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七章 两条路 - 神医圣手

第四四七章 两条路

这三点,齐老都答应了下来。 齐振国还在一旁有些奇怪的看着张阳,张阳这三点要求,除了第一点之外,另外两点好像都和病情没什么关系,不过这是张阳的要求,他只能听着。 对第一点,其实他也很赞同。 不能喝酒的时候,齐老总喜欢闻酒,每次闻的时候他都胆颤心惊,生怕齐老忍不住喝上一口。 现在他的身体,根本不能在沾一点的酒。 以后不闻酒了,那就自然没有了忍不住喝酒的危险。 “您答应这三点,治疗现在就可以开始,您老人家躺在床上,我先帮您扎几针!” 张阳微微一笑,从帆布包里取出根针盒,准备行针。 齐振国和蔡哲领急忙走过去,把齐老扶到床上,齐老病重之后,身子也不是那么灵活了。 让齐老先躺在床上,张阳从他的背部开始行针。 张阳行的是保肝护脏的针法,同时也对齐老的整个身体进行调理。 张家的医术理念,向来都是从根治起,无论治什么病,都会将整个身子先调理好。 这就好像一棵树的树枝上有很多虫子,这棵树枝坏的最严重,自然要消灭掉那里所有的虫子。 不过这棵树上并不只有那根树枝有虫子,其他地方也都有,这样就不能只盯着那里忽视了其他,张家的医术,就是先把所有的虫子都消灭,然后在重点根治那最多的一个树枝。 这样一来,杀完虫子之后,也不用担心别的地方再有虫子跑到这个地方来继续作恶。 身体亦是同样,治疗之前,张阳要先将齐老的整个身体调整为最佳的治疗状态,再来给他治疗肝衰竭。 十几分钟后,张阳便扎完了针。 放在以前,他或许需要半个小时,内劲增强之后,连带着他的行针速度和效率也都增加了不少。 一共二十来根针,在齐老的身上不断的颤动着。 每个第一次见到张阳行针的人都会感到无比的吃惊,齐振国也没例外,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爸,您有什么感觉!” 等张阳行完针在旁边休息的时候,齐振国马上趴在床边,小声的问了句。 “没什么,医生治病的时候不要多说话!” 齐老闭着眼睛,轻声的说了一句,齐振国微微一愣,马上站在了一旁。 齐老现在并不是没有感觉,相反,他的感觉还很明显,他感到身体内有几十道暖流在缓慢的流动,这种流动让他整个身体都感觉无比的舒适。 这样的感觉也让他明白,张阳这位神医并没有被夸大,他是真真正正有本事的高人。 齐老的见识可比儿子强的多,他已经猜测到了一些张阳的身份。 不过这些他绝对不会去说,连儿子都没说,这样的事张阳不提,他自己肯定不会提。 半个小时后,张阳起身,拔下了齐老身上所有的针。 拔下针后,他才身上拿出一盒药丸来,倒出几颗交给齐振国:“这是七颗养生丸,明天开始每日一颗,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服下,平时多让老人家晒晒太阳,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会再来行次针!” 拿着张阳给的药,齐振国脸上又带出了惊讶。 “这样就行了,就扎这几针?还有,医生说绝对不能随便乱吃药!” 齐振国心里确实有些奇怪,他对中医不是了解,可中医看病也很少有人只针灸几下便可以治病的,特别是他父亲这种重要的病。 另外药物不能乱吃,这可是医生严格的医嘱。 是药三分毒,齐老得的可是肝衰竭,肝排毒功能几近丧失,这会吃药只会加重病情。 张阳轻轻一笑,道:“我这是养生丸,不是药,放心吧,就像吃饭一样,没有任何的毒副作用!” 张阳说着,收拾起了针盒,和齐老告别之后,带着龙风离开了房间。 蔡哲领急忙追过去送张阳,齐振国犹豫了下,也跟着走了出去。 不管他和张克勤什么关系,张阳总是他们请来治病的医生,对张阳绝对不能怠慢。 送走了张阳,他和蔡哲领才回来,他的脸上还满是疑惑。 “养生丸,这药真能吃吗?” 回到房间,他还有些犹豫,不让随便乱吃药不是一位医生的嘱咐,张阳虽说帮乔老治好过,可这会吃他给的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药当然是吃的,这些药给我,明天开始按照张医生的吩咐,每天八点提醒我吃药!” 齐老在蔡哲领的搀扶下慢慢坐了起来,对着齐振国说了一句。 齐振国急忙道:“爸,我不是不相信他,您也知道您的情况,要不要找人化验下再说?” “不用,明天开始给我吃就是,既然找了医生,就要相信他!” 齐老摇了下头,他的眼中还微微带着丝笑意,张阳的扎针让他明白,张阳确实是位神医,而且还是位高人神医。 他不是没扎过针,很多中医都给他针灸过。 