候,张阳的心还有着一种莫名的躁动。 这种躁动不像见到张克勤那样,是暴戾的烦躁,这股躁动之中带着一丝温馨,也带着一些悲伤。 “终于到了,再不到我就要死了!” 车子开到了安田天宇大酒店,这是张阳提前订的酒店,也是这里唯一一家准五星酒店。 他们六个人,就在这里订了六间套房。 说话的是古方,下车之后他就蹲在那里不断的干呕,张阳微笑走过去,手上捏着两根银针,在他的耳边直接扎了下去。 古方惊愕的抬起头,张阳扎针他看到了,可他没任何的感觉,也没有一点的头疼。 不到一分钟,他那股干呕恶心的感觉便消失了,随后身子也变的很轻松,再没有之前的那种难受感。 “张阳,你不够哥们啊,你有这么好的办法,怎么之前不给我用啊?” 感受着身上的轻松,古方的脸上却露出了股悲愤,来的路上用了三个多小时,他可足足难受了三个多小时。 “不好意思,我给忘了!” 张阳微微一笑,古方则猛的一愣,脸上变的更悲催,就差没有落泪。 “古方别这么说,你别忘了咱们没在一个车上,张先生他也不知道你晕车!” 李伟走上前,拍了拍古方,古方又愣了下,这才想起来他晕车的事张阳确实不知道。 六个人坐了两辆出租车,张阳他们四个坐的出租车一直在前面,怎么可能知道后面晕车的他。 张阳并没有去看古方,他说过话之后,突然向前走了几步,直接走出酒店的大门,站在了外面宽阔的马路上。 站在马路上的他,则一直仰望着一个方向,直直的注视着那边。 米雪急忙跟了过去,龙风,曲美兰也都走了出去。 “你怎么了?” 米雪挽住张阳的胳膊,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古方和李伟这会也都走了过来,他们都感觉到了张阳的不对。 就像刚才,张阳给古方扎针并不是忘记,而是他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古方晕车,他那么说明显只是应付。 这说明,张阳的心思根本没在这里,他在想着别的。 “那边,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那个时候和母亲在一起,每天都很快乐!” 张阳伸出手,指了指他看的远处,这座城市别的地方他不记得,但原来住的地方,却记得很清楚。 从进入这个城市开始,张阳的心情就一直处于波动状态,还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 这都是身体自然的表现,就像他对张克勤的厌恶一样。 只不过这种表现对张阳没有任何的影响,就算有,也只是心里多了一点感伤。 “你也在这里住过?” 古方惊讶的问了一句,不止是他,就是米雪的脸上也带着吃惊。 张阳要来安田,这点他们之前都知道,米雪还询问过为什么来这里。 可惜在张阳那里她并没有得到答案,张阳只给了她一个模糊的回答,来这里办事。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张阳也曾经在这里生活过,而且还是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 张阳依然看着远方,默默的点了下头:“十年前,这里有过我一段快乐的童年,不过我的童年也是终结在了这里!” 张阳搜寻着回忆,很自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按照记忆,十岁之前的‘张阳’是快乐的,确切说是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候是快乐的,当母亲离开之后,他的生活才变为一片灰暗,并且整个人也快速的成长、成熟。 如果这样来看,之前的‘张阳’,生活的转折点就在这,此时张阳来这里,也算是正确的决定。 来到这里,才能找回过去,了解以前所有的事情,只有了解,他才能想办法解除身体的隐患,这些隐患留着,对他来说始终都是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