不过那些人的针灸,绝对没有张阳给他的这种感觉,银针颤动的时候,那股热流让他有种年轻二十岁的感觉,他那时候都觉得自己有力量重新站起来,甚至可以出去打上一套军体拳。 当然,他这只是感觉,真让他做绝对不行。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张阳这么的信任。 见自己父亲坚持,齐振国只好作罢,好在张阳是张克勤的儿子,齐老对张克勤有提携之恩,无论如何张克勤都不会害齐老。 张阳和龙风回去的路上,龙风还在那笑着。 “你笑什么?” 回去的时候是龙风在开车,张阳正抱着呼呼大睡的无影,以及很无聊的闪电。 自从上次南疆回来之后,张阳发现无影更加喜欢睡觉了,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也不陪闪电玩耍,闪电为此还抗议过几次。 “没什么,感觉他们不相信你很可笑,如果是医圣一脉当代传人都治不好的病,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也没人能治好了!” 龙风轻笑着说道,医圣一脉自古至今都是医术最强的家族,别人不知道,龙风可很清楚。 “第一次见到我的人,有怀疑也是正常!” 张阳轻声说道,他已经习惯了别人初见他的不信任,换成是他,对这么年轻的医生也不会信任。 正说着,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了看号码,张阳马上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苏公子打来的,张阳猜测着是不是他委托苏公子打听的消息有了结果,他让苏公子帮他问媒体界的朋友,十年前的那两宗新闻到底怎么回事。 “张阳,你让我问的事有结果了!” 电话刚一通,苏公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还和以前一样叫的很大声。 “快说!”张阳没和他一句废话,直接询问。 苏公子道:“军队那不是真正的演习,只是计划,他们路过安田没有扎营便离开了,去执行了别的任务,具体什么任务我也不清楚,我那朋友只是记者,不了解部队的事!” 张阳微微一愣,急急的问道:“不是真正的演习,他们也没留在安田?” “我那朋友就是这么说的,你该知道部队的调动都有自己的纪律,外界不可能知道,这又是十年前的事了,他们执行什么任务我们现在真的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确实没留在安田!” 苏公子的话,让张阳眉头紧紧的凝结在了一起。 安田没什么演习,那他之前的猜测也自然为空。 这也能解释清楚,为什么报纸上只写了一期,然后没有了后续,也能解释这次演习为什么那么奇怪,因为这本来只是个计划,最后并没有实施,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细节了。 “还有狼灾却有其事,安田周围多山,有很多的狼,它们那年因为食物缺乏大规模下山,伤了不少的人,不过安田那边猎户多,很多猎户打死了不少的狼,又有地方帮忙,狼群很快消灭,那次最终的结果是伤的多,死的少,这事那里现在还有很多人知道!” 苏展涛又说了起来,张阳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狼灾也确有其事,这说明两个新闻都可能是真的,只是他自己误解了。 这两点,也和他母亲的去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都是真的,张阳很难将这些事和自己母亲扯上关系。 “张阳,你怎么不说话了,对了,你干嘛要打听这两个老新闻啊?” 苏展涛在那又问了起来,张阳这会已经没心思和他继续说话了。 “没什么,我有别的事,先挂了,这次谢谢你!” 说完不等苏展涛反应,张阳便挂了电话,在那低头思考着。 苏展涛打听来的消息可信度还是很高,只是这样一来,他之前的推论和怀疑都失效了,他又变成了没有任何线索。 现在的他,只有两条路能走。 一是直接去安田,去母亲去世的地方好好调查,事情只过了十年,相信多少能打听出来一些。 第二就是去找张克勤,让他说清楚。 不过张克勤要是愿意告诉他的话,很早以前应该就会说出来,不会等到现在。 更何况他现在根本无法面对张克勤,这就好像他心里有个心结,不解开这个心结,他见张克勤根本没用,只会图添烦恼,还会给自己带来隐患。 想来想去,张阳也只有第一条路可走,这也是他之前的打算。